LEGO樂高人

【無授權翻譯】Working Ethics 工作伦理

原文连结https://www.fanfiction.net/s/3821431/1/Working-Ethics

作者: formerlyknownasone

-------------

我是个肮脏的蠢才,或是你可能听过的一些什么别的。


然而也是个有钱的家伙。


这件事对你而言或许是难以想象,在我过去的这两年半,我在魔法部里工作,而且是魔法法律执行司。有些人或许对这个消息感到很惊慌(例如那个有着一头黑色乱发的男子),甚至比听到我,伟大的德拉科马尔福,接受了这份工作还惊慌。


『但是马尔福,你根本从没遵守过规则,你是个规则破坏者。』这是哈利波特说的。我本人非常轻微的表示同意,但这不是我们的重点。


所以就像我刚刚说过的,我在魔法法律执行司里像一个低阶职员一样的在工作,薪水少的可怜,工时却长的可以。在我的脑袋里,这份工作唯一的一个好处就是,当我幻影移行到一个不该进入的地区时,会有一些免责优惠。这一点该怎么说呢,我无法否认,有时候真的非常好用。


不过嘿,有人说过职业造就人格特质,或是一些类似的意思。


不管怎样,现在我又想过一遍,这份工作确实有着一些额外的优势。举例来说,我的办公桌就正好在赫敏格兰杰的办公桌对面(距离七片磁砖)。因为某些因素,我有资格在这里工作的事实,几乎要让她抓狂到无法自拔。


『我从一年级开始就认真准备所有的考试,他贿赂老师、我努力准备普等巫测,他贿赂老师、我记得全校的课程表,他贿赂老师、我该死的天天跑图书馆,就为了能得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而这奸巧的混蛋做了什么?他贿赂老师。』


我听见她从早到晚叨念着这些东西,而我认为这真的很可笑。


今天就像以往的工作天一样(意思就是:非常的无聊又疲累),我在十点走到我的办公桌前,开始我的工作。我写了一些公文,然后应该要对上面的人提交/批准一些法律修订案,或是烧毁/退回它们。以我个人来说,我比较倾向后面的选择。


今天,我看到一份漂亮的粉红色文件天真无邪的躺在我桌子的最上方,我笑了起来,毫无疑问,这是格兰杰的提案。


为什么她会这么的痛恨我在这个地方,真正的原因是,她做了非常多的法律修订案。她写下它们,呈交给我,然后我就把它驳回。自从我到这里工作后,她每个礼拜至少都会送上一份。


很可惜,任何一篇提案都需要同部门的至少一个人表示同意(而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职员),这基本上来说,事实就是无论如何她的提案都必须经过的同意。


我必须很抱歉的跟她说,那是永远都不会发生的。


我看到她从她的桌前看着我,而我用我一贯的冷漠态度跟她打了个招呼,尽管我认为我已经展现了足够多的友好。我小心的坐上我的椅子,确定她看见我漫不经心的将她的粉红色文件放到一边后,从文件盘里拿出一个褐色公文袋开始工作。我听见她的黑色高跟鞋敲打在地上的声音,然后我知道我这件事做的完全正确。


我拿出羽毛笔在墨水瓶里沾了一下,假装开始埋头在我的工作里,一个不由自主的意外,我的手肘把她的粉红色文件推到了地上。那东西掉落在地,发出啪的一声,而我忽视了它。我听见一个极大的吸气声,而我确定这是我戳中她神经的信号。事实上,我很想告诉她不要吸气吸的这么大声,这真的是很不淑女。


「马尔福,你弄掉了这个。」


她现在就站在我的桌子旁,她把文件放回桌上,咬牙切齿。我注意到她文件的颜色和她脸颊的颜色很相称,而我很纳闷她是不是故意的。我必须要说那让她看起来十分美丽。


「谢谢你,」我和她说,装作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都在看一些前所未闻的无聊报告,我读了一些听起来介于意地绪语和山怪语言之间的东西,然后浏览好几篇很熟悉的标题,像是接纳人马的各种理由。多半的文章都无聊的要死,我承认,不过由于一些无法解释的原因,我并不想看那些报告,我想要激怒格兰杰,也就是我现在要做的。


我拿起那份粉红色的文件,然后大大的叹了一口气,像是我一点都不想看它。这样的动作绝不会被那个棕发的女子忽略,透过我眼角的余光,我看到她正努力不要发作。而她当然了,成功的做到了这个艰难的任务。


她文件的各处,小心翼翼的用她那一丝不苟的手写字做上了标签,每一页都有正式的页码,还有标示粗体的重点。我对这一点也不感到讶异,她现在应该非常熟悉一份正式公文该有的格式了,毕竟在这些年来递交过数也数不清的提案。当我的眼睛看向标题时,也丝毫不感到惊讶:那标题已经重复了有一段时间。


小精灵的行动自由


你看到了,格兰杰仍然是热烈拥抱着任何和小精灵的某种自由相关的东西。好像她在学校秘密成立的SPUG组织还不够一样,她就是还要搞更多名堂。不,她对这些都还不满意,所以她还要花上她的休闲时间,将她那美丽的翘臀放到撰写解放小精灵的修正法案上,而这些理所当然的,都被我无情的驳回了。


我还能说什么?这违反了我打击所有活物的宗旨。


我曾给过一次建议,或许这就是她一直都这么烦躁的原因。我好心的劝告她放下她的电动按摩棒,去外面约个会。这替我赢得了一顿毒打,而我也学会在这不懂感恩的女人面前聪明的闭上嘴。


所以,就在这假装确认她的文件时,我无聊的在她宝贝的提案上画了一些画,并在适当的时候打了几个大呵欠。这整个过程里,我可以感受到她钉在我身上的视线,而不用多说,我非常享受我在赫敏格兰杰身上施加的怒气。最后,我实在要承受不了,我把那份文件随意的塞进抽屉里的某个地方。


「抱歉,格兰杰,这个不行,」我慢条斯理的说,冷漠的等着她的反应。


不出我所料,她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然后站起来,狠狠的瞪着我一分钟,接着走出门口。就在她这么做的同时,罗恩韦斯莱和哈利波特走了进来,她连一个简单的招呼都没打就穿过他们身边。我感到一股甜蜜的愉悦,我翘起我的椅子,把脚跨在桌上。


「你知道吗,你应该要停止用你那些见鬼的方式激怒赫敏,」哈利对我说,他坐进赫敏空下来的座椅。基于某个原因,那让我觉得不太高兴。


「我不是故意这么做的。」


「那你干嘛不直接在她的提案上签个名?」哈利问。


「没错,」罗恩忿忿不平的加入,「我们必须一直不停的听她抱怨。」


我翻了个白眼,毕竟他是罗恩韦斯莱。


「我很抱歉我有自我主张的权利,」我无礼的说,「但我对道德问题存有疑虑。」


「所以你觉得要赫敏停止抱怨是没有道德的?」罗恩困惑的问。又一次,我克制着揍他的冲动,并提醒自己从现在开始我必须习惯他的孩子气。


「不,罗恩阿傻,我认为解放小精灵是非常没有道德的事,」我解释,「要是没了工作它们都会觉得很不幸,那个修正法案显然是残忍的要它们停止工作。」


他们想了一下。我痛恨这种意味深长的暂停时光,就好像他们在试着理解我说的话。


「不管怎样,你们两个跑下来干嘛?你们难道没有签下一份叫做工作的奴役合约吗?」我恶意的说。


「现在是午餐时间!」罗恩爽快的说,而我又一次感受到一点嫉妒的刺痛。


我会嫉妒罗恩韦斯莱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有一份全世界最酷的工作。虽然他说他宁愿成为一个傲罗(我希望魔法部不要认真考虑这件事),但我知道他也很高兴能在魔法游戏与运动司工作。这样的人生真是太不公平了:我们都在魔法部里上班,但是他?他能用便宜的票价买到魁地奇球赛的首席观众席,而我却得到幻影移行的免责优惠。


你告诉我这当中公平的点在哪里。


「无所谓,马尔福不需要吃午餐,」哈利随口说道,他翻着赫敏桌上的一份预言家日报。


「喔?」


「拜托,你的银行户头里塞满了钱,你在一天内吃上十餐都不是问题。你当然不需要那些无用的像是午餐一类的东西塞在你那好几餐之间。」


呿,好像我不知道一样,但就像我和你们说过的,我相信职业能塑造人格特质。


「我必须说我有不同的看法,你要搞清楚我为了保有这份工作而非常认真,」我反驳,扬起了眉毛。


「你不可能有多认真,」哈利一副这就是事实的口吻,冷静的对上我的瞪视。他没有被我恶魔般的眼神吓得退缩。


不好意思?是什么让你这样觉得?」我气的脸色涨红,这就像是他认为我窝在这个阴暗的办公室都在看《唱唱反调》一样扯,虽然我确实是被他抓到过一两次。


「这个嘛,你看起来似乎根本没看过你工作上的东西。」


就在这一刻,赫敏回来了,仍然满脸怒气。哈利和罗恩接收到她那并不良好的情绪,纷纷找了借口脱离这里。我可以看出原因:没有人会想跟一颗定时炸弹待在同一个房间里。


幸运的我。


在他们离开以前,哈利转身面向我,然后小声的说,「一点建议?第一,拜托至少看一下你应该要看的公文;第二,翻一翻她以前写的提案,你就知道我在说什么。」


老天,他知道。


他抓到我了。


他真的知道。但我的意思是,他难道真的期望我去赫敏的文章吗?她的手写字是那么,细小,而且遗憾的是,她的每一篇提案都奇厚无比。没有人会真的期望我认真去看…对吧?


我是这么认为。


好吧,他抓到我了,这是很大的问题,但他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吧。


不管怎样,我纳闷他的建议是什么意思。嗯~


这很理所当然,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安全起见,我认为最好是找出这个答案。


我小心的打开我的抽屉,拉出好几份赫敏以前的提案,它们看起来都是天真无邪的样子。我打开了其中一份,试着透过我随意的涂鸦阅读她整洁的手写字,然后皱着眉试着找出波特的意思,你们等着看。


小精灵的行动自由,撰文 赫敏格兰杰


巫师世界在几世纪以来一直存在陈旧传统,其中影响最烈的是种族的优越意识,将其余魔法生物视为低等物种。对小精灵的残酷打压将近几千个年头,迫使它们一生都活在被使唤及奴役的生活中。德拉科马尔福是个白痴,不过他的体内存在一个性感的家伙。因此,针对这样情况的解决方式…


等等…我的视线又回到我刚刚看过的倒数第二行。


德拉科马尔福是个白痴。


这让我吓了一跳,我之前怎么会完全没有注意到?


我快速的扫过剩下的报告,在不定的句子里,到处都藏有对我的一些毁谤。马尔福根本就不知道我写了什么,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认真看过。马尔福很性感。德拉科打上黑色领带的时候让人完全无法抗拒。我很纳闷他要花多少时间才会发现这个报告根本不是真的在讲解放小精灵的问题?我又翻了其他的几篇提案──它们都是一样的。


这让我花了一点时间才了解到,赫敏格兰杰根本就没有在写什么法律修正提案,那都是在开我的玩笑。


我耶!


我像暴风一样走到她的桌前(七片磁砖的距离),把她的那些文件都丢在桌上。她冷漠的抬起头看我,然后又看向她的那些多不胜数的提案,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


「花了你这么长的时间才注意到,」她就说了这句。她的手交叉在胸前,直直的看着我的方向。


「你觉得这很有趣,是不是?」我反击,一半生气,而另一半则对她感到不可思议。


「没错。」


「你这么做是为了羞辱我。」


「没错。」


「你觉得自己比我更聪明。」


「没错。」


「你怎么能这样,格兰杰?」我惊恐的问。她耸了耸肩,然后笑了起来。


「这很有趣。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要花上多久的时间才会发现我写了什么。我注意到,你根本就没专心。」


我彻底的哑口无言。


「然后我开始好奇,像你这样的一个让人讶异的蠢才到底需要花多少时间才会发现到这点。让我来猜猜,哈利告诉你的?」格兰杰继续说,一个邪恶的假笑爬上她的五官。


她怎么能在同一个时间里做出这么…酷炫又羞辱人的事?


我的老天,她到底还是存在着幽默感,但我不能就这样让她赢过去。


「这完全不是个正当的手段,」我告诉她。


拜托,你以前也这么做。」


这是谎言,或许在我的作业里曾有过一两次爱的告白,但就只是这样而已。


「我没有!」


「你有,你在霍格沃茨时那些乱七八糟的魔药学报告全都是这个样子,而斯内普根本没注意到。」


「你怎么知道?」我讶异的问。


「我看过你其中一篇报告。这真的是太惊人了,斯内普居然会真的给了你一个“杰出”,因为你的报告不但不合标准,还不停的宣示你有多么爱我。」格兰杰回答。


她看过我的表白,她看过我的表白…她看过我的表白?


她看过我的表白!


「喔。」


「喔。」她嘲讽的回应。


「所以,」我满不在乎的说,靠在她的桌上。我还记得她那完美的提案里,标示出我是个俊俏的男人。


「所以怎样?」


「你觉得我很性感。」


她的脸看起来容光焕发。


「我有吗?」


「你觉得我让人无法抗拒。」


她对我笑了起来,她的笑容真的非常美,我想。


「无法抗拒的程度就像你“唠唠叨叨的念着”你对我付出的得不到回报的爱一样多。」


在这一刻有两件事让我无法置信,第一:她还记得我在那么久以前写的魔药学报告!第二:她觉得我让人无法抗拒。


这在技术上而言就让人无法再对这样的人发脾气,虽然…


我呸,管它去死的。


「那么,格兰杰,」我又开始和她进行对话,「你今晚下班后要做什么?」


评论(11)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