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01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1: 德拉科


德拉科站在被薄暮覆盖的水池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幽暗的池水。就这样什么都不去想,大步踏进那盐分过高的深处是多容易的一件事啊!深邃的池水顺着他的步伐一路从膝盖、屁股上升到胸口,这个念头是如此让人着迷。就这样继续前进,直到死亡的湖水淹没他的头顶、充满呼吸道、塞满他的肺部,最后,直到他的身体再无法挤出一滴呼吸为止。这样的情绪,在过去的这几个礼拜,一直缠绕着德拉科。他心满意足地沉浸在这样的想象画面里。


阻止他的并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这几年下来,他已经了解到有太多事比死还要糟糕,糟糕的多。阻止他的,是想到若真的踏进那潭污浊肮脏的湖水,陈年的淤泥将会钻进他的靴子、池水边缘的绿色青苔也会覆满他纯白的衬衫、湿滑的芦荟将缠住他的双腿……


他那面无表情的脸,直到那一刻,嘴角才扯出一抹苍白的冷笑,就像他常做的那样,嘲笑着令他作呕的一切。


德拉科马尔福,因为自负挑剔而得救。


在他背后的一个声响,泄漏了他其中一个监视者的行踪。反正,任何企图自杀的行动,都会被黑魔王的爪牙们阻挠的。德拉科一直都只能在众多监视者的视线或听力范围之内活动,不被伏地魔所信任的人,只能时时生活在恐惧中。


德拉科的忧郁情绪被另一个更深沈的绝望给击垮,他曾经达成的任务,跟随着恐惧像潮汐般一波接一波的袭来。这是他从未预料到的,要是他能事先知道他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他只是没有认真去思索他的任务。但这难道会有什么不同吗?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会成功。


『如果你想要让你的父亲活下来,你必须想办法杀掉邓不利多,』伏地魔下了命令。是啊,德拉科确实找出了方法,一个愚蠢至极的计划,根本不应该有用──绝对不会有用,但在斯内普适时(或不适时?)的接手后,计划奏效了。


德拉科啊,德拉科,你不是杀人凶手。这句话依然留在他的脑海,这由一个将死之人的嘴里说出来的话,出自德拉科所知道最有智慧的巫师。这句话困扰着他,他无法决定要接受还是要否定。


德拉科的五官依然像大理石雕像一样冷峻,即使他正被思绪折磨,也没有露出一丝破绽。


真相能让你自由。哈,真相只会将你缠上铁链,把你拖进最深的地狱。真相就是最深的痛苦。德拉科的眼睛闪闪发光,他最近变得像个哲学家。所有这些在他过去这十七年来都从未关心过的想法,现在却像鬼魂一般,不时萦绕在他的脑海里。德拉科的信念因为一句简单的话语、一道在眼前爆发的绿光以及那些像雪崩一般前仆后继的事件而撼动起来。


监视着德拉科的看门狗在他身后清楚响亮的咳了一声──这是一个信号,表示那男人想离开寒冷的室外,回到马尔福庄园,加入那曾经属于德拉科的家庭餐会。


你就跟我一起在这里腐烂吧,德拉科愤恨的想。他的思绪又回到那天,那个他已经想过几千次的时刻,那个决定命运的傍晚的霍格沃茨塔楼。


***


邓不利多的话、斯内普的死咒、通往大门的疯狂奔跑──还有,波特,当然了──为什么他没出现在那里拯救他的良师益友?一直以来他不都扮演着英雄角色吗?德拉科一直认为会和他的克星来场正面相逢,尽管在塔楼底下确实出现了一点争斗,但那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也太迟了。哈利追在斯内普的后面,而德拉科早就已经离开。一直到后来德拉科才有时间思考,为什么波特知道要阻止斯内普?塔楼上有两只飞天扫帚,而邓不利多虚弱的连站立都有困难,波特在哪?他去找帮手了吗?那他应该会在下楼梯的时候跟德拉科碰个正着才对,这完全不合理。德拉科把脑中的迷团赶到一边,波特一定是在塔楼底下,但那两只扫帚困扰着德拉科。


他们在只有一人伤亡的情况下逃离了现场,要是没有那些食死徒,德拉科跟斯内普都不可能活着离开那座塔。伏地魔的计划应该是这样的,德拉科想着,在黑魔王的剧本里,根本从未想过德拉科会成功。这只不过是设计好的余兴节目,而这小小任务的结局,是德拉科死在邓不利多的手下。这样的结果将会带给那年迈的巫师一点罪恶感,还可以做为给卢修斯跟纳西莎的一点惩罚。不论结果如何,对那老奸的伏地魔来讲都是大大的获胜。


斯内普的行动更是提升了那个蛇脸的气焰。从前的魔药学老师,现在的地位又更上一层。伏地魔的心情好到最高点,从他甚至没有为了德拉科搞砸任务而处罚他这点可以看出来。在摄魂怪群起反抗的那一刻,阿兹卡班的牢房如今是空无一人。那些摄魂怪们现在都游荡在城市边缘,随心所欲的攻击虚弱的女巫或巫师,吸干他们的生命。而卢修斯被释放后,也十分乐意提供马尔福庄园给伏地魔和他忠实的追随者们使用。毕竟,这是他唯一能够做的事。魔法部在卢修斯从阿兹卡班脱逃后,派了大批人马搜寻过马尔福家,但伏地魔和他的爪牙们都躲在某个地方,直到魔法部的搜索结束。时不时的,还是会有监视的魔法师上门,但他们都轻易的被伏地魔解决,现在魔法部有好几个中了他的夺魂咒的眼线潜伏着。


邓不利多死后的那几天是一团混乱。在摇摇欲坠的房子里幻影移行、天天都有汇报给伏地魔的漫天讯息、食死徒通宵达旦的庆祝狂欢、还有德拉科那持续不断的痛苦折磨──来自伏地魔那永无止尽的疑问。德拉科只要一想到那令人作呕的蛇眼在他的面前燃烧瞪视就感到战栗……


他当时实在太疲倦,也不想编造什么借口,他一五一十的转述在霍格沃茨发生的一切:从有求必应室、消失柜到走道上的战斗。最后,他讲起在塔楼的细节,但掠过了和邓不利多之间大部分的对话,并试图将那些对话封锁在他的感知以外。


德拉科啊,德拉科,你不是杀人凶手。


伏地魔那非人的嘴脸,在德拉科说完后扭曲成了一个冷漠的诡笑。德拉科想着这大概就是他的结局,一半的他期待着听见一声『阿哇呾喀呾啦,再见了,德拉科』。 他没预料到的是伏地魔的下一句话。那个邪恶的巫师靠上了他的椅背,细长如白骨的手指交错在一起就像是一座尖塔。


「好了,德拉科,」他发出刺耳的嘶嘶声,听起来就像是在死尸群里召唤某种黑暗怪物,「告诉我所有关于哈利波特和他的朋友们的事,我要所有的细节,不管是多微不足道的小事。」


当他开始转动他的脑袋,德拉科才惊讶的发现他知道的事竟然这么少。葛来分多三人组在过去的六年一直痛苦折磨着德拉科,但他对他们的事却是一无所知。


「哈利波特在暑假的时候会回去伦敦。有传言说他痛恨他的麻瓜亲戚,假日期间他从来都不会回家,他的家人也没有给他送过一封信或是包裹。」这真的很奇怪,但一直到他说出这些话之前,德拉科从来没有想过,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里会是多么可怕的孤单。德拉科的母亲总是会经常的给他寄信或送来装着糖果或小玩意的包裹,即使是他的父亲,也偶尔会写些什么给他。德拉科继续,「有时候他会去住韦斯莱家──他们带他去看魁地奇世界杯,他是葛来分多球队的找球手。」德拉科想着沈下脸来,逼自己说出那些字,「他飞得不错。」


伏地魔轻轻的扯开嘴角。


「比你好,是吗?」


德拉科脸色涨红,「比我好,」他压抑的说。他做了一个深呼吸,再度说到,「他飞得不错,但也不是那么精明。他喜欢对和他无关的事探头探脑,但他如果少了格兰杰根本什么都做不了,那是他的小泥巴种女友。」


「跟我说说她。」


德拉科在想到赫敏格兰杰的时候咬紧了牙关,他记得她的放肆鲁莽──像个普通的麻瓜一样,用拳头打他而不是用她的魔杖,那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她是个麻瓜血统的女巫。她要不是黏在波特的身边就是和她的麻瓜双亲住在一起,我不知道那是在哪里。她非常聪明,能力也很强,要是没有她,我想波特大概连长袍都不会穿了。她总是埋头在书本里,图书馆里的书大概都看过两遍以上。她很擅长调配魔药,而且几乎所有的咒语都能在第一次就施展成功。虽然我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不过斯内普跟我一样不喜欢她。她也花很多时间和韦斯莱家的人相处,我一直认为她是波特的女朋友,但我从未看过他们三个人之间有任何浪漫的情愫。格兰杰经常跟罗恩韦斯莱吵架──那是三人组里的另一个成员──他们会连续几天不跟对方讲话。」


伏地魔什么都没说,所以德拉科开始讲罗恩,「韦斯莱是他们之中的异类,他很穷,而且有时会因为这个原因而憎恨波特。有传闻说,波特在古灵阁拥有满满的金加隆,但他从来就不去用它们,因为他不希望他的鼬鼠小朋友感到不舒服。」德拉科发出一声轻蔑的短笑,「然而这也没办法阻止他得到最好的飞天扫帚。和格兰杰不同,韦斯莱几乎每一科都是惊险过关,我敢说他有时候会因为格兰杰比他聪明,又样样精通而讨厌她。只有飞行例外,格兰杰对骑扫帚飞行有恐惧,这看样子像是她唯一做不好的事。韦斯莱,众所皆知,住在一个叫陋居的地方──名符其实,他们一家住在那里就像是一窝兔子,人数多的数不清。他的父亲在魔法部的一个我爱麻瓜一类的部门工作。」


「亚瑟,」伏地魔嘶嘶的开口,「是了,我记得那个纯血叛徒,还有他那泼妇一般的妻子,茉莉。跟我说说他们的孩子。」


「嗯,比尔韦斯莱,在古灵阁工作──我只知道这样,李奥在开学前有在那里见过他。查理,在罗马尼亚从事跟龙有关的工作──这在三巫斗法大赛的时候就人尽皆知了。韦斯莱家曾去那找过他一次,用他们那少的可怜的积蓄,这在预言家日报上有报导过。」


伏地魔不耐烦的点点头。


「珀西,魔法部的马屁精,看样子没有一个韦斯莱喜欢他。双胞胎──弗雷和乔治──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他们在对角巷开的恶作剧商店里。最年轻的是金妮,她是哈利波特的新女友,如果传闻属实的话。」


伏地魔裂缝般的眼睛因为这番话而瞇了起来,德拉科从眼前的巫师身上感觉到一股恶意的欢快,他有很不好的预感。


「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德拉科嘶哑的做结,他突然觉得全身像冰块一样冷。


「你可以走了,德拉科。」伏地魔柔软的说。他那闪烁的双眼让德拉科明白,他是太幸运了才能这样离开。当德拉科离开的时候,斯内普走了进来,但从前的魔药学老师连看都没看他一眼。门被关上,德拉科的身体靠着门柱往下滑,他感到晕眩想吐,他的手在发抖。


尽管他并不是刻意要偷听,但德拉科清楚的听见伏地魔询问斯内普的声音,他知道的更多,喔比德拉科所知道的要多太多了。


赫敏格兰杰住在凯洛弗利的圣克里斯多福路,她的父母在一家商场附近开小诊所,她有三个麻瓜朋友住在她家附近,暑假的时候她多半都和她们在一起逛商场或是在凯洛弗利古堡闲晃。她的父母通常会在暑假期间找一两个礼拜去度假,若赫敏没有和父母一起去,那她就是在陋居与韦斯莱家的人在一起。


哈利波特,住在萨里郡,小惠因区,水腊树街四号。伏地魔其实早就知道了。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无法找上他,除非他自己跑出来闲晃,像几年前摄魂怪现身攻击的时候那样。邓不利多死后,凤凰社的成员们更是密切注意他,随时在他身旁守卫着。


韦斯莱家将会在晚夏举行比尔和芙蓉戴乐古的婚礼,总部的所有人都会到场,当然还有哈利波特和他的朋友们。尽管总部的人都知道斯内普也知道这个婚礼(而且会泄漏给伏地魔),他们仅是改变了婚礼的时间地点。总而言之,他们并没有聪明到取消这种快乐行程,这才是最简单能防备攻击的方式。斯内普已经想了几个计划,并献给了黑魔王。


他们讨论了几个计划是直接攻击凤凰社的总部,虽然总部所在地的秘密仍受邓不利多的忠诚咒所保护,这表示虽然斯内普依旧能进出总部,但他无法泄漏总部的位置。他们讨论了几个绕过咒语的方法。


这段和斯内普的对话在伏地魔满意的笑声中结束,德拉科安静的离开,回到他那只会带给他无尽恶梦的床上。


***


德拉科叹了一口气,从黑暗的池水旁转身走向监视着他的爪牙。今天又是哪个家伙?不是焚锐灰背,感谢老天,他看着德拉科的眼神总是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可口的午夜点心。灰背很显然是德拉科所知道的最肮脏龌龊的造物,他活着就只是为了制造痛苦、杀戮、还有吃喝。


那个人是高尔,他的朋友葛果里的父亲。他看起来跟他儿子一模一样,高大而且迟钝。他就跟大部分的食死徒一样,总是在伏地魔的面前带着看门狗的表情。


「你一个人站在外面干嘛,德拉科?」高尔问道。


「抱歉,我对大人们的谈话感到有些无聊。」德拉科回答,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毫无威胁的年轻人。


「是啊,很可惜葛果里不在这里,他母亲带他到比较安全的地方了,那里不会被魔法部的人找到。」


德拉科点点头,做出顺从的样子,尽管暴怒的火花就在他眼神后面闪烁。所有人的妻儿都躲起来了,远离魔法部,还有──不能被说出来的──远离伏地魔。所有人,除了德拉科和纳西莎之外,他们需要在这里,好确保卢修斯不会背叛。看着他那强壮、骄傲的父亲在黑魔王的眼前卑躬屈膝让德拉科觉得恶心。所有人都如此,伏地魔总是不时的使用酷刑咒惩罚任何一个人。


没有更多的交谈,德拉科回到了马尔福庄园。


大部分的食死徒都懒洋洋的聚集在餐桌旁,安东尼杜鲁哈靠着椅背躺着,他那穿着靴子的脚挂在桃木做的餐桌上。德拉科看了他一眼,但什么也没说。杜鲁哈看着德拉科坐到桌子的另一边,嚣张的露齿微笑。过了一会,当卢修斯进来的时候他感到非常不满。


「这张桌子是我的家族世代传下来的,安东尼。如果你要这么做的话,滚回你家,像对待一个垃圾一样的对你自己的家具做这种事。」


杜鲁哈停顿了一会,直到他认为那足以显示他的傲慢之后才把脚从桌上拿下。德拉科的母亲和贝拉雷斯壮紧接着卢修斯走进来,尾随在后的是贝拉的丈夫和她的小叔。纳西莎坐在德拉科的旁边,当她经过他椅子的后方时,她的手在他的肩膀温柔的握了一下。


「你好啊,德拉科,我亲爱的,」贝拉向他打了声招呼,坐到他的另一边。德拉科简单的笑了笑,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她。她待在阿兹卡班的时间几乎就跟德拉科一生的时间一样长,她的眼里显露出疯狂的闪光,而她看起来就像有无穷无尽的精力等着发泄。道夫,她那有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的丈夫就坐在她的隔壁,他通常都表现的一副德拉科根本不存在的样子,但这样也比被他那双死鱼眼盯着看要好,道夫姨丈倒是还人模人样。疯狂的阿姨,诡异的姨丈,最好的家族都在这了,是吧!三个小精灵凭空冒出,开始送上食物。


当卢修斯在餐桌主位上坐定位后,德拉科不带感情的看着其他食死徒成员。他父亲的右手边是得瑞克拉和盖勒高尔,杜鲁哈在高尔旁边。然后是两个年轻的双胞胎,艾朵和艾米克卡罗,他们从未进入过阿兹卡班,表面上是这样,但精神失常的程度没差多少。还有提特莫赛博,他就跟贝拉一样心狠手辣,不过行事较为低调。接下来是诺特和麦柰,是马尔福家的常客。


在他父亲的另一边,一个懒洋洋躺着的家伙叫拉尔,他是个金发大个,人面兽心,奇怪的是,他无时无刻都带着和蔼可亲的笑脸,喝酒的样子就像是爱尔兰水手。麦柰的对面坐着罗克五、马丁贾森、还有艾伯特艾福瑞,德拉科对他们都仅是看过一两次而已。他的母亲坐在艾福瑞隔壁,然后是德拉科、贝拉、道夫、和巴坦雷斯壮。叫得出名字的几乎都到齐了,除了焚锐灰背、虫尾、崔佛、牙克厉和斯内普外。当然,还有伏地魔,尽管他从来不和食死徒一起吃饭,德拉科怀疑他到底需不需要吃饭。其他还有很多食死徒亲自挑选的低阶人员,负责在外面巡视或跑腿。


当虫尾大步跨进房内时,大家几乎都已经吃完,并停止那有限的交谈。他抓起桌上剩下的几块鸡,又撕了一大块肉片。


「黑魔王有个任务,」他说,食物的碎屑从他的嘴里喷出。他悠闲的绕着桌面,最后弯下腰靠向德拉科,他差点恶心的吐出来。虫尾看着德拉科桌上那几乎没动过的高脚杯,他粗鲁的抓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在这过程中还洒出了一点在德拉科的肩膀上。他放下高脚杯,那声响就好像是某种荣誉的信号,然后用他那金属手抓着德拉科的肩膀。


「由你来执行这个任务,孩子。希望你这次的表现能比上次要好。」


纳西莎从座位上站起来,力道大的让椅子被推向后方。


「不!」她叫出声,「他只是个──」她在德拉科冷漠的表情下闭上了嘴,然后用更冷静的声音继续,「他才刚成年,叫别人去做这件事。」


「这是黑魔王的决定,」虫尾欢快的挤出这句子,然后收紧了一下放在肩上的手。德拉科没有露出一点痛苦的表情,但那痛苦沿着他的肩膀,直达他的全身。


「他们的儿子都躲起来被保护着!」纳西莎愤怒的指着其他的食死徒,「为什么德拉科需要做这些?」


「好了,冷静点,纳西莎。黑魔王喜欢德拉科,他信任他,真的。」感谢老天,虫尾的手放松了一点,「再说了,他不是自己一个人去。克拉、高尔、莫赛博、贾森、和艾福瑞都会跟他一起去,他很安全。」


「是什么任务?」纳西莎紧绷的问。


「只是到凯洛弗利做个小旅行,杀几个麻瓜,很简单的。」


贝拉大笑出来,「冷静点,纳西莎。德拉科会觉得很有趣的,让他有机会离开这枯燥的房子找点乐子。」


「德拉科不是杀手,」纳西莎说的极小声,他们几乎听不见。这话动摇了德拉科──邓不利多的声音无预警的在他心里回响。


贝拉嗤之以鼻,「他们只不过是些麻瓜,而且他迟早要学的,让他长大吧,西西。」


纳西莎重新坐回她的椅子上,整个人陷进去,她的脸色惨白,责难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卢修斯。他的父亲什么也没说,德拉科注意到他双亲之间的鸿沟日益加大──另一件他可以算在伏地魔头上的事。


「是哪些麻瓜?」德拉科问,尽管他已经猜到了。


「格兰杰家,」虫尾说完痛快的笑了起来。


***


德拉科很高兴能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房门。他的头真的非常痛,肩膀上还残留着佩迪鲁掌握的压力。德拉科有大约三十分钟的个人时间,这要感谢他那毫不妥协的夜间沐浴习惯。浴缸里已经放好了水,温暖且充满清新的香气。在他沐浴过后,房门会被其中一个监视者无礼的打开,他们会睡在门边的吊床上,就这样监视着德拉科到他睡着。就像他是个犯人一样。


他的眉毛下压到他银灰色的眼睛才一刻,他立刻果断的走向他的书写桌,拿起羽毛笔,很快的写了一些讯息,用沙纸磨了磨,密封起来,然后藏进口袋。


「克利!」他小声的喊道。在一个小小的啪嚓声后,一只家庭小精灵出现在德拉科旁边。


「是的,主人?」那个小精灵边说话边弯腰鞠躬到几乎要碰到地面的程度。


「进浴缸里假装是我,直到我叫你离开为止,」他命令道。克利怀疑的看向浴缸,但还是顺从的爬进去,被水的温度烫的退缩了一下。德拉科习惯泡很热的水。克利制造了一些水花,假装在洗澡的样子。德拉科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走进衣柜,减少一点幻影移行所会造成的噪音。


他出现在凯洛弗利的圣克里斯多福路中央,盲目的幻影移行是非常危险的──他很有可能会落在一棵树上,或是麻瓜的大马路中间。还好,大街上几乎空无一人,他很快的走向人行道。他的好运仍然持续,在路上他遇到一个正牵着一只像老鼠一样的狗在散步的老妇人,德拉科变出一束花。


「抱歉,夫人,」他很有礼貌的说道,「您知道格兰杰家住在哪里吗?我只来过这里一次,而我恐怕是有点迷失方向了。」


那个老妇人小心的打量着德拉科,而她的狗在德拉科的长裤旁嗅个不停。他必须用极大的耐心去抑制想把那个动物一脚踹到路中央的冲动。最后那个干瘪的老太婆总算咯咯笑着开始闲扯起来。


「唉呀,你看起来很英俊不是吗?没想到格兰杰家那老是啃著书的女儿能够吸引到像你这样的小伙子。」


德拉科脸上礼貌的笑容几乎僵在那里,那个老妇人指了指前方。


「就在那,小伙子。那栋前院爬满了紫藤花的屋子就是。但我不认为他们现在在家。」


「没关系,赫敏说如果她不在的话就要我等一会儿。」那名字从德拉科的嘴里说出来听上去古怪极了,他通常都是称她为”格兰杰”。


他大步走到房子前方,然后把花随手扔进树丛。在确认过那个老妇人离开视线范围后,他朝门口施展了一个开锁咒,然后开门进入。就像妇人猜测的,房子里空无一人。德拉科无视整洁的厨房和餐厅,径自走上楼。在二楼,他随手打开他看到的第一扇门,那显然就是赫敏的房间了。


德拉科停下来,好奇的观察着这间房间。到处都是书,毫无疑问。房间里塞了三个大书柜,但仍然有多到放不下的书册放在书桌前、桌脚、甚至是地板上。墙上贴着不会动的海报,而在床铺上方的是一张漂亮的苏格兰高地风景画。她的床单是没有折边的深色熏衣草图案,房里的摆设都是用实心橡木做的。除了书以外,所有的东西都摆放的整齐有条理。很不甘愿的,德拉科在这间房里只能找到这样的一点缺点。


楼下传来的一声小声的啪嚓声吓了他一跳,一个声音传了上来,「是谁在那里?出来!」


德拉科淡淡的扯开嘴角。把这些留给格兰杰和她的警报咒语吧,是魔法触动咒?或者是只要有巫师进来就会触发的咒语?在赫敏走上楼的时候,德拉科把他的纸条留在桌上,然后幻影移行离开。


***


他重新出现在他的衣柜里,走出来的时候他很快的看了时钟一眼,差不多过了二十分钟。


「你可以离开了,永远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他对克利说,它恭敬的鞠了躬,然后消失了。德拉科脱掉他的衣服,把他的头泡进有点冷却的水里,在门被诺特粗鲁的打开的几分钟前,穿上他的睡袍。


「晚安啊,德拉科,」诺特躺在他的吊床上说。德拉科走向自己的羽绒床被,想着他在凯洛弗利的小小旅行。他还是不确定他为什么这么做,但能够自己掌握自己的生活还是让他感觉良好,尽管时间并不长。他对扮演伏地魔的傀儡已经感到很厌烦了,真不巧他帮的居然是格兰杰…


评论(7)

热度(45)

  1. _UnprettyJinniLEGO樂高人 转载了此文字
    写的超好!二刷德赫(๑•ั็ω•็ั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