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04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4: 突袭


当食死徒抵达的时候,凯洛弗利正在下雨。他们现影在格兰杰家的后院,那里因为树篱和树木,成功的遮蔽了外面的视线。格兰杰家的人显然很重视他们的隐私。


贾森使了开锁咒,然后他们一涌而入,就像一群暴民,满是泥泞的脚印留在格兰杰家洁白的地毯上。他们分成几个小组,分开搜索屋子。德拉科带头往楼上走,然后率先进入了赫敏的房间。一切都跟前天晚上看到的一样,除了一件事以外。在德拉科放下他的警告的地方,一张谢卡放在桌上。内容是空白的,当然了,但在它上头还放了一枚金加隆。德拉科几乎要笑出来,报酬?然后他想到邓不利多军队的成员就是使用金币,德拉科曾经复制过一个,用来联系食死徒,实行他们入侵霍格沃茨的计划……他拿起那枚金币的同时,高尔在他身后问道,「你在那里做什么?」


「在看窗外,我好像看到什么东西。」


高尔上前看向窗外,但除了雨以外什么都没有。德拉科偷偷的把那枚金加隆放进口袋。


「走吧,」他咕哝道,他们大步下楼走到厨房。


「他们不在这里,」艾福瑞说,他们又重新聚在一起。德拉科忍着不做任何评论,尽管有许多挖苦的话在他脑袋里跳跃。我的天,他在学校还真是傲慢放肆,他怀念那能尽情冷嘲热讽的日子。


「现在是星期六早上六点!」高尔抱怨,「他们该死的会跑去哪?」


「或许他们去度假了,」德拉科冷冷的说,仍然无法完全克制。


「他们昨天还在,莫赛博确认过了,就是他妈的不希望我们白跑一趟,像现在这样!」


德拉科感到一股寒意,感谢老天,他一直等到天黑才留下他的纸条。要是他被抓到…那么,他应该不会站在这里了,不是吗?


好几个啪嚓声从后门的方向发出来,德拉科瞥见了疯眼穆敌,立即沈下了脸。他不会那么快忘记他被变成白鼬的那天,当然了,这个疯眼并不会记得那个行为,因为真正下咒的是小巴提柯罗奇……德拉科哼了一声然后幻影移行离开。他接到的命令可不包括留在那里和凤凰社的成员开战。


***


他出现在马尔福庄园的一间画室,他的母亲正在壁炉的前面。她高兴的哭喊一声,然后上前拥抱他。


「喔,德拉科!感谢老天!发生了什么事?」


德拉科耸耸肩,「那些麻瓜不在那里,一群凤凰社的成员冒出来,所以我就回来了。莫赛博大概不会太高兴这样的结果,我希望疯眼穆敌可以把他变成白鼬。」他暗自发笑,纳西莎却将他抓的更紧。


「不要对他们挑衅,德拉科。要是你发生了什么,我会无法承受的。」


他离开她的怀抱,脱掉他身上的黑色斗蓬,他把斗蓬随手扔到一张长沙发上。那和他的黑长裤、黑背心、和黑皮靴十分相配,那就是他一点也不花俏的食死徒制服。他拒绝像其他人一样戴着面具,有没有被人认出来有什么差别吗?在策划了置邓不利多于死地的计划后,德拉科会成为食死徒的一员的消息早就是常识了。在伏地魔的小圈子之外,他的价值连一纳特都不如。德拉科叹息。


「你认为那个蛇脸什么时候会派我去做自杀任务?我对他根本毫无价值。」


纳西莎脸色发白,「不要说这种话!」


「我还没杀过任何一个人,母亲。斯内普杀了邓不利多,因为我做不到,你知道吗?即使我知道他会折磨甚至是杀掉你和父亲,我还是该死的念不出那咒语。」他的声音很苦涩,不受控制的,邓不利多的话又回来困扰着他了。我们可以把你藏的比你所能想象的更严密。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杀人凶手,」纳西莎轻声说。


他专注的看着他的母亲,「还能维持多久呢?伏地魔王要他的追随者全都变成嗜血怪物,你知道的。即使是父亲,在他看来都还不够冷酷无情。不会太久了,他们会逼我杀人、杀人、杀人,很快的,我就会变成像莫赛博或贝拉阿姨一样的人。」


纳西莎的眼里充满泪水,她摇着头否认,但她也体认到那糟糕至极的事实,德拉科说的没错。


「我不会允许这事发生,卢修斯会阻止这一切,他痛恨──」


「不要欺骗自己了,母亲。要是父亲去建议把我送去跟其他小孩一起躲起来,我在日落前就会立刻被当作武器丢出去。父亲的忠诚已经被质疑数次,蛇脸绝不会给他任何优待。」


画室的门发出一阵声响把纳西莎吓一跳。斯内普走进房间,他的视线钉在德拉科身上。他那黑色眼睛看起来就像是在窥探你心里的秘密,而他本人对这也十分熟练,德拉科很清楚。


「找到你了,德拉科,」斯内普说,「其他人都回来了,他们都纳闷着你跑哪去了。」


「我在和我母亲谈话,难道现在连这件事都需要先征求同意吗?」


斯内普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动摇,德拉科应该要对斯内普在塔顶的应变感激,他在德拉科无法行动的时候替他完成了任务,他立过不破誓要保护德拉科。尽管如此,德拉科仍然无法相信眼前那有着油腻头发的前学院导师。他一直都不相信斯内普对伏地魔的忠诚,尽管事实摆在眼前,德拉科仍然无法相信他。或许,斯内普就是这样,最优先的,永远是他自己的事,其他都是其次。


「我相信,虫尾会提出这样的建议,贾森看样子是坚信你……逃跑了。黑魔王将会,毫无疑问的,对那两个麻瓜的逃脱感到非常不高兴。」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他们没有逃脱,他们根本就不在那里。」


「或许你可以向黑魔王解释这之间的差别。」


德拉科烦闷的闭上嘴,但他还是跟在斯内普后面,走上通往餐厅的长廊。


***


他坐上他平时的座位。贾森正对着虫尾大吼大叫、高尔在克拉的头上缠着绷带、艾福瑞坐在椅子上,他的双腿看起来比木板还硬──显然是中了锁腿咒。莫赛博站在窗边看着窗外,雨刚好批哩啪啦的下了起来,他自顾自的轻轻唱着歌,头也跟着左摇右晃,像个孩子一样。德拉科很好奇他是被什么咒语给击中了。


虫尾很快的离开,不用说,一定是去给伏地魔报告坏消息了,要是那个爬虫怪胎还没从这些吵闹声中猜到的话。伏地魔就住在马尔福家的起居室,就在餐厅的门厅外再往后一点。他很少出来闲晃,感谢老天,尽管他养的那条可怕的蛇仍然可以在这家里随处游荡,有时还会无预警的出现。


「你飞到哪去了,男孩?」贾森绕着德拉科盘问着。


「这里,这不是显而易见吗?」


贾森的脸涨成紫色,德拉科想到,有一些食死徒只要激一下就可以让他们脑溢血,希望,贾森今天就是如此。


「谁想的到,卢修斯马尔福的儿子居然会是个懦夫?」


德拉科冷冷的笑了起来,「是吗?所以你们全都留在那里,和凤凰社的成员们浴血奋战到死了是吗?你们都没跑?」


贾森沈下脸,克拉开始轻蔑的笑起来。


「我们当然是逃走了!该死的疯眼穆敌想要把我们全杀掉,还好他的准头一向不怎么样。半数以上天杀的凤凰社成员都跑出来了,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在那里的,我很有兴趣知道?」


「有人去通知他们的,」贾森吼道。德拉科只是转了转眼珠。


「就像我和伏地魔说的,格兰杰不是一般的女巫。她肯定是设定了什么警报,在她家被入侵的时候就会自动通知凤凰社的人。根据这些线索,莫赛博昨天勘查的时候很可能就已经引起注意了。」


好几双眼睛全都转向莫赛博。就让他们这样好好思考一下,德拉科满意的想着。现在他已经种下了猜疑的种子,是时候暂避开风头。


「我现在要回房,你们是不是要抽签决定谁要来当我的看护。」


他离开餐厅,走向位于后门的楼梯,而不是走大厅的楼梯。他的房间位在房子的后方,离厨房最近,当他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常常利用这一点。当然了,他曾经非常恐惧又黑又吱吱作响的楼梯间好几年,常常会叫多比或克利陪他。为什么他不直接叫它们带食物给他就好,这是他最近突然冒出的疑问。是他那顽固的自傲吧,他猜想。


德拉科阴沈的回想起多比,那个卑劣的背叛者,他一边想着,一边一次踏两级阶梯上楼。德拉科一直以来都对他很友好,好吧,或许并不友好。有一段时间,他会把多比从屋顶推下去,并要求它不能中途消失,他想知道多比是不是能用它那两只大耳朵飞起来。想到这段往事,德拉科不自觉笑了出来,他想到多比掉进他母亲的玫瑰花丛里,那个家庭小精灵有好几天走路都是一跛一跛的,衣服上也都是玫瑰的刺,而德拉科需要把那些被压坏的玫瑰再种回去。


当他回到房间,他把多比的事都抛在脑后。他用力关上门,踢掉他的靴子,靠在他的窗户边缘。天色还非常早,而现在他有漫长的一整天,没有任何事可供他期待。


几分钟后,克拉恼怒的走进来,德拉科在他进房间以前就可以听见他在楼梯间发出的声响。他的头上缠着绷带,看起来就像是从医院逃出来的患者。


「真的有必要这样整天看着我吗?」德拉科问,「你们到底觉得我会去做些什么?飞出去把哈利波特打包带来这里?」


克拉听到那名字的时候脸色发白──对德拉科而言,这样的反应非常新鲜。在学校的时候,他们常常在嘲笑波特的名字。


「这是命令,」克拉有点抱歉的说。


「好吧,你只会该死的无聊到极点,就这样花整个下午看着我瞪着窗外。」


克拉叹了一口气,然后缩到德拉科房内壁炉旁的一张舒服躺椅上。尽管外面下雨,没有烧着柴火的壁炉还是够温暖了,虽然没有跳跃的火光,仍然足以放松他的戒心,克拉在十五分钟后就睡着了。德拉科讽刺的笑着,这是哪门子的监视者。


他把手伸进口袋,拿出那个他从格兰杰的桌上拿到的金币。那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金币,但在边缘有一道小小的刻痕。那用肉眼几乎是看不出来的,不过只要用手去摸,就能很快的感觉出它跟一般硬币之间的不同。他把它握在手里,仔细的思考起来。在壁炉前的那个家伙还有其他外围的景物开始渐渐淡出他的视野。


他很快的把他的眼光移开那枚硬币,然后把焦点移到窗外,他看着许多小水滴聚集起来,滴落在窗台上。见鬼了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了拖延让自己成为冷血的杀人魔的时间,救了她那无知的麻瓜父母是一回事,但要真的跟格兰杰搭上线?他摇摇头,不,敬谢不敏。


他原本想把硬币放回口袋,但那硬币突然开始发烫。他差点就要把它掉在地上,但他很快的拿好,并且仔细看了一遍。


你是谁?那些文字出现在硬币的四周,就好像是本来就刻好的一样。德拉科恼怒的揉了揉前额,愚蠢的格兰杰,她是真的以为他会不假思索的像这样报上姓名吗?要是他真的说了,那她马上就会把那硬币扔出窗外。他被这个想法逗乐了。


戴弗林怀亨,他传出了一个灵光一闪又无伤大雅的假名。


你为什么要帮我?她问,显然是不认识这个名字。


他把那枚硬币平衡在窗户的边缘,一边思考她的问题,一边百无聊赖的转动着。为什么他要给她警告?因为我高兴。因为我是个自私的混蛋。因为我不想表现的像个听话的下等小兵……他叹了一口气,然后拿起硬币。他并不欠她什么解释,毕竟,他在说话的对象可是格兰杰。


我对被利用已经厌倦了,他愤怒的传送出那些字母,虽然他并不是很清楚他的愤怒从何而来。他突然间对警告了她感到后悔,并且希望自己从来没有捡起她那枚愚蠢的硬币。


他把那枚金加隆丢到房间另一头,金币掉落在房间的地毯上,然后滚到他的床底。克拉在他的沈睡中动了一下,随后在椅子上调整了一个姿势。德拉科看着窗外的雨洗刷外面的世界,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孤独。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