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05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5: 总部


赫敏看着她手上的硬币,突然感到一股同病相怜之情。


我对被利用已经厌倦了。


她把那块金属紧紧的抓在手上,然后想着该怎么回应。她能说什么?说她能了解吗?说她也经常有相同的感受?她的朋友要是听到这句话,一定会吓坏的。即使只是这样想一想,赫敏都觉得有罪恶感。她知道他们都爱她,但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哈利或罗恩的私人百科全书或是作业检查机。


是什么让她认为她需要不断的证明自己的价值?是自尊心作祟?她很享受当一个最聪明、最有能力、最有智慧的那个人。但同样的,她也很不满其他人总是期望她一直都是最聪明、最有能力、最有智慧的人。总有一天她会令他们失望,事实上已经发生了,她可以感觉到失望的气息吹在她的脖子上,因为魂器。


硬币开始冷却下来,她把它重新挂回脖子上,让她的肌肤感受那枚金加隆的冰凉触感。她只睡了一小时,就被那硬币发出的反应给唤醒。她重新躺回床上,吐了一口白烟,但实在很难再入睡。即使正下着雨,外面也实在太亮了。她想着或许她能拉上厚重的窗帘,但在布莱克家,一切都已经够黑暗,不需要再增加其他黑暗来点缀。


她想着她那新的食死徒”朋友”。他会是谁呢?戴弗林怀亨?她从没听过这个名字,甚至连一点点熟悉感都没有。可以肯定的是那也不是楼下墙上记载的任何一个名字,凤凰社一直以来都追踪着那些已知的食死徒,也许赫敏现在有了个新的名字该加进名单里。还不到时机,他帮过她,一次。她不会背叛他,直到她搞清楚他到底对哪边忠心为止。


她听到楼下传来脚步声,大概是总部的成员们回来吃早餐了。她应该下去加入他们,但她对和罗恩相处这件事还不是感到太自在,至少现在还不行。自从邓不利多死后,罗恩对待他身边的人的态度,就好像他们随时都会自燃一样。他对他的哥哥们的态度比以前更好──尽管弗雷和乔治并不是很领情──然后对待金妮就像她是个毛茸茸的小动物。她上次就差点要把他变成某种毛茸茸小动物,在他抱着她,然后用他的指节敲着她的头说,『我亲爱的金妮小妹回来了』的时候。


他对赫敏的态度也有了改变。刚开始,她很高兴能看到他把自己当作一个女孩一样的对待,而不是把她当成会走路的教科书。他常常拥抱她,也会握着她的手,但那并不是像男女朋友一样的形式,比起来那更像是,”我很怕你随时都可能会死亡请不要离开我半步”这样的形式。她希望哈利回来后他就能恢复正常,罗恩在暑假期间总是会有点失落。在陋居的时候,金妮可以和他一起打魁地奇,但在这里,他们就像是被关在牢里。金妮花了大把的时间关在她的房里,听着怪姊妹的音乐,写着她和哈利之间的热情浪漫故事,那些她都小心的卷好,藏在她房间地板的一块松脱夹板里。她曾向赫敏分享过一些片段,她光看都觉得脸红,这女孩的想象力实在很生动。


她需要睡眠,她试着不要去想魂器的事,她命令自己别再想魂器了。她闭上眼睛,尝试说服自己想点愉快的回忆,然后回去睡觉。她想到圣诞舞会,是了,那一直都是能让她重新活过来的最好记忆。她笑了笑,然后想到她跟维克多共舞的画面,在一对对欢快的舞者间穿梭,开心的大笑着。霍格沃茨被装饰得十分美丽,灰色的墙壁淹没在海格带来的绿色植物装饰里。她叹气,可怜的海格,她应该要再给他写封信。邓不利多的死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她怀疑他到底还能不能振作起来。她咬咬下唇,想着不知道邓不利多是不是曾跟海格提过关于魂器的事。八成是没有,毕竟那个猎场看守人在他们一年级的时候,就有无法守住三头狗在看守魔法石的秘密的前科,要有的话,他现在也早该漏馅了才对……


赫敏狂暴的在床上捶了一拳,然后睁开双眼。魂器,魂器,魂器。去你的伏地魔!还有该死的邓不利多对这秘密该死的守口如瓶。他们到底要怎么去摧毁一个他们根本还没找到的东西?让情况更糟的是,邓不利多要哈利保守魂器的秘密,所以他们甚至不能开口让总部的人帮忙他们。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她不情愿的翻身下床,然后穿好衣服,她最好是到布莱克家那令人恶心的图书室再查一遍,尽管她认为她只要再多读一段那些关于纯血贵族的狗屁她就要吐出来了。她想着,不知道马尔福家是不是也沈迷在这些纯血概念里。德拉科每次都喋喋不休着一些废话,但她还是好奇马尔福家的图书室是不是也充斥着这些主题。她希望不是,像布莱克一样的家庭有一个就已经足够了。


她走下楼看了看有谁在场,厨房的桌子旁坐满了人,就像平常一样。人们通常都集中在厨房,就好像这是整间无耻的布莱克家里唯一的一间房一样。韦斯莱家的许多家当都被搬来格里莫广场十二号了,包括那个韦斯莱的时钟。尽管这几天以来指针几乎都没离开过”极度危险”,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太大帮助。陋居几乎算是个废墟了,因为他们认为那里是食死徒最主要的攻击目标。


卢平一如往常的坐在餐桌前,他几乎不怎么离开。总部的成员做了个不正式的选举,选他做为新的领导人。他确实表现出良好的领导能力,还替繁琐的工作制作了一张轮值责任表,这让赫敏羡慕又嫉妒。唐克斯坐在卢平的隔壁,她尖刺般的头发今天是姜黄色的。如果赫敏是个化兽师,她会让自己变得像葛妮丝帕特罗一般,不过她想这是个人品味问题。


唐克斯的旁边,穆敌喝着他的茶,并发出像圣伯纳犬一样的声响,完全忽略茉莉不满的啧啧声。艾飞道奇坐在穆敌对面,吃着蛋和腊肠并发出吵闹的咂咂声。史特吉包莫在他左边,阴沈的看着他的茶杯。比尔韦斯莱和芙蓉戴乐古坐在桌子较远的一端,双手紧握,互相看着彼此,就好像他们随时都会从这里消失离开进入他们的世界,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亚瑟韦斯莱显然已经离开,因为魔法部员工短缺,他周末也经常要加班。卢夫昆爵完全将他对邓不利多死忠支持者的厌恶表现出来,而宽松的对待那些伏地魔的追随者,他需要用非常手段来保持他的领导地位。


罗恩注意到赫敏在走廊上观看,立刻上前用他的手臂箍住她的脖子。他开心的收紧手臂,但她却是努力想挣脱他的手,避免窒息而死。


「你起来了!太好了!疯眼正在跟我们说在你父母家里的袭击。」他看了他的母亲一眼,「毕竟我们都不能去,尽管我们早就成年了。」茉莉假装没听见。


她挣脱罗恩的手臂,然后坐到了道奇的隔壁。罗恩拿了张椅子坐到她旁边。


「情况怎么样?」她问穆敌。他的玻璃眼珠转向她的方向,咕哝了起来。


「不够好,我打伤了其中一个人的手臂,唐克斯则是施了个锁腿咒。」


「不是我原本想瞄准的人,我被什么东西绊到了,」她抱怨。


「不知道有谁在那,他们都戴着该死的面具……不过莫赛博是他们其中之一倒是很肯定。我给他下了个迷糊咒,就在他们幻影移行离开的时候,希望他会被困在时空转换中。」他嗤了一声,「他们一下就跑光了,该死的懦夫。」


「你收到的消息显然是正确的,赫敏。」卢平说,「可惜我们不知道是谁给你传的讯息。」


「哼,如果他是我们这边的,他最好是缩着头躲着,因为我可没有打算在我看见任何一个食死徒杂碎的时候,还去问他们的大名。」穆敌吼道。


「我确定他很清楚他的风险,阿拉特。」卢平冷静的说,「我很惊讶他们之中居然有人敢背叛那个人,他的力量正在壮大。」


「雷古勒斯布莱克就做到了,」赫敏若有所思的说,然后拿起一片吐司,「上一次,在他力量的全盛时期。」


卢平点头,「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天狼星总是说他就像个”彻头彻尾的布莱克成员”。布莱克夫人一直都很欣赏他对麻瓜的恣意凌虐,还有散播所谓的纯血意识。老天,他痛恨詹姆。」


赫敏看着他,正朝着嘴送吐司的手停在一半。她把吐司放回她的盘子里。


「你认识雷古勒斯布莱克?」她问道,然后在心里咒骂自己的蠢问题。卢平当然认识他,他是天狼星的弟弟。


卢平笑得很严肃,「我认识他的程度足以让我不喜欢他了。詹姆和天狼星常常捉弄他,就像他们捉弄斯内普一样。他在学校都称呼天狼星为”纯血叛徒”。他经常跟史莱哲林的一些低级团体混在一起,多半是为了寻求保护。天狼星对付他的手段没有那么严重,纯粹是因为雷古勒斯是他弟弟。若不是他总是爱躲在背后叫嚣,我想我会对他感到有些抱歉,但他是自作自受,事实上,有点像德拉科马尔福。他也跟德拉科一样,长得非常俊俏。是另一个版本的年轻天狼星。」


「听起来,他像是个完美的食死徒人选,」赫敏说,「我很好奇,他为什么会转去对抗那、伏地魔。」她一直在试着使用伏地魔的本名,因为他们压低音量讲出伏地魔的昵称的行为,让哈利非常不舒服。


「天狼星和詹姆对这件事也不能理解,他们一直都没有找出一个确实的原因。多数人认为,是那个人要雷古勒斯去做一件违背他信仰的任务的关系。但根据我的记忆,他并没有特别偏向哪个派系,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


赫敏摇摇头,不管有什么理由,都足以让雷古勒斯跑去找魂器了。她只希望他能在伏地魔抓到他以前,成功摧毁那个小金匣。这样至少有一个该死的魂器不需要他们担心。


当壁炉前的警报铃声大作时,他们全都僵在那。


「我去看是谁,」唐克斯说道。她走出去,往阁楼上走。经过这些在格里莫广场十二号的种种行动之后,他们觉得幻影移行出现在道路上,从前门进出的风险太大了。邓不利多设下的安全防护仍旧有效,但赫敏和比尔想到了一个方法,让幻影移行可以用在阁楼的一块小区域。所有出现在那里的人,都要等某个人从下面帮他开门才进的来。


唐克斯几分钟后跟着亚瑟韦斯莱一起回到餐厅,茉莉很快的上前拥抱他。她最近的神经质跟罗恩没差多少。


「亚瑟,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只是休息一下。回来是因为,我早上的时候发现了些奇怪的事。嗯~~香肠!」


他从桌上拿了一条香肠,然后边吃边说了起来。


「昨天,我在电梯里遇到约翰逊史密,他一直都很健谈。我很惊讶魔法执行部门居然会同意让他去做田野调查,我是说,他根本就无法闭嘴嘛。不过现在是非常时刻──」


「回到正题,亚瑟,」穆敌打断他。


亚瑟缩了缩脖子,「是的,这个嘛,他跟我说他要去看看马尔福庄园的情况。魔法部在卢修斯马尔福脱逃后就一直严密的监控他们。」他又拿了另一条香肠。


「结果,今天早上我又遇到约翰逊了。我问他昨天的任务执行的如何,然后他说,『很好,嗯,很好。』除此之外就没了,他一直不停重复,『一切都很正常。』这太不像他了。我猜,他可能是中了夺魂咒。」


穆敌站了起来。


「我去解决。」


卢平双手交握,「别急,阿拉特,我们要仔细的想这件事。要是马尔福回家了,那么那个人也很有可能在那里。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还不打算跟他打起来。」


穆敌坐了下来。


「什么意思?」


「要是我们抓着魔杖冲进去,我们或许能抓到几个食死徒,但很高的机率是会让那个人跑掉,就算他真的在那也一样,然后他们就会像阴沟里的老鼠般四处逃窜。我们必须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把马尔福庄园当作他们的总部,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就能得到优势,因为我们掌握了他们的位置。我们需要布张监控网,要很小心,不能打草惊蛇。」


亚瑟点头,「我把这交给你处理,莱姆斯。我该回去了。」他亲了亲茉莉和罗恩,接着回到阁楼。


「我们不能派间谍进去实在可惜,」唐克斯说。她的五官开始转变,贝拉雷斯壮取代了她的位置。卢平低声咒骂。


「不行!这太危险了。伏地魔和斯内普都非常擅长破心术,更何况,斯内普肯定一直在期待像这样的事。很不幸的,那个背叛者对我们这里的长处和短处都十分清楚。」


 “贝拉”噘起嘴,甩了甩她那疯狂的黑发。


「你总是不让我做些有趣的。」


「没错,我就是这么一个老古板。禁止你去做任何有趣的事,导致你可能的死亡。我真是坏透了。」


罗恩咳了一声,「唐克斯,你可以不要再扮成那副德行吗?这大概骗不了那个人,但却让我起一身鸡皮疙瘩。」


唐克斯很快的又换回她那金丝雀般的金发。


「黄色代表什么?」罗恩问。通常她都会选用粉红色或紫色。


「我今天心情很好,因为昨天晚上,莱姆斯跟我──」


「尼法朵拉!」卢平大吼。她瞪向他。


「我跟你说过不要这样叫我。」


卢平的脸变得很红,赫敏咯咯的笑着。


「我们可以谈一谈公事吗?」卢平恼怒的说,「我们该讨论关于马尔福家的事。」


「很好,这件事你最好是不要也把我排除在外。」唐克斯边坐下边警告着,卢平安心的松了一口气。


赫敏一声惊呼。


「喔,天啊!我今天早上必须去执行哈利的保护任务!我差点忘了!」


「你睡太少了,赫敏。我可以替你做这件事。」罗恩说。


赫敏摇摇头,「我没事,刚刚的小睡让我感觉很好,今天只有四个小时的班,中午就能回来了,到时候我会睡的。」


罗恩皱着眉然后摆出争执的态势。


「不要太夸张,罗恩。哈利的保护任务是最简单的一件事,你知道根本什么都不会发生的。我就只是站在那里,和费太太聊点天,然后就回来了。」


在他有机会说什么以前,她很快的上楼,然后换上她的牛仔裤跟U2演唱会上衣。他们让她准备在哈利保护任务时要穿的衣服,所以他们现在没有一个人是穿着巫师罩袍跟戴着尖角帽了,感谢上帝。亚瑟十分喜爱他那三件式的麻瓜服装。她确认了一下时间,她还有将近一个小时才需要去和大流士迪歌换班,但是她有事要跟哈利说,所以她很快的跑到阁楼离开。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