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06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6: 哈利的房间


赫敏和迪歌换了班,然后朝德思礼家走去。接着她意识到,现在还不到早上九点。因为发生了太多事,感觉像是过了很久。她决定等到一个好时间再说,所以她坐在水腊树街四号对面的一张长凳上。由于凤凰社总部的成员几乎是一整天都要在这附近走动,所以他们做了一个假的公车站牌,有时候,有些不知情的麻瓜也会加入一起等待着那永远都不会出现的公交车。赫敏确定,这里的公交车总部肯定已经接到上百封抱怨通知了。


在她认为已经等得够久了以后,她跨越街道走向他们的前门。她的手指刚离开门铃,就听见很大的咆哮声从里面传来,然后很快的,大门被一张有着像海豹一样的脸的男人打开,他一定就是哈利的姨丈威农了。赫敏只有在远处看过他几眼。


「我是赫敏格兰杰,」她简单的说,「我是来找哈利波特的。」


威农蹙眉,眼睛小的看不见。


「你是…他们的…其中之一吗?」他用一种装神弄鬼的声音问。


「我是哈利在学校的朋友,如果这是你想问的。」


威农抓着她的手臂,粗鲁的把她拉进门,然后紧张的探头出去看是不是有什么多事的窥探者。赫敏差点要因为他的滑稽行为笑出来,他真的是个怪胎。


「是谁来了,威农?」走廊的另一端传来哈利阿姨的声音,赫敏移动脚步到通往楼上的楼梯。


「我就…直接上去,是吗?」


威农的嘴开了又张,但在他说出任何话以前,赫敏已经上楼了。


「哈利?」楼上所有房间的门都是关着的,她轻轻在门外叫道。其中一扇门打了开,哈利惊讶的看着她。


「赫敏?」他不敢相信的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有事要跟你说,是关于,那个东西。」罗恩先开始用这个词来代替魂器,这样他们就不用提到这个名字。


「嗯,不管怎样,很高兴见到你。」他给了她一个不自然的拥抱,然后站到一旁,「欢迎光临寒舍。」


在他匆匆忙忙的整理房间时,她坐在他那乱糟糟的床上。


「食死徒计划杀我父母,」她冲口而出。哈利停止整理的工作瞪着她,她跟他说了所有的事情经过,然后给他看那张纸条。在他读字条的时候,她犹豫的咬着下唇,接着她说,「我留给了他一枚以前DA[1]用的硬币,他拿走了。而我在今天早上跟他有过简短的谈话。」


他坐到了她的旁边。


「这招太高明了,」他赞赏道,「我从来就没想过能这样,他怎么说?」


「他说的不多,我想他并不是非常想反抗伏地魔。我很惊讶他会来警告我,我是说,如果他一点也不痛恨麻瓜血统,他就不会去加入食死徒了,不是吗?」


「这很难说,看看斯内普吧,一个”混血王子”。」哈利的声音几乎要爆发一丝痛苦,「他有什么理由加入?」


赫敏耸耸肩,「对权力的欲望,我猜。」


「是啊。」


「不管怎样,我选择亲自告诉你这件事的原因是,我还没有把硬币的事告诉卢平或其他任何人。我不希望他们试着要求我和戴弗林联系──」


「戴弗林?」


「是他的名字,除非是他捏造出来的,这也很有可能,但这是我现在唯一知道的。无论如何,我觉得我们最好是先让他自由行动,等他主动跟我们联络。我不想给他压力,要是他在考虑背叛伏地魔,他的压力应该够大了。」


哈利想了一下,然后耸耸肩。


「你觉得这样好就这样吧,这也不是我们对总部隐瞒的第一个秘密了。说到秘密,你说你来这里是要说魂器的事?」


「不完全是,但我今天早上和卢平聊到了一些关于雷古勒斯的事。我又看了一次布莱克家的族谱挂毯──你知道他死的时候只有十八岁吗?当时他才刚从霍格沃茨毕业,他怎么能这么快就进入核心呢?他跟我们差不多大,哈利。我对他的死感到很抱歉,直到卢平告诉我他就像是个黑头发的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不屑的哼了一声,「答案揭晓了,马尔福简直是核心中的核心,他也跟我们同年。或许伏地魔在雷古勒斯还在学校的时候就吸收他了,像他对马尔福做的一样。他恐怕还得到了跟马尔福一样的任务,这有可能就是他中途抽腿的原因。」


「我没想过这一点,」赫敏怀疑的说,「也许,像马尔福一样,他无法下手杀了邓不利多。」


「但他不像马尔福,他没有邪恶的背叛者能在他失败的时候替他完成任务。」哈利厉声说,「所以,雷古勒斯就从此再见了。」


「没错,但这些都不是我的重点,我想弄清楚的是,雷古勒斯怎么会知道魂器的事、他怎么会知道那个小金匣、他又是怎么找到的?根据你跟我说过的,邓不利多在你父母遇害以前,对魂器的存在也只是猜测……而伏地魔不可能自己说出来。」


哈利点点头,「为了找出这一切的来龙去脉,我必须去一趟霍格沃茨。」


「什么?你是说回学校?我们都不知道学校是不是会重新开学──」


「不,我是要在学校开学以前去一趟,如果会开学的话。我需要看看邓不利多的储思盆。我的保护咒只要再三个礼拜又三天就会失效了,我可不打算待在这里等着伏地魔攻击我,在那一天前我会从这里永远消失。」


「哈利……你有想过德思礼一家吗?」


「我试着不去想,」哈利冷冷的说。


「我是说,如果伏地魔想到要追杀我父母,仅仅是因为这可能伤害到你……你不认为他也很有可能会杀害德思礼一家人吗?他不会知道你对他们有什么感觉。」


「斯内普可能会提到这些,」哈利说,但他的话听起来很没说服力。他那绿色的目光停在很遥远的地方,赫敏知道他在弄清楚自己想怎么做。她环视着他的房间,所有的东西,如果不是破的,就是烂的,不然就是充满补丁。她突然对他受到的待遇感到很心痛,她觉得眼泪开始积聚在她的眼里。必须在这样的地方长大,没有一样东西是他能无条件得到的……连爱都不能。难道德思礼连爱护一个孤儿都做不到吗?她站起身,走到哈利的书桌对面,因为眼泪已经流出来了,而她不希望他注意到。在那一刻,她非常痛恨德思礼一家人……还有邓不利多。她试着偷偷把眼泪抹去。


哈利站在她身后,他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怎么了?」他问。她摇摇头,然后逼自己把话从嘴里吐出来。


「他怎么能把你留在这里,在这种可怕的地方?在有这么多人从你出生就爱着你的情况下,他怎么能够忍受这么做?卢平、韦斯莱、甚至是海格都比这里好!茉莉会愿意照顾你的,你可以在陋居长大。而不是在这里,不是像这样!」她看到桌上有个用胶带小心黏着的残破小士兵玩具,然后眼泪又要再一次涌上来了。「他怎么能?」


哈利温柔的让她转过身看着他,他对她露出一个微笑。


「他必须这么做,我母亲对我的保护在这个家里。不管我在德思礼家要遭遇些什么,都比外面在等着我的要好的多。」他指向窗外,「他知道伏地魔没有死,而食死徒的反抗也还没结束。更何况,一切都要过去了。很快的,水腊树街四号就只是个讨厌的记忆。现在,开心点。」他用他的拇指擦掉她的眼泪,她惊讶他什么时候长这么高了。他比赫敏高了半个头,而她可不是矮小的女孩。


她虚弱的笑笑,「你真的是很特别的人,你知道吗?」


「不见得,我只是哈利。」他笑道,而她也对他报以微笑。他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现在,关于那个德思礼的问题。他们确实是收留我了,尽管他们不愿意、很生气、又勉强。他们无时无刻都把我当作家庭小精灵一样的对待,而他们那痴肥的儿子几乎是用比伏地魔还要糟六倍的方式在代替他整我,」哈利叹了一口气,「但是,我想他们还不到该死的程度。事实上,他们也不该遭遇到像隆巴顿家那样的待遇。」


赫敏厌恶的说,「没有人应该被那样对待。」


「那么,我们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我很确定我不会想自己去给他们什么该死的保护。」


赫敏笑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没意义了。我的看法是,我们只有两个选择。我们可以在这里下一个忠诚咒,而你是这里的守密人……或是把他们带到格里莫广场十二号。你跟我说过,上次邓不利多跟他们提过这个。」


哈利开始笑了,他的笑容越来越夸张,她困惑的抬起眉毛。他开始解释。


「佩妮阿姨有洁癖,我在想象她在格里莫广场的样子。」


赫敏想到那个充满霉味、灰尘、蜘蛛网、阴暗的住处,然后她的笑容对上了哈利。很快的,他们开始大笑起来。




[1] DA= Dumbledores’s Army 邓不利多军队,五年级时哈利他们组织用来反抗魔法部。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