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07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7: 德拉科的两难


德拉科在图书室里,正在翻看着某一本属于他父亲的那些关于黑魔法的书籍。其中有些咒语他很熟练,但有些看起来很困难。他的直觉告诉他,在局势稳定以前,必须掌握更多的魔法咒语。


「在找什么吗?」斯内普在门口问道,德拉科不耐烦的吐了一口气。他的另一条看门狗──今天是诺特──早就在房间里了,就坐在其中一张书写桌前,桌上有一迭卡片、好几本枯燥无聊的书、还有几卷书卷。诺特对斯内普点头行礼,斯内普理都没理。


「既然你问了,我一直都找不到波特用在我身上的那个咒语,那个差点把我切成两半的魔咒。」他的下颚因为过去的记忆而收紧,这比让波特看见他虚弱害怕的样子还要糟糕的多了。他愤怒的程度足以驱使他对波特下死咒──尽管当时他使用的是酷刑咒,但那只是因为他要在杀掉波特之前先看着他在自己面前痛苦翻滚……要不是那个咒语威力太强,波特或许就会死在那里,而德拉科将会成为食死徒的英雄。


斯内普打断了他复仇的沈思,「你在任何一本书里都不会找到它的,那是我发明的,叫做神锋无影。」


德拉科瞇起了眼睛,「那波特是怎么知道的?」


「他找到了我的一本旧课本。他去年突然变成魔药学大师你都不觉得奇怪吗?」


「当然,更何况他之前还需要依靠学习障碍矫正魔药!」


因为某个不能说的理由,斯内普的脸暗暗发热。他想到之前需要给波特上额外的课程的事[1]。


「确实。很遗憾的,那本书上还有几个咒语,就在我的旧魔药笔记旁边。幸运的是,波特实在太蠢,而不了解他有的是什么样的宝贝,在他差点杀了你之后,他大概怕的不敢去试试其他的。他能在谁身上做练习呢?韦斯莱吗?」


「你能教我吗?」德拉科问,他突然意识到他有个最称职的黑魔法老师,而不是黑魔法防御术老师。


斯内普耸肩,「当然,时间允许的话。」


虫尾从门边冒出来。


「黑魔王在找你,」他对斯内普说,然后他那鼠目转向德拉科,低低窃笑,「还有你。」


在那令人振奋的消息后,德拉科又被恐惧撞击,然后他把书放到一边。


「好极了,」他顺着虫尾的意说,「我正觉得无聊。」


图书室就在起居室的隔壁,所以走向毁灭的道路非常短。德拉科跟斯内普一起走进房间,他很惊讶的发现房间里非常温暖。壁炉的火焰欢快的燃烧,提供这房里的唯一一点光亮。厚重的黑色窗帘被放下来,完全遮住了窗外修剪整齐的草坪。很显然,对黑魔王而言,再漂亮的风景都是浪费。


伏地魔就坐在他常坐着的红色天鹅绒座椅上──那曾经是德拉科父亲最喜欢的一张座椅。那条蛇蜷曲在火焰的前面,就好像睡着了一样,但牠的舌头此刻正吐个不停。斯内普往前一步,恭敬的行了礼。


「时间到了,」伏地魔的语调毫无起伏,「灰背在等着。」


斯内普点了头,然后转身离开。


「带那个男孩一起去,我确定焚锐看到他会很开心的。」


斯内普做了个手势,德拉科高兴的跟他离开。只要能离开黑魔王的墓穴,做什么都好。


「去换衣服,然后到厨房找我,」斯内普指示。


「我们要去哪里?」


那双黑色的眼睛看着他,眼神里带着某种近似娱乐的气息。


「到时候就知道了,你有五分钟。」


德拉科叹气然后上楼,他脱掉他的浅蓝色衬衫,换上黑色的丝衣又罩上他那黑色的食死徒斗蓬,然后走出房门。在他离开前,他在门坎边停了一下。


「速速前,硬币,」他随口说。那枚金加隆从床底下飞出来,窜进他的掌中。他把金币放进口袋,然后离开。


外面还是乌云密布,不过雨已经停了,和前几天一样。斯内普带着德拉科幻影移行──他对他们要去的地方毫无头绪。他纳闷他们是不是会降落在格兰杰父母的身边,但这可能性不大。就算他再怎么看不起格兰杰,他还是知道,她比大部分的食死徒都要精明多了,即使是斯内普。


***


他们在一条肮脏的小路现身,那条路只比小径还要再宽一点,两旁堆砌着的石墙也呈现斑剥的状态。


斯内普沿着隆起走上那条小径,德拉科尾随在后。那路几乎都已经崩坏,他看见有间屋子就靠在几棵树下。当他们抵达那间房子,德拉科看到有一群人集中在门口叫嚣喧闹。他们的人数少说也有十个,其中一个朝着斯内普走来,他认出了那人──那是焚锐灰背。


那狼人冷酷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德拉科,他咧嘴笑开的样子,显露出他那可怕的狼人本性。


「你好啊,西弗勒斯,我看到你带了我的午餐。」


「去做你的事,」斯内普不耐烦的吼道。


焚锐发出啧啧声,「不急,」他耸耸肩,「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已经派易斯特维寻过一遍,查查有没有什么警报,什么都没有。」


斯内普点头,「来吧,德拉科。」他们穿过那些三教九流的群众,德拉科努力在不看向他们的情况下也不要去触碰到他们,以免被发现他在试图避免接触。他们全都脏的要死,闻起来有股腐烂的臭味。他们都热切的看着德拉科,不是在舔自己的嘴唇,就是笑得非常粗鲁,德拉科控制着自己不要发抖。唯一比一个恶心、肮脏、又毛茸茸的狼人还糟的,就是一大群恶心、肮脏、又毛茸茸的狼人。感谢我的老天,距离满月的日子还远的很,不然那群野兽身上令人作呕的气味可是威力强大。他怀疑那时候他们有办法控制自己把他跟斯内普撕成碎片的冲动。


他们踏进前门,德拉科注意到这里的前院,那显然曾经被细心照料过的花圃,现在透露出被忽视的痕迹。花丛里开着枯萎的花朵,丛生的杂草都低垂着头,了无生气。


当他们走进那古怪又摇摇欲坠的房间厨房,德拉科突然明白了他们这是在哪,而厨房里的巨大餐桌是他的第一条线索。尽管德拉科小时候会为了午夜点心而偷溜进厨房,但他在马尔福庄园里,从来没有窝在厨房吃过饭。很明显,这间房子的住户都是在厨房用餐,因为他们根本没有餐厅这种地方。


这地方非常整洁,只不过所有的东西都覆上了一层灰。


狼人群在德拉科后面跟了进来。


「去搜搜任何跟凤凰社有关的东西,」斯内普说,「看起来大概什么也找不到,不过韦斯莱人多手杂,或许他们其中之一会有些遗漏。快去。」


那群狼人分散开来,德拉科跟着他们其中的一些走上了楼。他们各自随意选择了一个房间,所以德拉科继续往上爬,开了最后一间的门。他无法想象,和一大群兄弟住在这么拥挤的房子里是什么样的感觉。不用怀疑,肯定是吵的让人抓狂。楼梯非常破旧,当德拉科踩着它们上楼时,不断的传出巨大的撕裂声,楼梯的支柱和几块层板都脱落了。


德拉科进入的房间属于罗恩韦斯莱,墙上装饰着几张查德利炮弹队的海报,有一块空间是空的──被带走的那张对韦斯莱而言肯定是价值连城,毕竟其他的都被留下来了。上方的书架上放着好几个正在打着魁地奇的球员模型,他们都骑在各自的扫帚上,追逐着极小的金色飞贼。德拉科可以认出其中的好几个,他也搜集了很多。这房间小到只要放两张床就会被挤满,大小大概只有德拉科房间的四分之一。床上的床单已经被拿掉,但旧的脱线的地毯仍然躺在地上。德拉科意兴阑珊的把那些东西都踢到一边或踩上几脚,想找出松脱的地板机关。抽屉里充斥着奇怪的东西──羽毛笔、墨水、一大堆吹宝超级泡泡糖和柏蒂全口味豆的包装纸、把瓶盖和子弹穿在一起的绳子……小的可怜的衣柜完全净空,韦斯莱八成是带走了他所有的衣服。总共四件,德拉科自顾自地笑了笑。


他离开罗恩的房间走回楼下,发现狼人们更加彻底的──或说是精力旺盛的──在搜索。打破的东西布满整条走廊,灰尘的气味弥漫在空气里。德拉科跨过一个破掉的锅子,然后走进一间差不多全毁的房间。从墙面充斥着粉红色来看,这房间的主人是个女孩,但那也是唯一还能够分辨的事证了。床铺整个被掀翻、床垫也被划的乱七八糟、桌子完全被砸毁、墙上和地板到处都是破洞。被划破的海报上已经空无一人,不用说,他们应该都吓得跑去别张海报避难了。


地上铺满了瓶瓶罐罐五彩缤纷的碎片,它们里面装的东西,染在毁坏的书卷和书本上。金妮韦斯莱的房间已经彻底被摧毁,然而德拉科完全没有满足的快感,肆无忌惮跟极度的暴力不是马尔福家的作风。一朵玻璃小花吸引了他的目光,它在撕裂的地毯上闪闪发亮,除了一些破碎的枝叶外毫发无伤。德拉科母亲的梳妆台上也有一个类似的,比这更大,而且是用更好的水晶做的。德拉科的嘴唇紧闭,但他无法搞清楚自己的感觉。


「走吧,这里什么都没了,」门口传来一个粗鲁的声音,德拉科转身离开。他们都集中在韦斯莱家的门口,然后举起魔杖。


「吼吼烧!」所有的声音同时念道。好几个狼人兴奋的跳起来,然后开始拔起篱笆上的木条,或捡地上的断材朝房子丢去,好让火烧得更加旺盛。


德拉科面无表情的看着陋居,那个韦斯莱家族不知道传过几代的房子,转眼变成巨大的火柱。在他旁边,斯内普的脸上扭曲出一个罕见的微笑,他黑色的眼睛,因为火焰的反映而显得火红。


「感觉是不是很好呢?想到那些纯血叛徒将会痛哭流涕,并难以接受事实。」


德拉科驱策自己露出喜悦的微笑,尽管他觉得他的嘴只想大声的咒骂这一切。如果他能替他那一刻的心情命名,他敢说”很好”这个词绝不会从他脑袋中冒出来。他所能想到的只有,罗恩韦斯莱的魁地奇玩具全都会成为灰烬,还有那朵玻璃玫瑰,也会熔成一团看不出形状的红色胶状物。


德拉科啊,德拉科,你不是杀人凶手。显然,他也不是个纵火犯。


他们看着那火焰逐渐剩下上腾至天际的黑色烟雾,证实这栋房子没有丝毫幸存的可能性。


斯内普用手肘推了推德拉科。


「走吧,这阵烟可能会引来麻瓜的注意,要真是这样,我们不会希望待在这的。」


德拉科沈下脸,灰背和他的伙伴们会很乐意把那些好奇的麻瓜撕成碎片。他们回到马尔福家的厨房,德拉科让斯内普独自去跟那个人回报情况,他自己则是直接走回房间脱掉他的衣服。衣服上的烟味其实并不明显,但已经足够让德拉科感到想吐了。他换上他天鹅绒的浴袍。


「克利!」他叫道。当家庭小精灵匍匐的出现在他眼前时,德拉科用脚踢开地上的衣服。他几乎要说出”烧掉它”,但他知道这样一来他就必须再去张罗一套他的新”制服”。


「我的衣服需要清洁。还有,去放我的洗澡水。」现在还不是他平常的沐浴时间,但他觉得自己很脏。克利带着他的衣服消失了。当他们在马尔福庄园时,没有一个马尔福会对把衣物交给家庭小精灵感到顾忌。这件事已经被仔细的交代过,所有在这个家里的东西,没有一样是属于家庭小精灵的,永远都不会有。


门突然被打开,老喜多诺特气喘吁吁的从楼下冲上来。


「去你妈的!」德拉科大吼,「你真的蠢到以为我会幻影移行跑到外面,留下我的父母,被那个在起居室里的怪胎折磨到死吗?」


诺特的脸色像蛋壳一样白,他的嘴张动着,但没发出任何声音。克利在一个小声的啪嚓声后重新出现。


「这个,主人,」它小声的嘀咕,伸出一只手。德拉科拿走了那枚他遗忘在口袋里的硬币。克利变出一壶热水,然后开始放满德拉科的浴缸。诺特傻傻的呆站在原地。


「你干嘛不去叫我父亲来当我的看门狗?我们完全不可能就这样离开,把母亲留给连谢谢都不会说的黑魔王,你不认为吗?我想和他说话,如果你想听也随便你。」


诺特变得很激动。


「我比你还更讨厌这工作,德拉科!要是我有选择的权利,我就会在最近的一家酒吧给我自己来上一杯火焰威士忌!」


德拉科瞪着他,他的手指烦躁的将硬币转来转去。那一刻,他根本没有任何同情的感觉,他对诺特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诺特稍微放松了紧绷的肩膀,然后叹了一口气,「我去叫卢修斯。」


德拉科把他的浴袍放到一边,走进克利刚刚放好滚烫热水的浴缸里,它刚刚一直焦虑的待在一旁。当热水刺激着他的皮肤时,德拉科呼出了长长的一口气。水面的泡泡在他胸口的高度,他憋了一口气然后潜进水里。


「克利能不能帮德拉科主人洗头呢?」当他探出头的时候,克利问道。德拉科点点头,克利立刻在他的头发上抹上了高级洗发精。德拉科喜欢洗头,这是在马尔福庄园里,难得的一件只有纯粹欢愉感受的事,这也是德拉科如此珍惜他的沐浴时间的原因之一。隐密、热水、还有那绝对需要的头部按摩,那几乎成功的减轻了他的头痛问题。


为了冲去头上的泡沫,德拉科把头埋到水里。当他的头再次浮上水面时,家庭小精灵已经离开了,他的父亲就站在那。德拉科用他湿透的手把浏海拨离他的视线,他的目光花了一点时间才重新聚焦。


「你想要见我?」卢修斯问道。德拉科注意到他并没有关上门,他的父亲看起来比以往都还要更冷酷平静。他的罩袍是纯粹的黑色,这几天他一直都是穿着黑色,就像是在参加葬礼。以前并不是这样的,德拉科记得以前他们在欧洲度假的时候,德拉科当时才六岁,他们去了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他记得他的父亲当时穿着银蓝色的罩袍,和他的母亲在铺满碎石且能眺望海景的露台上跳舞。他们两个人很显然都有点醉了,他们当时一起开怀的笑,并深情的注视着彼此…德拉科的心几乎要被这个回忆击垮,他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像那样看着对方的一天。


德拉科用流利的法文和他的父亲交谈。


「你认为那条蛇听的懂法文吗?」


「我很怀疑,」卢修斯用同样流利的法文回应。他那跟德拉科一模一样的银灰色眼睛,在轻轻的打量着这个房间。虽然体型庞大,娜吉妮仍然是一条蛇,牠能够滑进非常狭小的空间,或是藏在任何一件家具的缝隙中。他们总是能在这个家里,一些想都想不到的地方找到那个生物,那个黑魔王藏着毒液的小间谍,好像他自己还不够毒一样。


德拉科拿起他放在浴缸边缘的魔杖,接着下了一个隔音咒,为了防止其他可能的窃听者。可以确定的是,贝拉和其他雷斯壮家的人听得懂法文。


「他想要什么?」德拉科问,「我是说,在一切结束以后。他到底想怎样?」


卢修斯召唤了一张椅子然后坐下,他轻松的翘起脚。


「他想毁掉一切。我认为,曾经,他只想要力量和掌控。上次,他说要夺取魔法部,铲除所有麻瓜出身的巫师,跟纯血叛徒。他要制订他的法律,创造那个从萨拉札史莱哲林开始就没人看过的纯血巫师世界。」


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德拉科开始仔细思考他从小被教育的纯血信仰的正确性。在史莱哲林的时代就从来没有过所谓的”纯血政权”,不然史莱哲林何必要对抗其他三个学院?史莱哲林、葛林戴华德、伏地魔、现在还有德拉科自己都在反抗几千年来的泥巴种”余孽”。而且,有麻瓜血统的巫师数量和纯血巫师相比至少是三比一,这是不是一场必输的战争?他猛然将他的注意力转回他的父亲。


「……看起来他已经完全疯了。夺取魔法部的事他已经不再提──他现在说的是毁掉魔法部。他对霍格沃茨还是很着迷,但他并不是想做霍格沃茨的校长,他只是想要征服霍格沃茨而已。他希望让学校能够再次开学,而他就像是带头的王者──不是教导学生如何把茶杯变成蝴蝶,而是教他们杀戮。他计划要训练一支军队,摧毁所有阻挡他的巫师乌托邦计划的人。在一切都结束之后,当他的力量够强大,他就会把这个战争扩张到另一个层次,扩张到麻瓜世界。这,就是他想要的。」


德拉科无法掩饰他的恐惧。他从来没有修过麻瓜研究,更别说花上他任何一点时间去思考关于麻瓜世界的问题,但他确实听过几个来自那里的故事。那个他们一直以来都小心翼翼避免,不要跟麻瓜做接触,不要让他们知道魔法确实存在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的数量太庞大了。伏地魔怎么会去妄想掌控麻瓜世界?就算他在一天内杀掉上百个麻瓜,他们的数量还是多的多的多……更何况,谁知道他们在他们的世界里到底拥有什么样的武器?德拉科曾经听见一个泥巴种对他的朋友说,某个麻瓜集团把一整个麻瓜城市炸的粉碎。整座城市。


「他脑子不正常,」德拉科低声说。


卢修斯点点头,然后露出那比冰块还冷的笑容,眼睛连动都没动一下──那是德拉科曾在镜子前拼命练习过的笑容。


「你现在知道了。」


「他会把我们都杀光,」德拉科木然的说。卢修斯突然站起身。


「不,他不会,马尔福家会存活下来。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会弯下腰、勉强臣服、卑躬屈膝、杀戮、刑求,但我们将会存活下来。你懂吗,德拉科?」他的眼睛锁定着德拉科,就像是一团银色火焰,「不要让那些愚蠢的道德良知遮蔽了你的大脑而做出蠢事。我们将会存活下来。」卢修斯动了一下,看起来像是要离开,但他停了下来。「把你的想法藏好,不要对黑魔王的话陷入太深而掉进陷阱,局势还不明朗呢。」


随着魔杖的挥动,他取消了之前设下的隔音咒,接着就离开了。德拉科思考着他的话,他的父亲一直以来都很擅于选边站。第一次大战之后,他躲避了阿兹卡班的牢狱之灾,而在伏地魔回来后又轻易的被纳入他的群体。他在魔法部跟霍格沃茨董事会里都是受人尊崇的角色,直到伏地魔为了一个愚蠢的预言要他加入那场战斗,那全盘皆输的棋完全是那个蛇脸的失误。他不只是失去了预言,他同时也失去了众多追随者。这只是暂时的,没错,但在德拉科看来,让卢修斯作为魔法部的窗口,远比做食死徒的看门狗要有用多了。


伏地魔或许曾是个天才,但看样子做了三十几年的孤魂野鬼不但让他的脑子发狂,也削弱了他的聪明才智。德拉科绝望的用头靠着浴缸。马尔福家会存活下来。在什么样的结局之下?看着巫师世界超过自己的界限,而被麻瓜毁灭殆尽的情况下吗?


突如其来的冰冷恐惧沿着德拉科的脊椎一路向下直到塞满他的胃,浴缸内的热水丝毫无法阻止。


他必须停下来,他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他脑袋的那一点点想法,若是被伏地魔扯出来,立刻就会成为死亡的祭文。一切就像是某种信号,诺特出现在敞开的门外。


「黑魔王要见你。」


德拉科挂上他父亲的冰冷笑容,压抑住那本能发出的恐惧颤抖。


「是啊,我也正在想这个呢。」




[1] 原著第五集,斯內普用替波特做”學習障礙矯正”的理由跟波特進行鎖心術的練習。結果非常失敗。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