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08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8: 格里莫广场


威农姨丈正在发出公牛般的怒吼。


「绝不!我们不会离开,躲到那个…那个…」威农的话停在一半,他实在想不出要用哪个词来结束他的句子,这情景让他想到哈利之前把他的姊姊,玛姬,膨胀成一颗气球的时候──而他眼前的这些人实在太多了。


哈利开心的欣赏着眼前的闹剧。卢平、唐克斯、赫敏、还有疯眼穆敌在星期天下午出现在德思礼家的门口。因为哈利刻意忘记事先告知这个拜访,德思礼家的人简直要吓坏了。


哈利打断了卢平,他正在试着跟威农说道理──哈利很清楚这根本是在浪费时间。


「听好,你们可以自己决定,没有问题。我们不会逼你们离开,坦白说,怎样我都不在乎。但要是你们决定留在这里,我想你们该有些心理准备。让我来跟你们说说有关伏地魔"大王"的事。」卢平和唐克斯听到那名字都缩了一下,但赫敏没有,而穆敌忙着瞪着窗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哈利告诉他们所有他能想到的关于伏地魔的种种,从他父母被杀害的那天晚上说起。他对他们说了奎若和密室的事,又说到小巴提柯罗奇和摄魂怪,他省略了西追的死和伏地魔的复活片段。他说了在预言室的打斗,描述了邓不利多的死,只差没讲寻找魂器的那段。


赫敏在哈利的声音开始陷入情绪化时插了进来。


「食死徒在两天前尝试杀害我的双亲,他们也不是巫师,跟你们一样。伏地魔控制着摄魂怪,他还有一群邪恶的狼人供他使唤。」她抱歉的看了卢平一眼。


达力,那个让他觉得该死寒冷的夜晚,让他在经过邻近巷道都冷的发抖的记忆无预警的被勾起。当他们提到摄魂怪的时候,他脸色苍白。


「现在你们知道了,」赫敏做了结论,「伏地魔很有可能派人来找你们,任何跟哈利有点关连的人都有风险,而这间房子的保护咒一个月后就会失效。就像哈利说的,你们能接受我们的保护,或是你们想碰碰运气。」


「我们留点时间让你们讨论一下,」卢平婉转的说,「哈利,我们先去帮你收拾东西。」


那群非麻瓜的人成群结队的走上楼到哈利的房间,虽然他基本上从霍格沃茨回来后就没打开过他的行李,除了衣服以外。即使是那些衣服,现在也都已经折迭整齐的放在他的床上(而且是前所未有的整齐),随时准备好可以打包装箱。


赫敏坐在哈利的床上,唐克斯则是拿着猫头鹰零食走去海德薇的鸟笼。卢平紧张的踱步,哈利把他的衣服移到另一边,然后坐在赫敏隔壁,他的床的另一个角落。


「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赫敏问,「说服我的父母离开就已经很困难了──而他们可没有假装巫师世界不存在的倾向!」


穆敌站在门边,他那魔眼正看着下方。


「他们在吵架,」他说。这简直再明显不过了,他们每个人都能听见威农姨丈的吼声,即使他有努力压低音量。「佩妮想走──我认为她很清楚要面对的恐怖。达力不想走,但他也不想被留给摄魂怪,那男孩不像他看上去的那么蠢。威农想留下来,但佩妮想知道他打算如何保护他们。他在大吵大闹,但她抓住了他。喔,他说他会去买把枪,不管那是什么东西。她问道,要是他们其中一个家伙凭空出现在他们的寝室,拿着魔杖指着他们的话,他打算怎么做。达力提出,枪八成无法阻止摄魂怪。」


「你怎么知道,」哈利说,「他还真的不像他的样子那么蠢,这倒是个改变。」


「他们决定要走了,但威农希望不要太久。看样子你最好是尽快解决那个人了,哈利。」


「好主意,」哈利涩涩的说,「我会马上开始。」


他们回到楼下,德思礼一家决定开自己的车。赫敏会跟他们一起乘车,好护送他们到格里莫广场,其他人则会用飞的。


「我们不会走一些可笑迂回的路线,阿拉特,」卢平用决定性的语气说,「和可能的跟踪者比起来,西弗勒斯斯内普还更危险,我们就直接走吧。」


他们等着德思礼一家打包行李,哈利注意到达力把他的小型电视、手提音响和任天堂游戏机都打包上车的时候不发一语,赫敏也没有提起任何关于电器无法使用的话题。她八成是知道,那只会增加威农和达力的反弹,让他们花上更多时间而已。当车子终于倒出车库,天空已经接近全黑。


哈利小心的检视着他的房间,确认他没有遗忘任何东西。他站在那里,想着他是不是会因为知道这是最后一次看着水腊树街四号,而感到一点点的感伤或不舍。毫不意外,唯一让他感伤的,是他在这里住了十六年,却只要一个箱子就能装完他的所有东西。要是达力要搬家的话,德思礼家大概需要请一台搬家卡车才装的完。


哈利叹了一口气,然后提着他的行李箱下楼。他希望他们可以直接幻影移行到格里莫广场就好,但卢夫昆爵正在致力找出任何可以逮捕哈利的理由,所以他必须非常小心注意不要使用任何魔法。只要再过几天,他就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卢平可以带着哈利幻影移行,但他的行李就会变成一个问题。飞行是最简单的,老实说,哈利其实满期待的。在扫帚上的时候,是他唯一能感受到完全的自由的时候。


***


虽然疯眼穆敌为了安全考虑坚持转了几个圈,他们还是赶在德思礼一家前面先抵达了格里莫广场。当哈利走进布莱克的旧宅时,他感到松了一口气。那里让他觉得悲伤,不意外。他想到天狼星粗暴的拉起布幔遮蔽他母亲的画像、想到打招呼时的阴郁微笑、想到他在厨房里的愤怒沈思,但最强烈的哀伤,还是来自他那古怪的回家的感觉。天狼星曾邀请哈利跟他一起住进这个房子,而哈利对他的教父的记忆也大多来自这里,在这个又脏又阴暗的地方。这房子对他来说突然像是个宝贝,他发誓以后的某天,他会把这里打造成一个天狼星会喜欢的家。一个没有名声破败的贵族和大部分布莱克家族祖先的地方。


哈利的想象被唐克斯的疑问打断。


「大家都去哪了?」


金利侠钩帽拿着一只发光的魔杖出现在走道上,他的黑脸看起来很阴沈。


「发生什么事了?」卢平问。金利摇摇头,然后转身就走。他们匆忙的抓着他们的行李,慌慌张张的跟在他后面。


韦斯莱一家人集中在厨房,茉莉在亚瑟的臂弯里啜泣,金妮的脸上也流淌着泪水。罗恩看起来怒不可谒,虽然他的脸颊也是湿湿的。比尔和芙蓉的眼睛是干的,不过芙蓉靠着比尔,她的手在他的脸上轻抚着,像是在安慰他。哈利有个不好的感觉,是弗雷或乔治出事了吗?还是查理?珀西?


「陋居被烧毁成了平地,」亚瑟在哈利开口询问前先说了出来,「比尔今天去那里拿些东西,所有留在那的东西都成为灰烬…」他停了下来,无法再继续,茉莉又是一次啜泣。哈利跌在一张座椅上,全身僵硬。先是赫敏的父母,现在又是陋居,下一次是什么?


「谁…是谁做的?」


「灰背那一伙,应该没错,」比尔回答,「那里留下了很多没穿鞋的脚印,还有几个靴子的痕迹,所以,食死徒应该也在那里。」


「感谢老天,没有人在家里,」茉莉抽抽噎噎的说,「要是比尔提早一点去,他可能就…他可能会…」


「不要再说了,妈!」比尔尖锐的说,「那样的话我就会聪明到马上幻影移行离开那个地方,所以不要再去想可能会发生的事。已经发生的事就已经够糟糕了!」


「我的香水全都留在那里,」金妮低声说,「我不希望它们都毁了。」


「我的魁地奇人偶…还有我的老魔法棋盘…我没带过来是因为这里也有一组…」罗恩哑着声音说。


「吉甸的雪松盒子,」茉莉呜噎,「我把那个留在我们房间里了。」


哈利对听韦斯莱家的人谈论他们损失的东西感到很不舒服,他们一家人拥有的东西很少,几乎每样都是宝贝。


亚瑟大声的清了清喉咙。


「好了,好了,我们一直都知道这样的事有可能发生。至少,我们都还拥有彼此,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我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受伤。」


茉莉轻呼一声,「要是他们去攻击弗雷和乔治怎么办?」


卢平和亚瑟异口同声的安抚她。


「他们不会公然在对角巷展开攻击行动的。」


「魔法部已经加强了伦敦这里所有巫师地区的警戒了。」


「要是有任何食死徒尝试去攻击弗雷和乔治,我都会很同情他们,」哈利故做悲惨的样子说,希望能缓和气氛,「靠他们店里的那些东西,任何敌人都会被痛宰。」


连罗恩都因为这样笑了起来,「还记得他们用来对付恩不理居的鞭炮吗?」


「还有沼泽,」金妮安静的说,「那些移动沼泽。」


在他们能继续那些弗雷和乔治的光荣回忆史以前,楼下的门被打开了,德思礼一家人得以看到他们的新家第一眼。很不幸的,佩妮惊恐的惊声尖叫和威农的咆哮声吵醒了天狼星母亲的画像,狂乱的吵杂声很快的从那画里冒出来。三十分钟后,画像终于安静下来,德思礼一家生气的进入他们那拥挤黑暗的房间,总部的其他成员则是安静的在厨房聊天。


「你觉得他们会喜欢这里吗?」亚瑟热切的询问哈利,「他们是不是带了很多麻瓜用品?我很想问问他们关于──」


「亚瑟,我严禁你去烦那些麻瓜们,」茉莉的眼睛闪着警告的神色,「就算没有你去问他们一些蠢问题,要住在这个糟糕的房子里对他们也够困难了。更何况我们还不知道,他们要在这里关多久…」


「看来关我十六年就一点问题也没有,」罗恩向哈利抱怨,他差点要被他的茶呛死,咳了将近五分钟,还让罗恩替他拍背。大人们开始谈论侦察马尔福庄园的各种计划,所以哈利、罗恩、和赫敏都离开上楼。在他们走路的时候,罗恩开始跟赫敏说关于陋居被烧毁的事,她完全被吓坏了。


「喔,罗恩,我真的很抱歉。难怪大家看起来都不太对劲!」


他们进了一间房,罗恩和哈利总是共享房间的。哈利很高兴的看到,至少有一张查德利炮弹队的海报从陋居中幸存了下来。罗恩把海报贴在床头,那是这阴暗房里唯一的一处光亮。


赫敏说,「我们把哈利的亲戚带来这里真是做对了,看样子食死徒是认真的。」


「为了要离开这里,还有找那该死的魂器,」哈利说,「我明天想去霍格沃茨。」


「我们要怎么跟其他人说?」


「我会给他们留张纸条。」


赫敏不以为然的表示,「哈利,他们会抓狂的。他们在这里是为了保护你。」


「我对被保护已经很厌烦了!让他们去做点有意义的事吧,例如阻止食死徒去烧别人的家,或是杀麻瓜之类的!」


她翻了个白眼,但看样子现在完全不是跟他争执的时机,他现在太激动了。


「随便你怎么跟他们说,」哈利顽固的说,「反正我明天要出去。」


「你想怎么去那里?」


「基于我不能幻影移行,这是你的意思吗?这个嘛,有这么多巫师在这里,我怀疑魔法部会猜到是一个未成年巫师在使用幻影移行…」


「喔,不会吧!不能没有执照就幻影移行,哈利,你会惹上可怕的麻烦──」赫敏说。


「是吗?是不是我只要有一只脚指离开这个藏身地,就会立刻被一个死不了的发狂巫师给变成一团灰烬那样的麻烦?」


罗恩爆出一阵大笑,赫敏瞪了他一眼。


「这并不有趣,罗恩!我只是希望魔法部不要再找哈利的麻烦!」


「魔法部永远不会放弃找哈利的麻烦,」罗恩嗤之以鼻,「只要那些栽赃邓不利多是老疯癫的白痴继续掌权的话。」


「听见了?就连罗恩也知道。」


赫敏断然走到门口,「很好,我看到你们两个坚定的联合起来对付我,就像以前一样。我要去找金妮。」


「赫敏!」哈利在她能对他们甩上门以前叫道。她停止了动作,然后终于转过身看着他,他什么话也没说。哈利对她笑了起来。


「你要跟我们一起去霍格沃茨吗?」


她的脸微微涨红,他知道她是在克制她的怒气。


「我不会错过的,」她最后说道。


门被关上。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