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09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9: 德拉科的谈话


德拉科慢条斯理的换上衣服,当作是一个小小的反抗行动。他把那硬币丢在桌上,在镜子前再一次的梳理他的头发之后才下楼。这次他使用庄园的主要楼梯,算是给自己的小提醒,他才是庄园的主人。


他响亮的敲了起居室的门,当虫尾异常迅速的拉开门时,他也没被吓到。他很纳闷,当佩迪鲁在这里卑微的听从指令时,到底有没有时间吃饭睡觉。


黑魔王这次并没有坐在他的王位上,相反的,他站在右手边一张靠墙大桌子的前方,细细阅读着上头放着的几张纸。


「过来这里,小马尔福,」他头也不抬的说。德拉科走向前,试着用合适的奉承态度走路,这让他感到难受极了。他戴上一张狗腿的嘴脸,这是德拉科努力回想克拉和高尔在回应他的斥责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现在奉承迎合的人是他自己,他觉得那两个人都没有揍他简直是奇迹,作为一个下等仆人的感觉糟透了。


伏地魔那双可怕的红色双眼锁定了德拉科,这让表现畏缩变得容易许多。在一个随时都能把你击飞的人面前,鞠躬弯腰一点都不困难。德拉科的手心开始冒汗。


「你还享受你今天的出游吗?」


德拉科几乎要耸肩了,那是他平常用来回应大人的问题的习惯动作。但是在最后一刻他想到,任何一个随性的动作或许都会激怒黑魔王。


「这个当然,」他说着标准答案,「看着那些纯血叛徒得到他们应得的,真的是大快人心。」他试着回想他跟韦斯莱之间的种种对抗,然后他开始感到一股熟悉的敌意涌起。他想到金妮对他下咒、罗恩对他的攻击,还有一年级的魁地奇选拔时他给他的黑眼圈、弗雷和乔治在三巫斗法大赛使用法术戏弄了他…「我鄙视那群韦斯莱,」他有力的补充。


伏地魔笑了,那是个可怕且阴寒的笑声。


「还不够,那些韦斯莱没一个在家。那可是个憾事,德拉科,你还没尝过血的滋味。或许明天,你会有另一个机会。」


疑问在德拉科脑海里浮现,但他努力把它们都赶到一边。


「是的,主人,」他简单的答复。伏地魔露出了他的尖牙,显然是对德拉科的回答很满意。


「你确实是卢修斯的儿子,一样谨慎、一样聪明、一样喜欢想个不停。有时候我怀疑,一个马尔福到底有没有可能不要想那么多。」


德拉科吞了一口口水,他的嘴突然变得很干。他不确定这时候的标准答案是什么,伏地魔俯向德拉科,距离近的足以让他感觉到黑魔王喷在他脸上的呼吸。


「即使是现在,你那小小的脑袋仍旧转个不停,不是吗,德拉科马尔福?思考…思考…思考…告诉我,」伏地魔用呼吸般的声音说道,该死的实在太靠近了,「你和你的父亲,在楼上谈论着些什么?」


话题突然的转变,就像是在德拉科的血管里倒进一桶冰块,他感到他的喉咙不由自主的缩紧。


「我向他询问您的目标,主人,」德拉科呢喃,大大的感谢他不需要对这问题说谎。他感觉到有东西在他的靴子上爬动,非常想低头看,但他无法将他的视线从那个盯着他不放的爬虫类面前移开。德拉科努力的集中精神想着所有他对锁心术的了解。


「那么,卢修斯又是怎么说的呢?」


「他说,您想要摧毁魔法部,并惩罚所有泥巴种,」德拉科回答。仍然是个实话,他觉得他的小腿上有东西在摩擦。


「没错,那么你怎么想,德拉科马尔福?」


现在他站上了危险地带。德拉科努力的想着哈利波特,哈利波特在一年级就当上找球手、哈利是邓不利多的宠儿──一次又一次的赢得学院杯冠军、哈利骑上那头愚蠢的鹰马、哈利用的黑魔法差点把他切成两半。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比上一个字要更加强烈,他知道,任何一丁点微弱的语气,都标示着他生命的尽头。


「与您非常相称的雄心壮志,主人,」他咬紧牙关。


「你父亲也这么认为吗?」伏地魔轻轻说道。


「当然,」德拉科说道,他对这个问题感到有点惊讶。他突然了解到,这些问题并不是给他的陷阱,而是给卢修斯的另一个忠诚测试。


伏地魔突然转过身回到他原先在看的卷轴上,就好像德拉科根本不在那里一样。


「你可以放开他了,娜吉妮。德拉科没有背叛我,还没。」


德拉科终于低头,他看到一条巨大的蛇缠在他的小腿上。那条蛇露出一抹笑容,而牠的毒牙,正令人不适的在德拉科的大腿间闪闪发亮。那条蛇松开牠的缠绕,滑行到火堆旁,发出嘶嘶的声音,看起来很不甘愿。伏地魔也用嘶嘶的声音响应──爬说语,不用怀疑。在他转身前,德拉科看到一张大型卷轴摊开放在其他东西的上方。那看起来像是地图──或说是楼层图。


「你可以走了,」黑魔王心不在焉的说。德拉科不需要让人说第二遍。


***


那天晚上,他躺在床上,腿上放着一本黑魔法书籍,但他连一个字也没看进去。蜡烛的火光在他的床头闪耀,在他房间的墙上制造出跳动的阴影。他的看门狗──今天是艾福瑞──已经在吊床上睡着了。以鼾声来说的话,艾福瑞是最糟糕的一个。要是德拉科能在这样的情况睡着,那会是个奇迹。


当他的眼睛第六遍看着书上的文字时,他心不在焉的玩弄着赫敏格兰杰的硬币。他一直在想着他父亲说过的话,摧毁魔法部、对霍格沃茨着迷、征服者、把战争扩张到麻瓜世界。德拉科想过和格兰杰联系,但他想不到有什么好理由要这么做。他其实有点惊讶一直都没有收到她的消息,他本来预期接受不断的问题轰炸。


那想法好像突然活过来一样,金加隆开始发烫,德拉科因为吓了一跳而把硬币掉在床上,他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回来。蜡烛的火光不足以照亮硬币上的细小文字,所以他点亮他的魔杖,在尖端制造出一束细小的白光。


戴弗林?上面出现这个字,他传了个肯定句回去。你知道吗?关于火?


德拉科考虑着要不要装作不知道,但他确实知道她在问的是什么。


知道,但来不及阻止。那段话让德拉科停了下来,他想着,要是他早就知道这件事,他难道就会去警告他们吗?再怎么说,那可是韦斯莱家。麻瓜痴迷者、纯血叛徒、那些因为德拉科的财富和地位而憎恨他的家庭的人们。德拉科吐气,他对韦斯莱一家现在成为无家可归的人,还有他们代代相传的房子变成了平地并不感到开心,但是说真的,他知道他八成不会去阻止这件事。当然了,格兰杰不需要知道这些。他的嘴角上扬,改过自新做到这个程度似乎是太剧烈了。


现在说话安全吗?她问。

你一开始就该先问,不过,是的。

你说得没错。我们需要一个暗语,这样一来我就知道回讯的人是你,而你也不会惹上麻烦。


好。他转了转眼珠,这就是格兰杰,亲爱的逻辑小姐。


我知道了,我会先传个无聊的句子,这样一来,要是有人发现这枚硬币,他们就会以为这只是个玩具。


那些句子总共绕上了那枚加隆三圈,才把她想讲的话说完。她继续:我想到了。我会传”欢迎来桑科的店”,要是没有回应,我就会知道你无法回答,或硬币不在你身上。


聪明,德拉科回传,只是为了配合她。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捡起那枚硬币,还有他又为什么要留着它。他肯定是没有打算要把他的空闲时间用在和波特头壳以外的另一颗大脑聊天的才是,光是听她在课堂上的喋喋不休就已经够糟了。


紧接着来的,是一段很长的停顿,长到让德拉科开始想着她大概是放弃了。


戴弗林?硬币再次冒出这个问题。

怎样?

谢谢你。上次我忘记跟你说了。


德拉科脸色发红,硬币从手里落下。如果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你还会见鬼的说你感谢我吗,他想着。这个想法停留在他的脑袋里,形成一种不协调的趣味。德拉科马尔福得到赫敏格兰杰永久的感谢,恶魔现在大概是带着手套在滑雪吧。


他重新捡起硬币,她又说道,你不是很健谈对吗?

你不认为你的健谈就足以让我们两个人使用了吗?

我想这是事实。你能告诉我你在哪吗?

不能。

你可以和我说些你的事吗?

我宁可不要。

告诉我你那边的天气如何总可以了吧?他因为她的挫败而笑了出来。

那么我就必须要去看窗外,但我现在非常舒适。

你在床上吗?


想到赫敏格兰杰正在想象他在床上的画面,几乎带给德拉科边和黑魔王讲话,同时还有条蛇缠在他的腿上时那样的不自在。


是的,他承认。

你是年轻人,还是有些年纪?

不算年轻,但也不老。

男性?

毫无疑问。

有疤吗?

有个小的在我左边的臀部,是个热情如火的情人留下的。

我想我大概不需要知道这个。

我想你根本不应该问这问题。

抱歉,我只是想知道更多关于你的事。

你或许不要知道比较好。


又是另一个漫长的停顿,对话结束的太突然,他几乎想要传给她一个问题。不过,硬币又开始冒出字体。


你的那个疤…是咬痕、指甲的抓痕、还是魔杖造成的?


德拉科差点因为这个问题而大笑出来。


我骗你的。我的皮肤非常光滑,完美的像蚕丝。

你一定是够英俊才能这么自负吧?

不,我长的像丑妖精,但拥有完美的肌肤。

你今天晚上有跟我说任何真话吗?她问。

有的。

哪一个部分?

最后一个部分,我绝不会拿我光滑的肌肤开玩笑。

晚安,戴弗林怀亨。

晚安,格兰杰。


他笑了,然后熄掉他的魔杖。谁会想到和赫敏格兰杰聊天能够这样的…有趣?他吹熄蜡烛,并试着让艾福瑞的鼾声小一点。他应该跟赫敏说说明天的攻击计划,但说了又有什么好处?德拉科不知道何地、何时、或原因。他只能等着看情况。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