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11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11: 卢娜


德拉科被斯内普叫醒,那可从来就不是什么好的经验。今天,斯内普只是简单的把被子掀起来,而不是像之前某次一样,直接朝他浇冷水。


「该死,现在是怎样?」德拉科咒骂。因为艾福瑞比雷还大的鼾声,他睡的并不好,不久前才进入比较深的睡眠。他不情愿的起床移到火炉边,用手捞着他在椅子后方的衣服。


「换好衣服,我们要走了。」


「另一间房子要烧吗?」德拉科用百般聊赖的音调说着。


「不,是另一个让你成为真正的食死徒的机会。」


德拉科看着斯内普的眼神变得冰冷,而他看上去却是意外的平和。平常的魔药学老师,现在看起来有一点虚弱。


「我有东西要给你,」斯内普说着,走向前交给德拉科一本披着黑色皮制封面的小书。德拉科接过书,然后好奇的翻看,「这是我自己创造的一些咒语,上面写了使用的方式。我不确定我们有多少时间能在一起,所以我大概无法亲自教你。」


德拉科被这个礼物搞迷糊了,斯内普的态度也让他不解。德拉科从来没有感觉跟斯内普这么亲近过,尽管他这几年来一直宣称斯内普是他最喜欢的老师。但他一直都充满权威,地位也遥遥高过德拉科之上。


「谢谢,」他简单的回答。


「我还有别的事要告诉你,」斯内普安静的说,「这件事该有人知道,以防我发生了什么。其他的食死徒都不知道这件事,所以,不要和任何人谈论起。即使是黑魔王怀疑你,或是我…」斯内普向德拉科靠近,在他的耳边用非常非常轻的声音说话,轻到德拉科几乎听不见,「他不会死的原因,是因为他切割了他的灵魂到某些物体上,那东西叫魂器。要是我发生了什么,去找出那些东西。」


斯内普离开德拉科身边,留下一堆疑问。魂器?他从来没听过这种东西。


「守好这个情报,」斯内普低沈的说,「尽你所能去找出它的信息。牢牢记住贝拉和我教过你的。」


「为什么告诉我这个?」德拉科问,「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是我父──」


「我发过誓要保护你,要是我离开了,这个秘密可以给你指引,在我无法做到的时候。」


「你要到哪里去吗?」


「是我们要去某个地方。就和你理解的一样,我们的任务都有很大的可能性会无法再回来,我只是在预防万一。我们要从图书室出发,其他人都在那里集合了,所以,快一点。」


***


德拉科没有时间细想斯内普的话,他正为了另一个含有潜在危险的任务准备好自己。德拉科这次和斯内普、贝拉、道夫、以及莫赛博一起,当他们现影在一条荒芜的街道时,他很高兴没有任何狼人在场。他们站在一栋非常奇怪的小房子前,上头装饰着旋转木马,后院也充满了彩带、旗帜,布置得十分五彩缤纷。


「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地方?」德拉科觉得很混乱。


「罗古德住的地方,」贝拉的声音混杂着短笑,因为脸上的面具声音听起来不太清楚。「那个怪胎遇过的任何东西,大概都比不上眼前的这蠢东西可怕。」


德拉科的手在口袋里抓着那枚硬币,他模糊的想到那个奇怪的金发女孩跟着哈利波特还有其他葛来分多的画面。她叫什么名字?


他很快用硬币传了讯息。他不确定格兰杰对这事能使上什么力,或是她有没有办法及时收到消息,但至少他警告她了,她不能怪戴弗林怀亨没有善尽职责。


他们很快的散开,斯内普和德拉科抵达前门,同时,贝拉和她丈夫则是堵在后门防止脱逃。莫赛博殿后,监视着窗户和四周,以防有什么陷阱。


斯内普直接开门,没有任何警示,这举动吓到了那个罗古德女孩──卢娜,德拉科突然间想起来了──她正坐在座位上看杂志,手里还握着一枝羽毛笔。斯内普朝她射了一道咒语,但那个女孩并没有被吓到太久。她抓起她的椅子躲在椅背后面,斯内普的咒语被档了下来。卢娜站起来,跑向楼梯。


德拉科看着这一幕,他的魔杖握在手里,斯内普的魔咒一个接一个的射向那个女孩,摧毁了房里的墙壁,但却完全没击中她。


「你真的该练一下准头,」德拉科冷冷的说。


「闭嘴,去追她!」


德拉科懒洋洋的走向楼梯,纳闷着那个蠢女孩以为她是要去哪里,没有一个有大脑的人,在逃跑的时候会往上跑。他用手护着他的头,猜想她可能会用咒语攻击他,或者至少朝他丢一些坚硬的东西。她不在那里,他听见隔壁的房间传来声响,他很快跑出门。就在卢娜的头消失在墙边以前,刚好被他看见。洗衣通道,好吧,至少这次她是往下跑了。


德拉科转身,然后调转方向下楼,差点撞倒斯内普。


「地下室!」德拉科单调的说,他通过斯内普身边,下楼找通往地下室的门。突然好几个幻影移行的声音传来,德拉科跑向厨房,他看见贝拉和道夫从后门跑进来。


「我想敌人已经到了,」他说,然后打开地下室的门,「我去抓那个女孩。」


当他点燃他的魔杖走下那木制楼梯时,德拉科听见赫敏的声音。她来的还真快,还有,波特?喔,是啊,是啊,这倒是个新闻。他以为波特整个暑假都会躲在家里,就像以往一样,黑魔王会很高兴能得知这个消息。


他小心的走进地下室,魔杖举得很高,反击咒语也在嘴边了。那个女孩跑哪去了?还有她为什么不攻击他?她当然不会蠢到忘记带她的魔杖吧?


「听着,我知道你在这里,我没有打算伤害你,所以你何不快点出来?」


德拉科听见一些噪音而转过身,只看到他的贝拉阿姨跟在他后面跑了下来。


「她在哪里?我们必须杀了她然后离开这里!该死的凤凰社成员已经来了!」


「我以为我刚刚说过了。」


一道绿色光束突然打在贝拉的背上,她倒了下来,直接摔下还没走完的阶梯。德拉科震惊的看着那一幕,他看见楼梯上方有罩袍飘动的影子,他伸长脖子想看清楚一点。那是个食死徒。


德拉科全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然后他转身,魔杖蓄势待发,他看到卢娜罗古德跳到他眼前。他们跌在一起,德拉科的魔杖几乎要脱手。一道光线冒出来,德拉科重新握好魔杖,卢娜爬了起来,伸手要抓一个看起来像生锈门把的东西。德拉科向她靠近,在他抓到她的脚踝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正在被吸离这个地方。


该死,那是个门钥匙。


***


「我想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卢娜就事论事的说,「你是食死徒吗?我一开始认为你是,但是你没有戴面具。事实上,我认识你!你是德拉科马尔福,对吗?」


德拉科坐起来,然后看了看四周,他们应该是在一个地底洞穴。卢娜的魔杖在她手里,尖端冒出来的光线仅仅是提供了他们一点有限的光源。他站了起来。


「该死的我们在哪?」


「我不知道,基于安全考虑,爸爸在家里装了好几个门钥匙。我只记得这个,我看到它的时候就想到了。」


「你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们要怎么离开这里?」


卢娜耸肩。


「我想我们可以用门钥匙回到地下室,我宁可等那些人都离开再回去。你是他们的一份子吗?你想怎么样?」


对一个差点死在食死徒的攻击下的人来说,她看起来非常冷静且镇定。


「我不完全算是他们的一员,不过要是被他们知道,他们可能会把我变成一个大布丁,」德拉科承认,不希望刺激她对他发动攻击,「你在那里的时候干嘛不用魔杖保护自己?」


「我还未成年,这是理所当然的。你认为我希望在学校开学以前就被逐出校门吗?」


「我认为当你受到攻击的时候他们有例外条例。」


「不尽然,哈利在两年前被摄魂怪攻击的时候使用魔法就差点被退学。魔法部完全堕落了,你知道吧。卢夫昆爵跟康尼留司夫子差不多坏,虽然我不认为他谋杀了丑妖精。」


她的眼睛瞇了起来。


「哈利波特说你要为邓不利多的死负责。」


「哈利波特说了很多事,」德拉科咕哝,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卢娜突然盘腿坐在肮脏的地板上,德拉科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搜索着可能离开的出口。他没看到任何提供脱逃的门、裂缝、或是洞。是哪个白痴会把门钥匙设在一个防止脱逃的洞里啊?他想他或许可以现影到外面,但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这样做风险很大。要是他们在好几哩外的地底怎么办?


「我很乐意听听你的说法,」卢娜说,「有可能你是被鬼海藻给弄疯了,你最近有去过萨丁尼亚吗?」


德拉科瞪着她,但很显然的,没有她他哪里都去不了。那个生锈的门把在她左脚鞋子的两呎外,她在那上面放了块石头。有必要的话,他可以用召唤咒,但比较好的方法是说服她,两个人一起离开这里。他不舒服的看着四周,他一点都不喜欢这种与世隔绝的空间。


他叹了一口气,然后把注意力转到罗古德身上。她穿着一条奇怪的吉普赛风格裙,是火红色的、身上是蓝绿色的高领衫,从领口到底部有一排钮扣、她两边的袜子不协调的绕着她的脚踝。他吐了一口气,然后坐到她对面。她的耳环奇怪的左摇右晃,他倾身向前看着它们。


「那是萝卜吗?」


「当然。」


他点点头,困惑的思考着,「你打算让我们在这边关多久?」


「长到足够让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不该把你变成一潭泥坑,然后把你留给蒙罗维洞穴甲虫。」


「我懂了,既然你提起了,我想我确实要为邓不利多的死负责。」最好是直接说清楚,至少她没有拿走他的魔杖。有必要的话,他们还可以来场巫师决斗,在这里,这个又脏又黑的地底。


「但是?」她提示道。


「但是什么?」


「当人们有更多话要说的时候就会这么说。」


「但是,我没有杀他。我应该这么做,但我做不到。他是个没有反抗能力的老人!我应该是要和最厉害的巫师作正面对决,然后以我的死亡做为结局,而不是冷血的去谋杀一个虚弱的老人。」


「邓不利多并不虚弱,」卢娜坚定的说。


「他那天是的,他几乎连站着都有问题。他发生了某些事。」


卢娜小声的碎碎念着些什么,德拉科猜想她是在责怪某种造成邓不利多不良的健康状态的某种不明生物。做为一个雷文克劳,她实在是个怪胎。他几乎要说出来了,但他想起克拉和高尔并不在他的背后支持他嘲讽的评论,他一句话也没说。


德拉科的硬币突然在他的口袋里发热,他动来动去,直到他把硬币拿出来。他点燃他的魔杖,好读上面的字。


「那是邓不利多军队的硬币吗?」卢娜问,「你在哪里拿到的?」


德拉科没理她,只是看着上面的字。


戴弗林?你在哪里?


暗语出了什么问题?桑科的店的那些?


没时间作这些了!食死徒把卢娜抓走了吗?


没有,她跟我在一起。不管这里是哪里。


你在说什么?


门钥匙,洞穴,说来话长,现在回去安全吗?


他并不是真的很想回去面对格兰杰,她对他的身份还是完全没概念。当她和波特看到他的那一刻,大概马上就会成为神锋无影重返的时候。


差不多了,我们正在搜索房子,我想他们都跑了。


卢娜正用她那又大又亮的眼睛看着他。


「你在跟谁说话?」


「赫敏格兰杰,」他承认,不过这样大声的说出来,却让它们听起来格外不真实。卢娜肯定同意这点。


「我不相信你。」


「她也不会相信。」


她原本就很大的眼睛张的更大。


「她不知道是你!」


德拉科对她重新评估起来,或许她确实应该属于雷文克劳。


「当然不知道,我都不知道我干嘛要帮她。我应该要杀了你,然后去当一个顺从的小食死徒。」


「你自己说了,你无法杀害一个没有反抗力的老人,所以,你当然无法杀一个可怜的未成年女孩。你不是个杀手。」


德拉科瞪着她。


「我该死的这句话最近听太多次了。」


「那这就一定是真的,很少有事情会重复的被提起。」


他们走了,硬币发热显示出一排字。


德拉科咕哝一声,突然意识到他处在一个危急的情况。一方面,他很高兴可以离开这个洞穴,另一方面,斯内普和其他人对于他的消失肯定不会很高兴。他们应该会认为他逃跑了,他根本不想去想伏地魔的反应。


「她说现在可以安全回去了。听着,要是波特和其他人看到我,他们会先攻击我,然后才会问问题。」


「让我替你跟他们解释,」卢娜说,她伸手去拿门钥匙。


「等等!」德拉科大喊,她的手已经碰在那个金属门把上。


什么也没发生,她捡起那个没用的球状握把,然后用她那似乎永远处在惊讶状态的眼睛看着他。


「嗯~~单向门钥匙,显然没错。」


德拉科想着他一定会杀了她,总有一天。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