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13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13: 多佛


德拉科必须克服一些他对脏乱环境的厌恶,他把他的食死徒罩袍卷好当作枕头,然后躺在地上。他已经试着用他的魔杖变出很多小玩意娱乐自己,像是萤火虫、彩虹泡泡,五彩缤纷的小气泡在洞穴里飞舞,接着一个个炸开,表演了一场小型烟火秀、一只藏着粼粼波光的蓝色蝴蝶幻化成一团水气、还有一场散发清甜香气的玫瑰花瓣雨,它们现在都躺在这被遗忘的洞穴里。


「我一直在想,」在奇迹似的安静了两分钟后,卢娜突然开口。


「不要是关于犄角兽的事,拜托,我想我已经听的够多,多到足以让我的余生回味无穷了。」


「不是,我一直在想,我爸爸不可能会设置一个单向的门钥匙,通往一个没有出口的地方。那样真的很白痴。」


「当然,你们家里没有一个人是白痴。」


她要不是选择忽略,不然就是没听懂那话里的嘲讽。


「没错。所以,这里一定有个出口,我们只需要找到它。」


德拉科坐起身来,看着她拔起她放在地板中间的魔杖,那原本被点亮着烛火一般的光,用石头支撑着放在地上。她走到墙边,非常靠近的仔细观察,还不时的用手摸着墙壁表面。


「你一个小时以前就该想到这个了。」


「事实上,我确实是一个小时前就想到了。但你对犄角兽的事似乎很有兴趣,再加上我也很喜欢看你变那些戏法──谁会想到,一个那么邪恶肮脏的人,可以变出那么美丽的蝴蝶呢?」


在那一刻,德拉科考虑变出一群有毒的蛇,他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克制住他的冲动。他很庆幸他有那么大的耐性,因为她说,「啊哈!在这里。」


洞穴的墙壁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开口,送进了海风和明亮的阳光。德拉科站了起来,他跟卢娜一起走到突出的礁石上,看着广阔无际的大海。他们的下方,海浪拍打着岩石,激起一阵白色浪花。右手边,悬崖峭壁蔓延的无边无界;左手边,除了石头和几艘在遥远外海的麻瓜渔船外空无一物。德拉科站在礁石上抬头看,希望能看到一条小径或是梯子,甚至是条破绳子都好。但就像他所预期的,上头只有大约五十呎无法攀爬的石头。德拉科叹了一口气,然后拿起他的硬币。


格兰杰,我知道我们在哪了。


这真是太好了!


这个嘛,不见得。我们在多佛海峡的白色峭壁上,我说的”上”,就是字面的意思。犄角兽小姐找到了出口,所以我们现在至少是在室外了。我会带着她到崖顶,搞清楚我们位在哪个方向。


小心点。


德拉科知道她的意思是不要被人看见,现在这情况根本不会被哪个该死的麻瓜看见吧,不是吗?他用召唤咒取得他的食死徒罩袍然后穿上,他看向卢娜,她正看着底下的海浪发呆。


「我想我看到了怪海马,」她说。德拉科连那是什么都不敢问。


「过来这里,我要用幻影移行把我们带到这上面去。」


她惊恐的瞪着他,「天啊,当然不可以这样!你要杀了我们两个吗?幻影移行,拜托!」


德拉科的下巴紧紧的咬在一起,他觉得他的牙齿都要被咬碎了。


「那,你打算怎么上去?」他的问题从齿缝间迸出,「我可没有带着我的飞天扫帚。」


「你不会使用漂浮咒吗?连我都知道怎么用,只是我现在没办法。未成年魔法条款,你知道的。」


德拉科用手抓了抓头发,然后突然了解到波特的发型为什么总是乱七八糟的。怎么可能有人可以每天都和这样的家伙混在一起,而不把他们全都丢进某个可怕的洞里的呢?


他在那个女孩身上使用温咖癫啦唯啊萨,然后抓着她的袖子,以免她被海浪吸引。他在自己身上也下了一次魔咒,接着在接下来的十分钟,持续不停的确认他们朝着正确的方位前进,而没有被风吹乱了方向。在他们抵达绿色的草地时,他满身大汗的解除了咒语,疲倦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知道我们可能是在哪吗?」他问。


「英国?」她表示。


「提醒我一下为什么我不该杀了你。」


就算她真的有提醒他,他也没听到。他已经再次拿出那枚金加隆。


我看到一大片草地,等等,我想我们是在低地,我先走到上头再说。


他开始往上走,停在一个隆起的顶端后他观察着四周。在那一片无边无际的草地上,他看到一个被防波堤围起来的区块,从陆地延伸到海水的区域。


他描述了一些他看到的周围环境细节。


好吧,你们离多佛很近,可以用走的,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在多佛堡和你们会面,在拱门下面。你们到了以后告诉我,只要你觉得安全,我就会马上幻影移行过去。


好,德拉科回道。虽然走过去的这个概念,几乎和他终于要和赫敏格兰杰面对面的想法一样让他感到高兴不起来。


他们在德拉科没有把卢娜推进大西洋的情况下抵达了多佛堡,他认为这完全就是一个意志力极限的测试。


「你准备好,」在他们抵达一个他认为是正确的地点的地方时,他对卢娜说,「她肯定会大大抓狂的。」他看了看四周,不过一点点的游客活动似乎是无可避免。


我们到了,他传送出去。


***


赫敏在快速的向史特吉道歉后就幻影移行离开,因为她不顾他的意愿,而把他留在那里等罗古德先生。她立刻就现身在多佛,也损失不少体力,然后她惊讶的听见一声吶喊,是缴械咒!她的魔杖飞离掌握,她惊恐的瞪着德拉科马尔福。


「是你!你想要──?」她看到卢娜的时候停了下来,她的右手绕着马尔福的手臂。卢娜的魔杖轻松的握在她左边的手里,而她正在笑着。在赫敏脑中穿梭而过的惊讶,并不是来自卢娜那样黏在马尔福的身上,而是他居然没有厌恶的把她甩开。她的嘴张到不能再张的地步,而她在那一刻也找不到任何话说。


马尔福惺惺作态的鞠躬,试图让一切看起来邪恶无礼。


「戴弗林怀亨,在这里为您服务,」他说道,然后挂上了他专属的讨人厌的笑容。


「你不是,你不可能是…」她最后像窒息般的说道。


「她今天似乎有点迟钝,」德拉科对卢娜说,她叹气似的拍了拍德拉科的手,然后放开他。


「我会保管好她的魔杖,」她说,「你可以跟她解释这一切。」


她走到一旁的草地上,还快乐的哼着歌。赫敏的眼睛没有从马尔福身上离开。


「好了,格兰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考虑到你的多疑和不信任,你可以问我一些只有你亲爱的戴弗林怀亨可能知道的事,」他提议。


赫敏咬着牙,「昨晚…我问了你一些问题。」


「事实上是非常多的问题,而且我必须告诉你,其中的一些,实在是私人的不适合去问一个陌生人。没想到你会这么冒失,但我想这是真的,他们都说一个书虫──」


「说出那些问题!」她严厉的打断。


德拉科邪恶的笑起来,他的眼睛似乎在闪烁着银色的火花,「你问我身上有没有疤,然后我跟你说我有一个在──」


「停下来,停止,停止!喔,老天。」赫敏的脸红到不能再红,她尴尬到极点,「我不相信,我就是不能相信。」她是在挑逗──还有该死的幻想!──德拉科马尔福!「你…你要对邓不利多的死负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关于我父母的事?」她感觉到她的声音在升高,「有什么可能的个人因素让你觉得要警告我?还有救了卢娜?你在计划什么可怕的阴谋?」


德拉科叹了一口气,脸上出现了一个她从没在他脸上看过的表情。在她能给那表情下定义之前,就消失了。「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件事,但我没有想到这会是不可能的。听着,如果我把我的魔杖交给你,这样会有帮助吗?」


他走向前交出他的魔杖,她怀疑的看着他,想着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她几乎想用抢的,但她注意到他的下巴僵硬,他的手指在她碰到魔杖的时候放松了,所以她知道这不是个陷阱──他真的把他的魔杖交给了她。她做了几个惊讶的深呼吸,然后柔和的看着那支深色的木头。他放开魔杖,退开,灰色的眼睛瞇了起来。


「现在,我只能在你的慈悲下幸存了,」他说,「你打算怎么做?」


赫敏没有回答,她的脑袋现在纠结成一团。她回想着这两天来她和戴弗林──德拉科!──所有过的对话。他和卢娜待在一起的时间,久的可以让他对她做任何事,甚至可以带她回到食死徒的总部。该死,她抓着他的手的样子就好像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她转头然后看向卢娜,赫敏的魔杖在她的手上,而她正坐在草地上,把魔杖压在她的手和草地之间。她的金发像布幔一样垂下,而她悠闲的摇头晃脑着。赫敏叹气。


「要不是卢娜一直都是这样,我会说你给她下了夺魂咒。」赫敏说。


「想听听犄角兽的故事吗?」德拉科冷冷的说,「我现在对牠们可是了解得很。」


赫敏厌恶的抖了一下。


「不,我们最好回去。我还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我不能带你回总部,就算我想,更何况我也不想。我想这对你来说应该是个烂选择,让你回去你的──不管你们是在哪?」


「回去解释我这两个小时去了哪里吗?和黑魔王?你干脆喝下复方汤剂,然后假扮成我回去怎么样?」


赫敏对这个说法思考了一下。


「你认为这可行吗?」她问。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你不是认真在考虑吧?」


她确实不是认真的,但某个人变身成总部的人的样子,直闯进格里莫广场十二号的想法突然让她很担心。她把这个想法放到一旁,打算以后再研究。


「先带卢娜回家,希望她爸爸已经从他消失到的某个鬼地方回来了。」


「她拒绝使用幻影移行,或是用魔法,或用任何可能在她清单上的各种方式。」


「我知道,我们要坐麻瓜的出租车。」


德拉科看起来惊恐无比,她无法克制的哈哈大笑。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麻瓜的工具不会把你吃了的。」


「那是你说的。」


她打量了他一会儿,「不管怎样,你不能穿着食死徒的罩袍走在路上。你里面穿的是什么?」


「开始想脱光我了,格兰杰?我能转几个身让你看个够。」


她努力克制脸红的冲动,然后她用命令的口气说,「省省你的厚脸皮,让我看看。」


他脱掉罩袍,露出一条合身黑长裤,和一件黑色的丝质衬衫。配合他银白色的金发和白晰的皮肤,他看起来就像是所有女孩幻想中的吸血鬼伯爵。这样不行,他这样会吸引太多迷恋歌德庞克风的女孩的注意。


卢娜坐直了看着他们两个,赫敏一言不发的召唤自己的魔杖。她指着马尔福,把他的西装长裤变成牛仔裤,衬衫变成一件白色休闲服。德拉科跳了起来。


「搞什么!你要改变别人身上的衣服前应该先讲一声不是吗?这些该死的是什么东西?」


赫敏的牙齿烦恼的咬着下唇。穿着麻瓜的衣服,他看起来似乎比穿着古老的巫师装扮还要更引人注意。牛仔裤非常合身,而那件休闲衫让他看起来像是在巷道里,拥有一群供他使唤的喽啰的黑道大哥。卢娜走了过来,好奇的看着赫敏再一次的尝试。


「你在干嘛?」他大叫,而且是真的被她变到他身上的衣服给吓破了胆,「活见鬼了!不!德拉科马尔福绝不会穿橘色上衣!永远都不会!而且这是什么布料?你是直接从羊身上撕下来的吗?」


她给他穿的是她所能想到的最丑组合──一件橘色上头有着咖啡色图案的高领衫,配上一条卡其色垮裤。问题在于,他看起来一点也不难看。他看起来就像是从预备学校逃课的悠闲学生,而那身装扮就像是在邀情你坐在他的腿上,跟他一起”学习”。一个化身成学生的天使。


「去你的!」她咒骂,那是她第一次了解马尔福到底有多俊俏。他一直都长的很不错,只是他那纯血的傲慢完全遮住了她的眼睛。现在,他看起来就像是天杀的美少年神祉阿多尼斯[1],一个恼怒的、皱着眉的阿多尼斯。即使他该死的皱着眉都是那么美形。她又给他换上一套黑色的破裤和红色衬衫,试图让他看起来像是被狼人攻击过一样。链子般的皮带垂在他的臀部旁边,她知道她又失败了,即使是卢娜都看傻了眼。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性感的摇滚天王,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居然还长出了肌肉?他应该是个瘦巴巴的虚弱男才对!


「你到底想要怎样?」德拉科用很冷淡的腔调问。


「我想让你看起来不要太引人注目,让你可以隐没在麻瓜群里。」


「我不觉得这是有可能的,」卢娜用一种迷幻的声音说道。


「好吧,」她让他重新换上原本的那套吸血鬼伯爵般的衣服,「穿回你的罩袍。」


他顺从的穿回罩袍,然后她把罩袍变成一件时髦的深灰色军用外套,接着看到他全身都好好的裹着布料而松一口气。他打量着自己的外套的每一吋。


「说真的,还不错。」


「没错,好吧,你看起来像是个国际间谍,不过至少我们应该不会遇到女孩们在街上追着你,吵着要给你电话号码这类事。走吧。」


她转过身,然后朝多佛市区走去。


「电话号码是什么?」卢娜问马尔福,「我会把我的给你,如果我有的话。」


赫敏祈祷着她能得到全世界的耐心,她知道她一定会非常需要。

 



[1]Adonis 阿多尼斯,希腊神祇,是个美少年。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