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15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15: 庄园和记忆


唐克斯一直不停的低声抱怨把穆敌几乎要搞疯,他不断的做出动作要她保持完全的安静,但是一米又一米的在泥地和灌木中爬行,加上数不清的湿黏昆虫,她非常需要找个发泄。


「我们就不能站起来走个半哩吗?」她低声说。


穆敌转动他的魔眼,生气的瞪着她。出乎意料的,他打破了沉默厉声说,「我们为什么不直接走到那然后敲敲门算了?」


「直接走到哪?」她问。


穆敌指指前方,「那里,马尔福庄园,你看不见吗?」


「我什么也没看见。」


穆敌点点头,「在预料中,他们把它藏起来了。我还是能看得见,表示做的并不是太好。很模糊,但就在那里。」


「他们把它藏起来了?你是说,像我们的总部那样?」


「没错,让你纳闷他们真正想藏的是什么对吧?」


在她想回话的时候穆敌制止了她,「嘘!有人来了!」他拉上他的斗蓬。


一个穿着黑色罩袍的矮胖仆人从他们眼前经过,不过穆敌身上穿着隐形斗蓬,而唐克斯则是让自己的头发跟衣物都和环境背景溶为一体。不管怎样,那个仆人看上去与其说是巡逻,不如说是无聊的走来走去。


「我不觉得他们有小心在维护这里,」她下了评论。


「对我们很有利,再靠近一点,搞不好我能看见里面。」


唐克斯叹了一口气,继续在更多的泥泞中爬行。


他们在那里监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穆敌最后认输了,他讲话的声音很小,她几乎没听见。


「什么都没有,我知道他们就在那,但保护咒语让所有的东西都是模糊一片。除非食死徒走到外面,不然我们根本看不到他们。我们回去吧。」


当一群移动的人影吸引住他们的视线时,他们僵在原地。好几个仆人匆匆跑来,当他们碰到位于中央的某个点时,一个个消失在唐克斯的视线范围里。她可以确定那就是马尔福庄园的前门。


「有事发生了,你认为他们是不是在这里下了反幻影移行魔咒呢?」


「干嘛?想幻影移行进去然后问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唐克斯皱眉,考虑拿附近的泥块砸穆敌的头。


「我只是问问。」


穆敌哼了一声,「八成是没有,他们不会想在外面消影又现影的。最好是直接幻影移行到里面,这对我们很不利。」


唐克斯很安静。


「想都别想。我要是让你进去,卢平就会把我那只好的眼睛放上餐桌。更何况你进去后有可能碰上你乔装成的家伙,再说你也没去过那里,进去只会像无头苍蝇。」


唐克斯叹了一口气,知道他说的是对的。只是这真的很难接受,既然都已经知道了他们要找的东西就在眼前,要是那个人在里面呢?如果她不能使用她的能力,身为化兽师的好处在哪里?


「我们只要假设他们确实在那,等待好时机,」穆敌低声说。


他们又多等了一段时间,但那些仆人们都没有回来。唐克斯对”等待好时机”已经感到厌烦了,她想打爆某个食死徒的头。


「我们需要跟弗雷和乔治谈谈,必须有人发明一个巫师监视摄影机。」


那会比在泥地上爬行,监视着一个看不见的房子要好上太多了。


***


哈利、罗恩跟麦格在猪头酒吧暂停了一下,因为麦格说她有事要交代酒吧主人。他们各点了一杯奶油啤酒,当麦格极小声的跟蓄有山羊胡的酒吧主人讲事情的时候,哈利和罗恩双双跌坐在椅子上,酒吧主人一直不断的用奇怪的目光瞄着他们。约翰威廉,一个最近才加入凤凰社的傲罗,正在角落边喝酒边看着卷宗。他们在几分钟后离开酒吧,威廉也加入了他们,他们终于从猪头酒吧脱身。


威廉走在前面,就像是前哨护卫,他的长马尾随着步伐在身后左右摇摆着。他一直都是穿他最喜欢的猩红色长袍,虽然这在一个负责安全的傲罗身上看来是个古怪的选择。


那是个非常适合散步的好天气,哈利的心里有一半在期待着能在去霍格沃茨的路上发生些什么事,虽然他的敌人们不像是知道他现在是在哪。当他们抵达大门口,而麦格用魔杖替他们开了门以后,他吐出了一口放松的呼吸。他想到斯内普和马尔福,然后开始纳闷他们是否有做些什么,好预防斯内普跑回来。


他想问,但可怕的记忆在他踏进校园时突然鲜明的回到他的脑海。他记得他对斯内普下诅咒,他的表现比他所能想象到的还要更加的愤怒,他持续不断的在他们身后发射魔咒,然后眼睁睁看着他们消失在转角。罪恶感几乎要把他淹没,他应该能阻止斯内普的,他应该至少要能逮住谋杀邓不利多的凶手。他怎么能允许斯内普就这样逍遥法外?


他朝海格的小屋看了一眼,很高兴的看见近期有修复过的痕迹。他在心里下了个承诺,他们要进去看看海格在做些什么。


他们跟着麦格走进学校,威廉在校门口跟他们挥手告别,并在他回魔法部以前保证他下次会过来。他们的脚步声在空旷的校园里回荡着。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感觉还真是有点可怕,」罗恩用戏剧般的耳语说道。


「没错,感觉很像是我们在宵禁后偷跑出宿舍,只不过是在白天。」


「我想你们两位想要待在葛来分多塔是吗?」麦格问。哈利点点头,他无法想象他停留在其他地方,虽然说独自留在这里也是奇怪的事。


「卢平已经把你的东西送过来了。」


他们跟着她走到校长办公室,哈利试着不要去回想他每次来这里见邓不利多的事。他很高兴能看到办公室自己已经做了一些改变,因为某些原因,这让一切都变得好过一些。好几样东西都被移开了,包括佛客使的栖木,现在被一个巨大的花盆占据。哈利的眼睛在看见一幅新的画像出现在墙上时蒙上了阴影,邓不利多的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他。


「你好啊,哈利,」那画像和蔼的说。


「你好,」哈利小声回答。


「我有个口信要给你,嗯,我想就是现在了。」


佛客使拍着牠鲜艳的红色翅膀从打开的窗户飞了进来,牠在哈利面前盘旋,然后丢下了一卷小卷轴。哈利接到了卷轴,那只凤凰开始上腾,从窗口离开。哈利走到窗台边坐下,打开密封胶。


Dear Harry,

如果你正在阅读这封信,那就表示我最终还是在探索着那个谜团时离开了。我并没有预期这么快就离开你,而且是在这么糟糕又毫无准备的状态下,但这或许可以弥补我的缺乏远见,成为你继续前方困难路途的工具。唉呀,我唯一能给你的一点帮助,只是一点知识还有我的推测。因为这样,我把我的储思盆留给你,有几条重要的记忆,是我为你准备的,我知道在你准备好以后会想看看。它们都按照着时间顺序排列,我必须提醒你,最早的开头是十月的那个可怕的日子。那并不是我的记忆,而且那实在令人难受,不过我现在知道,你已经够坚强,有办法面对曾经在你身上发生的可怕过去。尽管我只能在帷幕之后观看,我会尽我所能的给你帮助。

Faithfully yours,
Albus Dumbledore


哈利一言不发的把信交给罗恩,然后走到邓不利多放储思盆的柜子前。在柜子上方的层板上,放着好几排银色玻璃瓶。第一支上面标示着:天狼星布莱克,高锥客洞(十月,一九八一年)。哈利把眼睛闭上一段时间,他想着邓不利多的话,他并不是很确定他已经坚强的足以应付这段特殊的记忆,然后突然理解邓不利多为什么一直对他隐瞒这一切。


他拿下那支玻璃瓶和储思盆。


「你确定你要现在就看吗,波特?」麦格忧虑的问。他根本一点都不想看。


「是的。」


他拿着储思盆走到窗户边坐下,以免挡住了麦格的路,她正在整理着信件。哈利看了看罗恩。


「你不用等…还是你也想一起?」


有一半的他希望罗恩会拒绝,毕竟这段记忆对哈利来说非常私密,他不确定是不是想要有其他人观看。但是,罗恩一直以来都站在他那里,把他排除在外实在不公平。


「我跟你去,」罗恩说,「赫敏不在真是太糟了,她或许会注意到一些我们都没看到的。你知道她就是这样,我会尽力注意,找些线索,你知道的?」


哈利点点头,他没有想到这些。


「那我们走吧,」他打开玻璃瓶,把银色的记忆倒在储思盆里。他和罗恩一起低下头,然后同时…进入了过去。


***


他们发现他们出现在一个小木屋里,在一张看起来很舒适的靠背沙发上坐着让哈利简直想去触摸的两个人。他的父亲看起来就跟他在意若思镜里看过的一样,但是更加的真实。他看起来一派轻松,一只手环抱着莉莉,另一只手拿着魔杖,在抱枕上轻轻的拍打着节拍。哈利走向前跪了下来,好看清楚他的父母。莉莉在詹姆的旁边,一只手放在他的膝上,另一只手抱着一个婴儿,她正微笑着看着那张小脸。哈利流着泪把视线离开自己的母亲,转去看着”自己”的脸。小哈利咕咕的叫着,小手拉着他母亲的红色头发。他杂草一样的黑发看起来比现在还乱。


「把这件事结束吧,」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哈利背后响起,他转身看到两个坐在椅子上的人,他们正拉着椅子向沙发靠近。天狼星在进阿兹卡班以前看起来十分帅气,哈利注意到,他的黑发像狼毛一样闪闪发亮,额前的一搓浏海遮着其中一只眼睛。哈利敢说,一定有几百个女人想抢着把这个浪子锁在她们的世界。他那刚毅的脸看起来十分严肃,但他深邃的黑眼睛闪动着快乐的光芒。这跟哈利记忆中的天狼星很不同,他看上去无所畏惧。


坐在他旁边的是彼得佩迪鲁,看起来人模人样,但散发着一点神经质。他坐立不安的坐在椅子的边缘,好像希望自己能跑出这个房间。哈利在那一刻非常希望彼得真的离开,这样一来哈利就会在这里长大,在那件事发生以前。


「你确定要这样吗,天狼星?」彼得焦虑的问,「我还是要强调,你才应该做守密人,而不是我。」


他的眼睛在对天狼星做抗辩,事实上是在恳求不要知道这件事。听他的,哈利绝望的想着,他不想背叛你们,但他知道他会。佩迪鲁的前额冒出汗珠,他的鼻子焦虑的皱在一起。


「一派胡言,」天狼星粗鲁的说,看起来自信满满,「他们永远都不会想到是你,彼得。这是个完美的计划,要是有任何人,任何人抓到我,我也没办法告诉他们任何他们想知道的事。」


「希望不要真发生这样的事,」莉莉很担心。


天狼星大笑,那个像狗叫的笑声比哈利以往听见的还要少了刺耳的感觉。他再也没机会听到了,这让他边听边觉得心碎。


「他们当然永远不可能抓到我,我对这些事可是比他们机灵多了。这只是个预防措施,我们要保护哈利,只是以防万一。」


詹姆暴躁的叹气,「如果不是为了哈利,我们根本就不会在这里。我们会在外面,跟你们一起战斗。」


哈利看着他母亲闪闪发亮的绿眼珠。


「不要说你觉得很抱歉,詹姆,」她愠怒的说着把手移开了他的膝盖,詹姆抓住她的手然后笑了起来。


「冷静点,波特太太!不要这样想!我爱哈利,我只是讨厌像只吓坏的兔子一样的躲在这里。」


「我们并不是像兔子一样的躲在这里,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止我们离开,跟其他人死在一起。这只是确保哈利安全的简单措施,更何况你下星期就能去上班了。」


「我们可以决定了吗?」天狼星不耐烦的插入对话。


没有多说什么,小哈利已经到天狼星的手里。当另外三个人把手交握在一起立誓的时候,他开心的在一旁对小哈利做鬼脸。哈利很难集中注意力去看他的母亲执行宣誓魔咒,他根本看都不想看。


当仪式结束后,詹姆说,「好了,守密人佩迪鲁,告诉天狼星这个秘密,这样他就能随时过来。」


彼得顺从的告诉天狼星要去哪里找波特一家人,然后他问道,「我该跟莱姆斯说吗?」


天狼星和詹姆越过彼得然后对看一眼。


「还不要,彼得,还不到时候。」天狼星柔和的说。


哈利看了看罗恩,罗恩的表情很受伤。他们两个人都没讲话,哈利想这段记忆可能结束了,但场景突然开始转变。天狼星打开一扇门,里面是杂乱的多的一个房间。他拿着一个盒子。


「彼得,我带食物来了。」他踢开地上的一迭脏衣服,又把桌上的垃圾都堆到一边后,将盒子放在桌上。「他妈见鬼了,你还真是能跟其他的老鼠一起窝在这个鼠窝里,对吧?彼得?」


天狼星突然僵在原地,哈利觉得他的心脏跟他的教父一样纠结在一起。


他又一次大吼彼得的名字,脸上的表情惊恐无比,接着他转身踢开门。


场景又一次转换,哈利吓了一跳,他跟罗恩在天上飞,虽然哈利没有风吹在头发上的感觉。他们跟天狼星并肩飞行,他在阴暗的天空里急速穿行,将他的飞天机车催到极限。机车粗暴的停向地面,天狼星冲下车跑到一间毁坏的房屋前。


「不,不,不,不,不,」哈利听见天狼星在跑步的时候不停的念着。海格站在碎石路上,手上抱着一包东西。天狼星冲过他的眼前,跑进前门。他跌坐在地上,就在哈利他父亲的旁边,然后用肩膀支撑着扶他起来。詹姆黑色的头自然的下垂,天狼星徒劳无功的抓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当天狼星把詹姆抱在胸前悲痛的哀鸣时,哈利感觉到眼泪流了下来。天狼星仍然小声的说着些什么,好像一切都能因为这些咒语而重新开始。天狼星就像那样维持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海格在他身后咳了一声。哈利看着天狼星慢慢的放下詹姆然后站起来,他脸上的表情冷酷无比。


「莉莉在哪里?」他粗声说。


「那里,在瓦砾堆里,」海格说,「不…不要进去,天狼星。太迟了。」


天狼星看着那个哈利早上才去过的倒塌的房屋,哈利祈祷天狼星能听见他,他不想看到他的母亲…天狼星做了个深呼吸,不过看起来像是要让自己平复下来。他转身走向海格,注意到海格的大手上抓着一袋布包。


「这是哈利吗?他还活着吗?」


「是,不知道为什么。头上有个伤,在这里。」


「我可以带着他吗?」天狼星问道,他的声音几乎是支离破碎。海格摇摇头,紧紧的抱着那个婴孩,婴儿发出了一声呜噎,但也没有再发出其他声响。


「不行,邓不利多给了我一个命令,要带哈利去安全的地方,直到他让他离开。」


「但是,我是他的教父!我是哈利仅有的全部了!」


海格的脸沈了下来,「你可以去找邓不利多,但哈利现在要跟我走。」


在那一刻,天狼星又一次失去亲人,哈利想着他可能会再次崩溃,哈利自己很想崩溃。然后,天狼星的脸上浮现出非常可怕的表情,那是一种非常冷酷的怒火,那个怒火摧毁了曾经在他眼里的永恒快乐。哈利心痛的看着那个快乐永远消失在天狼星的脸上,他知道天狼星生命中的爱已经永远遗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复仇的心,和那不知何时才会到来的和平。不会再来了,自从他掉进拱门后的帷幔中时,他就回到了他曾心爱的人的身边。


「彼得,」天狼星咆哮着,声音低沈到哈利怀疑海格有听见。天狼星举起手小心的摸着小哈利的头,然后他绕过海格走开。


「天狼星!你要去哪里?」


「你可以用我的机车,海格,」天狼星回应道,「我不再需要它了。」


***


眼前升起了一道薄雾,哈利发现他和罗恩并肩坐在储思盆的前面。罗恩的脸颊被泪湿,哈利也是。


「我要去走走,」哈利疲累的说。他离开校长办公室,走到空无一人的中庭,然后哭到眼泪再也流不出来为止。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