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16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16: 符咒和口信


哈利不确定他独自一人哀伤了多久,不过他总算是站了起来,漫无目的的一直走到葛来分多公共交谊厅。罗恩已经在那里了,他正一个人下着巫师棋。


「那真是太残忍了,」罗恩在打了声招呼后说。哈利点头,然后罗恩继续说道,「我一直在想,邓不利多怎么知道要叫海格去高锥客洞?天狼星应该第一个抵达,是他发现虫尾不见,认为有事发生了。所以,是谁通知邓不利多的?」


哈利不想去思考这件事,他的感情都已经哭干了,他只希望有什么东西可以把这段记忆抽离。但不管怎样罗恩说的没错,这是个让人好奇的疑问,只不过很不幸的,唯一两个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的人都不在了。


「佩迪鲁肯定有跟其他人提到,」哈利说,「有其他人看着这一切。」


「他们肯定是在那个人来之前就离开了,他们没有留下来帮忙。」


哈利思考着,然后突然间有很糟糕的感觉,认为他知道那个报讯人的身份。


「是斯内普,」他肯定的说,「虫尾八成是在通知伏地魔以前先告诉了他,那个卑鄙的混蛋八成是看着这所有的事。他根本连动一根手指去阻止这件事的想法都没有,不是吗?他是这么的痛恨我爸爸。」哈利轻蔑的说,「他一定就站在外面边看边笑,直到他伟大的主人蒸发了,那时他才去找邓不利多提出他的警告。我敢打赌他听起来肯定是非常遗憾他无法做任何事拯救他们。」哈利在棋盘上搥了一拳,棋盘上的旗子都争先恐后的跑开。「邓不利多怎么会相信他?」


罗恩摇摇头,「或许我们可以从他留给你的其他记忆里找出答案,不过不要是现在。」


「不要现在,」哈利同意,「我想我今天已经看的够多了。」


「去厨房找点吃的吧,我饿极了。」


***


因为没有任何活动,厨房安静的可怕。家庭小精灵只需要替极少数的职员准备餐点,哈利纳闷着家庭小精灵其他时间都在做什么。这里有家庭小精灵游乐中心吗?他们假日会去那里吗?几个家庭小精灵出现,不管怎样,哈利和罗恩都带走了他们几乎拿不了的食物离开。哈利想着不知道多比到哪去了,或许是卢平给了它一个秘密任务。


「嘿!在这里遇到你们真令人高兴。」


哈利讶异的笑着看见弗雷和乔治韦斯莱走进厨房,他们看起来像是每天都出现在这里一样。


「你们在这里干嘛?」罗恩用塞满了小面包的嘴含混不清的说道。


「我们知道哈利在这里,」乔治说。


「所以我们顺路来看看,」弗雷继续。


「我们有些新玩意儿。」


「特别为你准备的,哈利。」


「你们怎么来的?」哈利问。


「从霍格沃德的地道来的。」


「你知道他们永远都无法阻止我们进出。」


韦斯莱双胞胎加入哈利和罗恩的餐会,然后带他们到一间空的符咒学教室。


「这里很合适,」乔治看了看周围说。


「没错,我们的咒语大部分都很迷人[1]。」


「哈利,记得你说过要是奶油金丝雀可以被用在咒语上一定很不错吗?」


「这个嘛,那给了我们一点想法。通常我们会把咒语用在某个物体上,像是奶油金丝雀或盾牌帽。不过,要改变它们也并不困难。」


「这需要一点努力,但不用太多技巧。」


「像这样,」弗雷说着用魔杖指着罗恩,「咻咻鸟!」


罗恩立刻被变成一只黄色金丝雀,他愤怒的盘旋在双胞胎的头上,试着要啄他们。弗雷收回他的魔咒。


「这并不有趣!」当罗恩变回来后向他们咒骂着。


「当然啦,他们显然还是可以像只鸟一样啄你。而且这个咒语的效力还不是很长,只能维持几分钟。」乔治解释。


「这个的完成度有高一点,」弗雷说。罗恩立刻抓出魔杖想档掉那个咒语,不过他被关进了一个巨大的泡泡里。当他知道这个咒语没有在他身上起任何作用时松了一口气,然后他皱着眉用魔杖尖端戳那个泡泡。泡泡并没有破裂,哈利觉得那看起来像是玻璃。


「我希望他不要在里面施放咒语,」乔治评论道。


「没错,那只会在里面弹来弹去。没什么东西能穿过它的。」


「不管怎样,任何人在里面最后都会把空气吸光。」


弗雷对泡泡施了解除咒,那泡泡就无声的消失了。


「至少这个不会痛,」罗恩粗暴的说,「不过里面热死了。」


「接下来这个不完全算是黑魔法啦…」


「不过它就在黑魔法的边缘了,或许跨过了一根脚指吧。」


「老实说,要是老妈知道我们是从哪来的点子,她一定会抓狂。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查了几本禁书区里的书。」


「毕竟,给人们一对黑眼圈、让他们害怕的颤抖、还有让他们呕吐都不算是什么好的魔法。」


「不过我们的咒语不会给人带来永久性的损伤,」弗雷解释,然后又一次把魔杖指向罗恩,「视觉屏障!」


「嘿!嘿,我看不见了!」罗恩的手在他眼前发狂的挥舞,他的声音很尖,而且惊恐无比。


「冷静点,我的小弟弟,」乔治平静的说,「我们知道解咒的咒语。」


「这个感觉比较吓人就是,」弗雷说。


「没错,弗雷就这样瞎了三天,一直到我搞清楚要怎么反转这咒语。我一个人要在老妈眼前扮演两个人的角色,真是把我累坏了。」


「变回来!」罗恩吼着。


「屏障解除,」乔治说。罗恩松了一口气然后瞪着双胞胎。


「不要再拿我当试验品了!」


「别担心,我们已经在对方身上试过好几遍了,现在,我们要教你们两个怎么用。」


双胞胎告诉哈利和罗恩使用那三个咒语的技巧,然后他们在对方身上试了将近一整个下午。哈利很高兴能学到一些新的咒语,这是食死徒不知道的秘密武器。


「我们最好回店里去,」弗雷最后说。


「我们有些不错的店员,不过他们对那些商品不像我们这么熟悉。」


「我们很快会再来,到时候再教你们其他的。哈利,记得持续练习。」


他们转头离开。


「走之前去看看我们的沼泽吧。」


「好主意,我们应该去跟皮皮鬼打声招呼。」


「我有点怀念这个老地方了,你呢?」


「不完全是,我想不。」


随着他们的离开,谈话声越来越小,哈利看向罗恩。


「成果丰硕的一天,我必须这么说。」


罗恩点点头,然后打了个哈欠,「成果丰硕,而且累极了。我要去厨房,然后再上床睡觉。」


「好主意。记得提醒我给赫敏写封信。」


「没错,她到底干嘛去了?她应该在这的。」


***


一到他们的目的地,赫敏就放开了德拉科。她向他靠近,好像是在观察他的脸。


「干嘛?」他问道,眼睛瞇了起来。


「很有趣。没流血、没伤疤,连一点疹子都没起。你看起来似乎是在一个麻瓜出身的人的碰触下,毫发无伤的存活了下来嘛。」


他皱眉。


「你之前就碰过我了,」就在同一个地方,现在他想起来了。但是,完全不是开心的记忆。


她走开,然后对这段回忆大笑。


「这倒是真的,那次你可就受了点伤。」


「你可以不必这样沾沾自喜,」他向四周看了看,「你的麻瓜家里?我可以自己幻影移行过来,你知道的。如果某个人把魔杖还给我的话。」他特别加强他的语气。


她拿出两支魔杖挥了几下,然后把它们放回后面的口袋里。他看着她,没有露出不满的样子,「这就是你能想到的最好的地方?」


「你认为食死徒会这么快就回来这里吗?」


德拉科摇头,「八成是不会,他们会找其他目标。」


赫敏咬了咬嘴唇,「你说的没错,可恶,我今天一直跑来跑去,甚至没想到…喔,不!纳威!要是他们攻击了卢娜,他有可能是下一个。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不然我一定会去警告他。」


她瞪着德拉科好像那都是他的错,「你知道吗,巫师真的应该向麻瓜学习一些事,至少在通讯这件事上。」她从手边抓起电话话筒,「透过这个,我可以联络到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麻瓜家庭。」她把话筒挂回电话主机上,用魔杖指了指火炉。火炉开始烧出一道白烟,烟雾消失在烟囱里。她啧了一声。


「这会花一点时间,不过这是我能做的最好的了。你饿了吗?」


没有等他回答,她走进厨房前往碗橱的方向。当她在厨房里准备的时候,他一直偷偷的看她,并假装在看厨房里的那些古怪用具。她真是个精力充沛的女孩,他必须承认。她在碗橱间穿梭,他试着回想他之前有没有看过她穿麻瓜服装的样子。要是他有,那肯定不是什么难忘的回忆。而她现在穿的这些,看起来也没什么值得回忆的样子,很肯定。她穿着一条合身的浅色牛仔裤,和一件简单的白色短袖上衣。一排粉红色的字印在她胸前的布料上,德拉科在多佛让她改变自己的服装时就研究过那排字母了。上面印着”ADIDAS”,他很疑惑那是什么意思。


她心不在焉的用一只手把头发拨到背后,他注意到,那头发已经不再是”毛蓬蓬”的。她仍然是满头卷发,但现在已经服顺多了。少了毛躁,卷度很平整,发梢几乎要碰到她的腰部。如果他对自己完全诚实的话,他会承认她的头发确实是变得漂亮多了。事实上,就连她也…他很快让自己从这个想法里冷静下来。就因为她穿了一套还算不错的写着ADIDAS的上衣加上一条蓝色牛仔裤…不过,去它的,她还是赫敏格兰杰,是那个他在这个地球上最鄙视的女性。


「你在干嘛?」他突然开口,忽略他脑袋的那些想法。他很乐于把这烦人的情绪加诸在她身上,她现在正在厨房里走来走去,准备食物、餐盘和有的没的器皿。


「当然是在煮饭。」


「你是不是个女巫?」


她瞪着他看了一会儿,像是在思索他在讲什么鬼话。


「我懂了,看到有人用手做事一定让纯血先生觉得很古怪吧。我最近才被允许在这里使用魔法,所以我还是习惯用老方法做事。我父母对我用魔法也不是很喜欢,更何况碗橱就在旁边,用魔杖更浪费时间。你可以坐下,你知道,椅子不会吃了你的。」


德拉科从他的军外套口袋里拿出一本黑色的小书,然后他把外套挂在旁边的椅背上。当赫敏煎着火腿排和烤煎饼时,德拉科翻动着书页,然后小心的坐上椅子。


「你有听过魂器吗?」他突然问她。


赫敏吓得差点把手上的牛奶打翻,她小心的把东西放到柜子上。


「你从哪里听来的?」


「所以,你的确知道那是什么了。」


「我知道那是什么,」她厉声说,「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知道。」


她怀疑的看着他,想要找出任何一个可疑的迹象。他也同样怀疑的看着她。


「你知道它们在哪里吗?」她问。


「不,你呢?」


赫敏立刻露出失望的神情,这证明了她确实知道魂器是什么东西。邓不利多肯定已经猜到,而且告诉了他们。


「你毁了任何一个吗?」他问。


「你为什么想知道?」


「你知道,我真的很不喜欢你。」


「这感觉我也一样!」她愤怒的说。


他瞪着她,她也瞪了回去。她转身帮火腿排翻了面,然后放上烤好的干酪跟菠萝片。她跟德拉科一起坐在餐桌上,他们在一片寂静下吃着。三明治非常好吃,但德拉科宁可咬掉自己的舌头也不愿意承认这一点。赫敏完全忽视他的存在。


「你打算把我关在这里多久?」德拉科在紧张的压力上升到极限时打破沉默。


「直到我得到凤凰社的消息为止,」她粗鲁的说。


「好极了,」他讽刺的回应。他被关在麻瓜的房子里,直到这个葛来分多小姐觉得他能离开才能走。他很疑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是什么促使他去帮忙她的。他从餐桌前站起,然后走开。他走来走去,意兴阑珊的看着那些奇怪的、不会动的家庭合照和装饰物。赫敏拿着餐盘回到厨房,省下了”用手劳动”的时间,施展了一个快速的洗碗咒。她同时还用咒语将它们都放回原位,几乎没有制造任何噪音。八成是在炫耀。


「为什么你要问我魂器的事?」她问。


他的嘴唇弯成一道邪恶的笑容。他什么也没说,她脸上愤怒的挫败表情十分明显。


她跟他一起到了客厅,然后坐在沙发上。她比了比附近的另一张椅子。


「让我们玩个小游戏,叫做情报交换,这个意思是──」


「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德拉科粗鲁的打断,「谁先来?」


他觉得他可以听见她咬牙的声音。


她笑道,「我先,当然了,因为我知道你宁可砍掉你的手指,也不会当个自愿者,对吗?」


德拉科一言不发的坐到椅子上,他只是恶劣的笑着,因为他知道她很讨厌那个笑容。


「魂器是一个容器,用来装一个人的灵魂,」她说。


「伏地魔的灵魂,」德拉科承认。


「魂器就是他不会死的原因,他不会死,除非所有的魂器都被摧毁。」


「你和你的朋友计划要毁掉那些东西。」


「共有七个。」


他很惊讶,事实上他对着她瞠目结舌。斯内普漏了这个小情报,「七个?」


她点头,「其中两个已经消失了,希望还有另一个也是,但我们无法确认。」


见鬼了,七个。「我可能知道哪里可以找到其中一个,」他坦承。


这是个情报,她小心的让自己的表情不要表现任何变化。


「你会跟我说是哪里吗?」


他从他的黑色小书里撕下一页,然后拿给她,上面写着:去老汤姆瑞斗的房子。


「这是谁给你的?」


「西弗勒斯斯内普,就在他告诉我魂器的事之后。」


她瞇起眼睛打量他。


「斯内普?他是哪一边的?」


「目前为止我能告诉你的是──他站在他自己那边。」


她摇头,「老汤姆瑞斗的房子在哪?这只有邓不利多知道。」


「翻面,」德拉科冷冷的说。


背面是一张地图。




[1] 这里应该是个双关,原文是: 乔治说Charms classroom很适合,弗雷接着表示most of our spells are Charms. 迷人(charm)跟符咒(Charm),表示在Charms classroom很适合show their "Charms"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