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17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17: 黑魔标记


他们的谈话被一只拍打着起居室窗户的猫头鹰给打断,赫敏很快的赶过去开窗户,让哈利波特的白色猫头鹰进来。她从牠的脚上解下给她的讯息,很快的看了一遍。


「别走,海德薇。我要写个回信。」她从桌上拿了张纸,然后走到厨房。在她找着什么东西的时候,德拉科拿起那张纸条,对于查看别人的信件一点罪恶感也没有。


赫敏,罗恩想知道你在干嘛,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尽快赶来。哈利。


「你有麻烦了,」德拉科评论道。


她给了海德薇一块猫头鹰零食,然后坐下来开始写回信。在那同时,一个银色的形体从壁炉里冒出来,事实上那团雾气很快的把赫敏包了起来,让她看起来就像鬼魂一样。德拉科好奇的看着,但从她那没什么动静的姿势看来,她并没有被攻击。那团银色的气体消失了,她的脸色显得非常苍白。她丢下羊皮纸和羽毛笔。


「是纳威,他们认为他被攻击了。我刚拿到地址,但我们要盲目的幻影移行去那里。」她站起来,很快的对他做了个手势。


「我们?我事实上根本没必要去,我会在这里等你。」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范围,现在,过来。」


他烦躁的站起来,她又一次向他靠近。他很高兴他的身高够高,让他可以从上往下看她。


「你真的很爱发号施令,你知道吗?」


「听过很多次了,拿去,你或许会需要这个。」


他很讶异的看到她把魔杖还给他。他接了过去,然后对她挑眉。


「你有必要再碰我一次吗?你难道不能直接告诉我在哪吗?」


她的褐色眼睛闪着亮光,然后她很粗鲁的抓着他的下颚。她把他的脸往下拉,自己则是靠向他的胸前,然后她抬起她的嘴唇…搞什么!她不是想要──!


***


那个粗鲁的拥抱消失在幻影移行施展的瞬间。当他们一抵达,赫敏就放开了他,很快的笑着跑开。


「喔,天啊,你的脸真红,你应该看看自己的样子。」她大笑。德拉科才正想刻薄的反唇相讥,他的评论就被某个人叫赫敏名字的声音打断了。她立刻严肃起来,然后赶过去。她惊呼的声音实在很大,根本就是一声尖叫。德拉科顺着她的目光,然后他看见一个绿色发光的黑魔标记漂浮在房子上方,投下了一枚阴影。他有股战栗的感觉,他们已经杀了隆巴顿了吗?赫敏很快的赶往那声叫喊发出的方向。


阴影在黄昏时刻显的更加巨大,但光线还是足以让他们看出这里原本有整齐的花圃。就在有着对开的大门的房子前,一个男人站在门廊尽头,暴躁的跳上跳下。


「快一点!」他大喊,「她情况很糟糕!我刚刚才找到她!」


赫敏火速冲进去,德拉科则是不情愿的跟在后面。他们很快穿过几个充满战斗痕迹的楼梯,然后进入一个很大,几乎全毁的卧房。那个男人跪在一个阴影里,从部分残留的痕迹可以看出那原本是一张床。赫敏倒吸了一口气。


「隆巴顿太太!」


「他们甚至没有对她用索命咒,」那男人暴躁的说,「他们只是炸了这个地方,然后留她在这里等死。倒塌下来的床几乎要压倒她。我们及时赶到,可以肯定的是断了一条腿。那些杂种太早打出黑魔标记了,算我们好运。」除非那个标记是给纳威的,德拉科心想。


「我们要把她送去圣蒙果,」赫敏说。


「我知道!我在等杰克,他去找那个男孩了。我会带她去,你去找杰克。」


他小心的带着纳威隆巴顿那不省人事的祖母,然后双双消失在一个啪嚓声里。赫敏担忧的看着德拉科。


「谁是杰克?」德拉科问。


「我就是杰克,」声音从他们后方传过来。一个扎着长马尾,包着猩红色罩袍的巫师走进来,「赫敏,那个男孩不见了,看样子是被他们带走了。」德拉科很高兴能看到某个赫敏认识的人没有在看到他第一眼时就想杀了他。很显然的,这个男人不知道德拉科是谁。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应该是要杀掉每个人。」德拉科说。


「你确定他们计划要杀掉卢娜吗?」赫敏问。


德拉科想了一下,「不,是斯内普带我去的。他说这是让我成为真正的食死徒的另一个机会,但他也有可能是要我杀了她的父亲。」


「他们想抓某个人,我可以确定。他们是想设计一个抓哈利的陷阱,」赫敏轻声说道。德拉科了解到攻击赫敏的父母应该也是为了同样的理由,好让他们抓到赫敏。


杰克点头。


「我恐怕你说的没错,我会通知总部,你要一起来吗?」


赫敏摇头,「我要去通知哈利。」


「他能怎么办?我们应该先找到纳威,我们不会希望波特鲁莽的为了一个不知所以的目的而被抓。」


赫敏沉重的叹一口气,「好吧,我要留在这里,找找看食死徒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让其他人决定要不要告诉哈利吧。」她虚弱的说。德拉科纳闷着她今天到底幻影移行了几次。他知道的就有三次,她看起来像是任何一刻都有可能倒下去。


那个叫杰克的男人点点头,然后幻影移行离开。


「你知道他们把他抓去哪了吗?」赫敏很严肃的问德拉科。


他点头,「我有个想法。」


「我们能带他回来吗?」


「不行,就算先不考虑你无法应付这么大的战斗,你根本也找不到那个地方。那里是个不可说。」


赫敏的手紧紧的握着她的魔杖,「我们不能就这样让他们折磨纳威!他们不能像对待他的父母一样的对他,他们就是不行。」


德拉科什么也没说,她所指控的人就是他自己的亲戚。


「你可以去带他回来!」她突然说。


他目瞪口呆的瞪着她,「你发疯了吗?你要我去做一个自杀任务,在充满食死徒的房子拯救你的朋友隆巴顿?你认为他们会让我就这样走进去然后护着他出来?」


「你可以带我一起去,我们两个或许有机会,」她脸上的表情非常认真、绝望、而恳求。


「我不是哈利波特,」德拉科残酷的说,「我不会只是依靠着葛来分多愚蠢的运气鲁莽的去找死。你应该是很聪明的!你知道我们两个人根本没办法对付雷斯壮一家、麦奈、莫赛博那个恶棍、拉尔、还有其他的人。而你知道要是焚锐灰背也在的话会怎么样吗?他会在撕裂你的喉咙时大笑,要是你够幸运,最好在他靠近你之前先死掉。」


她的眼里闪着泪光瞪视着他。


「你害怕!」她指控。


「我是实话实说!」他粗暴的回应,「我知道他们干得出什么来,而我没有打算丢掉我的小命。」


「这就是你离开他们的唯一理由吗?好保住你该死的小命!」她吼道。德拉科的反应像是被打了一巴掌,他转过身走下楼。


愚蠢至极又感情用事的葛来分多白痴!他永远都没有办法理解葛来分多在想什么,即使是最聪明的一个也是想都不想的就一头往危险里栽,不顾一切克服不了的现实情况,只因为他们认为那是高尚正派的行为。


他大步走到外面,注意到太阳已经开始下山,天空染上淡淡的红色和金色。在那一刻,荒诞可笑的瞬间,他考虑幻影移行到马尔福庄园。不是因为她要求他这么做,而是因为…因为这是哈利波特会做的一件事。他拿着魔杖的拳头握的很紧,哈利他妈的波特。


「马尔福,等等!」她从后面叫住他。


他停下来,想着她又要说什么来折磨他了。她抓住他的手臂,让他转身面对她。他怒目瞪视着她,然后注意到她的脸在薄暮下看起来是金色的,她的头发闪闪发亮,像是天使的光环。


「我很抱歉,」她说,他震惊的楞在原地,「我不应该这样要求你,这甚至不是你的战争,而我现在却在这里,想把你拖进来。我忘了你或许必须反抗你的父母…」


德拉科不需要。他知道他永远都不需要对抗他的父母,不论他们在口头上给了伏地魔什么样的承诺,他们都宁愿自己死也不会伤害德拉科。这件事比其他所有的一切都还要让他确定。这个想法突然间让他很想知道他们现在在做什么,他的母亲大概发狂了,以为他死了或被敌人抓去什么的。他希望自己能给她传个消息,但这只会让她置身在危险当中。


赫敏的手放开了,「我需要做些什么,不然我想我会发疯的。」她说。


「好,那就去做点什么吧,」他建议,「去谜屋[1]。」


「去找魂器?」


他点头,「八成一样危险,但大概不至于把我们弄死,我希望。」


她咬着她的嘴唇思考了一下,「好吧,我想我应该把纳威的事放下。」


「你确实该把他放下而不是急着迎向索命咒,我肯定你的总部成员会想出个办法的。」


「希望如此。」


「来吧,」他说,「这次我来带路。」


她站着等他靠近,然后伸出手。但他的手却圈住她的腰,拉着她,让她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她的眼睛惊讶的张大着看他。


「你好像有点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对吗?」他说道,然后发动了咒语。




[1] Riddle house 汤姆瑞斗的老家,Riddle原意谜,当地人称呼那里为”谜屋”。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