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18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18: 计划和对策


哈利对他一整天的行动感到非常疲累,罗恩也是一样,所以他们很早就上床了。虽然是这样,但哈利发现,要睡着几乎不可能。每一次他闭上眼睛,他就会看到他父亲的尸体,或是天狼星那张哀痛的脸。


他最后放弃睡觉,留下罗恩一个人在塔里,走到楼下的葛来分多交谊厅。海德薇没有回来,他想着赫敏到底在做什么。不回信不像她的作风,他怀疑戴弗林怀亨是不是真的想帮他们。


多比突然随着一个啪嚓声凭空冒出,差点把哈利的心脏吓得跳出来。


「哈利波特,先生!总部的人正在赶来霍格沃茨!有事情发生了。」


「发生什么事了,多比?」他边问边试着让他激动的脉搏冷静下来。


「多比不知道,哈利波特。但是,他们正在赶来这里开会,因为新成员无法进入凤凰社的总部。杰克威廉给卢平传了消息,但多比不知道是什么。」


「好,就算他们要在这里开会,看来也像是他们要排除我和罗恩。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多比。」


「哈利波特要多比持续给他情报,多比乐意听从哈利波特的要求,以这个为优先!」


「让我知道他们在哪里集合,我去叫醒罗恩,到时候我们会过去。」


哈利又坐着想了一下,他很好奇想看看卢平是不是会”抽空”通知他。当哈利安全的被关在水腊树街四号的时候,他们几乎会跟他说所有的消息,但现在他是在外面,一个他可能会做出鲁莽冲动或危险行为的地方…哼,他们只是试着要保护他,或是其他的一些他们常说的借口。


他回到楼上,在叫醒罗恩前先换好了衣服。


「走开,妈!」罗恩咕哝一声甩开哈利的手,「去叫弗雷和乔治做啦!」


哈利更大力的摇他,「我不是你妈,罗恩,醒醒。」


罗恩迷迷糊糊的坐起来。


「怎么了?是赫敏吗?」


哈利开始解释,罗恩则穿起了衣服。


「一定有什么事让他们在这个时间来这里。」


他们在交谊厅紧张的等待着,在那段时间里,罗恩用巫师棋痛宰了哈利。


「你根本没专心!」罗恩在他的皇后击碎了哈利的最后一只骑士时说。


哈利把椅子放回去。


「我知道,希望,他们不是计划明天开会,或是下个礼拜四,或是学校开学前两个礼拜。多比并没有说的很清楚。」


「你是说,你以为他的意思是今晚?」


在哈利承认这有可能是个愚蠢的错误前,多比回到了房里。


「哈利波特,先生,他们到了。会议在大厅举行。」


「谢了,多比,」哈利说,然后给了罗恩一个放心的眼神。在他们正要穿过画像洞口的时候,卢平的银色护法把哈利包围了起来。卢平的声音传到哈利的耳里,声音听起来很遥远、很古怪,是很特殊的护法讯息。


哈利,总部会议就在楼下召开,我们有个消息你要来听听。烟雾消失了。


「怎么了?」罗恩问。


「事实上,他们通知我下去。」


「这是坏消息,」罗恩不安的说,「要是只是例行公事,他们就不用那么麻烦。」


哈利希望相信不是这样,不过他有强烈的预感罗恩是对的。他们很快的下楼,然后进入大厅。看到那个地方那么空感觉实在很奇怪,再加上看到很多不认识的凤凰社成员。哈利向金利侠钩帽、杰克威廉、大流士迪哥和其他他不常见的人挥手打招呼,多比招呼他到一个预留的座位。


「哈利,我们收到坏消息,」卢平简短的打了招呼后说,「纳威隆巴顿被抓了,他的祖母也差点被杀害。她现在在圣蒙果医院…而且我们不知道纳威现在在哪里。」


哈利很难接受这个消息。纳威被抓了。他怎么会这么蠢?在食死徒找上卢娜之后,他们就应该立刻通知邓不利多军队的所有成员,至少该做到这样才对!


「我们太傻了,以为他们不会在一天内发动两次攻击,」卢平说。


「我们有任何线索猜到纳威被带去哪了吗?」


穆敌正要开口,但金利侠钩帽扬起一边的眉毛示意他安静,所以他只发出了小声的抱怨。哈利注意到这些表情的交换,疑惑着他们在隐瞒着什么。


「我不认为这是个问题,这很明显,他们想用纳威当诱饵引你出去,哈利。他们很快会让我们知道他在哪的。」


哈利感觉很糟,他只能想象到那个该下地狱的贝拉雷斯壮,和其余的食死徒会怎么对待纳威。


「我们一定要做点什么!」


「我们能做的就是讨论一些战略,看看他们要求你现身时该怎么做。现在,我们有几个想法…」


哈利只放了一半的注意力,他很清楚他们的任何战略都没有意义,除非他们得到更多情报。他注意到唐克斯偷偷的坐到亞瑟韦斯莱的旁边,他们简短的讲了几句话,然后亞瑟拿了几张羊皮纸,开始在上面画着像是地图的东西。他对唐克斯指了几个他画的地方,然后用很低的音量讲话。她点了好几次头,然后问了几个问题。


罗恩引起了哈利的注意,他问道,「赫敏在哪?」


哈利也在想着同一个问题。杰克威廉说话了。


「她待在隆巴顿家,找找看食死徒是不是留下了什么线索,」他笑了起来,「至少她是这样说的。我比较相信她是想要单独跟她旁边那个帅气的小伙子待在一起。」


罗恩的眼睛瞇了起来。


「什么帅气的小伙子?你是说戴弗林怀亨?」


杰克又一次大笑,然后对罗恩扬起眉毛,「戴弗林怀亨?除非他有个儿子或孙子跟他同名,但老实说,那个小伙子长得实在很帅,不太可能是戴弗林的亲戚。」


「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哈利问道。他实在很难相信,赫敏会为了一个帅气的陌生人而放着他们不管。事实上,他连想象她和一个帅气的陌生人站在一起的画面都觉得困难。


「很高,金发,满瘦的。比你高一点,哈利。标准的帅哥,也有点眼熟,不过我想不起来那张脸…应该在哪看过。」


哈利没说话,这可以解释赫敏为什么那么少联系,他想,虽然她应该有个该死的好解释。罗恩觉得他的五脏六腑都搅在一起。哈利注意到唐克斯从房间溜了出去,想着她是要去哪里。他是偷跑的专家,而她的行动肯定就是在策划一个逃脱计划。


「多比,去跟着唐克斯,」他小声吩咐。多比服从的点点头后消失了。


***


德拉科把赫敏抱的很紧,直到她开始在他怀里挣扎。他在她的耳边压低音量说道。


「保持这样,否则我们两个都会死的很惨。」


「我们在哪?」当他放开她后,赫敏小声说。


「我的房间,欢迎光临马尔福庄园。」就像他预料的,他的房间空无一人。在这个时候,食死徒们通常是集中在餐厅或画室,边喝火焰威士忌边回想这一整天有多糟糕。


她的目光猜疑的看着他。


「我们来这里干嘛?」


「我要把你交给黑魔王,好重新取得他的恩典,」德拉科故意的说。她怒目瞪视着他,但马上就理解到那明显的讽刺。德拉科不带嘲弄的笑了笑,「你说你想带回隆巴顿,所以我们现在就站在死亡的洞口了,希望你觉得很高兴。」


她惊讶的吸了一口气,不信任和希望在她的眼里争斗着。 


「他在哪里?」


「在地下室,这是最有可能的。要是他在起居室,那我们就太不幸了。」


「为什么?」


「你不会想知道。」他走向他的衣柜,拿出一件连帽长斗蓬。他把那件斗蓬拿给她,然后自己又拿了另一件。他有十几件黑斗蓬,那几乎算是马尔福家的专属衣着。「这骗不了任何人,但要只是匆匆一瞥应该不会被注意。真是太不幸了,我们不像你的朋友,波特,有隐形斗蓬。现在,安静一点,跟着我走,试着不要让我们死在这里。」他指示道,然后拉起帽子,遮住他那太显眼的头发。


他悄声的走到门边然后打开门,没看到任何人,所以他直接穿过走廊,到反方向的一扇门边,他指了指路上的一片木板,做手势示意赫敏不要踏上去。她很快跟了过去,然后他关上门,点亮魔杖,照亮这个小洗手间。


「没人会来用这里,因为坏了,」他小声说,「之所以坏掉的理由,是因为要藏住这个,」他念了一个快速的咒语,墙壁的一部分就打了开来,露出一道楼梯通往底部。小常识:树叶要藏在森林里。「我在会发出声响的地方做了记号,不要踩到了,要保持完全的安静。我们会经过厨房,那里通常都是有人的。」赫敏很快的点头。在黑色的斗蓬遮掩下,除了一些露出来的卷发和她的下巴外,他什么也没看见。他叹了一口气,然后把她露出来的卷发塞到斗蓬里。她抬起脸好奇的看着他,她的眼睛在黑暗中更显得明亮。


他们爬下楼梯,然后他关上他们后方的入口。德拉科的魔杖只提供了一点点微弱的亮光,有好几个区域都标示了淡红色的光点,他小心的跨过那些地方,穿过几个隐藏的门,然后走到外面,接着又继续往下走向地下室。


在他用魔杖开门前,他小心的观察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地下室,空无一物的墙无声的滑开,德拉科的魔咒穿过房间打中毫无查觉的麦奈。那个食死徒和他的座椅翻倒在走廊上。很幸运的,名贵的波斯地毯减少了倒下的噪音。在麦奈翻倒的座椅对面,纳威隆巴顿就躺在那里。他的手和脚都被绑在坚实的木头座椅上,他的下巴抵在胸前,要不是失去意识就是死了。赫敏火速穿过德拉科,跑到纳威身边。


德拉科,谨慎多了,他把他的斗蓬帽延往后拉开一点,以便看的更清楚,确认没有其他食死徒来交班看守隆巴顿。他反胃的发现麦奈在吃着马铃薯片,饼干碎屑在昂贵的地毯上撒的到处都是,没教养的野人。


一个幻影移行的啪嚓声响起,赫敏立刻进入备战状态。贝拉雷斯壮惊愕的看着德拉科,在惊讶中她举起魔杖对德拉科发射石化咒。虽然他早有预料,但他的防御慢了一步。


『我们死定了,』他想着,但赫敏的魔咒击中了贝拉,她突然僵在原地,就像德拉科一样。他动弹不得,然后他惊讶的看到一个家庭小精灵从贝拉身后走出来。那一剎那他以为那是怪角。


「赫敏格兰杰!」多比用很大声的耳语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德拉科看到赫敏惊讶的后退一步,然后警告的举起她的魔杖。


「多比?你和贝拉雷斯壮在一起做什么?」


「多比在执行哈利波特的命令,多比在追踪唐克斯,她要来救纳威隆巴顿。赫敏格兰杰,你攻击的是唐克斯,不是贝拉雷斯壮。」


它疯狂的对贝拉做着手势,德拉科对他以前的家庭小精灵在说些什么完全没个头绪,但显然赫敏听懂了。她对贝拉下了恢复咒,她放松的甩了甩手,非常不贝拉的手势。


「嗨阿,赫敏,」她微弱的笑笑说。这个声音也不是贝拉的声音,德拉科终于搞清楚了。复方汤剂,毫无疑问。赫敏对德拉科挥动她的魔杖,他又能够活动了,感谢老天。他看了贝拉/唐克斯一眼,然后跑去确认麦奈仍然处于无法行动的状态。


「那不是德拉科──」唐克斯正要说话,赫敏就打断了她。德拉科拉起斗蓬暗暗咒骂了一声,他没有打算被认出来。两边都是。


「我晚点会解释,」赫敏说,「我们先把纳威带离开这里。」


麦奈倒在外面,赫敏解开绑着纳威的镣铐。他的脸上留有血痕而且浮肿,他衣服上的好几处都透现出红色。他从椅子上滑下,赫敏紧紧抱住他,唐克斯跑过去帮忙。一个啪嚓声宣告着又有新的访客,德拉科对着声音来源举起魔杖,这次他不会再犹豫。一个捆绑咒射向那个物体,但却偏离了中心。


「是你!」多比怒斥。他跑向怪角,然后他们两个在一个极大的声响后消失了,德拉科咒骂。


「大概要有人来陪我们了!」事情发生的比想象中还快,地下室的门被打开,食死徒一个接一个跑进来。赫敏正在努力的支撑纳威,唐克斯朝食死徒发射昏击咒──德拉科注意到那个人是诺特。一个现影的声响在纳威的椅子旁发出,一道闪光击中赫敏,她在纳威的体重下倒地。德拉科回击了一个昏击咒,他想着不知道克拉是用什么咒语击倒赫敏的。在同一时间,唐克斯对诺特发射了障碍咒,诺特躲到楼梯间,她没有击中。


「退回去!」德拉科叫道,然后发出一道强风,把一个食死徒打回楼梯间。他想着那个应该是拉尔,「带着隆巴顿,离开这里!」


德拉科用一只手拉起隆巴顿把他交给唐克斯,然后蹲下来抱起昏倒在地的赫敏,他在更多食死徒现影进来以前召唤了她的魔杖。


「谢了,表弟,」唐克斯说着就幻影移行离开。


然后德拉科也幻影移行离开。


***


他疲倦的跌坐在赫敏的房间里,满身大汗。他几乎无法想象他们活着完成了这件事,或许这就是葛来分多引以为傲的运气。他仍然抱着赫敏,而她的头无力的靠着他的手臂。他感觉到脉搏的跳动,很微弱但确实存在。不知道她到底中了什么魔咒,他对她使用恢复咒,但她还是没起来。德拉科把她放在地上然后自己站起来,他完全累坏了。见鬼的这一天真是长透了,突袭罗古德家、一天来回的多佛旅程、到隆巴顿家、然后是最后的救援行动。天知道格兰杰一天之内幻影移行了多少次,八成最少有六次,远远超过一天的使用极限。


他拉开她床上的棉被,然后解开她身上的斗蓬。他把斗蓬丢到一边又一次的抱起她,接着他将她放上床,开始解开她的鞋子。他把鞋子丢到一边后又帮她脱袜子。在帮她盖棉被的时候,他犹豫的看着她的牛仔裤。德拉科痛恨穿着外出服睡觉──那让人窒息,而且天杀的还真不舒服。她早上起床的时候会感谢他帮她脱掉牛仔裤的,他想了想后暗自发笑,这个嘛,大概是不会。更大的可能是,她会对他下一个遗忘咒,这让他有了决定。


他让她稍微漂浮在床上,然后开始解开她的牛仔裤。他慢慢的把它们往下拉,直到牛仔裤开始松脱,可以轻易的从脚踝边滑落为止。这整个过程比看起来要困难多了,他以前从没脱过一个不省人事的女人的衣服,现在他知道克拉和高尔那时的感觉了。他对他的机智暗暗发笑,但当他的眼睛看见他脱光的是什么之后,他的余兴节目就此终结。


赫敏拥有一双美腿,他的视线慢慢的从她的脚踝往上移到她修长的大腿,然后他讶异的吸了一口气。她穿着的,并不是他所预期的端庄无趣的白内裤,而是有蕾丝花边的红色丝质内裤。他的眉毛讶异的扬起。


「处处是惊喜,不是吗,格兰杰?」他小声说道,然后立刻摒弃了脱掉她的上衣的短暂娱乐念头。他的思想已经踏到一条危险的道路上,实在不需要火上加油。他允许自己再一次赞赏的看一眼,他知道这很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她这个样子。


他收回魔咒,重新把她放上床,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替她盖上棉被。他呼了一口气,很高兴这个试炼已经结束。他看了看四周,但她房间里没有一个适合他睡觉的地方。马尔福家的人绝不会睡在地板上,他从没想过要睡在一个不够温暖的地方。他应该可以睡在这房子的其他房间里,但考虑到他没那个精力护卫整栋屋子,睡在别的地方是不行的。他拉着床上垫着的毛毯,然后粗鲁的把赫敏移到床铺的另一边。他把她的魔杖塞在她的枕头下,然后脱掉他的上衣,只用毛毯盖着他的丝质四角裤。


他很快的在这个房间施了一个保护咒,然后钻进被窝,跟格兰杰躺在一起,小心的确认她的每个部位都不会碰到他。要是有任何人进入这个房间,他会马上醒来。他把自己的魔杖压在枕头下,几秒之后就沉沉的睡去。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