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19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19: 火车和尘埃


赫敏在一个百分之百温暖舒适的环境里醒来,她梦到某个人蜷曲在她身边,用体温做为她的摇篮。一个强壮的手臂环着她的腰,她的手则轻轻的放在那手臂上。她叹气,她相信她几乎可以感觉到他胸口平稳的起伏,还有那轻柔的呼吸就在她的头发上吹拂。


她的眼睛猛然睁开,这不是梦!


她很快就认出那个她已经看过几千次的壁纸,松了一口气的发现至少她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但还是很难接受她并不是一个人。一个可怕的猜测悄悄爬过她的脑海,她试着尽最大的努力,小心的挣脱这个男人的亲密拥抱。她的腰间一吋一吋的滑离他手臂的环绕,她开始祈祷自己能在不弄醒他的情况下挣脱。她的脱离行动被她的头发打断,该死,他压在她的头发上!


她的动作肯定是某种程度的唤醒了他,在他令人感激的一个翻身后,她又能自由活动了。她飞快坐起身,然后转头看着她的床伴,德拉科马尔福。她既感到松一口气又觉得窘迫非常,见鬼了他在她的床上干嘛?还有她的牛仔裤到哪去了?她前一晚是中了夺魂咒吗?她最后的记忆是,她试着在纳威重死人的体重下站立,然后食死徒现影…


她看着德拉科铂金色的头发散落在她的枕头上,这幅不协调的画面令她想揉眼睛。就算是在她最诡异的梦里,她也从没想过他会在她的床上!


她安静的爬下床,祈祷他不要在这时候醒来。赫敏在门后的挂勾上取下她的晨衣,还一边不时的回头看他。她很快的穿上,然后又一次想着前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几乎想把马尔福叫起来问,但她极度不愿意面对他那看穿一切的眼神里的嘲讽笑容。


她要联络唐克斯,她的魔杖在哪?她看了看床铺周围,感激的发现魔杖的尖端出现在她那空下来的枕头下。可恶,她小心的越过德拉科上方,去构她的魔杖,然后又重新站直退后。极不情愿的,她看着他,毛毯围绕在他的腰间,他光裸的上半身出现在眼前。她注意到他胸前的毛发是那么淡,几乎是隐形的。他的皮肤确实就像丝一样完美,然后她想起她躺在他的胸口时,随着呼吸频率起伏的感觉…


她很快从衣橱里抓了几件衣服,然后跑出房间。她用跑的下楼,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不同的空间,所有的一切都让她感到陌生又迷惘。她只花了一天和德拉科待在一起,她的情绪就不断被他牵引,从一个极端跑向另一个极端。她一直都习惯当他是个永恒不变的麻烦和永远的令人作呕。但现在,她无法预测他的下一步想做什么。是什么促使他去找纳威,就在他清楚严厉的发誓他绝不会这么做之后?


一个晃过客厅的影子吸引了她的注意,然后她看见海德薇站在打开的窗台上。老天,她还没给哈利回信!她立刻感到一股罪恶感。


「再等一下,海德薇,」她说。她先施了个护法咒,给唐克斯传了个讯息,她希望他们也成功离开了马尔福庄园。


纳威怎么样了?你们在哪?有什么消息吗?顺便说一下,我很好,目前一切平安。


她结束这个讯息的传送后走进厨房,在水壶里倒满水,她准备在等待回复时喝一杯热茶。感谢老天,那没有花太长时间。


我们在圣蒙果,纳威还是不省人事。我很好,不过莱姆斯不跟我讲话了。我在回报中没有提到你的朋友。


圣蒙果,感谢老天,唐克斯和纳威都逃出来了,而马尔福也带着她离开那里。她很快的给哈利写了回信然后送走海德薇。接着洗了个热水澡、换好衣服,回到厨房开始准备早餐,任由这些日常生活琐事让她的脑袋不要再去想那个睡在她床上的人。这一切都运作的很好,直到那个人只穿着他的黑色长裤走进厨房,他看起来就像不存在的希腊神祇。她感觉到她心跳加速,然后知道这将会是很长的一天。


***


德拉科在赫敏身体的转动下醒过来,他震惊的发现他舒服的抱着她,而不能肯定该怎么放开。他听见她轻柔的呼吸声,感激的发现她还在睡。她的双腿贴着他的,而她穿着丝质内裤的臀部,也贴在他双腿间,他面对的这个事实让他惊吓不已。他的脸贴着她的头发,他突然间认出这个香味,闻起来像苹果。他们的身体弧线契合得如此完美让他感到惊讶,就好像她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出生的。要在不吵醒她的情况下移动是不可能的,他放松下来,然后享受她在他怀里的感觉,想着,这可能是他风雨中的宁静。


他清楚的记得她的眼睛突然睁开的瞬间,就在心跳转换的下一秒,她全身都变得像拉紧的弓一样僵硬。他对她的脑袋里可能出现的疑惑感到愉悦,但这样的小娱乐在她开始试着移动的时候消失了。她光滑的肌肤每在他身上滑动一秒,他的末稍神经就几乎要喷火。他知道他的身体并不在乎她的麻瓜出身,它们只知道她是个女性、柔软、温暖、而且就在他的怀里。这已经到他忍耐的极限,在她注意到他加速的心跳,和生理上其他部分的变化前,他伸展四肢,转身离开她,假装还在睡。


她爬下床的样子就像吓坏的小猫,他透过他的睫毛,看着她换上她的晨褛,然后俯身靠向他取得她的魔杖,他几乎要笑出来,她是那么努力的不要碰到他。当她抓了几件衣服离开房间时,他闭上眼睛。


在她离开后,他伸展了一下后背,然后把手枕在头的后面。「我和赫敏格兰杰睡在一起,」他沈吟着。两天前,这个想法会把他吓死。现在,这是有一点困扰,但肯定不是惊吓。波特和韦斯莱肯定会大受打击──并不是说格兰杰有可能泄漏这一点小秘密给他们,但是,德拉科会。事实上,他讶异的发现他之前都没想到这点。这会是一个给波特的完美一击,她会被德拉科掌握在手里,如果他认真的想这么做的话。德拉科想着不知道波特和那只鼬鼠是不是看过她没穿衣服的样子,像他一样的…八成没有,那些白痴看起来根本没注意到他们眼皮底下有什么好东西。


他听见她在楼下走动的声音,然后是水声。他留在房里,直到他闻到烹煮食物的味道,认为应该是下去的时候了。他走下床,换裤子的时候他想着前天晚上应该从他房里拿几件衣服才对。


他晃到厨房,看见餐桌上已经放上许多香气四溢的食物。赫敏看着他很长的一段时间,看起来既紧张又谨慎。他微笑,仔细的不要露出任何嘲讽的感觉,就这一次。


「我们今天早上要去魔法部玩玩吗?还是到麻瓜的军队里?」他问。她看起来像是要把自己的战栗甩掉。


「我…想你应该饿了,」她断断续续的说道。


「我是饿了,」他承认。他在餐桌前坐下,自己动手拿了些培根、香肠、沾了果酱的烤饼、煎蛋和马铃薯、加了浓缩奶油的水果、和一杯热红茶。在他津津有味的吃着他的早餐时,她小口的吃着她的,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他知道她有上千个疑问想要问,但她一言不发,应该是因为所有的答案看起来都很明显。没错,是他幻影移行带他们回来、没错,他脱了她的裤子、没错,他爬上了她的床和她睡在一起、没错,他们睡着的时候他抱着她、没错,他很可能再做一次,还有,没错,他正在想着现在就把她抱上床,然后做完他早上本来可以做的事…他咳了一声然后喝下一大口茶。


「你做这些的时候完全没用魔法吗?」他问,试图让他的意识回到安全的主题。她点头,然后他内心感到十分讶异。要是他必须不用魔法过一个礼拜,他八成会因为饥饿而死。在他吃完后,他吐出了一个满足的叹息。


「这个嘛,格兰杰,今天有什么计划?你还有其他仆人需要救援吗?」


她皱眉,「他们不是仆人,我们称呼他们为朋友。就像你的一样,要是你有的话。」


「要是让我说,朋友似乎表示头痛。他们总是不停的在惹来麻烦。」


她大笑出来,「确实如此,但他们值得,从长远来看的话。要是你吃完了,我要给你介绍一个极好的麻瓜发明。」


「红色丝质内裤?」他满怀期望的说。


她的脸立刻涨红,在那一刻突然间说不出任何一句话。


「不,」她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是淋浴。」


他偷偷笑着然后跟她一起走上楼。一路上,他又从空气中闻到一阵苹果香,然后他暗暗的想着,要是她闻起来像椰子或草莓,或其他什么他讨厌的味道都好。但却是苹果,那是他最喜欢的味道。


在浴室,她替他转开热水的开关,告诉他如何控制,然后拉上浴缸的帘子。她指了指毛巾的位置,接着转身离开。她在门坎边停下来,严肃的看着他。


「谢谢你救了纳威,」她小声说,「还有我。你昨天很优秀。」


她很快离开,留给他一个困惑又陌生的感谢。他试着回想以前有没有人说过他很优秀。


他必须承认,关于淋浴的事她是对的。他必须把这个东西介绍给他父亲,要是他们打算制止伏地魔摧毁这地球上的所有东西的话。当他洗完踏出浴缸,他花了一点时间站在镜子前修改他的衣服──他很讨厌这些日常生活魔法,因为想让一切都正确的放在原位并不容易。尽管,他开始回想,赫敏在多佛改变他的衣服时,似乎一点困难也没有…


他把他的黑衬衫变成灰色,仍然是丝制的,毕竟不要去改变原本的材质就简单多了。他没有改变他的裤子,然后他穿上靴子走下楼,看到她正埋头在一本书里。他赞赏的点点头,这才是他看习惯的格兰杰。


「我想我们可以去谜屋,像我们昨天计划的那样,」她说,「我在你洗澡的时候打了几个电话,去小汉果顿最简单的方式是搭火车。我们可以盲目的幻影移行到那里,但我痛恨在白天这么做。这样太容易被麻瓜撞见,而我们在找魂器的时候肯定不需要魔法部的介入。要是我们幻影移行到伦敦的王十字车站,我们就能搭乘往北的麻瓜火车,那班车二十分钟后会离开。」


她又完全恢复那公事公办的模样,这在某种程度上让人松了一口气。只要她保持着这个活动百科全书的样子,那么专注在他们的搜寻任务上就会容易的多。


前往大汉果顿的旅途就和计划的一样,麻瓜的火车除了车上的食物和饮料稍有不同外,在德拉科看起来和他坐过的其他火车都差不多。赫敏给他买了一种饮料叫可口可乐,那轻易的就成为了德拉科最喜欢的饮料。可乐喝起来甜甜的还冒着气泡,简直就是太棒了。这让他在一天之内就发现了两个极有价值的麻瓜发明。


赫敏把他的长裤变形成黑色牛仔裤,而他的食死徒罩袍/军外套则是变成米色夹克,还附有简单的魔杖口袋。她穿着的牛仔裤比先前的那条还要深色一点,身上是短版绿色上衣。那颜色跟她非常配,虽然他一直努力不要去注意这一点。她的短上衣外还罩着一件白色羊毛杉──也是为了放置魔杖,肯定是。这一天看样子会是个温暖舒服的一天。


他们假装成观光客,从大汉果顿走到小汉果顿。赫敏的脖子上挂着相机好增加说服力,以防有当地人对他们问问题。谜屋位在一个荒废寒酸的地区,四周野草丛生,屋顶的一角已经颓然倒塌,好几块窗户是破的,看起来似乎已经成为当地游民的庇护所。


「我们该试试后门吗?」她问,忧心的打量着这个地方。


「你来告诉我,」德拉科痞痞的说,「在偷偷摸摸和把鼻子伸进不属于自己的地方的这方面,你们葛来分多才是专家。」


「我们没有!」


他意有所指的看着她,她选择忽视,然后跟着蔓生的野草走到房子的另一边,边走边拨着灌木和杂草。后门一看就是锁上的,但一个简单的开锁咒就解决了问题。那经年未使用的门在粗糙的喀喀声响下打开,赫敏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进去吗?」她问。


「你先请,」他爽快的说。坦白说,在闯进伏地魔的总部抢救一个被抓的葛来分多之后,他觉得寻找魂器简直像是在出游。


他们在这间黑暗、满布尘埃、摇摇欲坠的房子里,穿过一间又一间的房间。屋顶有好几处剥落,破碎的砖瓦散在地上,让他们步步为营。


「我们究竟在找什么?」德拉科问,把一块桌子碎片踢到一边。这间房子里值钱的东西显然都被搜刮一空,只留下一些破碎又没价值的垃圾。


「我不知道。要是伏地魔真的把魂器藏在这里,我们就要像他一样思考,想想他会把那东西放到哪。」


「没问题。像一个满口胡言乱语、患有精神疾病、才刚从鬼门回来的怪胎疯子一样的思考。」


「把”才刚从鬼门回来”的这部分去掉,对你来说应该一点也不困难,」她说。


他朝她的腰间发射了一个疼痛咒,她先是痛的叫了一下,然后开始大笑。


「好吧,我想你还不是很胡言乱语。」


他威胁般的举起魔杖,然后她一把抓住魔杖的前端,打算从他手里抢下魔杖。他没有放手,他们开始进入你拉我拔的拉锯战,整个拔河游戏在他一次用力的拉过魔杖,将她整个人拉进他怀里时结束。他的另一只手绕过她的腰间,然后收紧。


「不要再折磨我了,」他警告道,低头看着她抬起来的脸。她的脸颊上有一道脏污,而她的头发无助的纠结在一起。她发出大笑,然后用她的魔杖抵着他的下巴。


「我还有整整六年来的折磨要跟你算呢,」她说,魔杖轻轻的在他的下巴抵着。


「我以为记仇违反葛来分多的信条,」他告诫道。


「这是我自己的愤恨,我高兴记多久就记多久。」


他笑了起来,然后把她抱的更紧。她发出一声惊呼。


「你看起来像是个游民,」他评论。这是真的,一个有着她的脸,和闪闪发亮的眼睛的,该死的有吸引力的游民。他想要吻她。


「我甚至不想跟你说你看起来像什么,」她冷冷的说,「现在,放开我,我们来这里是有任务的,记得吗?」


「是你先开始的,」他无声的说道,然后开始低下头靠向她的嘴唇。地板下发出一阵声响让他们两个人都冻结在原地,他无可奈何的放开她,她立刻转头下楼一探究竟。他轻轻的咒骂然后跟了过去。


「该死的葛来分多好运,」他碎碎念道。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