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20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20: 魂器


哈利站在天文塔楼看着霍格沃茨的全景,黎明才刚刚破晓。他们昨晚很晚才上床睡觉,但哈利发现自己担心的根本无法入睡,所以他起床散步。他想着他应该下楼看看储思盆,不然看样子他什么有用的事也做不了。他想到他最后一次站在这个塔上的时候,他叹了一口气,那其实就是不久之前,但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的手臂就靠在邓不利多永远离开的那个窗台边缘,哈利把头埋进手里,他一开始对斯内普的怀疑就是对的,结果现在却是这样的结局。无奈的等待成年,他的朋友遭受攻击也只能袖手旁观。在这从他出生前就开始的漫无目的的战斗中,他从来没有感觉如此无助过,而且,整个斗争的核心,似乎就链在他的身上。


邓不利多会告诉他该怎么做,他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他会站在哈利身边给他引导,告诉他击败伏地魔的方法。但现在哈利必须面对的残酷现实,不仅是邓不利多已经不在他的身边,而是很有可能邓不利多也不知道击退伏地魔的方法。


也许这一切都取决于哈利。他看着外面的大地,安宁和愉悦在这美丽的夏日清晨随处可见,让人很难相信,地平线的另一边藏着种种杀机。多比在他转身离开前现影到他身边,这一次,哈利甚至没一点吓到的反应。


「哈利波特,先生!唐克斯小姐救出了纳威隆巴顿!他现在在巫师医院里。」


哈利大吃一惊,「你确定吗?」


「是的,哈利波特。多比跟着唐克斯小姐,如同哈利波特要求的。赫敏格兰杰小姐在我们之前就到了!」


「什么?赫敏也在那里?」


「是的,哈利波特。多比不知道她怎么到那里,或是她为什么要和一个非常坏的巫师在一起──」


「她怎么能?」哈利突然叫道,「丢下我们自己行动是一回事,但连个通知都没有?」


多比点头,「然后怪角也来了。」


「怪角?这些都是在哪发生的?」


「在多比以前的邪恶主人的房子里。」


「马尔福家,」哈利小声说。


「是的,哈利波特。」


「这就是为什么卢平不愿意告诉我,不是去那边没有帮助,而是我根本不知道马尔福庄园在哪。」他皱眉,「但是,赫敏怎么知道要如何去那里?唐克斯带她去的吗?」


「不,哈利波特。赫敏格兰杰是和──」


「海德薇!」哈利的猫头鹰飞到他的手臂上,亲昵的啄着他。「总算来了!或许现在我可以得到一点解答。」


多比叹气。


「有时候哈利波特就是没在听多比说话。」


哈利解下海德薇腿上的信,然后打开来。


哈利,你现在大概已经听说昨天晚上的冒险了。我会在下次见你的时候跟你提更多细节。我很好,我得到其中一个我们提过的那个东西的情报,我今天会去确认,下午再去找你们。 赫敏


哈利皱眉,然后走回葛来分多塔。


「看看这个!」在罗恩停止在哈利旁边抱怨他该死的还没睡够之后,哈利厉声说道。


罗恩看了那个纸条来回两遍。


「所以,她丢下我们自己玩得很开心?而且完全没提到高大、金发的标准帅哥先生,搞什么?」


「那是马尔福,」哈利恶狠狠的说。


「什么?」


「还有可能是谁?食死徒、跟我们同年、该死的俊美。赫敏只字未提,确实是个好理由!他就是戴弗林怀亨。不只是这样!一个跟魁地奇相关的名字!还有谁会想到去用那个名字?」


「他怎么会想跟她在一起?他为什么要告诉她关于她父母的事?为什么要警告她?」


「这是个骗局,不过她也没有蠢到会陷入他的任何谎言里。」


罗恩点头,「她痛恨他,就跟我们一样多,也许更多。呃,或许没有我那么多,但就是痛恨。」


哈利同意,但这让他很担忧。


「她要去找魂器。该死,我跟她说过我跟邓不利多找到那个小金匣的时候有多困难,她最好是不要一个人去。」


「这个,如果她是和马尔福在一起,或许这次他会对她下毒手。」


这个想法立刻让哈利舒心。


「你说的没错!也许她利用他,把他当作矿坑金丝雀。」


「当作什么?」


「矿坑金丝雀。麻瓜为了挖掘地底的宝石,会在地上钻很深的矿坑。为了确认矿坑里的空气是不是安全,他们会把金丝雀放在鸟笼里放下去。要是拿上来的时候金丝雀死了,他们就知道地底的空气会致命。」


「马尔福,一只矿坑金丝雀,」罗恩叹息,「这简直太聪明了。」


哈利裂嘴笑道,「没错。」


带着马尔福即将步入死亡的快乐想法,他们下楼吃早餐。


***


赫敏火速跑下楼,就像个真正的葛来分多,抓着魔杖,完全不注意隐藏的危险。德拉科谨慎的缓慢下楼,他认为鲁莽的冲进敌人的怀抱绝对是一件蠢事。


发出声响的地方就在他们刚刚站着的区域下方,他推测这里是正式的饭厅。唯一留下来的家具只有一个破碎的餐橱柜,但德拉科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外墙的巨大壁炉吸引。房间的窗户都被封死,所以那里其实相当黑暗。赫敏点亮她的魔杖,她现在正用那光照亮着原本应该是壁炉栅栏的地方,那里现在站着一个生物。


「佛客使?」赫敏难以置信的问。那只凤凰挥舞着牠金色的翅膀,把头转向她。


「这不是──?」


她点头,「邓不利多的凤凰。我想牠是想来帮我们。」德拉科嗤之以鼻,很肯定一只蠢鸟对他们根本没任何帮助。赫敏向他射去一道目光,让他知道她并不赞同他的意见。这只鸟在这里确实是很古怪,这他必须承认。


她走向壁炉小声的对那只鸟说话,德拉科谨慎的在房间里察看。


「不管怎样,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他问,「我是说,我知道汤姆瑞斗是谁──至少,我父亲跟我说的够多了。」


「伏地魔就是在这个房里杀了他父亲,」赫敏说,「很显然,祖父母也一起。」德拉科停下来做了个鬼脸,知道他可能是站在某个尸体躺过的地方的想法让他觉得恶心。他走回壁炉旁。


「邓不利多说,伏地魔把一些重要物品做成了魂器──四个学院创始人的遗物、他的日记、还有他过去的一些东西。他也把那些东西藏在一些对他有意义的地方。邓不利多在伏地魔的母亲原本住的地方找到戒指,那戒指在那里,并不是因为她对他很重要,而是因为那里象征着跟萨拉札史莱哲林的连结,这对他才重要。」


她又开始像是本历史书籍一样的说话了,但她的脸颊上仍然留有那道脏污…


「这个地方也有着象征,因为这是他──在他那扭曲的内心里──战胜他的麻瓜父亲的地方。你知道伏地魔是麻瓜出身的吧?」


德拉科板起脸,「知道,这件事禁止被提起。大部分的食死徒都不知道,但我父亲花了很多时间调查黑魔王的过去。这样是有回报的,知道你该为谁效力。」


「或是该反抗谁。」


「完全正确。」


那只凤凰又一次拍打牠的翅膀,赫敏点点头。


「好的,佛客使,我知道壁炉很重要。我有个点子,」她举起魔杖,「自从所有的东西都自动化以后,这个咒语在巫师世界已经没什么作用了, 但在这里应该对我们有帮助。这能追踪魔法痕迹。」


「魔法现形。」


壁炉突然被一团淡红色的光照的发亮。


「跟预料的一样。」赫敏走到房间的中央,那里显现出绿色的光芒。


「这是古老的魔法,」她说,「这里大概是瑞斗被杀的地方。」她走回壁炉旁,「这里是比较新的,而且还在活动当中。这里应该是地道,但通往哪里呢?」


「还有,我们要怎么打开。」


「开启[1],」赫敏说,火炉的地面突然向两旁分开,显露出一条黑暗的地道,通往下方。佛客使拍打着翅膀在房间里跳着。「你怎么知道呢?打开了,有时候越简单的方法越好用。」


「有时候越简单的方法越是个陷阱,这未免太容易了。」


「我同意。他是在引诱我们进去,真正的乐趣才要开始。」她叹一口气,然后期待的看着德拉科,「进去吗?」


「当然不!你可以有一分钟不要像个葛来分多吗?」


「我是个葛来分多。」


「是吗,我可不是。黑魔王显然是做了个陷阱,用来欢迎像你这种看到危险就在眼前,却还要往前冲的蠢蛋。」他朝通往厨房的门走过去,「来吧,史莱哲林从来不走前门,特别是当它朝你大开还挂着欢迎指标的时候。」


「你要去哪?」


「我以为你是最聪明的,你认为那条地道会通向哪?」


她跟着他到厨房,然后他停在一面空无一物的墙壁前。


「好了,用你那神奇的追踪咒语对这里下个咒。」


她满腹疑惑的看着他,但还是照做。在他的预料中,那面墙开始发出紫色的光。德拉科笑了笑。


「如我所料,这间房子有地下室,伏地魔换了个入口。」德拉科施了几个消失咒,几块木板消失,露出一条道路。底下出现另一道紫色荧光,「该死,他把楼梯也带走了。」


「看样子,他也计划好要防备史莱哲林的潜入。」赫敏冷冷的说。


「那个杂种。我还是要说,就算这样也好过使用那个壁炉。」


「事实上我同意你的说法,不管怎样,应该还有更好的方法。」


她走回餐厅,「现在,地下室似乎也通往这房子里的其他地方。可以确定的是,这房子的下方是个开放的空间。」


「所以,我们应该直接打破地板下去,」他建议。德拉科抬起魔杖,但她伸出一只手阻止了他。


「不行!他会想到这一点的,他会做什么来预防这件事?」她咬着她的手指,「一个愚蠢的陷阱,但是什么样的陷阱?我们需要看到下面才会知道。」


她蹲下来,用魔杖指着地面的一块木板。一下子的时间,她就把那块木头变成一片玻璃。德拉科很不情愿的承认,她确实是很聪明。


「非常好。现在,我们有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景观,就在那一片漆黑的下方。」


她看了他一眼,然后开始在地板上搜索,直到她找到一个小小的节孔。她把她的魔杖插进去,念动了另一个咒语,突然间,光线就从其他的几个孔隙射出来,金黄色的光线照亮整个房间。


德拉科从那块玻璃地面往下窥视,然后他发出一声哨音。那让他能看见一点壁炉下方的路径,他看到一整片的飞刀墙就在空中盘旋,等着第一个从壁炉口下去的人。赫敏也跟他一起看。


「很粗糙,不过这大概只是个小小的测试,看看下去的是什么人,」她说,「来看看还有什么在等着我们。」她走回那个节孔,然后又用了一次魔法现形,地下的白色光线多出了几道不同颜色的荧光。


德拉科看不出太多细节,赫敏清脆的拍了一下那块玻璃。


「这就是我担心的,这让我们的工作增加很多难度。」


一张由黄色荧光组成的网就在那块玻璃的正下方。


「那是什么?」他问。


「看起来像是麻瓜的警示系统。要是我们打破木板,木板的碎屑会切断其中一道光线,那时就会启动警报。我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事,不过你可以打赌那绝对很糟。」


德拉科叹气。


「还有什么好点子吗?」


她对他笑一笑,「我还没做完呢。」


赫敏把那片玻璃板变回木头,小心的绕着餐厅,将好几片木头一个接一个的变成玻璃,这样重复几次。她不敢一次就把整片地板变成玻璃──这样绝对承受不了整栋房子的重量。最后她停下来,看着房间中央那片发出绿色荧光的地面。


「我应该先检查这个地方,」她冷静的说,德拉科走了过去。透过玻璃,他可以看到一张铺着绿色天鹅绒桌巾的小桌子,那上面放着一支金杯。「赫夫帕夫的杯子,」她低声说。


「那是个魂器?」


赫敏点头,「现在我们找到它了,我们要想办法把它拿出来。」


德拉科想了一下,「把这块地板变回木头。」


她没问他原因。当地板又重新变回橡木,德拉科用魔杖把地板上的钉子移除,然后他小心的把木板移开放到一旁。那块木板被移开后,他们可以清楚的看见地下室布满的魔法防护网,它们之间最大的空隙大约只有十公分。那个金杯散发着橘色荧光,但它的周围什么也没有。


「速速前?」德拉科问赫敏,她摇摇头。


「我也不觉得会有用,不过试试也无妨。」他试了,但那金杯完全没有移动。


「我有个点子。既然伏地魔这么讨厌麻瓜的一切,我不认为他会想到这么简单的方法。在这里等着。」


她站起来离开了房间。在德拉科有时间觉得无聊以前,她从花园找了一根长木棍,还有一条绳子回来。


「这通常是用来整理花园的,需要做一些修改,不过我想这会有用。」


接下来的几分钟,她一直忙着挥舞她的魔杖,她把木棍又再加长,然后让绳子附着在木棍上。


「你瞧,就像是捕蛇器,而且更好,我必须这么说。准备好应付任何东西,」她提醒道。


她把她的魔杖收到后面的口袋,然后慢慢的把木棍伸下去,现在那木棍上还多了一圈绳子。那东西穿过两条黄线中间,小心翼翼的避免接触,然后她将那木棍越放越深,一吋一吋的接近金杯。德拉科觉得他的前额开始冒汗。


「现在,困难的部分要开始了,」她轻声说。


一样极小心的,她操纵着木棍,试着让绳圈套住杯嘴。困难的地方在保持让木棍不要碰到警戒线,同时还要圈住金杯。这花了几次尝试,但最后总算是成功圈住了金杯。她吐出一口紧张的呼吸。


「好,我抓着这个,你去拉后面的绳子把它收紧。」


德拉科非常轻柔的拉着绳子,然后看着前端慢慢的向金杯收紧。


「好了,」赫敏深呼吸了一下,然后重新握好木棍,「要来了。」


她开始拉起木棍,当金杯在空中开始摇晃的时候他们几乎都忘了呼吸。他们停顿了大约六下的心跳时间,然后她又开始将金杯往上拉。德拉科觉得很惊讶,开始想着他们或许真的可以毫发无伤的离开这里。那个金杯越来越靠近。


「喔噢,」赫敏说。


「怎么?」


「金杯没办法穿过这些网格线。」


他们一起仔细观察这个问题,金杯就挂在空中盘旋,大概差了一公分左右。那个长木棍开始出现细微的颤抖,德拉科知道要是赫敏继续抓着那个东西,就会渐渐体力不支。


「你认为我们能幻影移行离开吗?」


「不,不能把这个留在下面。我们一离开,这个就会掉下去。」


他叹了一口气,「在这里等一下。」


他跳起来,跑向最近的一片窗户,然后把上面封死的木板都变不见。很快的,窗户就只剩下窗框。他把他的魔杖收起来,然后回到赫敏身边。


「好了,把那个东西给我。」


「你想怎么做?」


他把手放到她的旁边,接过那支木棍。当她放开木棍时,立刻开始大口喘着气。


「好,现在,到外面去,」他指示道。


「不!我不会离开你!」


「为什么?因为你不信任我,还是你不希望我受伤?」


「都有,」她粗暴的说。


「很好!那至少到窗户那里准备好,然后叫那只笨鸟滚出去。」


「佛客使,你最好离开。」


那凤凰拍打着翅膀,优雅的飞出窗户。赫敏没有移动。


「顽固的小──」


「你最好不要说出来!」


「数到三,」德拉科说,「一,二,三!」在说出最后一个字的同时,他用力拉起绑着魂器的木棍,整个人往窗户边冲过去。他感觉到他的外套紧紧拉着他的手,然后他被拉进一阵气流里。同一时间,可怕的爆裂声充斥着他的耳朵。当他穿过窗户时,他的小腿撞上了窗框,他的背摔在灌木丛上,发出了一个疼痛的碰撞声。


在他的眼前,谜屋一分为二,伴随着狂风般的撕裂声轰然倒塌,一阵由陈年尘埃积聚的云和细碎残骸一飞冲天。当那尘埃朝他冲过来的时候他闭上了眼睛,细小的木屑和爆炸残留物像雨一样的打在他身上。他张开眼睛,然后看向赫敏。她就在他的旁边,看起来像覆满尘灰的鬼魂。她的身体蒙上一层灰,卷发上还卡了一片碎片。


「你穿白色背心真的是太聪明了,」他说。


「我们成功了吗?」她问,忽视他刚刚的话。


德拉科的手上握着那根木棍,他举起来,然后一道金色的闪光刺激着他的眼睛,金杯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赫敏高兴的叫出来,然后她抱着他。


「我不敢相信!我们真的做到了!」


他大笑,「这真是太疯狂了,你把我们拉出来的,对不对?」


她坐回去,然后挥了挥她的魔杖,「温咖癫啦唯啊萨,很简单的。」她站了起来,然后向他伸出手。他们看着金杯在绳子上摆荡,一次深呼吸后,德拉科伸出手抓住金杯。摸起来很冰凉,不过除此之外,看起来也就是个普通的高脚杯。他松了一口气,开始解开绳子,然后把木棍丢到一边。


「我们最好快走,」赫敏警告道,「倒塌的声音会引起麻瓜的注意。」


德拉科点头。她向他靠近,然后伸手摸他的头发,她笑了。


「我从来没想过我居然有看到德拉科马尔福这么不修边幅的一天。」


「而你从游民进一步变成肮脏的流浪汉了,」他笑着反唇相讥。


「你会因为这句话而受到惩罚,」她警告他。


「你想怎么样?」


「这样,」她向他靠近,一只手绕过他的脖子,抬头笑着看他,「等着瞧,我们要去霍格沃茨。」


在他能提出任何意见以前,他们幻影移行了。


 


[1] 原文是: Pateo, 拉丁文,意思是open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