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21.1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21: 推测


他们在霍格沃德现影,就在尖叫屋的附近,那个哈利曾经躲在他安全的隐形斗蓬里朝德拉科丢雪球的地方。德拉科纳闷,她是不是故意选在这里,为了刺激他不好的记忆。


他立刻脱离她的掌握。


「开什么玩笑,我不会去那里的。」


「为什么不?你已经充分证明了你自己,要是连我都可以不再想要杀了你,其他人应该不会有接纳你的问题。」


「其他人?我很怀疑。你的朋友波特,在他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就鄙视我。」


「这个嘛…哈利是比较特别的例子。但他并不是蛮不讲理,我会跟他说明,他会很好。」她安抚的说。


「你的谎话说得很烂,」他说。她脸红了。


「你迟早都要这么做,我们不能永远这样躲起来。」


「为什么不行?我已经开始喜欢这样了,」他恶意的说,让这些话听起来像个谎话。她的眼睛闪闪发亮。


「是吗,我可不。食死徒随时都有可能回来,我父母的房子并不安全,而且现在我们还需要处理那个东西。」她指着德拉科手上的金杯,「在我们不知道要怎么处置它以前,我们需要哈利的帮忙。」


德拉科嘲讽的笑了笑,「是啊,我很确定那个被选上的人两三下就能搞清楚这些事了。」


「你这样的态度对解释你的动机没有帮助!」


「我没有什么要解释的!」


「你当然有,在过去这三天,你甚至无法假装你不在意。你就跟我们一样不希望伏地魔胜利,否则你也不用冒这么多风险。」


她走向他,拳头紧紧抓着他的夹克,像是要把他抓在原地。她的声音很轻柔而真诚


「听着,马尔福,你找上了我,而我知道这对你来讲真的非常困难,或许是你这一生做过最困难的决定。你能看着我,然后跟我说,你后悔做了这个选择吗?」


他看着她诚挚的咖啡色眼睛、她肮脏的脸和乱糟糟的头发,然后试着想起他以前是怎么看她的。那个对待他就像他是最低等的寄生虫的可怕小万事通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这个令人恼怒的、真诚的、充满希望的女孩,她正用一个他不配得到的信任眼神看着他。


「你完完全全的疯了,」他低声说。


「我们不是在谈论我的事。」


「不要这样看我。」


「哪样?」


「像你对我完全有信心的样子。我不值得你信任。」


「你真的是个说谎大师,」她冷冷的说,「但我可以自己做判断。现在,你要自己走,还是要我攻击你,让你不省人事的被绑过去?」


她声音里的冷酷提醒着他,她是认真的。他做了最后的努力,试图阻止。


「我们可以至少先回凯洛弗利,做最后一次淋浴吗?」


她惊讶的大笑出来,「不行,要是你担心的是全身脏兮兮的,我可以解决这个。」她用魔杖朝他点了几下,然后他觉得身体和头发上的尘埃都消失不见了。


「噢喔!」


「小婴儿,等在这,我也要清洁一下。」她在自己身上也施了魔咒,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包围着她,所有的脏污都消失不见。她的头发再次露出干净的曲线,而她的背心也再次闪着漂亮的白色。看着她脸颊上的那抹脏污消失,德拉科几乎要感到难过。


「你是对的,这真的有点痛。」


他张开嘴巴,但忍着不要作出评论,「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他举起那个金杯仔细的看了起来。那个印在上面的树獾就跟所有他看过的赫夫帕夫标志一样丑,「邪恶又丑陋的东西,难怪黑魔王要把它藏在那个倒塌的木屋里。一只树獾,多奇怪的象征标志啊。」


赫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是啊,蛇似乎还比较讨人喜欢。」


「我很高兴你能认清这一点。」


她变出一个皮制包包,打开好让德拉科把金杯放进去。她拉上包包的系带,然后背在肩上。


「对了,除了你、我、哈利和罗恩以外,没有人知道关于魂器的事。我们希望保持这个秘密。」


德拉科扬起眉毛,然后发出不赞同的啧啧声。


「对凤凰社的人保密?多么的不葛来分多啊。」


「闭上你的嘴,现在快走吧,不要再拖延时间了。」她抓着他的手臂,拉着他走在前往学校的路上。


「你知道吗,你可以不要抓着我。」


「不,我不要。要是你消失了,我可没有时间去把你追回来。」


他很惊讶,「你会来追我?」


「总有人要确保你不会去做些蠢事。」


他皱眉,这完全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他们一直走到看见霍格沃茨的大门,然后赫敏召唤了一只护法,德拉科看着那只银白色的水獭跑进霍格沃茨校园。她的护法很有趣,若是几天以前他一定会很讶异,但现在他一点也不觉得惊讶。他现在知道,有一个喜欢恶作剧又喜欢开玩笑的人,就隐藏在那个爱发号施令、专制、而聪明的外表下。


当他们抵达大门,他们停了下来。


「你的护法是什么?」她好奇的问。德拉科脸红了,他痛恨他的护法,这就是为什么他很少使用护法咒的原因。这实在太尴尬了,而且还有其他很多方法可以对付摄魂怪。


「别在意。」


「为什么?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吗?像是白鼬?」


他怒目瞪着她,「很有趣。不,不是白鼬。」


「是吗,我认为你变成的白鼬很可爱。我会想把你放在笼子里,带你回我的房间,然后喂你吃白鼬零食。」


他低声抱怨,「喔,那真的非常感谢。」


她开心的笑着。他们看到麦格走了过来,德拉科想转身,但是赫敏收紧了抓着他的手。


「你会没事的,」她小声道。


「格兰杰小姐,」麦格惊讶的说,她透过大门的栏杆看着德拉科,没有开门的打算,「这是什么意思?」


「马尔福决定加入我们一起对抗伏地魔,教授,」她轻松的宣布。「我们已经欠他一个很大的人情了。」德拉科因为她的用字而闭上眼睛。她理所当然可以做的比这样还要更好的吧?


「这永远都不会有用的,」他对赫敏低声说道。她在他的脚踝上踢了一脚,然后他的脸抽搐了一下。麦格张大的眼睛瞇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你被夺魂咒控制了吗?」


这个问题看来把赫敏逗笑了,她咯咯笑着,然后充满趣味的看着德拉科。


「我有吗?你知道怎么用夺魂咒吗?」


「我当然知道,」他愤怒的说,「要是我连简单的不赦咒都使不出来,我算是什么黑魔王的仆人?」


「这个嘛,你从来不真的算是黑魔王的仆人,不然你现在也不会在这里了,不是吗?」


「啰嗦。」


「格兰杰小姐!」麦格突然厉声发话,打断他们的对话。


「抱歉,教授。你要知道,昨天晚上救援纳威隆巴顿的行动,德拉科也有帮上忙。他也警告了我们在卢娜罗古德家的攻击行动,还有我的父母也是,及时的救了他们。」


「你当然是能证明你刚刚说的话了?」麦格冷冷的说。


「唐克斯可以替他作证,」赫敏充满信心的说。


「唐克斯?」


「你可以去问她,我们在这里等。」


麦格看来花了一点时间消化赫敏的话,但看着赫敏抓着德拉科的手的样子,这让她做了决定。她召唤了她的护法,护法一溜烟往南方跑去。


「关于纳威有什么新消息吗?」赫敏突然问道。


「他醒过来了,而且在复原中。他中了很多次酷刑咒,不过幸运的是没有多到会造成永久伤害。」她瞪向德拉科。希望他感受到罪恶感吧,他想。


「所以,是什么让你想要转换阵营呢,马尔福先生?」她问的就好像是太阳从西边升起了一样。德拉科耸肩。


「我觉得很无聊,那些酷刑、杀戮、还有在伏地魔面前卑躬屈膝,无聊的相当快。」


赫敏用手肘撞了他一下,然后用她专属的厌烦眼神看着他。


「你可以认真一点吗?」


「不行。而且坦白说,我根本一点也不想来这里。麦格不想让我进去,我也不想进去,所以,你为什么不干脆让我幻影移行离开,然后我们各自都可以满意?」


「想都别想,」她很坚决的说。德拉科几乎要抓狂的用头去撞铁护栏。


唐克斯的回应比传送一个讯息来还要更好,她直接幻影移行过来。她粉红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更显闪亮,她对他们露出开朗的笑容。


「嗨啊,赫敏,德拉科表弟,」她说。


「尼法朵拉,」麦格说,德拉科看到她的脸在听到那个名字时抽搐了一下。「德拉科马尔福对纳威隆巴顿的救援行动提供了协助,这是真的吗?」


唐克斯开心的点点头,「没错,他真的很优秀。你应该看看他的表现,在赫敏被打倒后,像只狮子一样勇猛奋战。看到家族里的某个人还有点头脑,真的是很好的一件事。」


德拉科洋洋得意的看着麦格然后扬起一边的眉毛,她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很好,格兰杰小姐。我想从现在起,就由你负责他的行为。」


德拉科看着赫敏,就好像他很满意这样的结果,她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麦格点了点锁头打开大锁,锁炼从栏杆上滑下,她打开了一道门让他们进来。德拉科突然感受到一股被关住的恐惧,要离开霍格沃茨并不容易,他很想离开。只是赫敏坚定的在他面前,还有她的手一点也没有放松的迹象督促着他前进。她把他拉进大门。


走在学校里就像是走往绞刑架一样。赫敏的角色就像是神职人员,让德拉科相信他是要去一个更好的地方、麦格是在一旁的受害者陪审团,坚持在一旁等待判决落定、而唐克斯就像好奇的旁观者──毫不关心,不过乐意看到事件了结。她一直在对麦格讲着一些事,差不多都是关于魔法部的事。


当他们走进入口大厅赫敏才终于放开了德拉科,唐克斯和麦格都好奇的看了他们一眼,不过还是各自上楼,留他们在原地。


「我要去找哈利,你要去史莱哲林公共交谊厅休息一下吗?」


「不,我不这么想,我要跟你一起去。」


她看起来很担心。


「这大概不会是最好的点子,我应该先跟他们说一下。」


「我拒绝躲在你的裙子底下,」他冷漠的说。


「我没有穿裙子。」


「带路吧,格兰杰。让我们看看你宝贝的波特是不是像你所想的那么善解人意。」


「你一定要把事情搞得这么困难吗?」


「还有其他方式吗?」


她举起双手,「随便你,就用最麻烦的方式面对所有问题吧。」她带批判的看着他,「我喜欢这件军外套,但是在霍格沃茨这样看起来似乎有点怪。」没有征求同意,她把他的外套变回黑色斗蓬,不过不是食死徒常穿的那种罩袍。她把她的白色背心换成葛来分多的红色。


要找到波特和鼬鼠花了比他们想象中还要长的时间。首先,他们爬了七楼去找那两个葛来分多,但却进不去,因为赫敏不知道通关密语。那个丑画像说里面没有人。


他们接下来去的地方是图书馆,这违反德拉科的建议,他认为除非赫敏抓他们两个进去,不然波特和韦斯莱宁愿死掉也不会进图书馆。当他的预测成真,他给了她一个嘲讽的怪笑。


「去厨房试试,」德拉科建议,「韦斯莱看起来像是会让自己撑到死,食物在这可是免费的。」


赫敏的脸气的涨红,然后她转身面对他,「我们到这里还不到半小时,而我已经再度开始不喜欢你了!」


他简洁的笑道,「你说谎的本事还是没进步。」


「喔,闭嘴!」


当哈利和罗恩出现在大厅时,他们正在楼梯间刚要走下楼。赫敏先看到了他们。


「哈利!」她喊道。她跳下最后几阶楼梯,然后抱住波特的脖子。德拉科看到波特的手抱着赫敏,然后他觉得他的下巴咬了起来。


她放开哈利,然后转去抱韦斯莱,他抱的实在是太紧了,而且时间也太长。波特看到了德拉科,他站在原地动也没动。哈利拿出魔杖,下一秒已经指向他。德拉科想着,那个被选中的人是不是会对着镜子练习他掏出魔杖的姿势。德拉科的魔杖依然放在他的斗蓬里,他知道葛来分多的圣人先生决不敢在他手无寸铁的情况下攻击他。


「他在这里干嘛?」韦斯莱吼道。他还是没有把他的手从赫敏的脖子上放开,占有欲很强的手势,德拉科想着。感谢老天,她甩开了韦斯莱,然后很快的站到德拉科旁边。


「放下你的魔杖,哈利,」她命令道,「从现在开始马尔福会跟我们一起做事。」


「不可能!」哈利厉声说。韦斯莱也说了些什么粗鲁的评语,但都被哈利的声音压过。


「我晚一点会告诉你们细节,但要是没有他的帮助,卢娜就会失踪,纳威也还会被囚禁,而我们也不会有这个。」她打开她的背包,拿出赫夫帕夫的金杯。


「那是──?」


「其中一个魂器,没错。」


「你告诉他了?」哈利咆哮。德拉科想着,她的朋友们在不爽的时候声音真的很大,这肯定是葛来分多的特征。史莱哲林的方式刚好相反,他们会压低音量,用嘶哑的声音讲出激怒对方的话,露出威吓的眼神,或用恶作剧报复。葛来分多的方式很吵,不过很快。


「他本来就知道!」赫敏吼回去,陷入情绪中。


「我敢说他确实知道!他八成是被派来找它们的,就在我们找到之后!」哈利厉声说。


「这太荒谬了。」她把金杯装回背包,然后继续就事论事,「现在,我们都需要把我们的不和放在一边,先解决手上的问题,那就是毁掉这个杯子的方法,还有关于其他东西的存放地点。」


「把我们的不和放到一边?」罗恩大吼,「你是真的发神经了吗?你难道忘了是谁把食死徒放进这间学校的?是他的错,邓不利多死了!他差点害死凯娣贝尔,他差点杀了我,他害比尔被那些疯狂的狼人给咬伤!」


德拉科暗暗发笑,他纳闷格兰杰要怎么反驳这些。波特不停的点头,就像是断了脖子的中国娃娃,赫敏奋起接下挑战。


「他做这些只是为了救他的父母,如果你也在那样的处境之下,罗恩,你很有可能会做一样的事!」


韦斯莱的眼神很冷酷,「不,我真的不认为我会这么做。而且我无法相信你居然在维护他!」


波特苛刻的声音插了进来,「你难道不想帮自己说任何话吗,马尔福?你打算让赫敏来替你讲每一句话?」


德拉科露出冷漠的笑容,但他的血液因为他居然要向波特解释自己的行为而沸腾着。他克制着自己讲话的音量,让它们能尽量平稳。


「她喜欢说话,就像你或许有注意到的那样。坦白说,我没有什么该死的意见要提供给你,波特。我不欠你任何解释,而我也没有打算出示我的行动,给心胸狭窄、自以为判官的葛来分多审判。你可以自己决定我是什么样的人,而我当然也会自己决定你是什么人,所以,就让我们搞清楚彼此之间的憎恨,然后动手解决手上的问题。我们越快解决黑魔王的小玩意,你跟他就能越快进行消灭对方的任务,然后我们这些剩下来的人就能越快回到我们自己的生活。」


波特绿色的眼珠闪着愤怒的火光,韦斯莱甚至一句话也讲不出来,他的脸涨红,连他脸上的雀斑都消失了。


「有必要这样吗?」赫敏嘶哑的说。她的声音充满着斥责,德拉科突然间对葛来分多反胃到想吐,这都是赫敏和她该死的理想主义!她到底期望什么?期望他、波特和韦斯莱像兄弟一样来个大拥抱?他决定要摧毁她的天真。


「是的,我认为有必要,」他冰冷的说,「不过,还是感谢你的尝试。」


说着,他伸出一只手环上她的腰,他拉着她,让她贴在他身上,然后低头对准她惊吓过度的嘴给了她一个吻。他不急不缓的做着这些动作,猜想他可能会死的像一枚被打烂的硬币。为了让她得到教训,他慢慢的品尝着她,他的舌头在她的唇上细致挑逗般的滑行。他的理智突然间被吻她的感觉、她身上的香味、和她尝起来的滋味给打倒。他的心跳开始加速,这完全不是他原本想做的。


她讶异的全身僵硬而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在过去的这几天里他冒过不少风险,而在赫敏格兰杰手上握有魔杖,还有她的两个保镖在身边的时候吻她,这大概是列表里等级最高的一个。


他的牙齿轻轻的咬着她的下唇,希望这一刻不要结束得这么快,然后他放开她,往后站了一步。她的眼睛充满难以置信的呆滞表情,而她看上去有些呼吸困难。他自己也觉得有些晕眩。


「你知道我会在哪,」他冷冷的说完就大步走下楼。


那个拉住波特和韦斯莱的可怕静止时光,在罗恩一声纯然的怒吼中被打破。


「你这个杂种!」


尽管他看了罗恩一眼,但德拉科并没有停下脚步。在他的小小余兴节目里,波特在罗恩对德拉科发出一个疯狂的魔咒前拉着他的手制止了他。


「最好是给你的宠物系上链子,波特,」当他经过他们的时候说,「他很可能会受伤的。」他笑了出来,然后走下通往史莱哲林地牢的楼梯,把葛来分多们都抛在后面。赫敏在那个表演之后应该会再次开始恨他,而德拉科对这个想法感到既放松又失落。事情又走回了原点,德拉科对葛来分多三人组。他叹气,该死,吻她的感觉比他想象中要好太多了…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