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21.2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赫敏震惊的无法移动半步,德拉科的吻很强烈──搜索的、挑逗的、还有完全的令人兴奋。在那一刻她感到很虚弱,双腿甚至有些发软,任何理性的思想,都在他触碰她的感觉,还有她的嘴尝到他的滋味的那一刻消失无踪。


当他放开她,头也不回的大步下楼时,她几乎有些犹豫。她困惑的看着他走过罗恩和哈利旁边,似乎看到罗恩向他扑过去,但被哈利制止。她的眼睛就这样看着他,直到那颗铂金色的脑袋跟飘扬的黑色斗蓬离开视线。


她的目光一直到转回哈利那狂暴的绿色双眼时,现实世界才突然回归正常。她感觉到一抹红晕爬上她的双颊,哈利开始走上楼,停在她的旁边。


「我希望你有个见鬼的好理由可以解释这个,」他说,然后走开。罗恩跟着哈利,用愤恨恶心的眼神看着她。


「和德拉科马尔福接吻?」他鄙夷的说,「你们两个到底在干些什么勾当?你他妈的到底是谁?」他恶狠狠的跟上哈利,而她看着地牢的入口。在那一刻,比起跟着她那两个被激怒的伙伴,她更想要去找德拉科。


他为什么要吻她?只是为了惹恼哈利和罗恩?还有什么其他理由吗?在谜屋的时候,她就曾觉得他想吻她,但那一刻已经过去,而她确定那只是她的想象…


她发出微弱的叹息,把占据她思想的那些关于马尔福的事都甩开。不管怎样,赫敏从来都不知道要对他有什么期望,他的行为或许有个理由,但也有可能只是一时冲动的恶作剧。她很快往哈利和罗恩的方向追去,在他们在第五十阶等待楼梯间的转换时,她追上了他们。


「听着,我知道这很难,接受马尔福对你们来说很不容易──或许根本不可能,但我们需要所有能得到的帮助,」赫敏说,「这对我也一样并不容易。」


「是喔?」罗恩不以为然,「你看起来似乎没有反抗得很厉害。」


「他所做的就只是吻我,罗恩!我是不是应该把他变成一只猫鼬?」她厉声说。


「没错!」罗恩大吼。


「是吗,我敢说他这么做只是为了惹恼你们,你们自己看看,这奏效了!我们在这两天一起经历了很多困难,要是没有他的帮助,我不认为我能成功,纳威也是一样。我不期望你们觉得他改变了,但德拉科马尔福比他那经常表现的讨厌外表还要更有用。」


「唐克斯会救出纳威,」哈利在踏上楼梯时顽固的说。


「喔,是这样吗?就在多比和怪角消失之后?你认为她一个人就能应付所有的食死徒吗?即使是我也被无预警的攻击了,要是马尔福打算背叛我们,他大可把我们和纳威都一起留在那里。」


「我不想再听见任何一句关于圣人马尔福的话!」哈利决定大吼,罗恩在一旁赞同的点头。


「很好!」她吼回去,「把你的头埋回沙子里,不要接受来自任何地方的帮助!没有人可以告诉我们任何关于食死徒的事,或是伏地魔的下一步可能动作。或许当你在坚持你那幼稚的憎恨以前,你应该想想这个!」


她气急败坏的走开。


「幼稚?」哈利在她身后喊道。


「我会待在图书馆,看你们是不是不介意快长大!」她叫回去,就像在做分手宣言。


***


他们在大约二十分钟后抵达图书馆,赫敏几乎隐没在一迭灰尘满布的书堆中。


「找到什么了吗?」哈利怯懦的问。


她摇头,「对魂器的事连提都没有提到。我想或许该找找更古老的书籍,北欧古文的卷宗里说不定会提到是谁发明它们的。至少,这能让我们有个开始,要是我们知道那是怎么做出来的话,也许我们就能想出该如何摧毁它们。」


「我知道它们是怎么做的。呃,不是使用的魔咒,不过我知道过程。那是经由谋杀来制造的,所以,这看来不像是你能倒回重新开始。」


赫敏叹气,「不,或许更像是招魂咒──释放灵魂,将它封锁进物品里。如果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可能要试试魔多溶剂,我不认为这有可能失败。」


「什么是魔多溶剂?」罗恩不情愿的发问。


「把它丢到活火山里,」哈利回答。


「英格兰没有太多活火山。」


「而且没有一个活火山在附近,」赫敏说,「所以,希望我们能找到更可行的方式。让我找找宗教或教堂文件区。你们两个继续检查这些,我情愿把卢恩文的翻译本留下来当作最后的办法。」


她走进一排书架当中。


***


一个人坐在史莱哲林公共交谊厅里,德拉科很快就感到无聊了。他想过用硬币和赫敏联系,但他不确定她会有什么反应。他决定自己去做一些研究。


当他走进图书馆,立刻厌恶的发现波特和韦斯莱已经在里面了。韦斯莱懒洋洋的坐在窗台上,膝上放着一本巨大的书,他一页一页的翻着,看起来像是宁可被丢进滚烫的热水里。波特坐在桌上,四周放满了书。他没有看到赫敏,这不是个好现象,或许她比他想的还要更难过。


哈利什么也没说,只是用他那绿眼睛冷漠的看着他。


「滚一边去,马尔福,」罗恩恶狠狠的说。


德拉科懒懒的笑了笑。


「格兰杰在哪?」他简洁的问道,想看看罗恩的反应。他的反应比他预期的还要更好。


「你离她远一点!」他吼道,把腿上的书推到一边,然后跳下来。


德拉科啧了一声,「不要太惊讶她喜欢我胜过你,鼬鼠。你最近有没有照过镜子?你有六年的时间可以把她赢到手,但我想你已经尽了你的全力。我只花了两天的时间,不过那都在预料之中了,不是吗?」


「你最好是把你那张脸藏起来,马尔福,在我打烂它以前!」


德拉科叹气,「你的威胁也是一点没进步,依然那么的空洞。」


「你来这里只是为了继续你的无礼行为吗,马尔福?」哈利插了进来。德拉科的目光转向波特,他看起来出奇的镇定。


「不,我没有料到这里有人,」他承认。


「去做你想做的事,还有,不要再对罗恩挑衅了。」


「要是你在找赫敏,她不在这里,」罗恩插嘴,「她八成是在某个地方用强力肥皂洗她的嘴。」


韦斯莱的反击非常可笑,德拉科决定让这件事落幕。看在赫敏的份上,他甚至可以主动和解。


「放轻松点,鼬鼠。我吻她只是为了让你抓狂,你知道我绝不会让一个泥巴种弄脏我自己。」


他听见背后传来惊讶的抽气声,然后转身看见赫敏拿着一迭书就站在他后面。她的眼睛张很大,而且满是反感,德拉科觉得他身体里的空气好像都被抽干了。泪水从她褐色的眼睛里涌出来,她把书放在最近的一张书桌上,然后跑进图书馆的一间休息室里。


德拉科在她背后追了两步,然后他停下来,意识到她的两个朋友的视线在背后盯着他。他的脑袋里冒出好几种不同的咒骂,六年来他一直不断恶意的想中伤她都没有成功,而现在,在他根本没那个意思的时候,狠狠的刺了她一刀。


他靠着他多年养成的习惯,摆出一张目的达成的冷酷笑容,然后坐到书堆前。他无视波特和韦斯莱径自翻开一本书,他一页又一页的翻着,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赫敏回到图书馆,她大步走过德拉科旁边,看都没看一眼,坐到了哈利的对面,罗恩很快的坐到她身旁。


「好了,」她迅速的说,「现在,我们都集合在这里,我们可以开始想一些点子。」她的声音很平稳,但德拉科在她的声音里听出了受伤的痕迹。她变出一张羊皮纸和羽毛笔,「我们现在知道什么关于魂器的事?我们要列一张表,从知道的人开始。第一个人,很明显,就是伏地魔本人。我认为我们该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他知情的人身上,像是那些现在知道──或以前知道──它们的人。史拉轰教授知道,这个信息就是他告诉汤姆瑞斗的,虽然伏地魔之前就已经在其他地方得知这个消息了。我不认为我们能找出来,不过我们或许可以想想史拉轰是从哪里得知的。是他从某个地方读到的、他的祖先流传下来的神秘仪式、或是其他介于这两者之间的方法?要是我们能解开这个迷团,我们就能对照他的方式。」她草草记下了一些笔记。


「下一个对魂器有兴趣的人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他看样子知道它们的存在,很可能是从邓不利多那里听来的,但也可能不是。就我们所知,也有可能是斯内普告诉邓不利多的。我们无法确定是哪一样。」


德拉科不再假装看书,他站起来走向窗户边的一张毛茸茸的躺椅。他抬起一条腿挂在躺椅的扶手上,百般聊赖的玩着他的魔杖。赫敏的声音没有停止。


「再下来,另一个人是雷古勒斯布莱克。他不只是知道魂器,他还知道伏地魔有魂器。因为某个原因,他尝试偷走一个,在这一部份,我们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了。他是怎么得知的?他说他知道伏地魔的秘密,但为什么这会让他决定不再做一个食死徒呢?天狼星说他踏进了里面结果吓得想退出──因为某个伏地魔要求的任务。」


「错了,」德拉科用百般聊赖的声音说。赫敏沉默下来,三对眼睛转向他。他转着他的魔杖,魔杖在他的手指间绕着。他耸肩,「雷古勒斯是典型的布莱克,肮脏、嗜血,还是个标准的纯血主义追随者。天狼星是突变──这也让他跟布莱克家断绝了关系。」


除了罗恩对”纯血主义”发出了一个嗤之以鼻的声音,其他人都一言不发。德拉科继续,「不管黑魔王要求雷古勒斯作的是怎样肮脏龌龊的事,他都不会有任何内疚,我也不认为魂器的事会带给他什么困扰。事实上,雷古勒斯发现的那个龌龊小秘密,是他那完美的新主子的麻瓜出身。雷古勒斯从出生的时候开始,就是在纯血是贵族,其他血统都只是残渣这样的环境下被扶养长大的。你能想象,当他知道他的灵魂居然是卖给一个,他一直以来都认为是毫无价值的社会败类的东西时,他是多么的震惊和感觉到了背叛吗?根据我听到的,布莱克的母亲因为这样还给他下了酷刑咒做为惩罚。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其他的布莱克里没有一个是食死徒?那是因为那比他们的社会圈还要低下。雷古勒斯不顾他的家族法纪加入了他们,所以发现黑魔王居然是个泥巴种对他们而言是完全不可饶恕的事。我认为,雷古勒斯因为这个情报而有点失去了理智,而这个就是让他走往摧毁所有属于伏地魔象征物的东西的道路的原因。」


「你怎么知道这些?」哈利问。


「雷古勒斯是我母亲最喜爱的堂弟,他们经常相处在一起。我认为他有一半是爱着我母亲的,虽然她大他六岁,而且当时已经和我父亲开始约会了。当他失踪之后,我的母亲很震惊,但她知道原因是什么。她说他是那么年轻,却真的十分聪明,而他发明的黑魔法咒语显然也比他的朋友西弗勒斯斯内普更多。」


「他们是朋友?」赫敏总算开口说话。他把那当作是一个鼓励。


「对两个同样自我中心的人而言,独来独往比较好。很显然的,他们之间的主要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对詹姆波特和天狼星布莱克有着恒久不变的痛恨。」


哈利怀疑的说,「雷古勒斯痛恨天狼星?他自己的哥哥?」


「你很难相信是吗?雷古勒斯是布莱克家的黄金男孩,乐于追随传统还有学习黑魔法。天狼星是个被逐出家门的人,恣意和狼人跟麻瓜血统的人作朋友,全然漠视他的家族重视的东西。雷古勒斯小他两岁,当他进入霍格沃茨时,波特和他的同伙残忍的捉弄他,他拥抱黑魔法的部分理由,是为了保护自己。」


「他是从哪里知道伏地魔的魂器的事?」


德拉科点头,「我也一直在想这个,而我有个想法。我认为,是贝拉雷斯壮说溜了嘴。」他停止转动他的魔杖往前坐了一点,三个葛来分多立刻专注在他的话里,这让他感到一股新奇的暖意。「贝拉是伏地魔的追随者中最激进疯狂的一个,要是说到她的疯狂,就像我们都知道的,她对自己身为伏地魔最忠心、最被信任、又最得宠的仆人感到非常自豪。现在,想想年轻的雷古勒斯一加入──他们几乎一样的狂热,而那只是一开始。雷古勒斯更有才华,冷血无情,又有创意──结合了吸引黑魔王的注意和得到栽培的本质。贝拉肯定非常愤怒,根据母亲的说法,贝拉一直都很嫉妒雷古勒斯。我相信,黑魔王把一个魂器交给了贝拉,她要拿去藏起来,或是自己守护随你去猜。她可能根本连那是什么都不知道,她只知道那对伏地魔很宝贵。贝拉因为这个获得宠信的象征乐昏了头,八成马上就去找雷古勒斯吹嘘她最受宠的地位。而雷古勒斯,做为一个比贝拉还要聪明的多的人,应该很快就猜到那个究竟是什么东西。当他一旦发现黑魔王的那个龌龊的小秘密,他立刻就想到了这条情报。」


赫敏摇头,「要是他真的那么聪明,他怎么会这么快就被抓到而且还被杀死了呢?」


德拉科叹气,「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我一直不能确信他已经被杀了。要是有任何人能躲避死亡又欺骗黑魔王,那一定就是雷古勒斯布莱克。」


「但是,为什么在伏地魔消失后,他也没有从躲藏的地方出现呢?」


「他或许像个国王一样住在斐济,说不定他丢下了这一切逃亡了。很难相信他会丢下他景仰的母亲,不过他很冷酷无情,所以这也是很有可能的。或是他只是逃跑了,食死徒的确抓到了他。」


「我在想,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可以确认他究竟是不是真的死了,」赫敏沈思,「有任何传闻知道他是在哪里被杀的吗?」


「我父母跟大部分的食死徒都知道。很不幸的,他们现在不在这里,」德拉科说。


「他们可以做到,要是我们有电话的话,」赫敏不耐烦的说。


德拉科笑了,至少,她还是跟他说话了…即便很勉强。


「我会建议,查一查旧的预言家日报,但我不认为他们会花太多版面在一个死掉的食死徒身上。」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确认一下,」赫敏决定,「我们或许很好运,就这一次。就目前看来,这就是我们所有知道的人。接下来,我们必须要搞清楚那些究竟是些什么东西。我们已经知道有金杯、不见的小金匣、还有伏地魔可能会用的葛来分多跟雷文克劳的遗物。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比起浪费时间去想我们到底要找什么,集中精神在它们可能出现的地方或许比较好。一旦我们标记出地点,找出存在的魂器应该会相对容易。我们很幸运能拿到金杯,虽然我们还不知道斯内普为什么要帮马尔福找这个东西──」


「他喜欢我,」德拉科谨慎的说。


「是个人才会喜欢,」罗恩嘲讽的说,「如果你认为斯内普是一个人,那就是了。」他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而其他的物品也都放在对伏地魔有象征意义的地方,如果我们可以发现哪些地方对汤姆瑞斗有意义的话…」


「孤儿院,」哈利突然说,「邓不利多告诉过我,瑞斗是在麻瓜孤儿院长大的。他曾经带着那些孤儿院的小孩去的洞穴,就是其中一个魂器的地点──为什么不是在他第一次知道他是个巫师的地方呢?」


「但是他痛恨那里,他瞧不起他的麻瓜血统。」


「他有很大的理由用那个地方,那代表着他的胜利。我会去问问麦格…喔,不行。我们必须自己找旧档案,我会找出收藏学生数据文件的地方,那上面或许会有地址。」


「我帮你,」罗恩说。


「好了,还有哪里?」


「霍格沃茨,很明显。他一直想征服这里,」德拉科说。


「我同意,我们或许有必要再进一次密室。」


「邓不利多肯定已经在那里确认过了,」哈利说。


罗恩耸肩,「把那里留到最后吧,下去真的很可怕,到处都是蜘蛛。」


「我们早就该去那里搜索了,但你说的没错,哈利,邓不利多应该适当的调查过那里了。或许,伏地魔认为那本日记会一直留在霍格沃茨里,一本书在学校不会吸引太多的注意。马尔福父亲的那个肮脏小把戏实际上帮了我们一个忙,尽管在当时没人能知道会变成这样。」


三双指控的眼睛钉在德拉科身上,他忽视那些眼神。


「我会怀疑魔法部也有一个,」他说。


「魔法部?」哈利听起来很惊讶。


「这会让他很开心的,黑魔王要把某个东西送进去很困难,不过他有很多仆人可以在那里随意进出。除此之外,简单的夺魂咒也能达到目的。」


「我们永远都没办法在那里找到任何东西,」罗恩说,「那里到处都是些奇怪的物品。」


「没错,我们必须确实搞清楚我们要找的是什么,尽管那会花上一点时间。我要想个办法联系我父亲,看看他是不是知道什么。糟糕的是我在离开前没办法跟他说上话。」


在那一刻德拉科突然哀伤起来,他的母亲八成已经因为担心而乱了方寸。他需要给她传个讯息,是有一个方法,尽管他实在不想那样,而且也会带来风险。


赫敏继续说道,「我会对伏地魔可能藏东西的地方写张清单,不管机率有多小。我不想这么说,不过高锥客洞会是个可能的地点。」


哈利脸色发白,赫敏伸出手温柔的握住他。


「你不需要回到那里,罗恩跟我可以处理。」


德拉科几乎要发出轻蔑的嘲笑,罗恩大概连自己穿衣服都无法处理。她的发言明确的表明了立场,德拉科并不在他们的任何计划里面。他必须纠正这个错误的决定。


当赫敏结束她在羊皮纸上的抄写后,她说,「这就是所有地点,除非我们还能想到其他更多的地方。时间不重要,反正何时去找也不会有差别。我们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做了魂器,又是何时藏起了它们。方法也是一样,这些信息似乎都无法取得。最近,我们已经知道他的动机,因为他害怕死亡,而且极端的疯狂。」


她看了看所有人。


「我们该从哪里开始?哈利,储思盆有提供任何线索吗?」


哈利脸红了。


「我还在观察,目前没什么有用的消息。」


德拉科对这句话扬起眉毛,哈利很明显的在回答这个问题时降低了音量。葛来分多们实在很容易被猜透,赫敏看起来似乎没留意到他的反常。


「好吧,我的建议是你们继续查这些,最好能查到学生数据文件放在哪里。我饿了,所以我想先去找点吃的,然后我会回来试着缩小可能的地点范围,决定哪里是适合我们先搜索的地方。罗恩,或许在哈利利用储思盆的时候,你可以帮忙找那些档案。马尔福…我真的不在乎你要干嘛。」


说完这些,她卷起羊皮纸,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大步走了出去。罗恩洋洋得意的看着德拉科,德拉科恶劣的笑了笑。


「你收到了你的命令,葛来分多!快去做事吧!」他啪的打了个响指做为强调,「在你们埋头苦干的时候,我计划在这里放松一下,顺便睡个午觉。祝你们有愉快的下午。」


德拉科满足的躺进躺椅,他闭上眼睛,然后听见哈利跟罗恩踏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他愉悦的笑了起来。现在…他该怎么处理赫敏格兰杰?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