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22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22: 如何制造大笑药剂


德拉科等了一段时间,确定波特和韦斯莱不会回来,然后他前往楼下。他看到赫敏站在那幅水果画的出口,那边通往厨房。她惊讶的瞪着他一段时间,然后她的眼睛瞇了起来。


「我发现我还不是太饿,」她若无其事的说,「我要去找海格。」


德拉科困惑的摇摇头,他永远都无法理解,三人组为什么这么喜欢那个古怪的半巨人怪物。


「我需要跟你谈谈,」他说。她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很冷淡。


「有什么好谈的?我不希望你因为跟一个令人憎恶的泥巴种靠太近而弄脏了自己。」


德拉科的脸抽动了一下,她真的非常生气。赫敏绕过他,然后向前门走去。他转身追上她。


「听着,我那些话只是说给韦斯莱听的,为了你。」


她停下脚步然后转身瞪着他。


「为了我,请告诉我,在我背后恶意诋毁我是在为我什么。」


「我是想让那只鼬鼠冷静,他看起来要气的口吐白沫了。」


「那是你造成的。」


没错,但他还有其他武器没使用呢。


「不管怎样,我只是试图对我的所作所为说些话来安抚韦斯莱,」他停住了,他突然间意识到,他无法想起自己最后一次对某人为某事道歉是什么时候的事,大概是好几年前了。他继续补充,「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不再是那样想你了。」


她冰冷的表情并没有改变,「我们已经确认过你是个说谎高手,你不需要提醒我。」


她又一次转身,然后走出大门。德拉科气的脸色涨红,顽固的女人!


他在室外的楼梯间拦住她。午后的影子在草地上拉的很长,风渐渐强了起来,云层在地平在线聚集,看样子很可能会下雨。德拉科的手抓着赫敏的手臂,她瞪着他,然后用力甩开他的手。


「不要再碰我!」她吼道。她的头发被风吹起,在她的脸上飞扬,「我不希望脏了你的手!」


「我已经说了我不是那个意思!」他也大吼,完全发怒。


「从我们入学开始,你已经叫过我几千次泥巴种了!」她吼回去,「你怎么可能突然间就没那个意思?你是个该死的纯血,而那对你一直都很重要,我是个白痴才会相信你改变了!只才两天?我在想什么?」


她又一次走回道路上,步伐快的简直就是用跑的。德拉科的手抓过他的头发,他从来没看过这么顽固的人。他拔出他的魔杖,朝她背后发出一道魔咒,附近的一块树丛突然伸长勾住她的披肩,让她停了下来。他赶上来的时候,她一直瞪着他,她的双手不停的扯着那些树枝,试着从那里挣脱。


「你干嘛一直跟着我?」她质问。


「我希望你听我说,」德拉科厉声说。


「为什么?」


「我自己也想知道。」


他们的视线交会在一起,一样的冰冷,突然吹起的风也无法冷却德拉科不停上升的愤怒。他的斗蓬在他的脚边飞扬,赫敏那件绿色的短上衣贴着她身上的曲线,德拉科突然失语。她下定决心不听他说话,他握紧拳头,想着他到底为什么要在意。她对他而言算什么?一个蠢到相信他的女孩?他究竟毁了多少这些信任?不管怎样,他又为什么要在意她的看法?


他愤怒的对那树丛下了咒放开了她。


「忘了吧,」他说,然后他咬紧下颚,「这不值得。」


德拉科转身走回城堡,没有回头看一眼。


***


赫敏看着他离开,然后觉得她的喉咙里卡着些什么。她几乎要追上去,但这又能证明什么?证明她乐意再当一次傻瓜?她可以再一次看着他,淹没在他银色的眼睛里?她蠢的可以再相信他,只因为她想这么做?她拉紧她的披肩,抵抗着向她袭来的寒意


她看着德拉科,直到他进入建筑,门在他身后碰的甩上。他为什么就这么难以理解?他是这么无法预料又复杂难懂。到底哪一个德拉科才是真的?吻她的那个?还是叫她泥巴种的那个?是想和她道歉的那个,还是像受伤的豹一样走开的那个?


她转头,被风推着继续朝海格的小屋前进。与其说是敲门,不如说她是撞在门上,她必须举起双手才能停止被风继续推进。


门打开了,海格占满了整个门框。


「赫敏!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快进来躲躲风!天气好像越来越糟了,让我给你来杯热茶。」


她在桌旁坐下,看着海格在壁炉边忙来忙去。不管怎么样,在海格这个舒适的小房子里总是能够让她放松心情,虽然你永远不知道有什么样的生物可能躲在这个木造的屋子。这个想法一在脑袋里成形,赫敏立刻紧张的问道,「你最近有没有得到什么新的…宠物?」


海格叹了一口气,然后坐到她对面的一块超大木头上。她想着,她如果用双手不知道有没有办法抬起那木头。


「不,我不是很想出门,自从…」


赫敏点头。海格的表情很阴森,她知道邓不利多的死对海格造成的影响比任何人都要大。邓不利多扮演的角色比朋友还要多,他实际上是在扮演着海格的父亲的角色。


「但是,卢平有给我一些凤凰社的事做,让我忙一点,」他开朗的说,「很高兴你来看我,我知道哈利和罗恩在这里,但他们没有下来过…一定是太忙了…」


赫敏很快的安抚他,同时在心里踢了哈利一脚。


「他大概是以为你为了凤凰社的任务出门了,而且他现在正在用邓不利多的储思盆,好试着找出一些能阻止佛──那个人的讯息。」她一直在控制自己不要使用伏地魔的别称,不过海格对那个名字还是不太习惯。


海格哀伤的点头,「或许你是对的,我应该上去见见哈利。只是…每一次进到城堡,我就会一直期望看到他从楼梯走下来,或是站在大厅里…」


泪水从海格的眼里冒出来,赫敏站起来给了他一个拥抱。他的大手包围着她,小心不要把她挤扁,然后他吸了吸鼻子。一段时间后,他放开她,用他的大拳头揉揉眼睛。


「真是抱歉。我应该要继续往前走,你觉得呢?」


赫敏用她的披肩轻轻擦着自己的眼泪,然后她摇摇头。


「悲伤需要花时间平复,海格。我认为你的态度很正确。」


她再一次坐下时,他看起来已经好多了。而她的感觉变得更糟,如果她来见海格是为了让自己开心点,那这结果真是糟糕透顶。她弯向前,拿起她的杯子大声的喝了一口茶。她微微的抖了一下,这茶真的很浓。


海格坐在她对面,然后观察的看着她。


「你看起来很累,有什么烦恼吗?」


她点点头然后叹气。


「这是不是很奇怪呢,海格,为什么有些人这么复杂?简单的人好相处多了。看看罗恩──他把他的心穿在身上;他的想法都在他的嘴里,没有一点隐瞒;他的心情都表现在他的脸上;你在第一天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他很善良、勇敢、忠诚、而且诚实。」她站起身走到壁炉旁,然后又走回来,无意识的绕着圈。「然后,还有另外一种人。他们会对你说一件事,但跟他们真正想说的完全相反;当他们说实话的时候,让你听起来像谎话;而他们的谎话听起来又完全的真实;他们隐藏自己的感情,所以你不知道他们真正的感觉;他们替自己编织了一张网,要是你试着走进中央,你就会被困在其他更多不知通往哪的道路上…」


海格看起来很困惑。


「你在说谁?像这样的人,我只知道斯内普一个,」他像是吐口水一样的吐出这个名字。「我永远没办法理解为什么邓不利多老是说他很好,提醒你,他看我的那个眼神──你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就像我是他鞋子上的泥巴…不过他对每个人都是这样。」


赫敏点点头,「是啊,他藏了很多秘密,不是吗?他需要一张复杂的网,好保护他的真实本性和背后动机。」她咬着她的指甲。没错,斯内普帮助德拉科找魂器。即使是现在,他的目的依然不明确。德拉科跟他一样吗?他的真实本性是什么?是冷酷、邪恶的史莱哲林,那个不断的发出恶劣评论,在每个人都还不能思考要不要反击前就先抨击所有人的人?还是冷静、有能力的德拉科,那个从她疲累的手里接过挂着魂器的木棍,还为了她的安全要她到谜屋外等的人?他整个人变了这么多,自从…到了…这里…她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我怎么会这么笨?谢谢你的茶,海格,但我必须离开了!」


她必须快点离开,但门却迟迟不肯移动半分。海格过去帮她把门拉开,她奋力的逆着风往前走,艰难的走在回城堡的路上。她的披肩在身后飘扬就像是一张旗帜,她必须紧紧的拉着它们,避免被勒住脖子。这将会是个可怕的暴风,雨开始下了起来。


她必须使用魔法才能够打开城堡的门,当它们在她身后关上时,她放松的吐了一口气。她试着抚平她的头发,但她发现它们打结的程度根本无法用手解开。她必须找到德拉科…在她对着她狂乱的头咆哮时她想。


***


哈利在邓不利多留下的几支装着记忆的瓶子前,小心确认着上面的标签。他希望这些剩下来的记忆,不要再像上次那个一样那么强烈。哈利从那一排瓶子取出其中一个。


「这看起来像是下一个,上面贴着”阿不思和斯内普,一九八一年”。或许我们总算能知道他为什么会相信斯内普了。」


「六年前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个讯息了,」罗恩悔恨的说。他正坐在校长座椅上──现在是女校长了──抬着的两条腿压着桌面。


「没错,你看看能不能在这里找到学生的档案资料,要是幸运的话,有可能在飞七的办公室里。」哈利皱起眉,「说到飞七,你有看过他吗?我觉得很惊讶,自从我们来到这以后,就没有看到过他和那只笨猫。平斯夫人不在图书馆倒是件好事。」


「搞不好飞七去度假了,」罗恩大笑。


「是,我可以想象他在伦敦铁塔上观光的样子,」哈利说。


「大概还会跟那些各式各样的观光景点合照。」


「然后再写写观光日记。」


他们两个都开始大笑。


哈利拿着瓶子走到储思盆前。


「要是麦格回来,问问她有关那些文件的事。」


「要是她问我为什么想知道,那我该怎么办?」罗恩反对。


「跟她说实话,说我们想知道汤姆瑞斗以前住的地方。嗯,需要想个适合的理由对吧?」他咬着手指,「我知道了,跟她说赫敏在做一张跟汤姆瑞斗有关的地图,为了她的某个理论,她要从这个来判断伏地魔的下一个可能攻击地点。」


「聪明,我们可以不用跟赫敏讲这件事,不然她可能真的要开始实施这个计划了。」罗恩说。


「这个嘛,你大概必须跟她说,以免麦格去问她这件事。」


「没错。」


邓不利多的画像赞同的点点头。


「难道不能简单一点,直接跟总部的人说魂器的事吗?」罗恩问。他拿出魔杖,开始试着像马尔福一样让魔杖在指尖转动,魔杖掉到地上。


「不行,想想要是他们其中一个人被伏地魔或食死徒抓到的话会怎样?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伏地魔不知道我们知道魂器的事。一旦被他发现,他很可能会把剩下的魂器都收回去,看守的比现在它们待着的地方更严密。要是马尔福和赫敏这么快速就得到赫夫帕夫的金杯,伏地魔一定不知道我们知道它们,我们一定要尽可能的保密。」


罗恩叹气,「我想也是。但还是老话,要是马尔福知道,很难说其他的人都不知道。」


「赫敏是不是说过那是斯内普告诉他的?」


罗恩嗤了一声,「斯内普跟几个人说过?嘿,赫敏是不是把那个魂器留在图书馆了?我记得我看到那个包包就在桌上…」


哈利的脸扭曲了一下,「你知道吗,我们真的需要给那个东西取个代称。」


「就叫”那个东西”怎么样?」


哈利摇摇头,「太复杂了,那就是我为什么从不叫伏地魔那个人的原因,你能想个简单点的吗?」


「马尔福是怎么称呼它们的?”小玩意”?」


「这可以,谁会想到马尔福讲的话也会有用?我最好是快点回图书馆拿那个”小玩意”,免得遗失了到时候又要再找一次。更何况,要是我们弄丢了,赫敏一定会杀了我们。我很快回来。」


哈利跑上四楼,看到那个黑色背包仍然跟着一迭书一起放在桌上,他感到松了一口气。他惦惦重量,感觉金杯还在袋子里,然后把背包挂在肩上。


当他回到丑陋的石像鬼雕像旁,他看到马尔福懒洋洋的站在一旁的墙边。


「你来了,波特。很好,我还在想我恐怕要在这里站上一整个下午了,你找到地址了吗?」


「瑞斗住的孤儿院的地址?才过了十五分钟。」


「是吗,那就快点,我需要做点事。」


哈利小声的念出开门密语,不想让马尔福听见。密语是”糖霜羽毛笔”,哈利很讶异麦格沿用邓不利多的习惯,使用甜点做为开门的密码。石像鬼跳到一旁,墙壁间开始露出通往校长室的阶梯。


哈利轻蔑的说,「你反正也不需要去找那些东西。」


他踏进旋转楼梯,而马尔福跟了上去。


「为什么不?在你看来,我是个牺牲品。要是我因为在这过程里死了,对你是好事一件。在谜屋是格兰杰的聪明头脑让我们逃过死亡的手套,我很怀疑这样的运气还会再来一遍。」


「说真的,马尔福,我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去找魂器,因为我永远都不会相信你。你最好是习惯这件事。」


罗恩的头在视线范围内出现,他听见哈利说的话,然后看到他们两个人出现在门口。


「很好,韦斯莱可以一起,来做我的看门狗,」马尔福说。


「我打算自己去找那该死的东西。」


德拉科怀疑的大笑,「她还一直跟我说你不蠢。你还未成年,你难道打算在回收它们的时候一点魔法也不用吗?」


哈利皱眉,「魔法部的人现在还以为我待在德思礼家,要是我在英国的其他地方使用魔法,他们不可能会知道这些。」


「我可不敢这么肯定。魔法部看起来很怕你会做什么傻事,要是他们怕的在你身上多加了几条追踪魔咒,我也不会觉得意外。如果是我就会这么做,不过当然了,魔法部看样子也并不是很聪明,毕竟,他们雇用了韦斯莱的父亲。」


哈利看了罗恩一眼,不过意外的是他看起来很冷静。


「我决定从现在开始要无视你的存在,马尔福,就像我对其他寄生虫做的那样。蟑螂、蜈蚣、姓马尔福的人…全都是一样。」


哈利笑了,当他看到马尔福的专属讨人厌笑脸减少了一些时,他笑得更大。马尔福耸耸肩。


「很好。少了你在我耳边碎念,每五分钟就试图攻击我的话,回收魂器的事就会容易多了。」


「你没必要去。而且为什么你要跟罗恩一起去?为什么不是赫敏?我以为你们两个在拿到赫夫帕夫的金杯后就成为伙伴了。」


德拉科的目光变为完全的冰冷。哈利默默的想着,灰色是最适合马尔福眼睛的颜色。灰色就像是冬天的薄雾、波溅在路上的融雪、和结冻的金属球体,要是你触摸一下,你的皮肤就会被撕裂。


「我敢说她在图书馆会更有用处,」他温和的说。哈利抬起眉毛,每当马尔福说出看似随性的评论时,就表示有些不能说的秘密隐藏在他的话语背后。他对德拉科和赫敏的关系很疑惑,过去的这几天他们到底做了什么?那个吻又是什么意思?赫敏在当时看起来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哈利原本预期会有个愤怒的耳光,她会把马尔福推下楼,然后给他一记结实的攻击咒语。相反的,她看起来好像沈醉在一个快乐天堂。还有在图书馆的那个场面…马尔福以前就已经叫过她几百次泥巴种了,每一次都只得到完全的无视或是反击的辱骂。哈利敢说,这一次,那个诋毁让她受伤。


他笑了,「她不想看见你,是不是?」


马尔福耸肩,「这不重要,你还要花多久的时间才能查出地址?我需要自己找吗?」


「随便你爱找哪里,我要做一次储思盆旅行,要是你想等的话。」他把装着金杯的背包放到窗台边。


马尔福又耸肩,「我会找一找这间办公室,我猜韦斯莱大概根本没胆去翻抽屉。」


罗恩脸红了,但一句话也没说。哈利走到储思盆旁,将放在旁边的玻璃瓶打开倒进去,然后看着那缕银丝在盆子里旋转。马尔福好奇的看着。


「我很快回来,」哈利说着把脸放进那缕银丝里。


***


当哈利落在一个跟他刚刚离开的地方几乎一样的房间时,这让他花了一点时间适应。邓不利多坐在原本是罗恩坐着的位置上,离奇的是,他的脚放在桌上的样子,就跟罗恩当时作的一模一样。只不过罗恩手上握着的是魔杖,而邓不利多满手都是五颜六色的糖果,他正将它们一颗颗往空中扔,然后一颗颗的吃进嘴里。


那块原本站着德拉科的空地,现在站着西弗勒斯斯内普。他看起来就跟他平时一样,油腻腻的头发、不友善的怒容、阴沈的表情。在他的手上,拿着一本很大的、破破烂烂的黑色书本。


「校长,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斯内普说。


「我也是这么想,西弗勒斯,否则你不会来这里。你介意来点糖霜蚂蚁吗?它们里面都包着不同口味的奶油呢,蚂蚁只是它们有趣的外表。很有趣,真的,除了绿色的以外,不知道他们怎么不选择莱姆而改用芦笋口味,或许我该给制作公司写封信…」


斯内普脸上的厌恶表情又更加深,「不了,谢谢。」


他的音调肯定是强力的警告了邓不利多,校长把糖果都放回桌上,然后把脚放下来。他向前坐了一点,手指并拢成尖塔状,就像哈利常常看到的那样。哈利皱着眉看着那熟悉的手势,然后压抑住朝他袭来的哀伤。他应该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对话上,而不是沈湎在怀旧的情绪里。


「很好,西弗勒斯,这次是什么事?学生的问题?」


斯内普沈下脸坐到邓不利多的对面,他把那本书放在膝盖上。


「跟学校无关。我要告诉你一些事,而我认为是时候让你听听我在许多行动背后发现的东西,特别是我等等要说的。」


邓不利多严肃的点头。


「你最后决定信任我了是吗?」


斯内普的黑眼珠闪动着火光。


「就如同你已经知道的,我会把我最重要的秘密交给你保管。你清楚我所犯过的错误,还有我在做这些决定时所经历的痛苦。我现在要告诉你的这些,会使这个决定更佳清晰。」


哈利沈下脸。十一月,这时候他的父母应该才刚过世几个礼拜。他想爬到桌上把邓不利多摇醒,他怎么能相信任何从斯内普嘴里吐出的谎言?错误?痛苦?即使是哈利都能听出斯内普根本就不是真心的!


「最近我要求你的帮助的原因,是因为我发现了黑魔王的秘密。我跟你说过他会回来,而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他能回来。」


和蔼可亲的表情从邓不利多的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哈利不常看见的,严肃且能力高强的巫师。


「那么原因是什么呢?」


「魂器,」斯内普简洁的说。


邓不利多的目光变的尖锐,斯内普点点头。


「我注意到你听过这个东西。这个消息是从伏地魔身边的一个可靠消息来源听来的,一个食死徒,当然了。」斯内普的脸色扭曲,「就算他只做出一个魂器,这个消息都已经够糟了。事实上,伏地魔对死亡太过恐惧,所以他做了不只一个。」


邓不利多站了起来,「这件事非常严重。」


斯内普点头,「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还没有办法得到太多关于这个东西的信息。」


「这个信息是被禁止的。」


「我确实在这本书里查到了一点文献,」斯内普拿起那本书交给邓不利多。哈利很快的跑过去跟邓不利多一起看那本书的内容,邓不利多翻到用红笔画着重点的书页。


「这本书是从萨拉札史莱哲林的私人图书室里找到的,」斯内普说。


「你怎么拿到的?」邓不利多锐利的发问。


斯内普的眼珠转了转,他的嘴唇露出扭曲的冷笑,「你忘了我是谁吗?我认识许多黑巫师。」


「而你也够不择手段,从他们的鼻子底下偷来了这本书,」邓不利多低声说。


「完全正确,」斯内普的眼睛发亮,他看起来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他对邓不利多说的话感到很自豪。哈利看着那用花体字写着魂器的书页上的标题,其他的内容在脏污的书页上看起来凌乱难解。他皱眉,只有黑魔法的书籍会用像这样的印刷字体。邓不利多很快的扫过那一页,哈利只能看出几个文章分类,那内容看起来像是在介绍魂器。邓不利多翻过书页,然后用力合上书本,这动作让哈利觉得恼怒。

「要是这本书被人发现,我们两个都会惹上一点小麻烦,」邓不利多警告,「你在走廊上就拿着这本书了吗?」


斯内普平视着他,「你有看过那封面吗?」


邓不利多翻过那本书,哈利从他的肩膀后方看著书上的书名。


如何制造大笑药剂,作者:厄尼司汀‧魏许米


「我想这或许能骗骗一般人的眼光,」邓不利多说道。哈利嗤之以鼻,是啊,能骗到那些不认识斯内普的人!「谢谢你,西弗勒斯,我会仔细想想你说的。这本书我看完后会还给你,到时候我们再讨论细节。」


斯内普点头,「我会把这本书放在纺纱街,这样这本书就不会…给任何人带来麻烦。」他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西弗勒斯,注意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斯内普沈下脸,「我不是傻瓜。」他离开了。


邓不利多在他离开后叹了一口气,「当然不是,你从来就不是个傻瓜。」


他把书放在桌上,又一次改变了书皮封面上的文字,使用黄色的书皮代替。


长生不老的秘密,作者:芭特菈


***


那段记忆结束,哈利突然返回现在的办公室。他大声咒骂。


马尔福就坐在斯内普坐着的那张椅子上充满趣味的看着他。


「我不认为葛来分多有被允许使用这样的语言,波特。」


「闭嘴,马尔福。我想我们终于找到一些东西了!这个记忆是关于斯内普和邓不利多的谈话,他确实把伏地魔有魂器的事跟邓不利多说了,他有一本书上面记载着魂器的事。很不幸,邓不利多没有留下他读那本书的记忆,但我或许知道能在哪里找到它。斯内普说,他会把那本书放在纺纱街安全保管!」哈利开始踱步,「现在,要是我们能查出斯内普住的地方…」


「我知道他住在哪,」马尔福一派轻松的说。


哈利瞪着他。马尔福笑了,哈利很讶异那笑声听起来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笑,而不是那种挖苦冷笑。


「你老实说吧,波特,你觉得我暑假整天都关在庄园里吗?要知道我有我的生活,和善的老斯内普是我的家族的朋友,」他耸肩,「他住的地方很诡异,在一个荒凉的地区。是什么样的书?」


「一本有破烂黑色书皮的书,」他给了他们两个可能的书名然后继续,「这太好了,马尔福,你可以带我们去那里。」


「我可以带韦斯莱去那里,你要留在这里。」


哈利沈下脸,但马尔福抬起手。


「我可不想背负看照被选中的人的生命安危的任务。要是斯内普和其他食死徒回到了纺纱街,那么他们就会逮到你,而这个还没开打的小战争就提前结束了。」


「他是对的,哈利,」罗恩说,虽然要他承认马尔福是对的让他看起来像是舌头打结了一样。


「去你的!」哈利大吼,「一开始我是被关在德思礼家的囚犯,现在是被关在这里!」


「只要再几个礼拜,老兄,」罗恩抱歉的说,「而且你还有很多条记忆需要看。要是在我们大老远的跑去斯内普家的时候,你找到了邓不利多阅读那本该死的书的记忆,那我会很难过的。」


哈利内疚的看着放着储思盆记忆的柜子。


「我可不,我需要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走了,韦斯莱。」德拉科站起来走向门口,斗蓬在他身后飞扬。哈利纳闷,他是怎么做到在走路的时候还能让斗蓬在身后傲慢的飞扬的,八成是每天都在镜子前做练习吧。


罗恩瞪着他,「现在?」


「时间宝贵,韦斯莱。」


他走下楼梯。


「我们要怎么到那里?」罗恩大吼。


「飞天扫帚。」


「在这样的天气?」窗户外就像是有个咆哮女妖,罗恩绝望的看向哈利。


「害怕你就留下来,鼬鼠,」德拉科从下面喊。


「用我的扫帚,罗恩,就在我的行李旁边。上面有稳定装置,不要让他叫你去做任何蠢事,看在老天的份上,不要让他把你扯进战斗里!」


罗恩的雀斑冒出来,就像是有条培根在他发白的脸上。


「在那等着,马尔福!」他大吼,然后低声咒骂,「白痴,愚蠢的史莱哲林混蛋,要是我没把那东西带回来,你就等着看。」


罗恩跟着马尔福,就像一条斗犬跟着他的主人。哈利突然后悔把扫帚借给罗恩,他应该带着他的隐形斗蓬跟着他们。不过这样一来,罗恩就会认为哈利不信任他,而那也是事实。他不相信在马尔福身旁的罗恩。


他走回储思盆前,觉得有股不祥的预感,或许他不应该让罗恩离开。但还是老话一句,到目前为止,那是他们唯一的一个追踪魂器的线索。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