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23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23: 纺纱街


赫敏从葛来分多交谊厅走出来,差点被冲进来的罗恩一头撞上。


「什么事这么急?」她问。


「没时间!」罗恩说,「去问哈利!」


他冲上通往男生宿舍的阶梯,然后很快的又跑下来离开。她几乎想跟上他,问他有没有看到马尔福,但最后改变了主意。她不想透过其他人找到德拉科,更何况他也不太可能会去找哈利跟罗恩。她要先去图书馆,然后是史莱哲林交谊厅。要猜出密码应该不会太困难,那应该会是某个恶劣又无聊的密语。


***


关于这个部分她猜错了,当她站在史莱哲林的地牢前,三十分钟连续不断的尝试,都没能让石墙移动半分。这让她了解到──又一次──她对马尔福的认识有多么不足。既然他是唯一一个住在这里的史莱哲林,密码应该是他设定的。但她试过的每个字都无效。


她最后拉出衬衫里的硬币,然后专心的传送讯息。


你在哪里?


没有回应,她又试了两次,结果还是一样。可恶,他要不是真的非常生气,不然就是硬币不在他身上。


赫敏终于放弃,然后她离开地牢。她现在真的觉得饿了,所以她走向厨房拿了些馅饼跟水果,然后往校长办公室走去,想看看哈利是不是在那里。半路上,她遇到了唐克斯。


「你们都在哪?」赫敏问,「我来到这以后连一个总部成员都没看到,只看到海格。」


「我们暂时集中在雷文克劳塔楼,在塔顶传送猫头鹰比较方便,而且也能站在置高点,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不过应该没有人傻到这种天气还在外面飞吧。」


「我知道,我走去海格那里又走回来,几乎要被吹跑。」


「恩,莱姆斯要你们六点在大厅吃晚餐,到时候见。」


唐克斯继续下楼,赫敏则是往麦格的办公室走。这个新校长正在跟哈利讲话。


「有什么消息吗?」赫敏充满希望的问。哈利给了她一个”我晚一点再告诉你”的眼神,然后摇摇头。


「这只是个猜测,我们或许必须多了解关于伏地魔的事。我只是想问问教授──抱歉,我是说校长──」


「你可以称呼我教授,波特。这听起来满奇怪的,听到其他的…我恐怕还没有习惯这个称呼。这要花一点时间。」


哈利点头,「无论如何,我想问问伏地魔在消失前的二十几年都去过哪里,在他离开学校,成为一个我们都知道的邪恶巫师时。」


「我只能猜到他潜行在巫师世界里,到处学习黑魔法。」


「或许还有其他的,」哈利叹口气说,他重新站稳脚步,「恩,明天我再跟您讨论,我很累了。晚点见,教授。抱歉打扰您,我还会来看储思盆,只要您方便的话。」


「没关系的,波特,反正我也很少待在这里。我还有很多东西在楼下没有移上来。」


赫敏跟着哈利离开,当他们走到安全的角落时,她问,「罗恩在哪?他在交谊厅的时候像颗火球一样从我旁边冲出去。你有看到马尔福吗?」


「他们去找某个东西了。」


「一起?在他们动手杀了对方以前我最好是去帮忙。你在想什么?他们在图书馆吗?我去看过那里,但一定是错过了…」


「他们去斯内普家了。」


她的血液冻结看着哈利,哈利在她愤怒的检视目光下脸红了。


「他们去斯内普家,」她重复。


哈利很快的解释那本书的事,然后赫敏觉得她的脸慢慢的发白。


「你就这样让他们飞出去?在这样的天气?连说都没跟我说?你是不是疯了?」


哈利愤怒的看着她,「是啊,现在你知道被隐瞒的滋味是怎样!更何况,马尔福一点都不想等,我要怎么阻止他?他说他乐意当牺牲品去找那本书,如果有必要的话,而老实说,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妥。」


赫敏做了一个深呼吸提醒自己冷静,「要是罗恩有可能因此牺牲你也觉得没什么不妥是吗?」


「罗恩比大家认为的还要有能力多了,他并不蠢。另外,他是跟你的好朋友马尔福在一起,要是罗恩发生什么事,没有人知道我会对他做出什么。」


赫敏摇头,「要是他们发生什么事,我永远都不会再跟你说话。」


哈利绿色的眼珠发亮,「你在说谁会出事?罗恩?还是马尔福?」


她对上他的瞪视,「任何一个。」


说完话,她断然走下楼梯,不确定应该在墙上打出个洞,还是该流泪。


***


他们像是飞在暴风圈里,德拉科随着风的角度转动,他们朝着南方前进,但风从东边吹来,不断把他们吹往西南的方向。雨砸在他们身上,德拉科几乎看不清楚。他们越过湖面上方,德拉科飞得离水面很近,好确定他们前进的方位。要不是他的扫帚上有指南针,他们很可能会迷路。


一声响雷打在邻近的地点,德拉科狂放的笑着,在这样的天气里飞行一直都让他热血沸腾。他转头看看后方的韦斯莱,他的脸色苍白,像是穿着一张白纸。他厚重的红发紧贴着他的头,雨水在他的脸上就像一条小溪。他的双手紧紧抓着扫帚,好像他想把扫帚给扭断一样。


韦斯莱瞪着德拉科,嘴巴里在念着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你他妈的疯子!」


德拉科笑了,然后促使他的扫帚加快速度,想看看韦斯莱是不是能跟上。他口袋里的硬币突然开始发热,让他吓了一跳,手上的扫帚往湖面贴近了一下。他做了一次平衡然后咒骂。现在她想跟他说话了?他冷笑,她曾经有过这该死的机会。


她又试了两次,最后放弃。在飞得够久之后,德拉科看到了霍格沃茨的外墙,他拉起扫帚为了看清楚一点。令人讶异,韦斯莱依然跟在他后面。有一半的德拉科预期他现在应该掉在湖里,他把这归功于波特的好扫帚。


他在墙的另一边落下,然后轻松的跳下扫帚。罗恩停的就没这么好,他好不容易才用手撑着地面,避免跌个狗吃屎。


「休息一下吗?」韦斯莱问道,即使他气喘吁吁,声音还是表现出不耐。


「不是,你不是以为我们要一直飞到那里吧?」德拉科边拨开脸上的湿头发边问,在强风的袭击下,他几乎要用大吼的才有办法让对方听见他的话。


「那,我们要怎么去?」


「幻影移行过去,白痴。我们只是需要离开学校的范围,我会带着你去,所以当我碰你的时候不要昏过去了。我知道我是你所见过离你最近的美丽东西,但你可不要太兴奋。」在韦斯莱能吐出什么评论以前,德拉科继续说道,「现在,拿好波特的扫帚,要是你搞丢了他会杀了你。」


他伸出手抓着韦斯莱的肩膀,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很怀念和格兰杰一起幻影移行的时光。谁会知道,那会成为一个美好的肌肤相亲的经验呢?他启动咒语,然后不一会儿他们就出现在另一个地方,那里只有一点微风,他们差点在没有暴风支撑的空地倒下。


德拉科立刻放开韦斯莱,然后朝纺纱街走去。他没有理会在他背后大呼小叫的罗恩,径自跳上河堤,走上铺满鹅卵石的街道。


这个地方,不管在白天还是晚上看起来都是一样糟糕。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什么房子,看起来会比这里还要更阴森恐怖的吗?罗恩难以置信的目瞪口呆。


「斯内普住在这里?在这么糟糕的地方?难怪他一直都这么愤世嫉俗而且肮脏恶心。」


德拉科无法反驳这个。斯内普的邻居看样子似乎非常冷漠,因为当他们走过完全寂静的房子时,他没有看到有哪片窗帘被拉开,也没有任何人探头探脑的怀疑,为什么两个年轻男人会带着扫帚来到这个废弃的街道上旅行。


德拉科在斯内普的房子前停下来,然后把自己的扫帚交给韦斯莱。「我要到里面去,要是里面有食死徒,我会发信号给你,这样你就可以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


在罗恩做出任何响应以前,德拉科就消失了,然后他重新出现在那个充满霉味的房子里。这个地方的书比德拉科最后一次拜访时还要多了不少,它们都随意的被摆在桌子或沙发上。他小心翼翼的在这寂静无声的房间走动,直到他确定这个地方空无一人。然后他走到门口打开前门,这举动把韦斯莱给吓了一跳。


「没有人在里面,鼬鼠。」


他转身又走进去,然后点燃他的魔杖好制造一些光线。那光线事实上是让这房间看起来变得更昏暗。


「这里真是令人作呕,」罗恩说着,然后他把扫帚靠在墙边关上了门。「我是说,我们家也没有家庭小精灵,但至少我知道要怎么打扫自己的房间。」


德拉科忍住不做任何评论,他知道韦斯莱的房间现在已经成为一团混乱的灰烬。


「好了,韦斯莱,开始找吧。这里差不多有五万本书在这。」


他们兵分两路,韦斯莱在起居室,就是现在他们站着的地方,而德拉科走上二楼。搜寻的过程差不多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尽管知道他们要找的是黑色封皮的书,但黑色显然是斯内普最喜欢的颜色,在这该死的房子里,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黑色,书也不例外。绝大部分的书都是黑色的,毫不意外,有许多关于魔药学的书。像是,腹蛇皮的一千零一种使用方法材质选择:大釜与魔药的搭配如何看穿强力魔药。德拉科开始把书都抓下来,确认过书名就丢到一边。


他已经抓出了三面墙壁的书,正走到第四面墙的时候,他听见楼梯传来脚步声。韦斯莱应该是检查完起居室了,八成什么都没找到。德拉科本来就不认为斯内普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丢在最外面的房间,他应该叫韦斯莱从寝室开始找才对。


德拉科的视线才刚移向门外,就听到那个新来的人大吼,「速速前,魔杖!」,接着德拉科发着光的魔杖就飞过房间。就在那一刻,德拉科看见艾朵卡罗的脸,他想跑到旁边,但艾米克的魔咒击中了他,他突然无法动弹。他对自己咒骂,气自己居然这么不小心。


「看哪,艾米克,是我们的马尔福宝宝,而我们还以为他死了。你在这里干嘛,马尔福小宝贝?」她轻柔的说。


艾米克从容的从他妹妹身后走进来。


「你在这里干嘛,德拉科?偷窥斯内普的公寓?」


「你的妈咪很想你,马尔福宝贝,」艾朵拍着德拉科的脸颊说。那拍打的力道渐渐加重,她小声的说,「你真是太可爱了!我们能把他带回家吗,艾米克?我可以把他锁在我的床上一阵子。」


艾米克皱了皱鼻子,「要是黑魔王把他送给你的话就可以,现在放开他,来看看他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她解开了全身锁咒,但艾米克在德拉科能移动双手以前就变出了绳子绑住他。德拉科瞪着他们。


「你在这里做什么,德拉科?」他又问了一遍,「还有,你跑哪去了?」


德拉科冷酷的笑笑,「这跟你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艾朵,给他一点教训。」德拉科突然被痛苦包围,艾朵对他下了酷刑咒。那痛苦来的太突然,他甚至无法叫出声音。他的每一根神经末稍都像着火一样,让他觉得就好像身在熔岩里。那痛苦突然间消失了,艾朵在德拉科痛苦颤抖的时候发出一阵大笑。


「让我们再试一遍,回答刚才的问题,德拉科,」艾朵说。


「去死吧,」德拉科用尽全力咒骂。


「换我了,」艾米克说。那从全身散发出来的痛苦又一次包围德拉科。他在地上痛苦的扭曲身体,直到他想求他们放他走。当那痛苦停止的时候,他一直不停颤抖,觉得疼痛感停留在他的骨髓,他知道这要花上几个小时才会消失。他张开眼睛,瞪着艾米克的眼神只有纯粹的仇恨。


「你死定了,」他吐出气音,艾米克抓着他的头然后开始大笑。德拉科看着那个笑声突然之间中断,艾米克消失了。艾朵惊恐的叫了一声,一个黄色的翅膀吸引了德拉科的目光。鸟?那是从哪来的?


惊吓只持续了短暂的时间,德拉科用他那被绑住的手抓住艾朵,然后喊道,「速速前,魔杖!」两支魔杖同时飞到他手中,他立刻发出一道狂风攻击艾朵,她和地上的书一起向后飞,最后倒在一迭书上,然后是更多的书像雨点一样的砸下来。他解开绑着他的绳子,那只鸟在房间里飞得更加疯狂,牠在空中盘旋,躲避着从韦斯莱的魔杖射出的咒语。


在那只金丝雀重新变回艾米克时,德拉科已经重新站稳。对艾米克来讲十分不幸,他一直飞得很靠近天花板,变成人类之后他头朝下的摔到桌面下,这制造了一股灰尘烟雾和木屑丛林。当尘埃落定,艾米克还是一动不动,德拉科立刻一跛一跛的走到碎屑里。


「我、痛恨、被、施、酷刑咒!」他每念一个字,就在艾米克那不省人事的身体上用力踹上一脚。他看向韦斯莱,他一直站在门边。


「抱歉,」韦斯莱说,「我听见他们现影进来的时候刚好在厨房,我不知道该怎么通知你。」


「这倒是提醒了我,」德拉科说,又踢了艾米克一脚。「这一下是为了你害我欠下韦斯莱一个人情。」他突然精明的看向罗恩,「你在厨房干嘛?」


罗恩脸红了,「我饿了,已经超过晚餐时间了你知道吗?」


德拉科摇摇头,但还是忍不住笑了,「被韦斯莱的胃给救了一命,要是他们进来的时候你还留在起居室,那我们两个都死定了。」


「我们运气很好,」韦斯莱说,「我们只留了一只扫帚在外面,所以他们以为只有一个人。他们听见你把书丢下来的声音,就两个人一起上楼了。」


「我们非常好运,要是莫赛博或拉尔就不会这么蠢,」德拉科先用了捆绑咒绑住两个不省人事的食死徒,然后用全身锁咒让他们不会带来危险。


「快找到那本该死的书,然后在他们派其他人确认这两个白痴以前离开这个鬼地方。这些书我都找过了,除了那边的书架,要是你去找那边,我就去寝室翻翻。」


韦斯莱点点头,然后开始拉出黑色的书。德拉科捡起艾米克的魔杖,他把食死徒的魔杖放在罩袍的口袋,接着下楼走到斯内普的卧室。他燃起壁炉,好增加更多的亮光,然后恶心的看着这个房间。


难怪斯内普一直都那么阴气沉沉,在这样的房间,根本不可能跟哪个女人做什么娱乐,除非他先付她钱,而且要很多。要是那个家伙愿意稍微清扫一下,他的运气或许也会好一点。而且他到底是有什么毛病,非得什么东西都要用黑色的?要是他们可以活着解决这一切,他一定要叫他父亲派室内设计师到这里,让斯内普认识一下这世界上还有别的颜色。或许是清新的薄荷绿,或奶油黄…


他厌恶的甩掉斯内普有个光鲜的房间和热爱生命的想法,然后开始找墙上的书架。五分钟后,他找到了。他踏上肮脏的床,拿出如何制造大笑药剂


「太好了,」他吐了一口气。门旁边的架子上有好几个书袋,德拉科抓了一个坚固的黑色帆布袋,把那本书丢进去,背起布袋,很快离开房间。


「找到了,韦斯莱。走吧。」


「就这样把他们留在这吗?」罗恩问。


「当然不行!要是他们向那个人禀报这件事,我父母就死定了。我们要把他们带走。」


德拉科打量一下艾朵,没有醒来的迹象,更何况她现在还是全身冰冷。他抓起她丢给韦斯莱,他不情愿的接下来。


「你知道怎么带着人幻影移行吗?」德拉科问。


「只是理论上知道!我从来没做过!」


「是吗,那你现在可以真人演练了。别担心,要是你把她分解了,那也不是太大的损失。速速前,扫帚!」


两支扫帚从楼梯间飞进德拉科的手里,「我带着扫帚跟艾米克,在霍格沃茨校门口见。」他知道韦斯莱想抗议,但德拉科给了他一个笃定的眼神,罗恩只能明智的接受。


艾米克张开了眼睛,他已经清醒了,不过全身锁咒把他锁得很好。德拉科蹲下来,用一只手抓着扫帚,然后穿过艾米克斗蓬的领口抓着他的领子。


「走了,韦斯莱。」


韦斯莱带着艾朵消失不见,德拉科也消影离开。


***


他们重新出现在暴风雨中。虽然狂风已经减弱了一点,但大雨还是疯狂的下着。德拉科放开艾米克,同时也惊讶的看到韦斯莱毫发无伤的带着艾朵回来。


德拉科犹豫的对韦斯莱说。


「叫哪个人来开门,我不想带着这种行李飞回去。」他用脚尖踢了踢艾朵。困难,这说法可太保守了。德拉科累的仅仅只能让自己站立,现在已经超过晚上十点,而他从赫敏准备的丰盛早餐后就没吃过任何东西。他几乎要用尽全力才有办法继续走动。


韦斯莱顺从的召唤护法,一只看起来像小狗的东西穿过栏杆跑走。完全忠心,很韦斯莱。


雨不停打在他的前额,德拉科不耐烦的变出一把伞。过了一会儿,他又变出一把递给韦斯莱,他嘴里念着些什么听起来像是谢谢。德拉科对两个食死徒施了塞耳咒,他们不需要听见德拉科接下来的对话。


「你为什么要回来找我?」德拉科在一片寂静中问,「你大可以让他们抓到我,把我送进地狱。」


韦斯莱对他眨眨眼。


「我从没这样想过,」罗恩承认。


葛来分多,从来没想过做些聪明的事,脑子里只有高贵的正义。感谢葛来分多的愚蠢至极,就这一次。


「如果是你也会这么做的,对吧?」韦斯莱继续说道。德拉科思考着那个问题,他会吗?该死,他真的不知道。韦斯莱哼了一声。


「你真的很那个,马尔福,你知道吗?」


德拉科点头,不管”那个”是什么,答案都是肯定的。


「所以,现在你欠我一份人情,这表示你要帮我一个忙是吗?」韦斯莱继续。


德拉科的眼睛瞇了起来。


「要看是什么忙,你现在有想到什么吗?」


现在轮到韦斯莱开始考虑。


「到时候我会告诉你。」


德拉科沈下脸,「我敢说你会。」


「你或许该让他的脸离开那摊泥水,」韦斯莱说道,然后把魔杖指向艾米克。德拉科往下看了看,艾米克的脸几乎埋在泥水中。德拉科用他的靴子踢他的下巴,让他的头可以抬起来,艾米克的眼睛露出怨毒的眼神。德拉科轻蔑的笑了,这可以给那个混蛋一点教训,让他知道对他用酷刑咒的后果。


「他们来了,」韦斯莱说。三个细小的身影在遥远的草坪上出现,「喔不好了!我们要编个借口,我们去斯内普家干嘛?我们不能跟他们说那本书的事。」


「去给我的父亲留言,」德拉科冷静的说,「你和我一起,因为你不信任我。我写了张纸条夹在一本书里──你看过一遍。那张纸条通知他们我很好,让他们不用担心。我们要离开的时候,这两个家伙就出现了。」


「你真的做了?」


「做了什么?」


「留纸条给你父亲?」


德拉科皱眉,「我也希望,但这么简单的计划根本不会成功。更何况,我父母已经很久不被允许离开家里了,因为某些原因,黑魔王并不信任他们。」


「我以为你全家都是忠诚的食死徒,发生什么事?」


「只要他们继续给予马尔福家需要的,我们就会一直忠诚。我父亲乐意跟随黑魔王,在他的目标合理而明确的时候。掌控魔法部是个有价值的目标,我是说,你看看他们做事的方式,夫子蠢的可以,昆爵也好不到哪去。他们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互相中伤上面。」


「你认为那个人可以做的更好?」罗恩怀疑的问。


「当然不是,他完完全全的疯了。但我父亲可以。」


「喔,这样是不是就太美妙了?卢修斯马尔福,魔法部部长。赐死所有麻瓜出身的巫师和纯血叛徒。」


德拉科嗤之以鼻,「当然不。我父亲并不是笨蛋,他不喜欢麻瓜出身的巫师,但他也不会想要消灭半个巫师世界。我们都很清楚,现在的纯血巫师家庭已经很少了。我是说,当我要结婚的时候,看看我到底有什么选择。米莉森布洛德、潘西帕金森,还有你的妹妹。」


「什么?」罗恩大叫,「金妮?」


「别担心,红发让我过敏。再说了,她比你还要更恨我,在那什么密室一类的小意外后。我敢说我最后只能选择潘西,她将会成为称职的妻子,而我必须提供给她可以塞满衣柜的名贵礼服还有华美珠宝。她的脑袋里完全没有任何东西,但是至少在往后的三十年,当她坐在餐桌对面喋喋不休的讲着最新八卦的时候,不会伤到我的眼睛让我想吐。」德拉科耸肩,「另一个选择,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或许还有其他的纯血女孩,也许在印度。」


「这个嘛,我计划和我爱的女孩结婚,」韦斯莱简单的说,「不用珠宝和大楼,只要一间小房子和漂亮的院子可以和小孩一起玩就好。」


「你比你以为的还要幸运,韦斯莱。我猜你早就决定好哪个女孩了?」德拉科心里已经有了底。


罗恩脸红了,「或许吧。」


「你亲过她了吗?」


「这不关你的事!」罗恩的脸更红了。


「帮你翻译一下就是:还没。最好是继续努力,韦斯莱。我们全都有可能明天就死掉,你知道的。」


德拉科并不想鼓励韦斯莱去追求赫敏,但要是她爱上鼬鼠的话,这可以让德拉科免于面对最近在他心里的那些该死矛盾。这是个简单的自我保护,真的。那三个靠近的人已经可以被辨认出来了。那看起来像是波特、唐克斯…和格兰杰。


「她有非常性感迷人的内衣,」德拉科评论道,「我敢说你会喜欢的。」


韦斯莱瞠目结舌,「什──?谁──?」


「当然是格兰杰,我敢说她就是你心里想的,跟小房子、栅栏、和一群小家伙一起的那个情景。」


韦斯莱气急败坏的说不出话,德拉科邪恶的笑起来。回到正常了,时间刚刚好。


「你怎么知道──?」


「跟你聊天很开心,鼬鼠,是时候离开了。飞高高啰[1],艾米克。」他用飘浮咒举起艾米克把他推向大门,唐克斯正好赶到。有点勉强,艾米克一头撞上栏杆,「喔,我真是笨手笨脚。」


唐克斯打开大门。


「哇喔,带了什么,表弟?给我的礼物吗?」


「他们都是你的。」


赫敏从大门跑向罗恩,当韦斯莱抱着她对德拉科发出胜利的笑容时,这情景让德拉科觉得很痛苦。


「我担心死了!要是你再这样出去,做出这些蠢事,我一定会攻击你和哈利,我发誓我会!你可能会被杀死!」


她放开罗恩然后转向德拉科,「还有你!虽然我一点也不惊讶你会毫不在乎的做一些该死的──!」


「省点力气,格兰杰,」德拉科疲惫的说,「我很累,你要给我的演说可以明天再进行,但现在,我要去睡觉。」


他把波特的扫帚还给他,然后朝城堡里面走,走得很快。罗恩抓住赫敏,而且一点也不想放开,不久,他们之间小小的争执声朝德拉科飘来,不过他听不见任何一个字。


哈利在唐克斯移动两个食死徒的时候走向德拉科。


「拿到了吗?」哈利问。


德拉科打开书袋,假装跌倒的样子小心的交给哈利。


「谢了,」哈利说。


「别这么说。除了被酷刑咒攻击外,根本就是去玩。」


哈利脸色发白。


「算了吧,波特,我没有在怪你。你的总部成员应该很高兴能抓到卡罗兄妹,虽然他们蠢的什么都不知道。黑魔王永远都不会给他们什么重要消息,他们只用来执行琐碎、古怪的小事。很可惜不是莫赛博或拉尔,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真是他们俩,我跟韦斯莱就不会在这了。」他简短的笑了笑。


「我今天晚上就会看,希望里面有些有用的讯息让我们更有头绪。」


「去累死自己吧,波特。」


当他们走进室内,德拉科立刻往地牢走。唐克斯叫住了他,「等一下!卢平要问你们问题!」


「明天再说,」德拉科快步走下楼。


当他走到最底,他听见脚步声跟上他。


「马尔福,等等!」


德拉科停下脚步。难道她就不能让他安静离开吗?他勉强转过头,他看到赫敏很快朝他走下楼。出他意料之外,她的手环抱着他,柔软的身体靠在他身上,她的嘴唇轻轻的靠着他的耳朵。


「我很高兴你平安,」她说,然后在他的脸颊上印了一个吻。在他能回应以前,她放开了他然后走上楼。罗恩在楼梯的最上方等她,他给了德拉科一个纯粹愤恨的怒视。德拉科笑开了,朝韦斯莱挥挥手。


或许这一天也没那么糟。


 


[1] 原文Upsey daisy是將小孩舉高時說的話。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