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24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24: 朋友


赫敏跑到图书馆,但发现无法专心。哈利去找她。


「差不多是晚餐时间了,我需要你帮忙编个故事,好解释罗恩和马尔福到哪去了,」他满怀希望的说。她瞪着他,差点就要对他说你自己想办法。不管怎样,她觉得有一点罪恶感,德拉科会这么冲动的跑出去,或许是她的错。要是她肯听他说话…


「这个嘛,可以说马尔福躲在史莱哲林交谊厅,没人会说什么的。他不想待在这里,所以自己关在房间也不会违背本性。罗恩,无论如何…这都有点难处理,尤其是他父母都在这。他们回总部了吗?」


「我不知道,午餐后我就没见到过任何人了,卢平和穆敌是我唯一看到的人。」


「也许我们可以跟他们说罗恩身体不舒服,他下午吃了太多蛋糕大釜。这不是第一次了,这个说法可以说服每个人,除了韦斯莱太太以外,要是她在这,她一定会马上跑去看他的状况。要是这样,我们就需要备案计划。」


「好吧,我可以跟她说我要他去找个东西,这也算事实。但要是她继续追问,那就会该死的尴尬,我没办法跟她说我要他去哪里。」


「我讨厌对他们说谎,」赫敏说。


「我也是,但邓不利多的要求比我们的希望还要优先,」哈利的手一掌拍向桌面,「我应该跟他们一起走!」


「不,你不该这么做。你打算留我一个替你们所有人捏造谎言吗?」她瞪着他,「我才是那个该跟他们一起的人,你至少应该要告诉我。」


「我也想,但就像我跟你说的,马尔福该死的急得要命。他宁可自己一个人走也不愿多等五分钟!」


她厌烦的摇摇手,「现在没有其他方法,我们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晚餐以后,我们应该再去用储思盆,你要尽快看完那些记忆。要是他们真的带回那本书,你也好跟邓不利多留给你的不管是什么讯息作比较。」


哈利点头,尽管他看起来并不是很乐意。赫敏知道那些记忆八成不是很容易消化,她站起身给他一个快速的拥抱。


「别担心,这些都会过去的。」


他点点头,然后他们一起走向楼下大厅。


***


晚餐让人快累坏了,不过韦斯莱家没有一个人出现倒是让事情容易的多。比尔在古灵阁加班,他的父母则是前天晚上就回格里莫广场十二号了。赫敏非常担心罗恩和德拉科,她只吃了几口,然后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吃完了她一半的餐点。


穆敌,就像往常一样,一直在警戒状态,不断试图说服卢平同意大举进攻马尔福庄园。他建议在那里放一把火。


「我们不是食死徒,阿拉特!」卢平最后吼出来,「我们不会用他们的方式!」


「也许我们该这么做!」穆敌开始生气,「要是我们强硬一点,或许他们才会注意!也许他们就不会再随便绑架或凌虐孩子!」


哈利点头,但赫敏同意卢平的话。如果他们诉诸这样的暴力,那他们也不比伏地魔好到哪去。


卢平同意对马尔福庄园展开侦察,但对强硬手段绝不让步。穆敌最后猛的站起来离开房间。


「我要去猪头酒吧喝一杯!」他离开的时候吼道。卢平把头埋在手里,他看上去比赫敏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要老多了。她怀疑,带领凤凰社的压力对他来说是不是太多了。唐克斯拍拍他的背。


「一定有什么方法可以得知他的计划,」卢平说,「某个不会让我们死伤太多的方法。」


「我们会找出来的,」唐克斯说,「不要全都自己扛。」


「哈利,你没有计划在你生日过后就做些什么鲁莽的事吧,有吗?」卢平随口问道。


「什么意思?」哈利警惕的说。


「这个嘛,到时候你就成年了,如果你决定草率的跑去和那个人正面对决的话,我们没有人可以阻止你。」


哈利短笑了一声。


「别担心,我没有打算一个人跑去和伏地魔决斗。」


他声音里的真诚像是要消除卢平的疑虑,卢平靠上椅背叹了一口气。


「好了,」卢平疲倦的笑笑,「我会试着不要一直担心你。」


哈利看向赫敏笑了一下,但他的笑容里藏着一点哀伤。卢平也曾经拥有非常棒的朋友团体,他们认为他们可以一辈子在一起。现在,其中两个人死了,而另一个是间谍背叛者…卢平现在没有一群属于他的伙伴。赫敏开始强烈的希望,等到她能回忆她的学生时代时,她绝不要像这样充满着追忆的心痛。突然间,她很想念罗恩。


「走吧,」她对哈利说,「我们去等罗恩。」


他们在麦格的办公室前停下来,好让赫敏能仔细观察储思盆的记忆。第一条是天狼星的记忆,第二条是斯内普跟邓不利多提出魂器的记忆。


「接下来的这个我已经看过了,」哈利说,「邓不利多之前有带我看过。那是汤姆瑞斗在孤儿院的时候,一段关于瑞斗双亲的历史,还有他如何得知史莱哲林的小金匣跟赫夫帕夫的金杯的事。」


「再下一条标示的是”AD,在波金与伯克氏”,」她说。


「好吧,在得到罗恩的消息以前我们没有其他事能做。走吧,这次你可以跟我一起。」


赫敏觉得有一点焦虑,她听哈利说过使用储思盆的经历但她从来没真的用过。哈利打开玻璃瓶,然后倒进盆子里。他教导赫敏把脸放进那缕银丝中,当她突然发现自己出现在阴暗又充满霉味的波金与伯克氏店里时,她惊叫了一声。一个高大、肮脏、满头白发的男人正在检视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他看起来很眼熟,但赫敏想不起在哪看过。A.D.是他名字的缩写吗?他是邓不利多的朋友?


哈利在她身边出现。一会之后,他开始咬起手指。


「这是猪头酒吧的酒保,霍格沃德的!」


赫敏担忧的看向那个男人又看向店主,不过没有一个人表示出他们有听到哈利爆出的话的样子。哈利暗自发笑。


「很奇怪,不是吗?每件事看起来都这么真实,但这只是一段记忆。我们不管做什么或说什么,都不会对任何事产生影响。你知道,我不认为我会把自己的任何一段记忆放进储思盆。我不觉得我可以忍受不停看着自己犯同样的错误,却无法做任何事警告他们。你知道的,我们总是会希望自己可以说或做出不同的决定。」


赫敏点头,基于某种理由,德拉科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那个酒保开始跟波金先生交谈。


「这都是一些垃圾,好东西在哪?我要的是一些独特的东西。」


「你在找的是什么,说明确一点?」


「我是个收藏家,我在找的是跟霍格沃茨有关的东西。我要四个学院创始人留下来的物品,我已经有了史莱哲林的,那个自我中心的男人,他留下的垃圾足够塞满一间博物馆。我打算找出赫夫帕夫的小玩意,葛来分多也留了几件破衣服。但是…」那个酒保鬼祟的向前倾,「我还没能找到罗威娜雷文克劳的东西。她对保存自己的物品实在很高明,你有我要的哪些什么吗?」波金看起来想说什么,但那酒保举起了手,「我先警告你,不要想拿个假货乔装成是她的东西,我有测试的管道。」


波金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摇摇头。


「我曾经得到过一个物件,但很久以前就被拿走了。」


「被拿走?那是什么?」


「一个手镯,」他转身从身后的柜子翻找了一段时间,「在这,我有张照片。很漂亮,不是吗?」


哈利和赫敏靠向前,从酒保的身后窥看那张照片。那是个很漂亮的硬壳手镯,上面镶着蓝宝石和钻石。有一道细小的链子悬垂在中央。


「你说这被拿走了?」


波金点头,「它在我们的店里被偷走的,我们相信是其中一个顾客。很多年以前了,后来再也没看过。」


「可惜,」酒保说,「你没有其他东西了吗?」


店主摇摇头,然后把照片藏回调案夹里,「如果你看到那手镯…」两个男人同时开始打量对方,然后两个人都笑了,完全不属于友善的那种。


***


那段记忆结束,赫敏全身抖了一下,她看向哈利。


「这个嘛,现在我们知道雷文克劳的魂器长什么样子了,只是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到它。」


哈利扯了几下头发,「那个酒保说他已经得到葛来分多的东西,你认为是邓不利多要他去波金与伯克氏的吗?邓不利多说过,葛来分多留下来的唯一一个东西就在这个房间里。」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然后看向那把放在玻璃盒里的葛来分多宝剑,「这个不可能会是个魂器,」他比了比旁边那顶破旧的分类帽,「这是从那顶帽子里拔出来的。」哈利跨越它们,然后走到邓不利多的画像前。


「我想你无法提供任何协助是吗?」


邓不利多哀伤的摇摇头。


「唉呀呀,哈利,我只不过是个影子。但是,你做得很好,去找那本书是正确的一步。要小心,不要犯跟我一样的错误。」


「什么意思?」哈利问,「你是指相信斯内普吗?」


邓不利多摇头,「我一点都不后悔相信西弗勒斯,答案就在储思盆里,哈利。」


哈利看向赫敏,她突然叫出来。


「喔,天啊!我刚刚想起来我答应过要替卢平做一匹缚狼汁!我最好快去做,否则就来不及在下个月以前完成了!」


「好吧,」哈利说。他看起来莫名的有点沮丧。


「在那之前,再看一条记忆,」赫敏建议。他对她笑了笑,然后拿起另一只玻璃瓶。


「谢谢,因为某些原因,跟朋友一起看会容易的多。」


***


赫敏认不出她现身的那个房间,一块巨大的镜子占据了这间阴暗的地方,邓不利多带着沉重的哀伤看着那面镜子。


「是意若思镜,」哈利安静的说,「这里是他们藏魔法石的房间,一年级的时候。奎若就是死在这里,还有我第一次…和伏地魔战斗。」


脚步声在他们背后响起,他们三个都转身看着斯内普走过来。


「所以,我是对的,」斯内普说,他的声音很不满。


邓不利多叹气,「你说的没错。」


「他不会高兴看到我帮助你们阻挠他。」


「你并不知道。奎若并没有打上黑魔标记,我们并不知道他被伏地魔控制。」


「我不认为他会接受这样的理由。」


「这个,我们应该要确保不要让这成为一个问题。只要我们能阻止他回来,你的忠诚就不会是个困扰。」邓不利多的声音很冷静,但他的音调处在烦躁的边缘。


斯内普摇头,他的黑眼睛在闪闪发亮。


「看看他第一次的进攻就走了多远,他只差一点就拿到那块该死的魔法石了。」


「他花了将近十一年的时间才走了这么远,而他并没有得到魔法石,」邓不利多决定性的说。


斯内普点头,「喔,没错。我几乎要忘了这是一个考验,用来测试那个黄金男孩的能力测验。在我看来,他这一天的胜利完全是靠着他的朋友的才能,还有非常大的运气。」


「这不是运气,但我同意你说的关于朋友的部分。」斯内普露出轻蔑的微笑,邓不利多咯咯发笑,「你不同意,但我相信哈利的朋友会成为他最重要的财产。」


「朋友和家庭是不利因素,」斯内普咆哮,「他们会被用来对付你。」


「这在你看来或许如此,简单的原因只是你从来没有拥有过真正的朋友。」


「我不需要任何朋友!」斯内普咆哮。


「所有人都需要朋友,如果只有你──」


斯内普抬起一只警告意味的手,「别想开始对我说教!我牺牲美好的家庭和普通生活的机会,就是为了服从牵连着我们的命运。不要期望我成为一个令人恶心、到处伸手找朋友的人,因为我不需要也不想要。」


邓不利多哀伤的摇摇头,「事情不需要变成这样。」


「你是唯一一个对我无法爱人而感到失望的人,我根本不需要在意。」


「要是你没有爱人的能力,你就不会站在这里和伏地魔斗争。你这么做就是因为──」


「我做这些是为了报仇!」斯内普喊道,「没别的了!不要再对我说你的那些无聊透顶又感情用事的愚蠢理想!」


「你还很年轻,」邓不利多说。赫敏觉得斯内普快要愤怒的炸开了,但他尽最大的努力在控制自己。他握紧的拳头几乎成为白色,当他再次开始说话,他的声音非常平淡,「我想你现在沈浸在你那感情脆弱的时候。当你准备好讨论现实的问题,例如伏地魔可能的下一步,你知道哪里可以找到我。我不认为他会再等十一年,去进行他的第二次进攻。」


说完这些,他立刻大步转身离开。


邓不利多重新看向那面镜子。


「有一天,他会发现自己真正的能力,我希望那一天不会太迟,」他对自己说。


***


赫敏又重新回到储思盆前,哈利混乱的看着她。


「这些是什么意思?」哈利问。


「这个嘛,这解决了一个问题。我一直很疑惑斯内普是不是在帮忙伏地魔取得魔法石。照这看来,邓不利多相信他是对的,至少在当时来说。你觉得斯内普说他牺牲了美好的家庭是什么意思?」


「他是斯内普,他说的大概是牺牲的祭坛,」哈利冷酷的说。


赫敏摇头,「我不这么认为,他听起来是这么…哀伤。他说他放弃了所有能过普通生活的机会,你认为他留在霍格沃茨的原因,会不会只是为了阻止伏地魔呢?」


「要是这样,他就是痛恨在这里的每一分钟。难怪他会杀了邓不利多。」


赫敏皱眉,「他拒绝了邓不利多的友好,为什么?是什么让他这么彻底的关闭自己?」


哈利耸肩,「因为,他就是这么一个纯粹邪恶的人?」


「他不可能是邪恶的,不然他也不会想要阻止伏地魔!这就是邓不利多的重点,你看不出来吗?他知道斯内普的内心有好的一面。」


「所以看看他得到了什么!他内心的那块好的地方还不足以制止他杀掉邓不利多,难道不是吗?而且很明显的是,斯内普改变了主意决定加入他们的行列,你怎么说?」


「那他为什么要跟德拉科说魂器的事?」


哈利举起手,「我们永远没办法了解斯内普那扭曲的动机,为什么还要尝试?」


赫敏若有所思的咬着手指,「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斯内普的动机占了整个迷团的很大一部份。如果这件事不重要,邓不利多为什么要留下这条记忆?」


「他留下这个,好让我们信任斯内普,但这是在斯内普杀了他之前!」


「你可以不要再对着我大吼大叫了吗?我真的非常讨厌你这么做,我是不是也可以对着你咆哮?」


哈利看起来有些退缩,但他任性的说,「这个,感觉真的不太好。」


「我想,我需要去调魔药了,要来吗?」


「不,我要回交谊厅等罗恩。」


***


赫敏花了很长的时间做完所有魔药调配的步骤,等她回到交谊厅找哈利时,罗恩总算传来了消息。


「感谢老天!」当罗恩的护法消失时,哈利大叫,「他们在前门,我们要找个人开门让他们进来。」


「唐克斯,」赫敏立刻说,「她不会问太多问题,我们的故事才刚被戳破。他们还好吗?为什么不直接飞回来?」


哈利耸肩,「罗恩没说。」


赫敏立刻给唐克斯传了个讯息,她在一楼大厅跟他们会合。他们可怜兮兮的解释理由,唐克斯失望的摇摇头,「莱姆斯会对你们很失望。」


「你不需要告诉他,」哈利期待的建议。唐克斯给了他一个瞪视,不论是不是一头粉红色的头发,她突然间看起来像是一个大人一样充满责任感。


「不,我势必会告诉他,」她冷酷的说。哈利脸红的叹了一口气。


「好了,让我们去接他们回来,然后我们就会面对一个拷问。」


当他们抵达大门,赫敏看到罗恩跟德拉科都活着而且毫发无伤,感到大大松了一口气。她很讶异的看到两个被绑住的食死徒,然后她给了哈利一个”我就跟你说过”的眼神,哈利选择忽视她。当唐克斯打开大门,她无法控制自己给罗恩一个拥抱,还一边不停的说着他有多傻。然后她转向德拉科,他把她的话打断。他看起来很糟,完全累坏了。她忧心的走在他后面,不过他突然很快的往城堡走去。她想跟着他追上去,但罗恩抓住了她的手。


「想都别想,」他警告。


「想什么?」她问。


「我真的完全不在意你刚刚看着马尔福的样子,」罗恩急躁的说。


赫敏的血液凝结了。


「你在说什么?」她厉声道。她想要挣开他的掌握,但罗恩抓得很紧。他们走在其他人后面,当唐克斯用她的魔杖控制着食死徒的时候,哈利很快跟上马尔福的脚步。


「我真的开始认为你确实很在意那个蠢货,」罗恩嘲讽的说,「我才刚救了他的狗命,而我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


「你救了马尔福的命?」她试着不要让声音听起来像是不可置信。罗恩瞪着她。


「你认为我完全是个失败者,对吗?」


「我没这样说过!」


「你就是这么想。我打赌你一定是对哈利咆哮,说”居然让可怜又没用的罗恩跑到外面去送死。他连一个简单的魔咒都施展不好,我很讶异他居然没有在半路就连人带扫帚一起摔进湖里”。」


「我从来没有说过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她愤怒的说,「现在,放开我。」


「好让你可以赶快过去再给马尔福一个吻吗?」罗恩吼道,他满脸怒容。她讶异的停下脚步然后开始想他为什么这么生气,德拉科跟他说了什么?更多的谎话?或是那个可能伤害更大的,实话?罗恩放开了她。


「你为什么这么生气?马尔福已经跟你说过他为什么要吻我。」


罗恩点头,「是啊,一开始我真的相信了。」


「是吗,那你就应该知道对他而言要把一件事搞得这么复杂有多容易,你一直都很好猜。」


他蓝色的眼睛瞇了起来,「愚蠢的罗恩,总是陷入马尔福的谎言里。」


「不要再这样了!」她叫道。


他又一次抓着她的手臂,「来吧,我们来聊聊你跟德拉科马尔福的事。」他试图拉着她进入城堡,但她一直站在原地。他们在原地拉扯,直到她掏出魔杖朝他的手发射一个疼痛咒。他边叫边缩回手,然后用嘴吸着发红的地方。


「不要再对我使用暴力!」她嘶声说,「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担心你的安危,而你的回报却是像个嫉妒的原始人!在你决定表现的像个文明人以前,我拒绝加入你那小对话。直到那时为止,该死的你最好是离我远一点!」


她很快赶上其他人,爬上通往前厅的阶梯。她看见德拉科的金发消失在通往地牢的阶梯下,然后她追上他。他在听到她的叫声时全身紧绷了一下,但他还是停了下来。当他转身的时候,赫敏的手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身上停了一会。她希望自己没有把他带来这里,她想跟他单独谈话。他的手在她抱着他时一直垂在脚边,而她想知道,他是不是还允许自己再一次的亲近他。


「我很高兴你平安,」她小声的说,将一些话留在空气里。她的双唇在他脸颊上印了一个吻,然后她转身上楼。她对上罗恩爆怒的眼神,而她扬起的眉毛让他无法发出任何评论。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跟在她后面上楼,一起走向主要阶梯。


三楼的楼梯很暗,罗恩抓着她的手,这次比较温和,带着她走上黑暗的楼梯。


「谢谢,」她简短的说。


「赫敏?」他安静的发问。他停下脚步,而她多走了几阶之后才转身看着他,吐出一声疲倦的叹息。


「什么事,罗恩?」她问。


「我在想马尔福跟我说的一些话。」


「我永远都猜不到是什么,」她冷冷的说。罗恩往上走了几步,站在矮她一台阶的地方,但他还是需要低下头看她。她有点惊讶的注意到,他跟德拉科差不多高。毫无预警的,罗恩伸手抓住她的肩膀,然后低头亲了她。过了一会,她在惊吓之后的第一个想法是困惑,她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跟人接过吻了而现在…一天两次。谁是下一个?哈利?


她放轻松,试着不要拿罗恩的吻跟德拉科的相比,但这是不可能的。这真的很奇怪,但她曾经想过跟罗恩接吻,想过好几遍,有几次她差点就要这么做了,事实上,就是当他们在交谊厅念书的时候。但时间点就是不对,而她又太害怕这会结束他们之间的友情。她现在希望她之前有这么做,也许,如果她很久以前就亲了他,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会变得比现在还要更深入。罗恩的嘴唇在她的唇上非常的柔软而且温柔,或许,有一点过于苛求,但她没有感觉到任何一点如同德拉科的吻带来的,强烈的兴奋。她的膝盖没有发软,她没有在同一个时间感到既冰冷又火热,她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有那慢慢成形的哀伤。罗恩不甘愿的放开她。


「他告诉我应该这么做,」他简单的说,然后开始走上楼。


赫敏跌坐在台阶上。他告诉我应该这么做。德拉科马尔福跟罗恩说他应该去亲她。她抓着自己的头发,感到一股挫败。她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身陷一个错综复杂的混乱里的?她讽刺的点点头,喔,是了,就在她幻影移行到多佛,发现那个跟她用硬币对话的幻想中的男人,不是任何人而是德拉科马尔福的时候开始。她有看过真正的德拉科吗?她是不是仍然在把自己的幻想套在他身上,试着要把他变成某种他不是的人?


她想到马尔福的吻,一股暖流很快的淹没她的感官。她发出困惑的呻吟,然后把头埋进双手里。那个吻并不是个幻想,但是为什么让她产生回应的人是德拉科而不是罗恩?这一点都不公平。她叹气,心里下了决定。


她打算两个人都忽视,他们有工作要做,感情的纷扰只会阻碍事情的进行。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