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25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25: 贺鲁斯之子


哈利留在交谊厅仔细翻阅着那本书,但赫敏身心俱疲,她直接回房,对于没有做任何梦,她感到十分感激。


她一早就下楼,和麦格、约翰威廉、以及金利侠钩帽一起吃早餐。但她立刻就发现她犯的错误,他们开始不停对她问着关于德拉科和罗恩是在哪里发现卡罗兄妹的问题。她对他们的疑问表现出完全的无知(这大部分也算是真的),坚持她对他们用了什么手法抓到食死徒毫不知情(这个确实毫无疑问),然后建议他们等罗恩醒过来再去问他。罗恩不久之后就进了餐厅,他说他们去了斯内普的家里是因为德拉科要给他父亲留口信。赫敏差点要因为这荒唐的故事而拍自己的前额,但幸运的是,关于食死徒出现的事实,成为了那漫天大谎的掩护。


赫敏很讶异罗恩的迅速思考,但在心里默默的决定要找出罗恩究竟是怎么把艾米克卡罗变成一只金丝雀的。她很确定她知道所有罗恩会的咒语,但这么特别的她却从来没听过。更多的总部成员开始下来吃早餐,他们一直要求罗恩重复他的故事。赫敏吃完她的早饭,拿了一盘食物要给哈利,知道他不会错过罗恩精彩的冒险故事。


哈利专注在那本书里,他看到她进来时感激无比,立刻从餐盘里拿了一块面包。


「这东西真的是见鬼的难懂,就算眼睛再怎么聚焦也没有太大帮助。你来看看你看不看得懂。」


她坐到他旁边接过那本书,上面的文字用古老的手写字体书写,是极端黑魔法的典型文字,这让她在五分钟后立刻开始头痛起来。她揉了揉太阳穴。


「有一种咒语可以降低这种文字的不易阅读程度,但我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八成是在格里莫广场的某本书里。」


「以毒攻毒,」哈利说,「有看出任何有意义的吗?」


「这个嘛,我快速浏览了一遍如何制造魂器的章节。并没有提到太多毁灭它们的方法,意料之中。但书里确实提供了一些咒语,感谢老天,但那提到要召唤”贺鲁斯之子”,然后献给”舒”。埃及人,对吗?」她看向哈利,「你在图书馆有看过任何提到埃及的文献吗?我自己完全没有!难怪我们找不到任何关于魂器的资讯。」她有点愤慨。图书馆打败了她,「我要再去找其他资料,但我可能要回家一趟,顺便查查麻瓜图书馆。」


她又再看了那本书一段时间,想找到更多相关线索,但召唤贺鲁斯之子的部分似乎是问题的关键,她最后把书放到了一边。


「够了,我要去图书馆,你呢?」


哈利把餐盘放到一边,「跟平常一样,去看储思盆。我想我会跟罗恩一起,看记忆的时候两个人还是比一个人好。」


「他可能还要花点时间,他现在正在说着他刺激的救援行动,」想到罗恩让她有点脸红。


「怎么了?」哈利敏感的问。


「是罗恩,他昨天晚上在楼梯间亲了我。」


哈利的笑容变很大,「你在开玩笑!」他大笑,「太好了,罗恩这家伙。现在正是时候。」


她烦躁的摇摇头,「这一点都不好,而且也并不是时候。事实上是太迟了。」


「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哈利,」她痛苦的承认。他看起来一脸困惑。


「你期望有什么感觉?这只是个吻,不是吗?」


她几乎要大笑。你期望有什么感觉?这个嘛,她之前也不知道,不是吗?她从来就不知道一个简单的吻可以让你觉得…直到马尔福。


「你应该会觉得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你们两个人,就像周围的所有东西都能够化成烟雾,而你甚至不会去注意。就像你在下坠,但同时又抓着另一条救生索。就像同时感到全身都着火却又冻结在原地。」她的声音慢慢变小。


哈利不可思议的瞪着她,「真的?我从来就没有那样的感觉,在吻秋的时候…呃,那感觉很好,但那完全不是…你刚刚说的那样。」


「不是维克多,也不是罗恩,」她悲惨的说。


他的绿眼睛瞇了起来。


「等等,要是不是罗恩也不是维克多让你有落下还有那些感觉,那你是怎么知道你该…见鬼不会是。告诉我你没有这种感觉,当──」


「别傻了,」她迅速的说,「我们最好快点去看储思盆,然后我就可以去找我那没有结果的埃及资料搜寻。你吃完了吗?」


「吃完了。赫敏,我认为我们真的需要谈谈这件事。」


「没有什么好谈的,唯一要担心的是罗恩,我希望他昨晚的感受也是一样。」


「你是说──没有感觉?」


「对,没感觉。」


「我觉得这个机率微乎其微,」他冷冷的说。她的心因为他的话而陷落,她也是这么想。


***


下一段记忆是在斯内普的办公室,邓不利多进门的时候看起来很生气。


「你早就知道了?」他质问,斯内普从书桌上抬起头,「你早就知道汤姆瑞斗的日记是个魂器?」


斯内普被冒犯的说,「当然不知情,我从来没看过那该死的东西,我连它的存在都不知道。」


「他为什么把那东西给卢修斯?」


「他喜欢卢修斯,他唯一信任的两个人就是卢修斯和贝拉。要是他有什么想藏的东西,他会交给他们其中之一。」


邓不利多跌进桌前的椅子里,他坐下的样子看起来充满极大的失落。


「我从没想过会是一本日记,」他承认,「这很合理,当然了,他会用一些私人的东西。但这让我很烦恼,大大的烦恼。」


斯内普坐向前,「这个嘛,我们有整整该死的十一年能去找那些魂器然后摧毁它们,而我们摧毁了几个呢?」斯内普一拳搥在桌上,「现在,我们的时间用完了。」


邓不利多瞪着他,「我们还在找。」


「是我在找!你在忙着做那些天知道是什么事情,只专心在这间该死的学校──」


「这间学校是巫师世界未来的希望!」邓不利多冷酷的说。


「很有可能没有什么未来的巫师世界,要是我们没有做任何事阻止他的话!」斯内普谴责,半个身体抬起来探出他的桌面。


邓不利多用他那修长的手指揉着太阳穴。


「我知道,」他疲倦的说,「是我让时间从身边溜走,这几天过得很快…」


「让我们把失望的记忆丢开,专心着眼在手上的问题。这个时候,魂器并不是最需要担心的部分。我们需要预防他重新获得他的身体。」


邓不利多挥了挥手拒绝斯内普的建议。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要找的是什么东西,要是他企图强占──」


「不要这么蠢!」斯内普吼道,「我不是在说占有别人的身体!我说的是重新获得他的活体!一个新的身体,这是可以完成的,我很肯定这是他的目标。」


「他现在连一个咒语都使不出来,」邓不利多藐视的说道,「而他最忠心的仆人都在我们的监控里。」


「你的过度自信真是激励人心,」斯内普讽刺的说。


邓不利多大笑,「我真的这么希望,至少卢修斯帮了我们一个忙,虽然他毫不知情。一个魂器已经被毁灭了。」


「感谢那个被选中的人压倒性的运气。」


「要一个二年级的孩子和巨蛇作战需要的不只是运气。」


「当然了,还有高锥客葛来分多的宝剑。」


「宝剑自己是不会挥动的,我的朋友。」


「我并不想坐在这里,听你长篇大论那个男孩的优点,要是没有他那泥巴种的女朋友帮忙,他甚至无法调配出简单的魔药。」


邓不利多的表情变得强硬。


「我必须要求你在我的面前不要使用那个用语。」


斯内普的嘴露出明显的嘲讽微笑。


「抱歉,」他说,「习惯使然,家教不好,你知道的。」他听起来毫无歉意。赫敏摇摇头,一个像马尔福一样的纯血使用这种词汇就已经够糟糕了,但一个像斯内普或汤姆瑞斗一样的混血巫师也这样,让人无法理解。


「没错,」邓不利多说,丝毫没有被说服。他站起身。


「你知道,我不会改变,」斯内普突然说,「不会真的改。」


邓不利多笑笑,「就算只是一点点,只要你说出来就有可能成真。」


斯内普摇头,在邓不利多离开时叹了一口气,「盲目的老傻子。」


***


赫敏看着哈利困惑的样子。


「见鬼了,」哈利说,「每一段记忆都比上一段还要更诡异。」


「斯内普警告他了,伏地魔很可能会重新找回身体,他没有听进去。」


哈利点头,看起来很难受,「在事情发生的两年前就说了,两年。」


「那段警告之后说的又是什么意思?”我不会改变”,他是在告诉邓不利多他还是个食死徒吗?」


「他怎么能在阻止伏地魔的事情上这么反复?斯内普所做的一切都很矛盾。」


哈利看向邓不利多的画像,但邓不利多不在里面。赫敏哀伤的笑了笑,八成是为了躲避这段过去记忆所带来的问题。哈利又走到玻璃瓶前。


「下一段是在我们救了天狼星和巴嘴之后,差不多是抓到虫尾那时候。」


赫敏摇摇头,「我还没有准备好看那个可怕的夜晚的记忆。不管怎样,不是现在。跟我一起去图书馆,也许我错过关于埃及文献的书籍,只是因为我从来都没有试图去找它们。我们也没有查过禁书区。」


哈利把玻璃瓶放回去,「好吧。」


***


德拉科缓慢的起床,然后伸了个懒腰。他的脖子感到一股僵硬的疼痛,那疼痛感让他想起为什么他不喜欢睡在霍格沃茨的床上。他很想念他家里柔软的羽毛枕头,老天,他想念在家里的一切。他的床、他的衣服、他舒服的羽绒便鞋、他的滚烫热水澡、还有他能在床上吃的懒人早餐…


他把手枕在头上想着现在是几点。葛来分多们在这一点上肯定是占尽了便宜,在地牢里,任何时间看起来都像是夜晚。适合睡眠,但不适合在适当的时间起床。就他的经验,应该过了中午了,他感觉很好,这表示他睡得很充足。他拿出压在枕头下的魔杖,点亮房间里的每一盏灯。那让房间出现了一点阴郁的光亮,但不足以照亮这个房间太多。


他想着,不知道波特和格兰杰是不是搞清楚那本书了。想到昨晚的赫敏他笑了起来,虽然他很疑惑,为什么她要下楼,还给了他一个吻。是为了要激怒罗恩?老实说,他也很好奇为什么她不再只是给他一个冷漠的眼神。在通往海格的小屋的路上时,她仍然非常生气,他当时认为她永远都不会再跟他说话了。精明又善变,这就是格兰杰。


他摸了摸床垫,拿出她的金加隆。


现在几点了?他问。


他的硬币立刻开始发热。


你叫我就是为了问时间?


你期望我因为其他原因找你?


没有。现在快十一点,我以为你会睡一整天。


也许你该叫醒我。


我不知道史莱哲林的通关密码。


苹果。你有试过吗? 


苹果?


对,伊甸园?亚当和夏娃?邪恶的毒蛇?苹果。


我懂了。不,我大概没有试过。


德拉科拿着那枚硬币在指节上翻转,然后他问,你现在打算用一下吗?在讯息传送的同时他的脸抽动了一下。他为什么要这样问?他想着这个问题。很简单,他只是想在没有波特和韦斯莱在旁边发出恼人评论的时候,单独问她关于那本书的问题。就这么简单。


你要我下去那里?


是。


接下来是很长的停顿,他微笑的想着她那小脑袋开始萦绕满满的疑问和忧虑的景象。她的聪明才智是不是会赢过她容易信任别人的天性?葛来分多的冒险犯难,是不是会赢过衿持沉默?


好吧,我会去你们的公共交谊厅找你。


德拉科大笑。不管是哪一天,他都会把赌注压在葛来分多的冒险犯难上。


***


她花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希望她能顺利脱离韦斯莱的魔掌,因为他想她应该很难逃出葛来分多交谊厅,不过当然了,现在这个时间,她很有可能在任何一个地方。


「马尔福?」她在交谊厅叫道。


「我在这里面,」他回答。


「那就出来。」


「不,你进来。」


他原本预期她会在外面跟他争执一段时间,所以当她一脸戒备的出现在门边时他有些惊讶。她今天穿着学校的制服,但没有穿背心也没有打领带,白衬衫的扣子随性的在领口打开,连厚重的罩袍也没有。德拉科从来不期望霍格沃茨的制服有可能很性感,但她看起来却出乎意料的迷人。或许这是由于他仍然记得她穿着内衣的模样的关系…


「你看起来像是个放荡的女学生,」他的声音有点卡。她脸红了。


「我既不放荡,也不是女学生,现在不是。我只是忘了从家里带任何衣服过来,我已经要韦斯莱太太从…从凤凰社的总部帮我寄一些我的东西。在那些东西送来之前,我只能穿这些。你打算在床上待多久?」


「直到你过来这里,然后亲切的叫醒我。」


她皱眉,「很抱歉,我没有带冰水,不然就可以从头浇醒你。我可以变出一个,如果你希望的话。」她走进来,然后坐到克拉的床上。「所以,你昨天要跟我说什么?在我拒绝听你说话的时候?」


德拉科摇摇头。


「喔,不。你失去了那次的机会,更何况,我也不记得了。」


她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心不在焉的把手伸进领口。她开始玩着那枚硬币,将硬币抛上抛下。德拉科等着,很显然的,她正想着些什么。当她用那典型的葛来分多式的方式冲口而出时他笑了,「为什么你要罗恩来吻我?」


德拉科抬起眉毛,「他做了?」


她点点头,德拉科暗自发笑,「哇喔,哇喔,哇喔,他确实有在听。不像我们想得那么蠢,那是韦斯莱吗?」


「我从来不觉得罗恩很蠢,回答我的问题。」


「我不认为他真的会这么做,」德拉科笑着承认。


「在你的刺激之下?他怎么可能不会?」


「那,感觉怎么样?」


赫敏又一次脸红,「不错、很好、棒极了,非常令人兴奋。」


「老天,你真的很不会说谎。」


她站起来,咬着牙狠狠的说。


「我没有在说谎!」


「有好一点,但还是没说服力。再试试。」


她给他一个怨毒的眼神,然后往床边又走了一步。


「你是,不用怀疑,一个让人作呕──」


「我的吻怎么样?」


她的话讲到一半就卡在了嘴里。不管她等一下要说什么,她脸上发出的红晕对他而言就是最美味的答案。她必须先清清喉咙才有办法再说出话,但即使是这样,她的声音还是小的难以被听见。


「可怕、恶心、最糟糕的吻,」她小声说。德拉科低声的笑。


「真的?喔,我真该死。我最好再试一次。」


他从床上坐起来,速度快的就像一条发动攻击的蛇,双手紧紧握住她的手腕。她惊叫一声往后退了一步,但他还是将她无情的拉在身上。她反抗的摇着头,但他很快的晃了她一下。她失去了平衡,整个人跌进他怀里,他放开她的手腕,把手缠绕在她的卷发上。


「不!」她发出气音。当他轻轻抬起她的头把嘴唇覆上她时,她的眼睛惊恐的张大,整个人都冻结了。跟他现在这个强烈压在她身上的吻比起来,之前在楼梯上的吻就像是小孩子的轻啄。现在这里没有打扰的人,所以他慢条斯理的品尝着愚弄她的滋味。刚开始,他只是温柔的吻她,好让她的身体能够放松,而他很讶异这一切竟然进行得这么顺利。他的唇挑逗着她,温柔舒适。在一声轻柔的叹息声下,她融化在他的怀里。他怀疑这是个陷阱,所以并没有放松对她的掌握。他开始加深他的吻,他的舌头滑进她的嘴里和她轻轻的缠在一起。她对这突如其来的深吻惊讶的吸了一口气,他在她的嘴里笑起来。在那之后,他下定了决心。他开始轻吻、吸吮、咬噬着她嘴里的每一处,他在她的唇、舌、齿间来回,直到她无意识的发出低吟,在他怀里扭曲。


在这过程中的某一刻,他失去所有控制。赫敏并不是被动的人,她回应着他的吻,用相同的挑逗回报他。她的手,火热而柔软,爱/抚着他赤裸的胸膛。这是个强烈的刺激,他的手缠绕在她的发间,几乎无力回应。他试图挣脱他的双手,但四肢却不受控制。他想要碰她,他要触摸她的身体。


他其中一只手突然挣脱开来,被扯开的头发让她发出一声惊叫。她拉开了一点距离,看着他的眼睛充满着欲望。她的胸口压着他,试图让自己回复正常的呼吸。德拉科那只解脱的手伸进她的衬衫下方,抚摸着她光滑的背部,她向他弓起身发出一声呻吟。炙热的欲望立刻充斥他的理智,造成一股生理上的疼痛。他移动着他的另一只手,迫切的希望能自由活动,好让他可以移开那些讨人厌的东西──衣服和床单──要是有必要,他会扯开它们。


他立刻发现他犯的错误。那个让她无法反击的炙热狂吻已经被打破,令人兴奋的刺激不再,她的理智重新开始了运作。


「我…我在做什么?」她吐出一声叹息。在他能制止之前,她已经从他身上离开,但她的长发仍有一部份纠缠在他的指间。她很快走回去,然后坐在克拉的床上。她咖啡色的眼睛流露出她的无法置信,她的头发乱成一团,嘴唇也有点红肿。她的衬衫歪到一边,有一半露在裙子外面。老天,他想要她。


他闭上眼睛,努力找回控制;他做了好几次深呼吸,反抗着发热的头脑;他握紧拳头,克制自己想要穿过他们之间的距离,把她推倒在克拉床上的欲望…


克制,克制,克制,他反复念着这个字,直到他认为他的理智回到了脑袋。他张开眼睛,对她摆出一个邪邪的微笑,为了触怒她。


「这次怎么样?」他带着少许的兴味问。


「无话可说,」她安静的说。他嘲讽的大笑,这次他无法指控她说谎了。她站起来,很快的走到门边,在他的触摸范围之外,他知道。她小心的把衬衫塞回裙子里,伸手将头发抚平。当她再次开口的时候,她的声音很冷静。


「要是你已经结束愚弄我,现在是时候起床了。我们在书里找到了一些东西,如果有你的意见会很有帮助。我在外面等你。」


她走出去,他困惑的看着她离开视线。所以,她打算假装没事。或许她觉得这只是他在玩的游戏。他是吗?他想着她躺在他身边、吻他、触摸他…他吐出一口呼吸。不,这不是游戏。他想要给她一个教训,但最后却回报在自己身上。玩火自焚。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