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26.1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26: 隐藏的讯息


赫敏走进史莱哲林交谊厅,试着不要想任何事。这个房间布置的就跟葛来分多交谊厅一样──一样的沙发、椅子、和桌子,但全都是绿色滚着银边。没有窗户,也看不见自然照射的阳光。


她听见他在另一个房间换衣服的声音,并试着不要去想他换衣服的样子。她纳闷,他有穿任何东西上床睡觉吗?这个想法让她脸颊发热而恐惧。


不要想,她对自己下令,连开始都不要开始。


他悠闲的走出来,而她觉得她的心脏都跳到她的喉咙了。她闭上眼睛,想象着寒冷的山间湖水、边缘结着冰霜、冰天雪地。她做了个非常坚定的深呼吸。


「还好吗?」他随意的问。他那讥讽的腔调事实上对平复她的神经紧张很有帮助。


「好到不能再好了,」她轻快的说,然后对他甜美的笑了笑。他怀疑的看她,但耸耸肩。她的眼睛很快的扫瞄了他的全身,他穿着白衬衫──胸前的钮扣只扣了一半,去他的;黑长裤,和平常一样的黑色皮靴。他注意到她的视线,然后可怜的笑了笑。


「看样子我也只能穿学校的制服了,或许我们该去逛个街。」


「我可以替我们做一些改变,只是我今天早上没心情。」


「逛街比较有趣,」他坚持。


「你想去逛街?」她嘲讽的问,「跟我?」


「当然,就从女性贴身衣物专卖店开始。」


她恼怒的咬紧下巴,五分钟不到,他又再次让她脸红了。


「这段对话就此结束,」她决定。他大笑起来。


「好了,格兰杰,我会停止”愚弄”你。你跟波特发现了什么东西?」


她松了一口气──也有一点点的失望,虽然她恼怒的把这个感觉赶到了一边──现在他愿意谈点正事了。她看着他走到一个很大的壁炉前,从斗蓬里拿出一面小镜子检视着自己的仪容。他铂金色的头发很完美,就像往常一样。他走路的姿态很优雅,让她只想一直看着他。她很快转过身,希望她从来就没有走进这里,是什么原因让她把自己送进狼的餐盘里?


她心烦意乱的把手放到头上,当她摸到她头上的柔软部位时突然缩了一下,那里是让她逃离他的掌握的地方。她又看了他一眼,然后他也转头,用他那让人发怒的讨厌笑容看她。简单来说,她想要见他。她给自己的合理理由,是想问他关于他们去斯内普家的旅行,但完全诚实的说,这不是事实。要是她对自己完全坦白,她的心里有一半在期待已经发生的那件事发生。她又一次脸红,想到他的手在她的头发里、他的嘴在她的嘴里索求、他的──


「又在过度分析了,格兰杰?」德拉科冷冷的问。她惊讶的瞪着他,他怎么能这么快就了解她了?


「没有,」她傲慢的说。「我在想那本书。」她的眼神让他不敢说出任何关于”说谎”的话。


「真的?我还不知道长生不老的秘密会是这么样让人害羞的主题。你脸上的红晕很美。」


那抹红晕又再度加深,她很懊恼,她一定要停止再想他!他吻她只是为了向她证明一个重点,告诉她,当他靠近的时候,是多么的富有吸引力。证明原始的欲望能凌驾在常识和理性之上…天啊,她又再想他了。


「我没有过度分析,我只是在思考,」她厉声说。他向她靠近,所以她立刻走向一张沙发好隔离他们。她连靠近他一点都不敢,他笑了。


「我没打算扑到你身上。」


她忽略他的话,然后想到他几分钟前就问的问题。


「那本书难以阅读,我知道有个咒语可以降低草写字的阅读困难,但我想不起来要如何使用。」


「我知道。」


她点头。那咒语八成在马尔福家的人开始学习念书的时候就被教导过了。


「我们辨认出了一些,那上面提到召唤某个叫贺鲁斯之子的东西。你听说过吗?」


他开始随性的在她站着的沙发边绕着圈,她假装不去注意,但她一直在边缘移动,好在他们之间留下足够的空间。她努力把她脑海里的花豹狩猎图甩开,但他灰色的眼睛却闪着恶作剧的光芒。


「没有。」


「上面还说到要献给”舒”。」


德拉科停下脚步,「舒?现在听起来有点熟悉了,我之前是在哪听到过?」


「应该是埃及人。我猜是某种神祇,因为书里提到了贡献。」


德拉科的眉毛因为思考而皱了起来,但他又开始走动了,这次走的更快。她放弃假装没注意,然后躲到了沙发后面。


「你可以好好站着吗?」她质问。他暗自发笑。


「你干嘛一直躲着我?你怕我会再吻你一次吗?」


老天,没错!她摇摇头,她知道要是她大声讲出来,他立刻就会看穿她的谎言。


「要是我向你保证不会试着去吻你,你会在这待着吗?」他问。她瞇起眼睛看着他,想找出陷阱的痕迹,不过她看不出任何不利。


「可以,」她简短的说。令人意外的,他没有对她露出坏笑。他绕过沙发站到她的面前,她站在原地,非常勉强。她立刻就发现自己的错误,他根本不需要碰她,光是他的接近就足以让她的每一根末稍神经大响警报。他身上的男性气息向她扑来,她紧绷的闭上眼,试着抗拒抱着他的脖子的荒谬想法…


「这样不是很好吗?」他问,「少了隔阂讲起话来容易多了。」


讲话。对,只是讲话。她张开眼睛,然后困难的吞咽了一下。他确实是减少了隔阂,他站的那么近,只要她稍微往前一点,就会整个人贴在他身上。她几乎要后退了,但她葛来分多的骄傲突然抵住她的后脑杓,她僵硬的扬起下巴。


她的决心只存在了六秒。他的双手开始温柔的摸着她的头发,手指在她刚刚被拉扯过的头上轻轻的按摩。


「我伤到你了吗?」他柔声问。她发现自己忘记要呼吸,然后吸进了一口紧张的空气。


「不,」她低声说。那个字既是回答也是请求。他低头对她微笑,她的目光陷入他的五官里。他长得很俊美,白晰、平滑的肌肤就像瓷器。她的手指陷进掌里,克制着自己举起手抚摸他下巴线条的冲动。


在她头上的手突然变得很轻快。他整理着她的头发,就像只是理发院的发型师在做着公事。


「你看起来一团糟,」他说,「我们最好是把你整理一下,否则韦斯莱就会认为你和我在床上滚来滚去。」她瞪了他一眼,然后他大笑着继续,「当然,他猜的没错,就这一次。」


「我们可以走了吗?」她尖锐的问。想到罗恩,她觉得被罪恶感袭击,德拉科叹气。


「如果你坚持。」


他从她身边离开,拿起披在沙发上的斗蓬。在那个动作里,他看起来就像同时在自己的身上披上一件隐形的帷幔。他的盔甲,她知道。她在海格的小屋里就察觉了这件事,为什么当德拉科跟她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是这么不同。那道冰墙、傲慢自大、还有挖苦讽刺都消失了。从多佛开始,那些都渐渐的融化,现出了真实的德拉科──那个藏在他严密的控制之下,充满人性又容易受伤的德拉科。那个拒绝任何人靠近,拒绝被任何人伤害的德拉科。


他严肃的看着她。


「我需要给我父母传口信。在我们昨天捏造那个谎言的时候我就一直这样想了。这件事并不容易,但可以完成。我需要你的帮忙。」


赫敏点头。


「我会问他们雷古勒斯死在哪里,就在今晚。来这里,如果你不怕跟我单独相处的话。」


「我不怕你,」她固执的说。


他大笑,笑声听起来是纯粹的开心,「骗子。走吧,去看看那本书。」他的手朝出口划了一个弧形,她感激的走出去。


***


罗恩和哈利一起待在图书馆,当他们走进图书馆时,罗恩对他们两个人猜疑的看了一眼。


「找到什么吗?」她问。哈利摇摇头。


「你是对的,这里没有太多跟埃及有关的东西。」


「那真是太棒了。等到我们搞清楚贺鲁斯之子到底是什么,或许就能搜集到所有的魂器。只是不知道要怎么毁掉它们。」


「贺鲁斯之子?」罗恩问,「我知道那是什么。」


三双讶异的眼神射向他。


「有需要这么惊讶吗?」他质疑,「我之前和我父母去过埃及,记得吗?他们将死去的法老的内脏取出,分别装进四个陶罐保存,等到法老来世重生就能获得永恒生命。那四个陶罐分别代表贺鲁斯的四个儿子[1],保护法老的全尸。」


赫敏惊呼,「坎努帕斯陶罐!」


罗恩点头,「就是那个,坎努帕斯。他们分别放在四个角落──北方、南方、东方、西方。」


「我刚刚想起来谁是舒[2]了,」德拉科安静的说。赫敏看向他,「祂是埃及的风之神,太阳神的儿子…负责守护死者。」


赫敏很快越过哈利的肩膀看向那本书。


「我想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她开心的说,「贺鲁斯之子代表四方!献给舒…是一个保护圈。」她摇头,「这个规模很庞大,不是简单的咒语,这是一种魔法仪式,古老而且强大。」


「一样的魔法也用来创造一些该死的东西,」德拉科说。


赫敏看向哈利,「邓不利多没说他是一个人摧毁那枚戒指的吗?」


哈利点头,她继续,「我敢说他是执行了这个仪式,想要靠自己毁掉魂器。他告诉你不要犯下跟他同样的错误,我们最好是正确的执行它,毕竟我们没有人想要一条烧焦的手臂──或更糟的事。我希望我们能找出一些信息,像是贺鲁斯那四个儿子的名字。跟著书上的方式做是最好的,但也只能临阵磨枪了。哈利,你找一找布置圆环需要的东西,既然我们没人做过这件事──」


「我做过,」德拉科满不在乎的说。


「我甚至不想知道为什么。好,不管怎样,马尔福可以来找这方面的信息,但你要记住,这是白魔法,而不是黑魔法。保护圈是关键词,你最好也看一看书里提到的魂器的部分,或许你可以发现我们漏掉的东西。哈利,你去找找召唤自然元素的方法,我记得的就有好几种,所以我肯定你能找到一个适合的。罗恩,我们要找个合适的地方做这个仪式,一个不会被中途打断的场所。我建议是在午夜,那时候不会有人找我们,应该是最适合的时段。我会去搜集我们需要的物品,从我记得的开始,要是你们找到什么我们该要有的,晚一点也能再去搜集。」


没有人有任何意见,所以她笑了笑然后离开,能做点什么总是比坐在原地找着不知名的东西要好多了。当她前往温室的时候,她发现天气已经再次回复稳定,暴风雨将所有的东西都洗的干干净净,天空万里无云。


在温室,她从门边拿了一个袋子,然后用她的魔杖采集了许多不同的药草:当归、罗勒、苦薄荷、槲寄生、还有荨麻。她还去了斯内普之前的实验室拿一些没药和乳香,至少他们现在不用再千方百计的潜进去了。她很快把那些东西收集好,小心安全的放到葛来分多交谊厅。当硬币在她胸口开始发热时,她觉得很吃惊。她很快取出来看了一遍。


我们在大厅,你的狼人朋友跑进来邀请我们吃午餐。应该说,是命令我们去吃午餐。


谢谢,我马上到。


卢平大概是在纳闷他们都在干嘛,他知道他们不会无所事事的坐在那等着事情发生。她看了看表,他们还有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可以准备仪式要用的东西,另外,她还要帮忙德拉科跟他的父母联系。




[1] Sons ofHorus 就是电影TheMummy里,印何阗要拿回的四个陶罐。

[2] Shu 是埃及神话中的风神,九柱神之一。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