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27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27: 德拉科的人情


德拉科起床后看到赫敏睡在沙发的另一边,一本打开的书搁在她的腿上。他坐起身揉揉眼睛,然后瞄了一眼斗蓬上的怀表。六点十五分。他最好是在那些葛来分多开始猜测他的去向以前到大厅去。


他的斗蓬落在了地上,他将它捡起,小心的把赫敏腿上的书本拿开,然后用自己的斗蓬盖好她。他用手梳开一搓落在她眼睛上的头发,开始想着他的感觉为什么能变得这么快。几天前的他真的看不起眼前这个女孩吗?他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卢娜、隆巴顿的救援行动、搜寻魂器…现在她接纳德拉科成为她的秘密朋友团体,他认为她甚至会为了他誓死奋战,就像她会对波特和韦斯莱做的那样。她无法下手在他身上划出一道伤口让他讶异,即使只是这么表面的伤口,她都不想伤害他。毕竟,他是能对她下手的…


他摇摇头,当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他也开始不想伤害她了。他回到他的房间,花了一点时间准备东西,当他出现在大厅时,韦斯莱放松的叹息让德拉科冒出邪恶的冷笑。那只鼬鼠要是知道赫敏现在在哪,肯定会激动万分。他很好奇,赫敏是不是认真的考虑把韦斯莱当作她的男朋友,看她在描述他的吻时的模样没有一点兴奋,这大概能说明一切。德拉科突然楞了一下,想着为什么他会对这个想法感到不安。要是她喜欢韦斯莱,他也无所谓,甚至是很好。


「赫敏应该还在睡,」当德拉科坐到哈利对面时他说。德拉科对于哈利主动和他说话感到讶异,波特的心情大概是由天气决定。


「让她睡,她今天晚上会有很多工作要做。要是你们吃完了,我们应该先去那里准备一下。另外,我们还需要很多其他的东西。」


「你不吃吗?」


「我晚点再吃。」


「好吧,我吃完了。」


德拉科很快的列了一张清单,然后他们三个分头去搜集那些东西。他们在三楼的楼梯间集合,哈利点亮他的魔杖,带德拉科进入那间隐藏的房间。这个地方接近完美,墙壁很高,中间还有张讲台。那里很脏,德拉科要罗恩跟哈利擦擦桌子,他自己则是用魔杖弄了一点水跟风把地板扫干净。不管怎样,他们三个人总算是把脏污都清的差不多了。


德拉科在房间中央放了张桌子,小心的铺上亚麻桌巾。桌巾上放着赫夫帕夫的金杯、一个小型香炉、大釜、一张上面画了五角星的羊皮纸、一团白色棉球、还有一只白蜡烛。接下来,他在四个角落都放上不同的蜡烛:红色、褐色、黄色、还有蓝色。


哈利忙着把一桶盐巴和赫敏找来的各种药草搅在一起:当归、苦薄荷、槲寄生、还有荨麻。德拉科开始布置其他的东西,两个小碗分别放了磨碎的乳香和没药,装着圣水的烧杯在四支不协调的蜡烛旁。


他站好位置,看着另外两个人。


「我想这样差不多了,现在,我们只需要等格兰杰。现在几点了?」


「八点二十,」哈利很快的看了一眼手表后说。德拉科点头。


「房间已经打扫的差不多,我想我们也该去清洁一下。十一点半在这里集合。」


***


他直接走到五楼的级长澡堂,脱了衣服感激的潜进滚烫的热水澡盆。他把头泡进水里,接着躺在浴缸边,在热水中放松身心。他的疲劳都解除了,然后他挂在脖子上的硬币开始发热。他拉起上面的绳子。


马尔福?

终于醒了吗?

对,你在哪?

在洗澡,介意加入我吗?

办不到。其他人在哪?

肯定不在这!你为什么不去葛来分多交谊厅找找?

好吧,我要去哪里找你?

这里会很好。

把你的龌龊思想放到一边,认真点。

我是认真的,但看在你的纯洁的份上,我会在三十分钟左右和你在那房间会面。

祝你洗的愉快。


这现在成为一件不可能的事了。他本来沈浸在泡澡的愉悦里,直到他开始想象她和他泡在一起的画面让他慌了神。他很快在头上抹上洗发乳、冲洗、然后离开水面。


墙壁边挂了一排浴袍,他拿了一件把自己包在厚重的白色浴袍里。他衣衫不整的走到墙边,试着用变形咒把浴袍变成白色的罩袍。一开始变得有点小,他重复试了几次,总算做出合身的尺寸。他纳闷,赫敏怎么能一次就能做到那么完美。


他穿上他的靴子,梳了梳头发,然后前往小房间。她已经在那边等了,正在检视着他们做好的工作。


「做的很不错,」她评论道。她转身面向他,然后她的眼睛惊讶的在他身上循游着。他笑了,他很喜欢她那样看他的样子。


「白色?」她问。


「这看起来很适合。」


「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颜色会这么适合你,你看起来就像…」她停了下来,然后一抹粉红爬上脸颊。


「像什么?」他催促她,但她摇摇头。


「别介意。你的自负不需要再喂更多饲料,它已经够庞大了。」


他向前走了几步,站在她的前面,就像他常做的那样。他很喜欢看着她跟自己想后退的欲望搏斗的样子,她葛来分多的骄傲总是会胜利。她站稳脚步,像平常一样,然后抬起暴躁的咖啡色眼睛看着他。


「你一定每次都要该死的站这么近吗?」她问。


「没错,」他认真的说。这是他唯一能闻到她身上的苹果香的方法,还能看着她脸上展现的各种表情。像是短暂闪现的焦躁,和奋力抵抗着脸上的红晕的模样。只是站在她的面前,就能带给她这样的影响,这个事实让他沈醉。从他们曾有过的吻和她的反应来看,格兰杰小姐对他的抗拒很快就会被击垮。


随着一声寂静的沈吟,他发现自己不应该挑起那特别的记忆。她饱满的双唇看起来像成熟的蜜桃,而他很清楚,它们尝起来就跟蜜桃一样甜蜜。他的心脏开始撞击着他的胸膛,而她脸上的红晕,像是意识到他的想法一般变得更深。她的下巴几乎是不自觉的抬起,双唇微张,睫毛垂了下来。


他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方法拒绝这样的邀请,他低下他的头。一个怨毒的叫声制止了他,他转过头。赫敏倒吸了一口气,韦斯莱站在门边,看起来就像是要冲进来给德拉科一拳。


「老天,韦斯莱,」德拉科冷淡的说,「你能不能行行好选一件适合你发色的衣服?」罗恩的长袍很干净,但因为有点破旧,看起来像是干掉的血色。德拉科点了他的魔杖,然后把衣服换成别的颜色。


韦斯莱大叫,「搞什么鬼──?别想要我穿史莱哲林的绿色!赫敏!」


她把罗恩的长袍变回原本的颜色,然后看了德拉科一眼。不过她承认,「我必须说,绿色确实适合你,罗恩。」


「也许我还应该进入史莱哲林,」罗恩恶毒的说,「你看起来像是突然就对他们有了很多好感。」


「拜托别烦了,罗恩,」她恼怒的说,然后翻了个白眼,「哈利在哪?」


「就来了,我们该早点开始吗?」


赫敏摇头,「我很饿,而且我觉得我的穿著不太合适。我想我要去找点吃的,然后换个衣服。」


「我跟你一起去,」德拉科说。


「我们一起走,」罗恩厉声说,德拉科暗暗偷笑,那只鼬鼠真的抓狂了。赫敏率先走上走廊,罗恩跟在后面,他向德拉科靠近了一步。


「你欠我一个人情,马尔福,」罗恩用很低沈的声音说。德拉科轻蔑的看了他一眼。


「我没忘。」


「很好,我要你离赫敏远一点。」


德拉科看着在他们前面走着的她,她的卷发随着她的移动而摆荡,还有她身上的裙子,随着她那美丽的双腿,每走一步就画出一圈美丽的弧形。德拉科的眼睛在她的身上游荡。


「我要你重新再想一个,鼬鼠。」


「我是认真的,马尔福,」罗恩嘶嘶的说,「你在利用她玩你狡诈的游戏,而她看起来像是完全沦陷了。我不想看到她受伤,所以你他妈的最好离她远一点。」


「放轻松,要是她敏感的心因我而碎了,她就会去找你寻求安慰,所以问题在哪里?」


「问题在我不想看到她在你旁边团团转,你是个坏家伙,而我不买你那些”洗心革面”的帐,一点也不。要是你想说服我,你已经不是计谋杀害邓不利多的那样的人,你就会照我说的做。你他妈欠我一次,而我现在说的就是让我们双方打平的方式。」


德拉科突然感到一阵恼怒。


「我不想向你证明任何事情,韦斯莱。随便你想相信什么,老天,你们这些葛来分多心胸狭窄的可以,对你来说事情只有黑跟白。你的动机也并不单纯。她是成年人,她可以自己做决定,她不需要你来操控她的生活。」


「那就不要让我插手管,你这个史莱哲林混蛋!不知道为什么,你让她忘记了你原来的样子──还有你做过的事!告诉你,我一点也没忘。」


他们已经走到活板门的下方,德拉科很想把韦斯莱摔在墙上。他抑制他的怒火,赫敏回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然后他注意到她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他身上。她的嘴边露出迷人的微笑,差点让德拉科心跳停止。他做了个深呼吸,或许鼬鼠是对的,他最后很有可能会伤了她。他想进展到哪一步?在床上火热激情的翻滚?然后呢?像赫敏这样的女孩绝不会安于这样漫不经心的对待。她期望的是承诺,握着手、鲜花、求婚戒指、邀请到家里见妈咪和爹地。


他咬紧下巴,那样的场景太美妙了,『母亲,父亲,来见见我的泥巴种女朋友。是的,就是那个我痛恨了六年的女孩,多讽刺,不是吗?』


她停下脚步,站在那里等着他们,好用漂浮咒把他们带上三楼。没有人能把这个咒语施的跟赫敏一样好,老天,任何事都不会有人做的比她好。她确实值得拥有比德拉科马尔福更好的人,他看了韦斯莱一眼,鼬鼠也配不上她。值得拥有她的人是…他摇摇头,然后挖苦的笑了笑。黄金男孩才是值得拥有她的人,她应该跟哈利波特在一起。


韦斯莱沉着脸猜疑的看着他。


「好吧,鼬鼠脸,你赢了,我会这么做。」德拉科说着,伴随一声放弃的叹息。


「做什么?」赫敏问。现在他们的距离已经足以让她听见了。


「不是陷阱?」罗恩质问。


「不是陷阱,你有一个马尔福的保证。」


罗恩听到这个保证时,脸上的表情显露出一抹嘲笑。不过德拉科根本不在意他是不是相信。


「你们两个在计划些什么?」


德拉科哀伤的看了她一眼,希望他能再吻她最后一次。他叹气,这就是人生。


「别介意,」罗恩说,「只是我跟马尔福之间的小问题。带我们上去吧,赫敏。」


她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看来看去,摇摇头,然后施展魔咒。


***


他们再一次在房间集合是十一点四十五分。赫敏吃过饭,然后说她要先洗个澡。她等着德拉科说要跟她一起,但最后她的眼睛困惑的瞇了起来,因为他甚至连笑都没有笑。德拉科在暗暗的诅咒着韦斯莱,这个嘛,倒是稀松平常。


现在她穿着黄色的罩袍,奇怪的颜色,但这件非常适合她,她看起来像是在春天。德拉科决定他最好是不要再想关于她的事了,他把眼睛转到其他人身上。韦斯莱还是穿着他那丑爆的红色长袍,哈利则是穿黑色──和德拉科的白色形成奇怪的对比。他们围在坛桌前,赫敏把那桶泡着盐的药草交给德拉科。


「洒在旁边,加强防护,」她小声的说。


德拉科用左手抓出盐,右手握着魔杖,其他人的样子看起来严肃又决断。他们已经燃起几支蜡烛提供光线,德拉科试着甩掉这房间是个地下室的想法,这个想法对他的工作没有帮助。他向坛桌外跨了几步,好确保他们有足够的空间,然后他用魔杖点击那个桶子。他边走,边用他的魔杖画出一条想象的圆,然后用盐巴附在上面。


「听我召唤,在这神圣圆环,在这里,净化我们的意志,祝愿圣环圆满不可摧毁,守护我们,洗净这个地方;守护我们,不被外力干扰,加持并保护我们召唤之力,以您圣洁庄重的守护圈,我愿向您献上我的祝愿。」


当最后一句话说完,保护圈就正式形成。盐巴圈的外围先是冒出蓝色火光,接着颜色慢慢消失,但一层高过头的防护膜若隐若现的浮现在周围。他坚定的看了赫敏一眼。


她拿起装着乳香和没药的容器,将它们放到保护圈的正东方边缘。她用魔杖将它们点燃,一阵溢满香气的烟雾冉冉上升。她召唤黄色蜡烛,将蜡烛放在一旁。


她站在蜡烛前方,举起双手祈祷,魔杖依然紧紧的握在右手上。


「万能天主,贺鲁斯之子,东方的守护者,为我们提供黎明,借予我你的知识,赐与我们清晰的思维,迅速且纯净,如同吹拂沙漠的风。与我同在,以疾风之力与纯真童心保护我们,以圣光之名,听我召唤。」


她用魔杖点亮蜡烛。一切如常,但德拉科感到一股风迎面吹来,像是暴风正在接近。她转身看向罗恩,他看起来很紧张。他坚定的拿起红色的蜡烛,然后走向正南方。他将蜡烛放在地上,吞了一口口水,拿出赫敏写给他的一张纸条,开始念道。


「万能天主,贺鲁斯之子,南方的守护者,日光的看守人,借予我你的活力,赐与我们纯净之力冲破意志,强劲明亮,如同照射沙漠的烈日。与我同在,以火焰之力与年轻精力保护我们,以圣光之名,听我召唤。」


他点燃蜡烛。


德拉科拿着装着圣水的碗和蓝色蜡烛走到西方,他把它们放在地上,赫敏也给了他一张纸片,但他记得所有的咒语。他举起双手,大声的念着。


「万能天主,贺鲁斯之子,西方的守护者,薄暮的看守人,借予我你的激情,赐与我们纯洁的情感,如尼罗河般永恒,奔流过滚滚黄沙给大地带来滋润。与我同在,以流水之力与成熟智慧保护我们,以圣光之名,听我召唤。」


德拉科点燃蓝色蜡烛,接下来轮到哈利了。他站在装着精盐的碗和褐色的蜡烛前。


「万能天主,贺鲁斯之子,北方的守护者,暗夜的看守人,借予我你的力量,赐与我们耐力迎向即将到来的战争,坚强不屈,如同隐没在沙中的坚石。与我同在,以大地之力与暮年的刚毅保护我们,以圣光之名,听我召唤。」


哈利燃起蜡烛。


在这些仪式之后,周围的空气充满了细碎的爆裂声。德拉科吐了一口气,他痛恨召唤仪式,那存在太多不可预知的变数,他宁愿清楚掌握自己的目标。


赫敏走上前拿起魂器,她把它放在画着五角星的羊皮纸中央。然后,她点燃了粗大的白色蜡烛。


「现在,最困难的部分,」她说着对上了德拉科的眼睛。他向前走了一步在她旁边准备着,尽管一旦当她启动咒语,他根本无法帮上她的忙。


「你可以,」他给她鼓励。她很快的露出一个笑容,然后念动咒语。


那咒语是从书上看来的,需要重复念好几遍。她不断念着咒语,然后用药草、圣水、盐巴、还有她的魔杖敲击着金杯。一股力量不断的增强,德拉科可以看到赫敏鞭策自己念诵咒文的脸上浮现紧张的神情。金杯突然变黑然后开始缩小,赫敏让金杯跟羊皮纸飘浮在空中,然后她控制着羊皮纸,使它包围金杯,就像一捆书卷。她再招来白色丝带捆紧包着金杯的纸张。德拉科可以看见她的颤抖。


他举起自己的魔杖,在赫敏将书卷控制在半空中时,他帮忙控制着棉绳。那个东西反抗的很激烈,他用尽全力,最后终于将棉绳绑上金杯。赫敏松了一口气的把那东西丢进大釜,她念动另一个咒语,那被绑住的东西像暴怒般的燃烧起来,一开始是沈静的闷烧,但火势很快地开始增强,燃烧的火舌冲上天,烧出一条惨绿的丑陋光线。


一声惨叫突然从大釜里爆发,一个黑暗的阴影跳到外面。那东西没有形体,它直直冲向赫敏,穿过赫敏的身体,她尖叫一声朝德拉科倒下,德拉科抱着她跪了下来。他看到那个东西在他们头上盘旋,发出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打开防护圈!」德拉科对哈利大叫,波特立刻拿一桶水冲向盐线。外面的空气一进入,那个暗影立刻向外冲去。他们看到那个东西被一双无形的手撕裂,吼叫声渐渐消失。


「滚出去,汤姆瑞斗,」德拉科喘着气说。他把手放在赫敏的脖子上感觉她的脉搏,还好,心跳很正常,她大概只是被伏地魔冲向她的灵魂碎片给吓到了。罗恩很快地跪到他们旁边,他抓着赫敏的肩膀,把德拉科推到一边。德拉科冷酷的看着他,但什么也没说。罗恩抬起赫敏僵硬的身体。


「我带她上楼,」他断然说道,直接走出保护圈的开口往门口走去。


哈利拿着赫夫帕夫变黑的金杯,他阴郁的看向德拉科。


「解决了一个,」他说。德拉科点点头。


「现在我们只要找出其他的。」


德拉科用魔杖做出一阵风,把所有蜡烛都吹熄。哈利跟着罗恩走出去,但停在门口。


「嘿,马尔福。」


德拉科越过房间看着他。


「谢谢你的帮忙,」哈利认真的说。


德拉科淡淡的笑了。


「跟我道谢想必很难受。」


哈利笑了,「没错。」


活下来的男孩转身离开,留下德拉科一个人在黑暗的房间里。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