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28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28: 哈利的意见


哈利兴奋的走回葛来分多交谊厅,当他爬进画像洞口的时候,惊讶的停下脚步。赫敏躺在沙发上,仍然全身僵硬、罗恩站在一旁、金妮的手放在腰后站在罗恩面前,紧张的情势蓄势待发。


哈利笑着看着她,但她突然生气的朝他走来。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金妮走向他,伸手抱住他的脖子。


「嗨,哈利,」她甜甜的说,然后吻上他的唇。他小心的回应她的吻,觉得很不舒服,就像一直以来的那样,他不喜欢在罗恩面前做这件事。他礼貌的将她推开。


「嗨,金妮。我以为我们都同意不要再这么做了。」


「事实上,是你同意了,我不记得我有跟你签订什么合约。现在,或许你能告诉我,你们半夜跑去干嘛了,我亲爱的哥哥完全不想讲话。」


「你什么时候来的?」哈利反问,不理她的问题。


「大约二十分钟前。在半夜旅行,当然是穆敌的主意,有时候我觉得他根本是疯了。你可以想想,当我看到葛来分多交谊厅半个人影都没有的时候有多惊讶。要不是我很了解你们,我就会直接去找麦格。」


「我们是去…外面找个东西,」哈利的话完全没有说服力,这在某种程度看来也是真的,如果你追溯的够远的话。


「真的?那么,你们是去哪里找那个东西?赫敏又发生了什么事?」


哈利不知道该说什么,回答这些问题等于是要求他公然说谎,而他真的不想对金妮这么做。


「我不能说,」他小声的说。她褐色的眼睛亮了起来,闪现夹杂泪水的怒火。


「你知道,我真的很讨厌你这样子!」她大吼,「你们三个和你们的小秘密!为什么你们就是不能让任何人进入你们的小圈圈里?我曾经被伏地魔操控!我差一点就要被杀!我还要怎么做才能进入那只属于你们的战争?要是有任何人应该加入,那个人就是我!」


哈利绝望的看向罗恩。


「这不是我的决定,」哈利安静的说,「我对邓不利多发过誓要保持沉默。」


「但邓不利多已经──」


「有些秘密即使是死亡也无法被揭露,」哈利说,重复着邓不利多的话,「看看格里莫广场、看看霍格沃茨,他或许离开了,但他的本质还在。他的咒语仍然有效,还有他的秘密也会获得保护。我想告诉你,但我不行。」


他的心里很难受,因为他终究还是对她说了谎,事实是,就算他能,他也不会告诉她。他不希望她靠近任何一个魂器,他希望把她隔离也希望她安全,即使她要因为这样而恨他。


她瞪着他,「我不相信你。要是你真的希望我加入,你就会找到方法。你总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找规则的漏洞,你只是不想让我知道而已。」


「我是在试着…」他的话断在这里,他知道要是他提到”保护”或”安全”,她就会像香槟的瓶盖一样爆发。


「省省吧,」她厉声说,「要是你不希望我踏进你们的圈圈,那就把我排除在外,跟往常一样」


她转身回到女生宿舍,楼上的房门甩上的声音让哈利缩了一下。


「这算好了,」罗恩说。


「她恨我,」哈利悲叹。


「她只是还在生气,她会在房间丢东西或是烧出一个洞,不过总是会过去的。」


「也许我们应该告诉她。我是说,马尔福也知道…这不算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了。」


罗恩暴躁的摇头,「不行。当她被抓进密室的时候简直就是太糟了,我不能再经历一次那样的事。让她在圈外待着。」


哈利叹气,但还是点点头。他知道这并不容易,她对于他们的决定不会这样逆来顺受。


「她会监视我们,这样一来想跑来跑去会变得困难的多。」


「这个嘛,反正我们最近也不会有什么要做。我们对其他任何一个…小玩意的地点并不清楚、我们不知道那个人现在在哪、我们差不多算是被困在这里,只能看看储思盆,还有毫无用处的图书馆,直到有事发生。」


罗恩拿了一条毛毯盖在赫敏身上,因为警报咒语,他们没办法带她上楼。哈利摇摇头,觉得那什么”男生不能进女生宿舍”的规定简直无聊透顶,好像葛来分多的男生会无礼的偷偷潜进女生宿舍一样…不过,或许弗雷和乔治会吧。


罗恩拨开赫敏额头上的一缕发丝,哈利瞇着眼睛看着这个手势。之前他从没这样做过,但罗恩的动作让他想到了一些什么。哈利知道马尔福跟赫敏之间有什么事发生,这从他们一起出现在霍格沃茨那时就很明显了。并不只是楼梯间的那个吻,而是他们看着对方的样子、他们在一起时围绕在他们之间的紧张气氛、还有他们以为没人注意时经常交会的短暂目光…还有,赫敏亲口承认罗恩的吻并不让她兴奋。哈利不知道马尔福是怎么想,但他认为赫敏多半是有点爱上德拉科了,即使她还没对自己承认。


然后,今天下午事情开始有些转变。马尔福突然开始有了距离,他没有回应赫敏跟他开的玩笑、他在他们之间保持安全距离、还有最明显的──他在罗恩从保护圈里带走赫敏的时候打了退堂鼓,一句话也没说。这不只是奇怪,而是非常怪。哈利张开嘴想问罗恩这件事,但他最后决定闭嘴。他知道罗恩会借口推托,然后筑起自我保护,哈利不想在这时候跟他吵架。


更何况,任何能让德拉科马尔福远离赫敏的事,或许都不会是坏事。


他只希望赫敏也这么想。


***


哈利在床上躺了一下,但他发现自己睡不着。他穿上衣服和拖鞋,一会儿过后,他披上他的隐形斗蓬从交谊厅离开。他八成不会在晚上的这个时候遇到什么人,不过还是以防万一,他可不想回答任何问题。


在前往储思盆的路上,他唯一看到的是一只漂浮的鬼。当他一走进麦格的办公室,他就点亮了油灯,倒进另一只记忆。他不喜欢自己一个人看,但他认为这或许又是另一个关于斯内普的记忆。而事实上,他猜的没错。


***


储思盆里出现的斯内普是哈利以前从没见过的样子。他们在邓不利多的办公室,邓不利多坐在办公桌前,看起来苍老、疲累、而且伤心。斯内普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看起来心烦意乱。他的头发乱七八糟,双手烦闷的搅在一起。


「是我的错,」斯内普说,「我嘲笑了他,事实上是向他挑衅,我不知道他会像那样跑出去!」他发出刺耳的狂笑,那声音充满痛苦没有一点点愉悦,「我应该要知道的,当然了,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分在葛来分多的原因,他一直以来行动都比思考还快。」


斯内普沉重的跌坐在邓不利多对面的椅子上,哈利看到斯内普的眼睛涌起泪水时非常震惊,他妈的他到底在说谁?


「天狼星知道这件事的风险,」邓不利多安静的说。


哈利惊呼一声然后摇摇头,他对刚刚听见的东西完全无法接受。他在他们两个之间看来看去,他不相信这些是真的。斯内普看起来像是没听见校长的话,他的眼神涣散。


「我应该要在那里,」斯内普安静的说。哈利握着拳头,斯内普不可能是在讲在魔法部神秘部门的战斗!他不可以假装他对天狼星消失在帷幕后感到难过!


斯内普继续,「还有贝拉,她怎么能?天狼星或许是个纯血叛徒,但他还是个布莱克!他不应该这样死掉。」哈利又摇摇头,拒绝相信任何一个字。他的指甲陷进掌中,他突然很希望这个记忆是真的,这样他就能冲上前去把他打成肉酱。


斯内普突然发出呜噎声,把脸埋在手里。哈利不可置信的看着邓不利多,校长当然不会相信这个荒谬的混蛋演的戏吧?斯内普对待天狼星的态度就像他是他脚上的一块屑屑,而现在,他对他的死感到难过?邓不利多难道有这么低能吗?


哈利的眼睛瞇了起来,一个想法突然划过他的脑袋。斯内普是个很厉害的锁心者,有没有可能,他的才能还包括封锁其他人对他的想法呢?会不会斯内普知道该如何制造他的意愿?他是不是能够影响邓不利多,使他相信他的话?这会比夺魂咒还要更有用,因为受害者会相信自己的自由意识所判断的事实。哈利退后一步,那个想法在他心里生了根,难怪邓不利多会信任斯内普!因为他没有任何选择!


斯内普的脸又一次抬了起来,脸上留有泪痕。哈利的愤怒几乎要爆发了,眼泪!哈利对斯内普的愤怒在塔楼上那个”意外”后就已经形成,但现在一切又更佳清晰。他内心想杀伏地魔的渴望排在杀斯内普之后,这个混蛋在耍他们,而那也包括了最伟大的巫师。


「那不是你的错,」邓不利多歉疚的说,「你什么错也没有。」


有,他有,哈利愤怒的想着。那全都是斯内普的错,全部都是。


斯内普站起来,「你知道,要是你那该死的被选中的英雄学好他的功课,就不会有人跑到魔法部的神秘部门!你亲爱的哈利波特甚至没有去试着要封锁伏地魔的入侵!还有你居然他妈的蠢到没跟他说那个预言!」


邓不利多沉重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我犯了错,我没有预料到哈利的好奇心会超越他的理性常识。」


「尽管这个事实我早就跟你提过无数次,」斯内普恶狠狠的说。他站稳了脚步。


邓不利多疲倦的点点头,「指责无法让天狼星回来,我们不能改变历史。」


斯内普厌恶的看着他,「不要再跟我说你的陈腔滥调,老家伙。照我的看法,天狼星留在你手上的血,就跟我的一样多。」


他暴风般的走向门口离开。


***


哈利沉重的坐上窗台,试着搞清楚他刚刚见证的一切。斯内普让邓不利多相信他对天狼星的死感到遗憾,除此之外,他还让邓不利多为这样的结果感到内疚。为了什么?只是让邓不利多再度增加对斯内普的信任?哈利开始想着,为什么邓不利多要留下这么多关于斯内普的记忆,他不能直接让斯内普的口是心非现形,但他可以戳破他,一层一层的。


哈利站起身,他走到邓不利多的画像前点起魔杖。校长正在睡觉,因为突然的光亮而睁开了眼睛。


「哈利!见到你真好,又在夜间乱晃了吗?」


「斯内普在你身上下了什么魔咒是吗?」哈利问,「他控制你,让你相信他,或许是某种用在他自己身上的咒语。我们都知道他很擅长这些,看看那个神锋无影,是他让你相信了他。」


「事情不一定是你看到的那样,哈利,」邓不利多的画像安静的说。


「没错,在斯内普身上看到的那些好事都不是真的,对吗?我是指,为天狼星的死而哭泣?那违背了正常思维!还有,你连问都没问就接受了这一点。」


「他的悲伤是真实的,哈利。」


哈利发出不可思议的大笑,「这在死亡的墓穴依然有效吗?在我杀了他以前,我一定会找出那个咒语的秘密。混蛋,要是他能这样对你,他现在大概也用这个去对付伏地魔了。难怪他要回到他的老主人那里,现在他已经铲除了你,他要做的就只是控制伏地魔,这样他就会成为最后掌控一切的人。我敢说,他也能让食死徒都跟随他。」


哈利转身离开,「坦白说,我希望他能确实杀了伏地魔,这样一来,我需要做的就是杀了斯内普。我要跟你说,我已经准备好等到那天了,在他对天狼星做了那件事,还有对你做的那些事之后…就算我会成为谋杀犯,至少也是在正义的名下。伏地魔在我认识我父母以前就杀了他们,但斯内普却谋杀了两个我在意的人。他要负最大的责任,这个痛苦会每天困扰着我。」


哈利在邓不利多能说任何话以前就离开了,他不想再听到他对他说的任何保证,或道德的陈腔滥调。他只想要打倒西弗勒斯斯内普。


***


德拉科被他胸口发热的硬币给叫醒,他坐起身来,睡眼惺忪的看着硬币,然后他点亮魔杖好看清楚上面的字。


你醒了吗?


他咕哝了一声然后倒回枕头上。老天啊,可以让他远离亲爱的阳光小姐吗?他昨晚应该把硬币留在床头柜上才对。


现在醒了。


是吗,差不多该醒了,现在已经超过中午。你有只猫头鹰。


过了中午?他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难怪他的肚子叫个不停,他需要补充一点粮食。她在说什么东西?他有只猫头鹰?他当然有猫头鹰,在家里──


他突然坐起来,该死,他怎么会这么快就收到他父母的回信?他昨天才送出他的信,而霍格沃茨距离任何地方都非常远。他的霍格沃茨制服已经洗好折在他的床边,他穿了起来。也许那只猫头鹰是别人寄来的,机率不大,但还是有可能。


***


他走进大厅,看到整群吵闹的葛来分多都坐满的时候他愣住了。除了平常的那三个人以外,还加上弗雷、乔治、和金妮韦斯莱。他给了赫敏一个恼怒的眼神,她应该要先警告他的。但她甜美的对他笑了笑。


「他在这里干什么?」金妮大叫,冲到他面前挥着魔杖。德拉科冷冰冰的看着她,他可以感觉到他的头开始痛了起来。一个韦斯莱已经够糟了,现在居然有四个?波特拉着他女朋友的手把她拉回座位,但被她一把甩开。德拉科抬起一边的眉毛,显然,在爱情岛上不是每个人都温柔又可爱。哈利和金妮的嘶声争执渐渐越来越大,后来金妮对哈利吼了些什么,说到他一直藏着秘密,然后就跑出去了。


「你最好追上去,波特,」德拉科小声的说,但哈利一直坐在位置上,看起来尴尬又难过。德拉科不幸的摇摇头,一日是白痴,永远都是白痴。


赫敏已经给德拉科留了座位,但他绕过桌子坐到金妮离开后空出来的地方,在波特的隔壁。一只猫头鹰立刻飞过来,停在德拉科面前。赫敏的眼睛越过桌面看了过来,他的眉头担心的皱在一起。


「你的吗?」赫敏问,问句里有明显的暗示。要是这个口信这么快就送到,这就表示德拉科的父母就在附近。这个想法在某方面而言是个警讯,德拉科解下猫头鹰脚上的信件然后打开。那是纳西莎给脱凡成衣店的简单回复,说她没办法参加他们店里的庆祝活动。德拉科把信卷起来放进口袋里,他打算吃完后再看真正的内容。


弗雷和乔治在罗恩的旁边一直往他那里看。


「所以,」双胞胎的其中之一说道,「马尔福在这里。」


「坐在哈利波特的旁边,」另一个说。


「这个画面有什么问题?」


「这是完全疯了吗?」


「不可思议?无法理解?」


「完全没错。」


德拉科的头越来越痛了,他吃得很快,决定不理会烦人的韦斯莱们。哈利正在喝南瓜汁,看起来全神贯注的样子。当德拉科吃完饭将餐盘移到一边时,哈利很小声的问,「我可以跟你说个话吗?就我们两个?」


没有等德拉科回应,波特就先起身离开了。德拉科好奇的跟上,他走之前注意到赫敏也起身要跟过来,但罗恩把她抓住问了她一个问题。德拉科发现哈利站在史莱哲林地牢的入口等他,他们一起走下楼,前往斯内普的办公室。


哈利漫无目的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看着那些瓶瓶罐罐。德拉科坐到一张椅子上,等波特开始进入正题。最后他总算转过身,严肃的看着德拉科。


「你常常跟斯内普在一起,」哈利说,「我是说,他是你们学院的导师,你知道他住在哪,你也看过他在校外的样子…」


「你还有很多例子要举吗?」德拉科冷冷的问,转动着他的魔杖。


哈利跟他说了他最后一次看的储思盆记忆,还有他对斯内普可能用在邓不利多身上的咒语的猜测。


「那么,你觉得这有可能吗?」哈利说,「关于斯内普可能改变了一点夺魂咒的用途这点?」


「这个嘛,想到他对天狼星布莱克的死会这么崩溃感觉有点牵强…我想斯内普确实很有可能发明了新的咒语,这也不是第一次。」他意有所指的看向哈利,他因为罪恶感而脸红了。


「我不是故意要在你身上用神锋无影的,」他小声的说,「我也吓坏了,在那一刻以前,我也不知道那个咒语的作用是什么。」


德拉科耸肩,「忘了吧,我也没有要拿这个威胁你的意思。」


他们看着对方进入一个不舒服的寂静,然后哈利清了清喉咙。


「你认为斯内普为什么要告诉你魂器的事?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在想这个,我还没有具体的概念…只有几个模糊的想法。」


「是什么?」


「我认为斯内普爱上了我母亲。」


哈利瞪着他,「你是说认真的?」


德拉科点点头,「她信任斯内普,一直都是。斯内普进霍格沃茨的时候,我母亲也还没毕业,她比他大一点…我敢说他当时就像条狗一样跟在我母亲旁边。我记得,斯内普是在贝拉在学校的最后一年加入了她的小圈圈,这当然是在他们发现他是个混血以前。不过,他仍然精通黑魔法。」


德拉科换了一下姿势,抬起一只脚跨在椅子的扶手上,手上的魔杖随意的敲打着膝盖。


「斯内普在假日时常常到庄园来,我认为他是跟我母亲说他很关心我的教育问题。根据我的记忆,他们经常在起居室里喝红酒,回忆他们的学生生活。」


「这不会让你的父亲困扰吗?」


德拉科毫不做作的大笑。


「当然不会,你看看斯内普的样子!我父亲知道他根本不需要担心一个狡诈、有着一头油发、又是个混血的人。我认为在我父亲看来,看一个傻子怀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他觉得很有趣吧。」德拉科摇摇头,「我父母爱得很深,简直就到有病的程度。当他们坐在一起的时候,看他们看着对方的样子,我都想离开房间,」他耸肩,「坦白说,我很惊讶我居然是他们唯一的孩子,看他们…」


哈利伸出一只手,「我不需要知道这么多,感谢。」


德拉科笑了笑,「无论如何,斯内普跟我母亲立了不破誓,承诺要保护我。他有什么理由要做这件事?尽管你可能不会相信,不过我并不是他最喜欢的学生。我的魔药学不错,但我不是像格兰杰一样的天才,我不认为他有什么最喜欢的学生。他很可能痛恨我们所有人,我有感觉他并不是很喜欢教书。」


「你知道,在其中一段记忆里,斯内普说他是这里的囚犯。你认为他留下来是为了什么?为了阻止伏地魔?要是真是这样,他为什么要杀掉邓不利多?这应该不会只是为了保护你,好赢得你母亲的信任,不是吗?」


「我不知道,他看起来确实是希望魂器被毁灭的样子,或许他认为没有邓不利多的帮助他也能自己做到。」


「他确实是抱怨过邓不利多,他说他浪费十二年的时间没有去找那些东西。」


「这算得上是个动机。」


哈利点头,德拉科拿出他母亲的信然后站起来。


「我要看看这个。在这等一下,要是有什么有用的消息我再告诉你。」


他在斯内普的桌上找到一把锋利的小刀,他做了一个深呼吸,哈利在一旁好奇的看着。


「老天,我讨厌这个部分,」德拉科承认,然后他在手臂上画了一道小伤口。哈利惊讶的倒抽一口气,德拉科打开信纸,让他的血沾在纸上。很快的,墨水的字迹消失,红褐色的书写体浮现。


感谢老天,你还活着!我们真的很担心你。他停止了所有外部的活动,决心专注在他的主要目标上。我不确定那是什么,但到时候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不要回学校!那里不安全。不要再跟我们联系,除非是攸关生死的问题。他把我们看得太紧了。小心点,我们爱你。另外,雷古勒斯死在喀来耳,在一间荒废的屋子,城镇的南方,从那可以眺望苏格兰港。


德拉科把信交给哈利,然后变出一条绷带开始包扎。


哈利把信纸卷好又还给德拉科,他的绿色眼睛闪闪发亮。


「我们走。」


「什么?我们?现在?」


「我已经受够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等生日来到,你知道那地方在哪吗?」


「不知道,不过应该不难找。我只需要一张地图,但你不是真的想跟我一起去吧,我可能是个食死徒,记得吗?我不能被信任。」


「赫敏信任你,对我来说这就够了。」


德拉科的手烦闷的梳着头,看着波特用那种信任的眼神看他,比格兰杰这么做还要糟糕多了。去他妈的,过度信任的葛来分多们。他皱眉。


「要是你发生任何事,就算只是意外,你的小朋友们都会把我五马分尸的。」


哈利邪恶的笑了笑。


「那么,你最好是确保我不会发生任何事,不是吗?」


「我真的很讨厌你,你知道吧?」


「十分明显。如果这有帮助的话,我也讨厌你。」


「去准备一下,一个小时内在天文塔见,带着你的扫帚,还有你或许会想带着你的斗蓬,这样你的朋友才不会知道你跑了。我会去找张地图,找个我们落地后能现影的地方。」他叹气,「这大概是我最近做过最白痴的事。」


「别担心,我认为你最近做的蠢事已经够多了,再多一件也没什么。」


「不要得寸进尺,波特。」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