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29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29: 德拉科和哈利


德拉科不耐烦的站在塔楼,手指敲着扫帚的长柄。就算他早到好了,但是,是什该死的事要让那个被选中的男孩花这么久的时间?


「你准备好了吗?」一个问句在德拉科耳边响起,那声音非常之近,他差点要吓死。然后他听见隐形的哈利开始大笑。


「去你妈的,波特,」马尔福大骂,然后做了个深呼吸好平静他狂乱的心跳。哈利又笑了,「混蛋,你可能是隐形的,但我可不是。你们的成员里有任何人有可能瞥见我,并把我们继续关在这里的吗?」


「我不认为。早上他们大多数的人都去魔法部了,要讨论该怎么处理卡罗兄妹。」


「我可以给他们一点建议,」德拉科说。


「我想,他们应该是在找一个长久的解决办法。」


「笨蛋,艾米克和艾朵根本什么也不知道,不是吗?」


「我听到的也是这样。穆敌情绪非常糟,所以他们显然是没说什么有用的话。」


「你是怎么对你那黏巴糖的朋友们解释你的离席的?」


「我留了张纸条给他们。」


德拉科爆出一个大笑,「你喜欢活在危险中,不是吗,波特?我讨厌格兰杰发现你的小礼物后的样子。」因为这样,德拉科把赫敏的那枚金加隆留在他的行李箱上,他不需要一整天都接收到她气急败坏的跟他联络的讯息。


「那就在她过来追杀我们以前快走吧,」哈利建议。


「是追杀,」德拉科说,「这是你的主意。」


哈利发出一个不耐烦的声音,马尔福骑上了扫帚。


***


他们幻影移行到喀来耳的郊区外,很幸运,那里是个荒漠地带,一个满是烂泥的荒漠。德拉科一脸恶心的把脚从烂泥里拔起来,然后骑上他的扫帚。


「马尔福!我们可能会被麻瓜看见!」


「我该死的不在意!只要他妈的扫帚在我手上,我就绝不会在烂泥及膝的地上走!」


他听见哈利叹了一口气,但还是加入了他的飞行旅程,他们最后停在一条肮脏的道路上,两旁种着很大的橡树。德拉科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在踢掉脚上的泥土,哈利受不了的在他的鞋子上下了个清洁咒。德拉科啧了几声。


「要是被麻瓜看见怎么办?」


「你有看到任何麻瓜吗?」哈利大吼。


「感谢老天没有,不然他们就会纳闷见鬼了你的大叫声是从哪传来的。你打算整天都待在隐形斗蓬里吗?不是我在抱怨,而是那样可以省去我看着你那些恶心的泥巴的时间。」


哈利脱掉斗蓬。


「你打算一整天都要这么讨人厌吗?」


德拉科点头,「没错,我认为我是,你介意吗?」


哈利抓着自己的后脑,德拉科暗自发笑,他决定要计算看看波特会做出这个手势多少次,现在他能看见他了。


「我们该往哪走?」


「往海岸边走,波特。要是我记得那个故事,应该可以很快找到。」


***


他们能找到小木屋非常幸运,要不是毁坏的烟囱从周围的灌木丛里突出来,他们就会直接走过那里。灌木和树林包围着房子周围,那房子座落在一个海风很强的岬角,眺望着岩石峭壁。


德拉科和哈利小心的下去,一路上德拉科不断的用魔杖发出咒语把叶子打的粉碎,直到哈利又开始拉他的头发。第二次,德拉科想。


「你可以不要再用魔咒了吗?」他嘶声说。德拉科给了他一个坚持的目光。


「放轻松点,这里一个麻瓜也没有,你认为雷古勒斯为什么会选上这里?」


「那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


「不说笑,我们到底在找什么?除非它是绿色,而且看起来像灌木,不然你还有看见其他东西吗?」


荒废的木屋内是一片绿色疮痍,即使是腐烂的木材上也覆满了苔藓,哈利灰心的看着四周。


「我不知道,我希望我们至少能找出点什么。这个旅行看样子是完完全全的浪费时间。」


「不见得,你得以用整个下午的时间沐浴在我的陪伴里。」哈利皱眉,手又放到了头上。第三次,德拉科暗暗发笑,「事实上,在谜屋的时候,格兰杰施了一个追踪魔法,你知道怎么用吗?」


哈利想了一下,「我想我知道。」他试了几个咒语,最后总算制造出一点荧光。很不幸的,这里看起来只残余非常少量的魔法痕迹。


「好吧,」德拉科叹口气说,「告诉我怎么用那魔咒,我们要搜完这里,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两个人分头进行比较快。」


那个魔咒很简单也很好学,所以哈利跟德拉科开始分头进行搜寻。接下来的四十分钟,他们发现了一些破碎的魔药药瓶、生锈的大釜、被烧毁到连书皮都难以辨认的书、好几个装着无法辨认的材料的容器、还有一个金色的护身符。那本来让哈利精神一振,但后来他发现那只不过是上面留有一点点保护咒的无用护身符。


德拉科在毁坏的壁炉附近,他敲打着上面的磁砖,确认隐藏隔间的存在。当他感觉到脚底的地面在转动时,他警觉的冻在原地。


「喔,该──」他喊了一声,然后地板在他脚下开启,在他能举起魔杖以前就摔了下去。他的头撞在某个坚硬的东西上,然后他的腿也发出火烧般的灼痛。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他甚至无法在空气冲出他的肺以前喊出一声。他在空中抓了几下,想打开包围他的黑暗。


「马尔福!」哈利大叫。德拉科吐出一个疼痛的呼吸,他可以听见波特在他头上跑来跑去的声音。太好了,这就是他需要的,让一个白痴掉到他头上,然后再摔断其他东西。


他在黑暗中看着上方的光线,那个开口大约有八呎深,周围东凸西翘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那股屈服在黑暗里的欲望渐渐消失,他小心的举起魔杖。


「马尔福!」哈利又一次大吼。


「我还活着,波特!你在上面小心一点,我不需要你把地板踩跨!」


大吼的结果就是疼痛在德拉科的头部和右腿一起爆发,他抽了一口气,勉强的举起魔杖。他移动他不停抽痛的头往下看,一大片碎木片从他的大腿穿刺出来,他咕哝了一声,闭着眼睛抵抗着向他袭来的晕眩。


波特的头从上方探出,挡住了光线。


「你还好吗?你需要我把你漂浮上来吗?」


「老天,别!我的腿──我想已经…被什么东西给刺穿了。」


「等在那!我马上下去。」


「我没有打算要去任何地方,」德拉科干冷的说,不过哈利跑掉了。


几分钟后,一条绳子从洞口垂下,波特抓着绳子沿着边缘往下爬。


「你还是不是个巫师?」德拉科问。


「我的漂浮咒有点…使的不是太好。」


「喔,但你很乐意让我飘上去?」


「当然。」


哈利到达洞口下方跪在德拉科旁边,他看着德拉科的大腿,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担忧的绿眼珠对上了银色的眼珠。


「这是断梁的碎片,还在你的腿里,我们要…先把你的脚拔出来。」


德拉科咬着牙,虽然他也料到这个状况了。


「好吧,」他做了个深呼吸,「就这么办。」


「等等,」哈利说。他站起身拿出魔杖,「我要先做一件事。」


他用魔杖指着德拉科。马尔福最后看到的东西,是那魔杖发出的蓝光。


哈利又跪下来很快的开始准备工作,他不知道马尔福多久会醒。那断木刺穿德拉科的大腿冒出了约有一吋,哈利拉下德拉科的斗蓬,把斗蓬分成好几条做成绷带。然后他狠下心,抓着马尔福的大腿,用力拔起。


那个痛苦肯定十分强烈,因为马尔福的背整个弓起、抽了一口气、而他的眼睛突破了睡眠咒的影响,啪的张开。哈利用手压住那伤口,试图阻止血液流出,他在伤口上施压一段时间,然后很快的拿斗蓬碎布开始包扎。


「老天,马尔福,你流了很多血,我们要立刻带你去圣蒙果医院。」


「你找过这下面了吗?」德拉科问。


「找什么?」


「任何东西!我们已经在这了,我没有打算离开,所以你快找。」


哈利瞪着他,但还是使用了追踪咒语,地窖的好几处开始发光。


「那里,」德拉科说,他用魔杖指着地板的一个地方。哈利立刻过去把上面的木板丢开,在路摸思的光线下,一个腐烂的皮袋跑了出来。哈利拉起那个袋子打开,一个银色小盒子落在他手中。


他看了看德拉科,然后打开盒子,盒子里面放着一条用金链子挂着的小金匣。小金匣的内部已经焦黑,它在空中转动,闪动的光线隐隐显现出一个S。那是史莱哲林的小金匣。


「雷古勒斯已经毁掉它了,」哈利小声的说。他突然感到一阵哀伤,他想到另一个金匣,假的那个。雷古勒斯留下来让他们找到的金匣──最后还带走了邓不利多。


「带回去,」德拉科虚弱的说,「我们需要确定。」


哈利把小金匣放回银色的盒子里,然后跟隐形斗蓬一起放进包包。他很快回到马尔福那,黑色的绷带看起来并不明显,但哈利敢说那上面应该满是鲜血。


「该走了,」他说。


「不要忘了扫帚。」哈利又抓了他的头发。即使受伤,马尔福还是个混蛋。


「速速前,扫帚!」哈利厉声说。两支扫帚从洞口飞到哈利手中,「现在,可以走了吗?」


「差不多了,拿下你的眼镜。」


「什么?」


「你计划冲进圣蒙果医院,大声的和所有人宣告哈利波特来了吗?你说不定会连预言家日报的广告版面都占光了。」


哈利拿下眼镜塞进口袋,德拉科用魔杖指着他的头念了一个咒语,哈利的头突然感到一股寒冷。


马尔福又用魔杖碰了碰自己的头,哈利讶异的发现德拉科的头发变成了黑色。


「这样就可以了,走吧。」


哈利跪下来用右手臂绕着德拉科的肩膀,手上握着魔杖,左手则是抓着两把扫帚。


「要是你再多讲一句话,我就会把你的屁股留在这里,马尔福,」哈利警告道,「我发誓。」


「当你强硬起来的时候真的很性感,波特,」德拉科嘎声说道。哈利闭上眼睛开始祷告,然后幻影移行离开。


***


他们现影在圣蒙果的医院大厅,哈利丢下扫帚扶着马尔福,他看起来像是对幻影移行的副作用吃不消。一个女巫很快向他们走来。


「我的…弟弟出了…飞行意外,」哈利脱口而出,心里暗自希望他应该先想个理由再过来。


另一个医院护士赶了过来,她把马尔福漂浮到电梯里,「请去帮他挂号,他们会告诉你要去哪里,你弟弟不会有事的。」


哈利看着马尔福离开,然后他捡起扫帚到柜台。


「患者叫什么名字?」一个女巫公事化的问到。


「…戴维玛斯特,」哈利回答,从星际大战里随便抓了个名字。


「损伤性质?」


哈利解释了整个飞行意外,巧妙的编出故事。


「付款方式?」


哈利把手伸进口袋,拿出一把金加隆。他把它们都放在柜台上,那个女巫讶异的看着他。


「付现,」她说。


「那个,要是未成年巫师带着伤员幻影移行到圣蒙果医院会怎么样…是很紧急的那种…」


那个女巫笑了起来,「不用担心,亲爱的。魔法部对圣蒙果医院里的未成年魔法使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并不会对任何未满十二岁的巫师,幻影移行带他们的祖父母来医院而给予任何惩罚。他们或许会有些调查,但这对一个紧急意外的人来说是很不好的。现在,你可以进电梯,他们会告诉你要去哪里找你弟弟。」


哈利点头,然后他注意到他的袖口跟前臂都留有一摊血迹。他的双手都沾满了血、灰尘、和污垢,所以他在进电梯前先去了洗手间。


当他看到镜子里照出来的自己时惊讶的张大嘴巴,难怪没有一个人瞧着他看,并试着找出他头上的疤。第一,他的头发几乎遮住了他的眼睛,完全盖住了疤;第二,他的头发现在变成铂金色。没了眼镜,根本没人认得出他来。他转转头,看了看这里又看了看那里,他的新发色更凸显了他的绿眼珠。他笑着看着他在镜子里的俊俏反射,难怪马尔福一直都这么自恋。


哈利甩了甩头开始洗他的手跟脸,然后上楼去找马尔福。


德拉科躺在枕头上,看起来就跟以前一样帅,不过完全不马尔福,因为他顶着一头黑发。有可能的话,他的灰眼珠在黑发的对照下更显明亮,他看起来比以前都还要更苍白。


「好点吗,戴维?」哈利问,特别强调了名字。


马尔福点点头,「他们修复了伤口。我的腿也断了。还要检查,怕我有脑震荡。」


「这倒是解释了你为什么想要偷亲我。」


马尔福对这灵敏的回答笑了起来。他的眼皮在灰眼睛上眨着,他的笑容退去,「我真的非常累。」


「你流了很多血,我们要回去,好让你休息。」


马尔福闭着眼睛点点头,「他们在补我的衣服,应该很快就能走了。」


德拉科赤裸着上半身,床单盖在腿上。哈利看到马尔福身上有一道细小的白色伤疤,他觉得口很干,马尔福在哈利神锋无影的攻击下留下了永久伤痕。这不是第一次了,哈利觉得很后悔。德拉科张开了眼睛刚好看到哈利,但一个护士很快走了进来,拿着一迭衣服。


「这是你的东西,玛斯特先生。修补过也清干净了,跟新的一样好,就像你的腿一样。」她停了下来然后看着哈利,「而你应该就是另一个玛斯特先生,在你弟弟换衣服的时候,你可以看着他。」她笑了起来,「兄弟,天啊,你们两个都长得很好看,一个金发,另一个却是黑发。」


哈利暗自发笑,「你永远不会知道。」


马尔福揉了揉太阳穴,「我们可以离开这里吗,老哥?」


哈利在走廊上等着,德拉科步履蹒跚的走过来。哈利担心的看着他,但马尔福只是摇摇头。


「只是有点不舒服,我可以走,在任何人认出我们之前快离开这里。」


他们走下楼,前往正门的路上完全没发生任何意外。哈利才要吐出一口放松的叹息,正门突然间打开,他们差点跟卢夫昆爵还有珀西韦斯莱一头撞上。在这惊吓的一刻,哈利的目光对上了昆爵,魔法部长的眉毛讶异的扬起,哈利很快的道歉然后离开。他听见珀西的声音说,「很眼熟,那两个,我想不起来是在哪…」


哈利推开门跑出去,马尔福停了下来。


「我来带我们回去霍格沃茨,我们可不会希望你惹上任何麻烦。」


哈利不浪费时间争吵,马尔福抓住哈利的肩膀。卢夫冲出来大喊道,「停下来!」,魔法部长举起了魔杖,但已经太迟。


德拉科和哈利已经消失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