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30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30: 猪头酒吧


赫敏看见德拉科和哈利离开大厅,她也站起来要跟上去,但罗恩抓住了她的手。


「嘿,赫敏,现在弗雷和乔治都在这里,他们可以教你上次他们给我和哈利看过的新咒语。」


「你可以教她,小弟,」弗雷说。


「哈利也可以。」


「我们今天有新的给你们看。」


「那就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


「马尔福在这里干嘛?」弗雷问。


「还有,哈利为什么还没杀了他?」


「说来话长,」赫敏心不在焉的说,并试图挣脱罗恩抓着她的手,「罗恩可以告诉你们。」


「你知道,我不是很记得关于卢娜的部分,」罗恩说,「应该是你来讲,毕竟,是你把那个饭桶带来这里的,记得吗?」


赫敏为罗恩恶劣的发言瞪了他一下。


「你完全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我猜你大概觉得我们应该把可怜的纳威留给伏地魔是吗?」


罗恩皱眉,「当然不是,我只是希望你把马尔福留在其他地方。」


「是啊,像是回到马尔福庄园和他的父母一起被酷刑凌虐到死。」


她站起身,在罗恩能阻止她以前冲出大厅。她叹了一口气,她想或许她不应该对罗恩这么失望。她怎么能期待他立刻放下对马尔福的怨恨呢?他没有像她一样,和德拉科一起经历这么多事情。她在前厅停了下来,她想着哈利和德拉科不知道会上哪去。


她往上走,猜想图书馆大概是最有可能的地方。德拉科显然不可能让哈利进入史莱哲林交谊厅,就像哈利也不会让德拉科进葛来分多交谊厅一样,特别是金妮现在在里面。


赫敏懊恼的发现图书馆空无一人,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也许他们到外面去了,今天的天气很好。她掂量了一下胸口的硬币,但决定不要去用它。要是德拉科是跟哈利在一起,他大概不会回答她。她往魁地奇球场走去,希望他们不要做傻事,像是”练习”魁地奇。那大概会演变成互相把对方踢下扫帚,或是用鬼飞球互相攻击。


魁地奇球场聚集了一些鸟,不过一个人也没有。她已经失去耐心,拿出金加隆试着联络德拉科,但没有回应。有可能是他不理她,又或许是他没有带着他的硬币。


她走回建筑物里,进入史莱哲林交谊厅。那里也空无一人,她甚至去看了德拉科的房间,一半的她期待他可能会躲在那里对她突袭。她现在真的非常挫败,她大步走回葛来分多交谊厅,她认为哈利应该不会跟德拉科一起消失才对。但当她回到交谊厅,哈利确实也消失了。


罗恩坐在沙发上,手上抓着一张羊皮纸,看起来好像是捏着一只虫子。当她进门的时候,他动了一下,看上去十分内疚。


「怎么了?」她质问。


他一言不发的递给她那张纸条。


马尔福和我要去确认RAB的线索,我会非常安全,所以不要担心。替我掩护,哈利。


那张羊皮纸在她的拳头里被揉烂,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


「你早就知道了吗?」她咬牙切齿的问罗恩。


「我看到纸条才知道的!他离开大厅后我就没看见他了,我一分钟前才看到这张纸条──他放在我床上。」


赫敏火冒三丈,「就这么鲁莽、危机四伏──我们甚至不能去帮他们,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她想大骂罗恩,是他把她留在大厅,不然她应该跟德拉科一起看那张纸条的。但她最后坐到罗恩的对面,她觉得很无助又像是被背叛。


「他应该要告诉我,」她安静的说。


「他不可能告诉我们,不然我们就会说要一起去,」罗恩说,而她不想跟他解释她说的人并不是哈利。「只能希望他们在晚餐前回来,这样我们就不用面对任何问题。」罗恩站起来,「弗雷和乔治要我们到符咒学教室,你或许该带金妮一起,不然她的心情会比现在还要更糟。我不会提到哈利。」


赫敏现在的心情既不想学新的咒语,也不想处理金妮的情绪,她只想知道哈利和德拉科去了哪里。


「你先走,我和金妮晚一点到。」


罗恩半信半疑的看着她,但他还是离开了。赫敏走上楼告诉金妮,要她在符咒学教室跟他们会合。金妮坐在床上,正火爆的写着一本日志,她抬起头瞪着赫敏。


「我以为你已经不写日记了,在那之后…」赫敏说。


「这不是日记,这是个故事。从我和哈利的爱情故事开始,但现在成为了哈利在哪里受了重伤的故事。」


赫敏很惊讶。


「你不是真的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吧?」


「当然不是。但是在故事里,哈利一直卧病在床,而我负责照顾他直到他好转。」她皱眉,「这大概是能让我一直留在他身边的唯一方式。有时候我希望他不要是巫师世界的救星,这让一切普通的关系都变得该死的困难。」


「我开始在想,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普通的关系,」赫敏小声的说。金妮怀疑的看着她,赫敏摆出一个笑容。


「不要理我,我今天心情不太好。」


「我也是,我们去折磨弗雷和乔治吧,」金妮建议。


「好,到时候在那见。我要先去找卢平问个事情。」


「我想问是什么事,但我敢说那是个超级秘密,」金妮恶狠狠的说。


赫敏大笑,「你的心情真的很糟。」


「你不会知道。」


***


赫敏花了很长的时间找出卢平到底在哪里,她最后在黑魔法防御术教室找到了他。当赫敏进门的时候他看起来很惊讶。


「你在这里做什么?」她在他问出一样的问题之前率先发问,他哀伤的看了看四周。


「我发觉这里不知怎么的有一种熟悉感,然后就常常花时间待在这里。有时候我会来这边想事情,唐克斯觉得这样很糟,太阴沈了。」


「我不认为,你是很棒的老师,最好的。」


卢平的笑容不知怎么的有点哀伤。


「这个嘛,我不认为你是来跟我讨论我的黑魔法防御老师的工作如何,有什么我能效劳的呢?」


「我对雷古勒斯布莱克有一些疑问。」


卢平看起来很不解,「为什么你一直问他的问题?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想到他了。」


「多半是好奇。我一直想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让伏地魔要杀了他。他做了一些真的能伤害到伏地魔的行动吗?或只是因为伏地魔觉得恼怒?还有就是,这只是个猜测,他并没有真的死掉,或许他逃跑了躲在某个地方。」


卢平叹气,「关于这个,我倒是能证实,雷古勒斯确实死了。天狼星不被允许参加葬礼,因为他被逐出了家门,不过晚一些的时候我们还是去了,好让他对他的弟弟献上一点心意。詹姆,人类型态的詹姆,打开棺木,彼得把雷古勒斯拉出来,那确实是真的雷古勒斯没错。詹姆说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所以应该是索命咒。」


反正赫敏本来就不认为雷古勒斯还活着,不然的话,他早就该被找出来了。另一件事,彼得佩迪鲁还是像只老鼠一样,虽然这次是为了天狼星。不管怎么样,对一个像雷古勒斯一样自傲的人来说…躲躲藏藏这么长的时间肯定很困难。


「我们也确认过他死的地方,在黑魔标记消失之后,但没发现什么不寻常的东西。那个地方几乎是被夷为平地,要是雷古勒斯真的留了什么讯息,应该也都在火焰中遗失了。」


「你知道他在哪里死的?」赫敏问,努力抑制声音里的兴奋。


「对…在西北岸的某处,那地方叫什么名字…?」


想起来,想起来,想起来,赫敏默默的祈祷,但卢平摇摇头。


「那是很久以前了,我想不起来,不过也不重要就是了。」


赫敏想扯着头发大吼那很重要,但是她不敢让卢平开始猜疑。要是他知道哈利跑出校外,那整个总部的人就会乱成一团。她点点头,试着隐藏脸上的失望,她只能相信哈利和德拉科不要惹来太多麻烦。但这个想法令她害怕,他们怎么可能不去惹来麻烦?


她离开黑魔法防御教室,对自己默默念着。


「等你们毫发无伤的回来,我就要掐死你们两个。」


***


当他们出现在霍格沃德时,德拉科踉跄了一下。哈利咒骂了一声,马尔福不该在流失那么多血之后还带他们两个一起幻影移行。哈利过去扶他,但马尔福把他甩开了。


「把手拿开,波特。我没那么虚弱。」


「闭嘴,马尔福。走吧,先去猪头酒吧找些吃的。照目前的状况来看,你在回学校的半路上就会先昏倒了,现在应该不会有人认得出我们的。」


「昆爵几乎要认出来了。」


「我不认为,我觉得他只是有猜疑,想确定我们到底是谁。他相当聪明啊。」


「就一个十足的蠢货而言。」


「没错。」


他们推门进入猪头酒吧,那里面人很多,看得出来大约是晚餐时间了。他们选择了一张靠门的桌子,一个胸部很大的服务生来招呼他们,还给了他们一个颇有兴味的微笑。哈利立刻脸红,德拉科则是从头到脚把她打量了一遍。德拉科点了一些食物还有含酒精饮料,然后那个服务生悠闲的走开了,走开前还羞怯的回头看了一眼。


「我很讶异你没有选择三根扫帚,」马尔福评论道,「这个地方对你而言似乎是太刺激了。」


哈利没有回答。就算罗梅塔夫人是被夺魂咒控制,哈利也很难不在看到她时感到被背叛。


马尔福像快饿死的人一样吃着他的腰果派,然后一下就喝掉了两杯酒。哈利吃完大部分的食物后,才喝了一两口他的酒。他并不是吃得很畅快,因为他认为盘子不太干净,他纳闷有多少种食物结在上面。马尔福终于满足的靠回椅背,黑发的他看起来跟平时差很多,哈利几乎要觉得他是跟个陌生人坐在一起。


马尔福举起一只手,点了他的第三杯酒。在那一刻,哈利几乎要嫉妒德拉科举手投足之间就能透露出的优雅,他很好奇,那是他的天赋还是马尔福努力培养的。


「我猜我现在也欠你一个该死的人情了,」德拉科忧郁的说。


哈利摇摇头,「事实上,我希望这能让我们打平神锋无影的那个小意外。」


马尔福显然松了一口气,「感谢老天,欠韦斯莱人情就已经够糟了。」他做了一个鬼脸。哈利的眼睛瞇起来。


「你欠罗恩人情?」


「卡罗兄妹在我身上进行他们的酷刑咒小游戏时,天杀的鼬鼠就出来大显神威了。坦白说,我很意外他制止了他们。」


「罗恩有跟你要求偿还这个人情吗?」


马尔福的眼睛打量了他一下,然后很快的看了一眼白发的酒保,他看起来像是在看着他们。


「你对格兰杰也有点什么吗,波特?」


哈利很意外这个突然改变的话题。


「你是指,男女朋友的那种?」哈利大笑,「没有。」


「为什么不?你不认为你们两个可以成为完美的葛来分多情侣吗?」


「你是什么意思?」


「这个嘛,大家都说人会被和自己相反的事吸引,你知道的。她是个天才,而你是白痴、她是…这个嘛,她似乎是变得挺漂亮──对一个泥巴种而言──而你其貌不扬、她大概念过上万本书,而你念了…多少?六本?」马尔福大笑。


哈利皱眉,然后耸耸肩,「我从没这样想过她,她对待我的方式就像我是她愚蠢的小弟。」


「或许你该吻她,把那些弟弟一类的感觉都去掉,」马尔福狡猾的建议。哈利想了一下,赫敏在这几年变得很漂亮,他想象着吻她的样子,然后被笑声呛到。他可以想象到,赫敏像在做研究一样的分析他的吻,然后列出一张待改进清单。他摇摇头。


「不,谢了,不会发生这种事。」


「她比你喜欢的那些干瘪的女生都还要有女人味多了,我是说,像张秋或金妮韦斯莱?要懂得欣赏,波特。」


「金妮韦斯莱没有什么不好!」


「你看过她的母亲吗?要是小金妮跟上那个沉重的脚步,等她二十岁就会变成跋扈、盛气凌人的泼妇。我甚至不希望那样的事发生在你身上,波特。」


「我不认为你对韦斯莱一家的看法是公正的。老实说,我认为跟我比起来,你跟赫敏会比较配。」马尔福的眼睛突然闪闪发亮,哈利笑了起来。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就像你说的,人会被相反的事吸引。她正直可靠,而你很邪恶、她贴心善良,而你是个让人恼火的混球──」


「你在开玩笑,波特,」德拉科的眼睛瞇起来,「不要告诉我你是真的希望我对格兰杰产生兴趣?我以为她是你的朋友。」


哈利嗤了一声,「你很有自知之明。不管怎样,我认为在这件事上她有权力自己做决定。」


马尔福的灰眼睛打量着他,「你在说什么,说清楚?」


「我是说…那个酒保为什么一直看我们?」


德拉科不需要回头看,他耸耸肩。


「大概是他终于搞清楚了你是谁,我敢说一群发狂的凤凰社成员很快就会赶到这里抓你回去。」


哈利瞪着他,「那个酒保跟凤凰社有联系?你怎么知道?」


德拉科爆出一阵笑,「你真的有这么蠢吗?喔,不好意思,我忘了我是在跟谁讲话。那个酒保是阿波佛邓不利多,你这个白痴。不要跟我说你亲爱的阿不思没跟你说过。他有对你隐瞒过任何秘密吗?有吗?」


很显然是有的,哈利愤怒的想。他小心的看着那个酒保,试着看出他跟邓不利多之间的相似处。他们没有太多相像的地方,除了,或许是鼻子。邓不利多的眼睛总是充满智慧而仁慈,阿波佛则是充满心计和猜疑;他的山羊胡凌乱又肮脏,就跟他的衣服一样。


「你怎么会知道他是谁?」哈利质问。


「这在食死徒来说是个常识,要懂得和凤凰社的成员保持距离,虽然我认为还有一些在魔法部的成员是黑魔王不知道的。」


那个酒保突然离开吧台朝他们走过来。


「要是你们两个吃完了,我建议你们把屁股移到外面。要是等我再过来一次,我就会把你们踢回你们该去的地方。」他的蓝眼珠看着哈利的时候非常冷酷,「看来阿不思说你很鲁莽是真的,对吧?」


哈利冷静的对上他的瞪视,阿波佛笑了起来。


「没有借口?很好,你是你爸的儿子,希望这不会让你被杀掉。现在,快滚,还有很多客人在等着呢。要杀你的可不只是那个人的追随者,强盗和流氓不会介意你是什么角色,他们会为了你身上的钱杀了你,结果都一样。」


当他们从大门边拿扫帚时马尔福嗤了一声。


「要真是这样我会很高兴来一场决斗。」


「你醉了吗?」哈利问。


一双被冒犯的灰眼睛闪着光看向他。


「马尔福不会喝醉,尤其是只不过喝了三杯而已。」


哈利摇摇头然后他们走向后门。后门打开,没有任何强匪,只有阿波佛邓不利多拿出了魔杖,他的眼睛小心翼翼的观察草丛和树木。哈利没想到会有什么麻烦,还要一个小时太阳才会开始下沈,天空万里无云,距离一年里白日最长的一天只剩几个星期了。


「也许你该穿上你的隐形斗蓬躲起来,被选中的人,」马尔福建议。哈利不理他。


「这个咒语会持续多久?」他问,用魔杖指了指他的金发。


「大概十二个小时,或是等到我取消它。」


哈利笑了,他等不及看看金妮看到他会有什么表情了。


「骑上你的扫帚,」阿波佛下令,「快走。」


阿波佛走在路上,跟着骑着扫帚飞在天上的哈利和德拉科前往霍格沃茨。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