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31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31: 错认身份


赫敏没心情听韦斯莱一家最喜欢的休闲活动──互相争吵──所以她漫无目的的在一楼徘徊,还有思考。一定有什么方法可以知道德拉科和哈利去了哪里,尽管现在他们应该已经结束搜寻,在回来的路上了才对。她突然惊讶的停下脚步,她看见拿乐丝太太在另一个无人的走廊上,那只猫对她发出生气的喵喵叫声。


尽管她没做错任何事,赫敏还是满怀罪恶的看了看四周。要是拿乐丝太太在这里,飞七应该也在附近的某个地方。她听见布料的沙沙声,接着立刻跑去最近的楼梯。她一次跨两级台阶,然后从栏杆边探头看。拿乐丝太太就在下方,站在第一级台阶上看着她。


「谁在那里,拿乐丝太太?」她听见一个声音说。「是啊,这个夏天有很多鬼鬼祟祟的事在发生,对吧?但是我们要张大眼睛,不是吗,拿乐丝太太?」


赫敏立刻把头缩回去继续上楼,朝外面跑去。她想着,有飞七在这里四处搜寻,总部的人的安全性有多高。他一直是服从邓不利多的,尽管很勉强,而现在谁才是他忠诚的对象呢?


她一直往上爬,直到她爬到天文塔楼。她走到窗台边眺望着地平线,希望能看到两个骑着扫帚的人影靠近,但她只看到一片一望无际的天空,她叹气。


一个灵感突然闪现,她很快跑到楼下。她停了一下好恢复正常呼吸还有按摩她疼痛的双腿,它们可不因为她在楼梯间跑来跑去而感激,但至少她可以不用担心会穿不下她的牛仔裤。等到她能正常呼吸之后,她很快的跑到十一号教室找翡冷翠。她看到他在他重新布置过的教室里,躺在草地里的花圈中间在冥想。她停下脚步,不想打扰他。


「到这里来,赫敏格兰杰,」那匹人马用他平静的音调说,「你在烦恼什么呢?」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不是关于未来的,我猜?」


她差点要发出一声讽刺的笑,但及时制止了自己。她对于占卜一点兴趣也没有,当每分每秒都有决定在改变的时候,未来怎么能被提前预测?


「当然不是。事实上,应该说是现在。我有兴趣的不是占卜预言,是水晶现影。」


翡冷翠点头,「一门古老的艺术,但很有用。你在找某人吗?」


「是的,你能帮我吗?我只想知道他们都没事。」


「我可以帮你,但你要拿一些必须的辅助物。一个大型的银碗,里面装上干净的水,还要有一些属于那个人的东西,最好是私人的物品。某个珠宝、一撮头发、或是他们经常带在身上,足以留下他们灵魂印记的东西。」


「就这样吗?」


「方法很简单,但要达到目的不容易。」


她点头,「我很快回来。」


她很快跑出去,差点撞倒正要去前门的唐克斯。她扶了赫敏一把,然后给了她一个恼怒的眼神。


「猜猜我要去哪?」唐克斯问。赫敏只想离开。


「我不知道。」


「我要去前门,放哈利波特进来,」唐克斯咬牙说道。


「喔,」赫敏大大松了一口气,所有的罪恶感都消失了。


「就这样,喔。你在想什么,怎么会让他这样跑出去?难道我们不是一直在确保他的安全吗?」


「你认为我会让他自己跑出去吗?」赫敏厉声说,有点受伤。


唐克斯打量着她,「大概不会,不过我认为你也不会阻止他──」


大厅里传来一声大吼,唐克斯像子弹一样抓着赫敏冲往前门。


「卢夫昆爵来了,他说他要知道哈利在哪里。他显然是去了伦敦确认他家,然后发现德思礼和哈利…」


「不见了。」


「对。」唐克斯边走边说,赫敏需要走很快才能赶上她的脚步。


「然后,在圣蒙果发生了一点意外,珀西说他发誓他看见了哈利,虽然他不能百分之百确定,因为某些原因或…随便啦,我们要立刻找到哈利。阿波佛传送了护法给麦格,但她忙着料理昆爵。」


「阿波佛?」这个名字赫敏听起来很熟悉。


「阿波佛邓不利多,他在霍格沃德经营猪头酒吧。」


「邓不利多的弟弟?」这个消息让赫敏花了一点时间消化,「他为什么不直接打开大门?」


唐克斯皱眉。


「邓不利多坚持阿波佛永远都不能进入霍格沃茨,老实说,我不认为他们处得很好。阿波佛跟他不太一样,还有,他的顾客都是些可疑的人,他被抓或被下夺魂咒的机率很大。不要透露太多讯息给他会比较安全。」


当他们抵达大门,赫敏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门口,天上有两个骑着扫帚盘旋的人影。她大大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他们不直接飞进来?」


「他们飞不进来,他们会像黏在捕蝇网上的苍蝇一样被困在那。没有人能用任何方式,在缺乏许可的情况进入霍格沃茨。昆爵是从飞路网过来的。」


赫敏对学校的防护措施感到有一点不情愿的佩服,即使潜入潜出是个明显的问题。


「所以,你可以离开,但回不来,」她说。


「完全正确。」


赫敏现在已经靠的够近,能够辨认出德拉科的金发,但当她再靠近,她有点困惑的瞪着他。他看起来有些奇怪,不是原本的他…


***


德拉科看着唐克斯和赫敏抵达大门,阿波佛向他们简短的挥个手,然后往霍格沃德走去。他显然并不善于言词,即使是跟其他总部的成员也一样。


唐克斯透过栏杆看着德拉科。


「嗨啊,哈利,」她简单的说,然后她向他眨眨眼。当她的眼睛从他身上转向哈利时,德拉科笑了起来。


「这到底是──?」赫敏低声说。


德拉科从扫帚上跳下来。


「这个嘛,我们觉得──」他才刚开口,一只手臂突然抓住他的喉咙,他立刻被拉向后方。德拉科看见一群震惊的脸,哈利、唐克斯、还有赫敏,接着他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拉力,幻影移行。


***


当那个粗鲁的手放开他,他虚弱的踉跄,觉得恶心想吐又晕眩。土地跟树叶的味道充斥着他的鼻腔,一天做太多次幻影移行了…还有他不应该喝下第三杯酒…


他感觉到一双粗糙的手碰到他,然后他知道他的魔杖被拿走了。魔法绷带缠在他的手臂和腿上,某个人大笑着离开他旁边。德拉科虚弱的坐到地上,他瞇着眼睛看着抓走他的人。


「呴呴,这真是太简单了,波特!我抓到了哈利波特!独自抓到的!看看他们谁还敢嘲笑虫尾,现在,就让我们等着看!」


虫尾。德拉科重重的坐在地上──他的手被绑在背后──他看着那个像老鼠一样的男人高兴的跳上跳下。他看了看四周,他们的周围都种着树木。一座森林,但是,是哪个森林?


「事实上,我认为他们不会只是嘲笑你,」德拉科冷冷的说。


虫尾停止跳舞,他转身瞪着德拉科的声音发出来的地方。他跑向德拉科,用他那金属般的手用力掐住德拉科的下巴。德拉科瞪着虫尾那难以置信的脸。


「但是…我在猪头酒吧那里!我听见波特的声音!我一路跟着你们,等着你跳下那该死的扫帚…」虫尾觉得呼吸困难,他的手抓得更紧,几乎是想捏碎德拉科的下颚,「你为什么要假扮成波特?」虫尾怒吼。德拉科往后移动,挣脱佩迪鲁的掌握,他小心的活动他的下巴。波特很幸运,彼得鼠目般大的小眼睛的锐利程度,不管是在阴暗又烟云袅绕的酒馆,还是在充满阳光的室外都差不多。


虫尾又开始跳起舞,但这次是气得跳脚。他双手不安的扭动在一起。


「德拉科马尔福打扮成哈利波特的样子在跟哈利波特干什么?」虫尾问自己,「喔,黑魔王会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我认为他之后还是会给虫尾奖赏,还有,哈利波特在霍格沃茨里。」虫尾开心的跳着,那令人恼怒的噪音让德拉科冷进骨髓,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下场。


「他妈的我们是在哪里?」德拉科问,然后让自己回到坐下的姿态。


「正是时候,小马尔福,」虫尾轻柔的说,「我们很快就会去见黑魔王,非常快,只要再结束一件小任务。」


虫尾走到一块干净的空地边缘,看着森林深处像是在等着某人。德拉科小心的观察四周,试着找出逃跑的方法。他的扫帚就躺在附近,他吐出一口充满希望的叹息,虽然他还没想好要怎么用他被绑住的手脚飞行。不管怎样,他开始偷偷向那里移动。


他想着他的魔杖会在哪,不过他认为虫尾应该是放在他那肮脏的食死徒长袍里了。德拉科突然很后悔自己把赫敏的硬币留在霍格沃茨的行李上,不是因为这样一来他就能通知她自己的所在位置…而是这样至少他不会感到自己这么孤独。


又一次,德拉科马尔福是自己一个人。在他的人生中,这样的想法第一次让他感到沮丧。


那些该死的葛来分多们,他们把马尔福从他的身体里抽出来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