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33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33: 借来的好运


赫敏和哈利冲出翡冷翠的房间,赫敏的心一直下沈,但她现在知道当哈利选择进入阿波佛的店里时就陷入了麻烦。很不幸的,他们碰上了一群难缠的人:卢夫昆爵、麦格、穆敌、珀西韦斯莱、还有杰克威廉。


「看见了吗?」麦格看见哈利完全不同的外貌时吓了一跳,但仍然说道,「波特先生就在这,他的保护人认为他最好跟赫敏在一起,而她正在为我做研究工作。」哈利看着赫敏,她正因为麦格完美的说谎能力而吃惊。


昆爵的嘴动了起来,他看起来像是觉得波特的金发冒犯了他。


「追求着流行是吗,波特?我认为你,比起其他所有人,应该保有更严肃的行为态度。」


哈利耸耸肩,「我认为您跟魔法部已经确实压制了伏地魔,您一点也不需要我,对吧?我想我大概可以组个乐团或什么的。」


杰克喷出一个笑声,而他用一声咳嗽来掩饰。赫敏对这些口头上的争执毫无耐心,德拉科现在正在森林里接受酷刑。


「教授,我需要跟你谈谈,这很紧急,」她移动到麦格身边小声的说。


「你今天跑去圣蒙果做什么?」昆爵质问,「跟你在一起的人是谁?」


「我去探望朋友,」哈利厉声说,「坦白说,我没想到我去医院还需要得到魔法部的批准,下次我要生病之前会记得先登记。」


「你怎么敢用这种口气跟部长说话?不要这么无礼,波特,我们只是要帮助你,」珀西不以为然的说。


「我不认为有必要被魔法部的人追着跑,」哈利不屑的说。


「教授,拜托你,」赫敏请求道。麦格给了她一个严厉的眼神,显然是对哈利的逃脱不满。赫敏了解到,要脱离这些人恐怕要花上一辈子的时间,她突然把手放到肚子上。


「我觉得不太舒服,」她颤抖的说。她走向楼梯,然后给了哈利一个抱歉的眼神,她要想个办法把他也弄出来。她一路跑到葛来分多交谊厅然后停了一下,她的侧腹很痛,巫师世界真的需要做个电梯。


她很快穿过洞口,闯进韦斯莱们的谈话中,那包括金妮、罗恩、和双胞胎。罗恩站起来。


「你一整天都跑哪去了?」他质问。


「马尔福被虫尾抓走了,」她惊呼,但还是试着控制自己。「他在森林里,我们要在虫尾把他送给伏地魔以前去救他!」没有一个韦斯莱有动作,她对他们每个人皱眉。


「哈利被卢夫昆爵和珀西困在前厅,我不知道要怎么让他脱身,要是他还没有因为对部长大吼而被绑在铁片上的话。」


双胞胎站了起来。


「拯救哈利?这我们能帮忙。」


「只需要一点转移注意力的东西。」


「跟哈利说我在海格的小屋跟他会面,」她说。


她一次跨两步台阶跑进男生宿舍,她抓着哈利的扫帚,当她走向那扇仍然开着的窗户时,她的手在发抖。


「你要干嘛?」罗恩跟着她进房在她背后大叫。


「你不是认真的想从那个窗户飞出去吧?」金妮说,「用哈利的扫帚?」


「喔,是的,我就是要这么做。」赫敏小声的说。


「但是,你不会飞,」罗恩反驳。


「我是女巫!我当然会飞。」


「但是你飞得很烂,」金妮说。


「我不在乎,虫尾把德拉科抓进了森林,他正在对他用酷刑咒,我要去帮他。」


「现在变成德拉科了?」罗恩不屑的说,「我只能说这正好可以让我们摆脱他!」


赫敏愤怒的转向他,「你怎么能这么想,罗恩?你是谁?要是这就是你的态度,那你也不比…不比食死徒好!」


罗恩的下巴愤怒的咬紧,但金妮看起来有些软化。


「走吧,」她从赫敏手上拿走哈利的扫帚说,「我带你下去。」


赫敏坐到金妮身后,然后她们飞出窗户,朝海格的小屋前进。罗恩跟在她们后面飞出去,他飞到她们旁边然后给赫敏一个抱歉的眼神,但她还没有准备好要原谅他。看样子,要等到哈利离开前门似乎要等大半天,然后哈利跟着卢平和唐克斯一起过来。赫敏在心里咕哝着,害怕这又会是另一次的拖延。


哈利从金妮手中接过他的扫帚,金妮打量着他的金发,他做出他熟悉的拉头发的动作笑了笑。


「不错,对吧?」


金妮摇摇头,但微弱的笑了。


「还好,不。」


「我们最好快一点,」卢平插嘴道,赫敏向他眨眨眼,「唐克斯说德拉科被抓走了,哈利说你知道他在哪。」


「翡冷翠告诉我们的,他不能回森林,其他人马会杀了他,但他记得那个地方,他跟我们说了该怎么走,」赫敏说。


「希望我们也不要遇到任何人马,」唐克斯说道。


「或蜘蛛,」罗恩战栗的说。


卢平和唐克斯召唤了他们的扫帚,赫敏立刻坐到哈利的身后,在这种时候,她不相信罗恩会把她带到任何靠近德拉科的地方。她紧紧抓着哈利的腰,金妮摇摇头,但还是坐到罗恩背后。


「走吧,」金妮说。他们六个人飞进森林。


「撑着点,德拉科,」赫敏暗暗的祈祷。


***


德拉科很累,他已经把他最后的一丝精力都消耗在上一次的逃跑行动当中,现在他只想放手,让自己陷入遗忘。七天是很长的时间,也许他能在这段时间里找到逃跑的方法,在灰背把他变成狼人以前,他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德拉科闭上眼睛,毫无反抗力的躺在地上,他一点都不想再看到灰背那恶心的眼神。他希望那只狼人可以从他身上起来──他感到呼吸极度困难。


焚锐的手放开了德拉科的右手臂,马尔福的左手很冰冷,灰背手上的魔杖几乎切断他的血液循环系统。他感觉到那狼人抓着他的衬衫领,然后粗暴的扯开,衬衫的扣子崩开,露出德拉科裸露的胸膛。


这倒是不太好,德拉科憎恶的想着。他妈的,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个活下来的男孩会怎么做?八成会仰赖他的葛来分多好运召唤一些神奇的力量。他需要借一点那样的运气。


顷刻间,德拉科喷出痛苦的呼吸,焚锐的尖牙刺进右肩的柔软凹槽。痛苦并没有就此停止──灰背用他的牙齿在德拉科的胸口画出一道伤痕,从右肩到肋骨末端,然后他开始舔着德拉科身上流出的鲜血。


德拉科的右手小心的移动着,直到他的指尖碰到焚锐的魔杖。那个狼人太专注在享受着鲜血,丝毫没有注意,然后德拉科发出声音。


「神锋无影,」马尔福安静的说。焚锐的脸突然被划开,他的嘴里满是鲜血,在一眨眼的时间,一道很大的裂伤出现在焚锐的脸上。利牙跟眼珠都陷入皮肤里,狼人踉跄的退后,发出一声长吼。


灰背的体重刚离开他,德拉科立刻滚到一旁召唤他的魔杖。那狼人的脸上满是鲜血,他用那黄色的眼睛狠瞪着德拉科,魔杖飞入马尔福的手里。


「去去,武器走!」他们两人同时大叫,但德拉科已经是背水一战,他的咒语快了一步,焚锐的魔杖飞进他手里。德拉科的下一个魔咒把狼人打进树林,他再发出第三道魔咒锁住灰背的行动。那狼人僵直的倒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


德拉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倒进泥地,筋疲力尽到连松口气的力气也没有。血液在他的胸口细细流淌,他知道他必须在灰背身上下更多咒语。把他捆绑起来,或是杀了他,或其他的什么方式。他只需要休息一下,他闭上眼睛。


他听见叫声,盘算着要不要张开眼。他想着那大概只会是另一场可怕的攻击──是灰背的同党,或是虫尾的救援人马。


他突然被拉起,然后一个温暖的拥抱包围着他,那让他胸前的伤口又多了另一种形式的疼痛。


「喔,德拉科,感谢老天,你还活着,」赫敏格兰杰的声音飘进他的耳朵。他困惑的笑起来,她是怎么找到他的?他总算是张开了眼睛,他看到哈利波特站在面前,波特的身后站着两个韦斯莱、卢平、和那个粉红色头发的凤凰社成员。卢平跑到灰背旁边,粉红头发准备好提防狼人的攻击。金妮韦斯莱站在哈利身后,面无表情;而罗恩的眼神很冰冷。那两只鼬鼠八成希望焚锐吃了他。


德拉科允许自己在这一刻沈浸在赫敏的拥抱里,品尝她身上的香气,感觉她,为了激怒罗恩。她往后移了一点,一只手扶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擦着他脸上的泥土和灰尘。她的衬衫沾满了他的血迹。


「是什么让你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波特?」德拉科挖苦的说,哈利耸耸肩。


「我们必须掷硬币决定。头,救马尔福;字,让马尔福腐烂在那里。」


「幸运的我,掷到了头,是吧?」德拉科说,然后他伸手指了一下,「虫尾被关在那个笼子里。」


他的眼睛终于对上了赫敏,当他看进那双咖啡色的眼睛时,突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情绪涌上,那双眼睛闪着没有流下来的泪水。


「你看起来糟透了,」她小声的说。


德拉科皱眉,「我以为你会喜欢我黑发的样子,这很…哈利波特,你不认为吗?」


「我是说,你全身都是血,看起来就要死了。我们要带你去医院。」


「不行,」哈利说,「他不能在这个情况下幻影移行,最后的那一次几乎要杀了他。我们要带他回霍格沃茨。」


德拉科冷笑,「我很好,波特。」他试着站起来,但他发现他没有力气作任何事,他的眼前一片漆黑。赫敏又扶他躺下。


「乖乖躺着!」她命令道。


卢平走过来,「你抓到两个食死徒?又一次?看来每当你离开霍格沃茨他们就会涌向你,他们对你有兴趣吗?」


德拉科短笑一声,用下巴指了指灰背,「这个嘛,那个家伙肯定是的。」


「在他又开始产生兴趣前快离开这里吧,」粉红发女孩说。她的手上提着装着虫尾的笼子。


「我会带着马尔福,」波特说,然后跪到德拉科旁边,德拉科想把他推开。


「你别想,波特,我可以骑我自己的扫帚。」


「然后昏死过去,不要再虚张声势了,不然我会把你打昏。」


哈利扶起德拉科,他不得不承认,在酷刑之后他很高兴有人可以带他出去,他很确定他没办法自己飞行。他把头靠在哈利的肩上,戏剧性的叹了一口气。


「你今天一整天都想抱着我是吧,波特?」


「你的俏皮话倒是很多,马尔福,」哈利不屑的说。


波特坐上扫帚,然后他们飞上天,哈利的手一直抓着德拉科。波特是德拉科知道的唯一一个──能不靠双手就飞行的人。


他们很快就离开了森林。在这一段旅程里,德拉科被黑暗压垮,他知道葛来分多的黄金男孩永远不会丢下他。


***


哈利把德拉科带走后,赫敏很快的坐到罗恩的扫帚后方、金妮骑着德拉科的扫帚飞上天、唐克斯带着虫尾的笼子、而卢平则是用漂浮咒把不省人事的灰背绑在他的扫帚下方。


赫敏忧心的咬着下唇,她希望他们有及时救了德拉科。他看起来就像鬼一样苍白,而他在她怀里时是那么虚弱,她很担心他们来得太迟了。他的衬衫满是鲜血,她想起比尔被灰背攻击的样子──那伤痕看来很难愈合。庞芮夫人不在霍格沃茨里,她暑假的时候住在伦敦,是圣蒙果医院的志工。他们要把她找来。


这个念头一起,她放开一只手,接着召唤了一只护法飞往霍格沃茨。当那咒语从她的魔杖里射出来时,罗恩惊讶的叫了一声,扫帚往下掉了几公分,赫敏尖叫着抓着他。


「该死,赫敏!」罗恩在风里大吼,「你要这么做之前先讲一声!」扫帚又慢慢的升到原本的高度。


「抱歉!我给麦格传了一个讯息。」


当他们抵达霍格沃茨,哈利已经在那了。金妮跟在他后面,她拿着他们的扫帚。罗恩一落地,赫敏立刻跳下扫帚冲出去,无视罗恩在她背后的抗议。


她越过金妮,在楼梯上抓住哈利。


「他昏倒了,」哈利解释。赫敏抢先一步跑进医院厢房准备床位,哈利慢慢的把德拉科放到床上,赫敏立刻脱下马尔福身上染血的衬衫。


在黑发的对比之下,德拉科的脸就跟他头下的枕头一样白,哈利的绿眼睛担忧的看向她。


「今天早些的时候他就流过很多血了,我不知道他还剩多少血。」


赫敏召唤了附近柜子里的绷带,然后开始包扎他的胸口,她祈祷麦格能快点带庞芮夫人过来。罗恩和金妮安静的坐在另一边的病床上,看着那些纱布迅速的又沾满德拉科的血。


「血液无法凝固,」赫敏小声的说,「他们是怎么治疗比尔的?为什么我当时没有注意看?」


「那是非常高级的疗愈魔法,赫敏。不管怎么说,我不认为你能重现那咒语。」


一个闪着红色和金色的东西从门口飞进来,在房间上方盘旋一圈后停在德拉科的床边。


「佛客使!」哈利叫道。


那只凤凰向前靠,直到牠碰到德拉科。哈利抓住赫敏的手,让她离开马尔福的伤口。佛客使点点头,凤凰的眼泪开始落在伤口上。血液离奇的停止流泄,伤疤开始慢慢愈合。


赫敏松了一口气的双手紧握,在佛客使结束后,她开心的抱着那只凤凰,然后亲了牠一下。


「你是只很美,很美的鸟!」她哭喊。佛客使不停的挣扎,当赫敏一放手就迫不及待的飞走了。牠飞出门口,赫敏纳闷的看着哈利。


「这是佛客使第二次来帮助我们了。你认为邓不利多是不是要他看着我们?或是马尔福?」


哈利叹气,「关于这个,我不清楚邓不利多到底做过些什么,他显然对我们隐瞒了很多事。」她无法不去注意到哈利声音里的苦涩,他继续说,「至少我们的行动是成功的,在马尔福被带走之前。我们找到了小金匣,看样子雷古勒斯在被杀掉以前就摧毁它了。」


「什么小金匣?」金妮恶狠狠的说,「雷古勒斯又是谁?」


哈利脸红了,他完全忘记她也在那里。赫敏小心的擦着德拉科身上的伤痕,惊异的看着那道长长的裂伤现在都成为细小的红丝,跟神锋无影留下的疤痕交叉在他的胸口。赫敏看向哈利,然后她笑了。


「你或许会想跟她谈谈,」她说。她注意到德拉科的喉咙有个肮脏的伤痕,但幸运的是,皮肤没有被划破。他的左手腕有着可怕的淤伤,而右手腕也有个小一点的。看来灰背对待德拉科的方式非常残暴,他还能活着真的很幸运。


她可以感觉到罗恩的眼神一直无言的发着怒火,那把火随着她每次细心照料德拉科的手而直线上升,她知道这里有另一个争吵要爆发。哈利站起来对金妮比了比,他们走到房间的一个角落,麦格跟庞芮夫人走了进来。


赫敏退到后面,让他们检查德拉科的伤。她很快的解释了一遍关于佛客使做的事,庞芮夫人检查完德拉科就很快走进办公室,然后带着许多魔药回来。


「他流失非常多的血,这些可以帮他造血,但他仍然需要充足的休息。」


她跟麦格一起把德拉科扶起来,然后喂了一些魔药进德拉科的喉咙。接着她转过身把他们全部的人都赶走。


「出去!我会在这里照顾他,你们在这里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感谢那只凤凰,他看起来已经度过危险期了,你们可以晚一点再来看他。」


赫敏叹了一口气朝门外走去,罗恩跟在后面,哈利和金妮也尾随在后。走到门口时,赫敏叫了一声然后跑到德拉科旁边。庞芮夫人正在脱德拉科的鞋子,她警告的看着赫敏。


「这是他的东西,」她说道,然后从脖子上拿下一条绳子,她很快把那东西挂到德拉科头上,看着那枚金加隆安稳的躺在他的胸口。她用手梳了一下他的黑发,然后温柔的笑了起来。


她叹了一口气,跟罗恩一起离开,把德拉科留给庞芮夫人神奇的双手去照料。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