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34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34: 清晨的拜访


罗恩在门口等她,预料之中。她叹了一口气,希望可以就这样离开,然后钻到被窝里,漫无目的的瞪着天花板。过去这几天的压力已经太多了。


「我们需要谈谈,」罗恩说,更加确定了她的猜测。


「你想去哪里?」她顺从的问。


「天文塔楼?」


那个充满观星情侣,燃起浪漫希望的地方?她不想。


「如果你不介意,我今天已经爬了够多的楼梯,足够让我登上艾格峰(Eiger)的一半了。我比较想去低一点的地方。」


他叹气,但点点头。


「那符咒学教室?那里没人,而且我或许还可以让你看看弗雷和乔治发明的泡泡咒语。」


她默默的同意,然后他们在一个极不舒服的寂静中走下楼。一进教室,她立刻走到窗户边看着一片漆黑的窗外。她想着德拉科不知道多久才会醒来,正当她刚想到这件事,罗恩就冲口而出,「你和马尔福之间是怎么回事?」


「什么意思?」她逃避的说。她一点也不想谈论德拉科的事,尤其是她自己都还没搞清楚她的心是何时开始偏向那令人费解的史莱哲林时。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几乎是发狂的想去救他。自从你把他带来这里,我就一直很难见到你。可恶,你甚至准备好要骑哈利的扫帚跳出葛来分多塔去找他!到底发生什么事?」


「没有你想的任何事”发生”,一切就只是我在过去的这几天看到了马尔福不同的一面,而且他…我不知道…自己有了些改善。我不能让他留在那里忍受酷刑而不去阻止。」


她的借口就连自己都觉得毫无说服力。她确实准备要骑着哈利的扫帚飞出塔楼,如果有必要,她就会自己一个人冲进森林里。想到灰背碰触着德拉科细致的肌肤──她感到战栗。要是她在水晶镜面看到那一幕,她大概不会等哈利也不用麻烦到使用扫帚就会直接冲进森林。这个认知让她叹了一口气,她把头靠在玻璃上。


该死,或许她跟马尔福之间根本就不是没”发生”任何事,但这也很有可能是她希望有什么事。她现在只想在他旁边,坐在他身旁,将他额前的头发梳到脑后──不论是金色还是黑色。她想待在那里,当他那美丽的灰眼睛睁开,看看它们是不是依然闪烁着她脑海中的感性的光芒…


「你还听得见我说话吗?」罗恩质问,然后她突然发现他在问她问题,大概问了不止一次。她让自己离开窗户玻璃,然后清了清喉咙。


「我很抱歉,你刚刚说了什么?」


他充满敌意的瞪着她,「你刚刚是在想马尔福吗?」他愤怒的说道。她没办法抑制自己内疚的脸红,罗恩厌恶的甩头,两手一摊,「我干嘛还要问?」


他像暴风一样离开教室,有那么一刻,她想追上去,但她能说什么呢?她叹气,然后走到弗立维教授的讲台前。她拿出一只羽毛笔,在上面施展飘浮咒。羽毛笔浮在空中,她又叹气,想到罗恩第一次用这个咒语时的情形。她笑了,他当时真的非常笨拙,而他脸上挫败的表情也很可爱。


然后,他和哈利把她从山怪的手里救出来──他们的第一次的冒险。在那之后又发生了好多事,奎若和汤姆瑞斗然后是天狼星、骑上骑士坠鬼马、和食死徒战斗,他们做了这么多的事,看起来就像他们三个人可以征服全世界。她不懂,为什么在这么多的机会下,罗恩仍然没有做出任何行动。她原本认为只是简单的害羞,但现在她很纳闷。她想着,或许罗恩很有把握,认为他有大把的时间──认为她会永远在一旁,等待着他准备好的那一刻。也许她的确会这么做。


直到德拉科出现。


她取消了魔咒,那羽毛落回讲桌。她叹气,也许她欠罗恩一个机会。毕竟,他们在过去六年经历过无数挑战,而在那段时间的每一分钟她都唾弃着马尔福,直到…什么?六天前?她真的拿六年的时间跟六天相比吗?


她走出去,差点被唐克斯撞倒。当她们都站稳后,唐克斯说,「抱歉。」


「你急急忙忙的要去哪?」赫敏问。


「去找麦格,我们不是很确定该怎么处理灰背,穆敌威胁要拆掉他的骨头。坦白说,我很有兴趣找找各种方法,看他想怎么做,不过莱姆斯…」


赫敏点头。


「虫尾呢?」


「还在笼子里,我们不敢放他出来。更何况,我们也不太确定要怎么打开马尔福弄的锁,那看起来是个很聪明的咒语。灰背没有杀了德拉科算虫尾走运,不然他大概要被关在笼子里一辈子了。」


赫敏耸肩,「他已经扮演了十二年的老鼠,多关个十年二十年应该伤不了他。」


唐克斯对她声音里的怨毒扬起了眉毛,不过赫敏不在意,彼得佩迪鲁有很多问题要回答。


「穆敌打算对他用酷刑,要他供出那个人的藏身地。」


「穆敌需要停止他的感情用事然后想一想,伏地魔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我确定他在虫尾的脑子里设了些伎俩,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被关在哪?」


「在赫夫帕夫的地牢,那地牢在霍格沃茨成为学校以前本来就是给犯人用的,要把它们变回原本的样子很容易。焚锐气疯了,我们需要在下一个满月以前作一些处理。我不是很确定他的笼子在他变身后还会有效。」


赫敏想到灰背成为一匹狼之后在霍格沃茨大闹的情景就脚底发冷。


「一定有方法可以抑制住他,我会去找一找。昆爵怎么样了?」


唐克斯笑了起来。


「根据杰克说,韦斯莱双胞胎在二楼搞了一个大战,到处都充满女人的尖叫、刀剑的碰撞声、爆裂声、还有求援的呼喊。当然啦,等他们到了那里,双胞胎和他们的魔法都消失了──哈利波特也消失了。昆爵气极了,他发誓要调查麦格”做为霍格沃茨校长的适当性”。」


「喔,不!」


唐克斯挥挥手消除她的忧虑。


「就让他去调查吧,还有谁会更适合呢?随便他去说什么,我不认为他能找到哪个愿意坐这位置的人。不只是那个人还在逍遥法外,更何况还在邓不利多死了以后。」唐克斯突然楞了一下,「喔天啊,我正要去找她,不是吗?最好快走!晚点聊,赫敏!」


唐克斯继续朝楼梯飞奔,赫敏跟在后面闲适的走。她走进葛来分多交谊厅,发现罗恩不在那,而哈利和金妮正在沙发上忙着一些亲密的事。


当他们注意到她进来时羞怯的分开,不过她心不在焉的朝他们挥挥手,然后继续走上楼。


「别理我,只是经过,忙你们的。」


她进入她的房间坐在窗户边,一边还不太完整的月亮刚刚开始升起。再七天,卢平就要被锁起来,在缚狼汁的作用下冷静下来;而灰背则会用他那非人的蛮力撕裂关着他的牢笼。赫敏应该要去图书馆找找解决的方式,但她在这一刻觉得累极了。


***


放弃去图书馆,她回到床上,然后在天还没破晓的时候起床。她坐起身看了看房间对面,金妮的头发散落在她的枕头上,她的呼吸深沈而平稳。


赫敏很快换好衣服走下楼。她很讶异的看到哈利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她吸了一口气──一半是因为那姿势,另一半是因为头发──还是铂金色──她一度以为那是德拉科。


「你在这里做什么?」她在她心跳平复后问道。


「等你,」他回答,「要走了吗?」


「去哪?」


「去看马尔福,当然啰,那是你想去的地方,不是吗?」


「有这么明显吗?」


哈利耸耸肩,「这不重要。」他站起来,然后甩开他的隐形斗蓬,「要是庞芮夫人在的话我们会需要这个,这个时间不太像是会客时间。」


走廊上一片死寂,他们蹑手蹑脚的潜进医院厢房,坐到马尔福的旁边。赫敏看着德拉科的胸膛平静的起伏。


「为什么他们不在比尔韦斯莱身上使用佛客使?」她问哈利。


「也许他们有。」


赫敏点头,了解到他们并不知道那些细节。


「你跟金妮说了什么?关于魂器的事?」


「什么也没说,我找到让她不再问问题的方法了。」


赫敏笑起来,「我记得,那不会一直都有效,你知道的。」


「我知道,不过希望我们能尽快解决这些,那我就能跟她讲所有的事。」哈利停了一下然后说,「那个,马尔福问过我,我有没有曾经把你看做是…女朋友。」


赫敏惊讶的转头看他,「你们两个谈论到我的事?怎么会谈到的?」


「我们其实是在讲罗恩。」


「你怎么说?关于马尔福的问题。」


「我说没有,你应该多半只把我当弟弟。」


赫敏好奇的看着他,她从来没有认真分析过她对哈利有什么感觉。现在,她要试着在他们的关系上放一个解释…他对她来说一点都不像是弟弟,他是…就是哈利。要是她向自己承认,她爱哈利大概远远超过她爱的任何一个人。不是弟弟的那种爱,应该是更深入的。不过那也不是浪漫的爱。对她来说,哈利看起来像是只能远观的人,纯洁而不受污染。她不认为有哪个女人会成为他的伴侣,即使是金妮韦斯莱,尽管她希望金妮能成功。


「他跟我说我应该吻你,好除掉那些弟弟一类的感觉。」


赫敏差点呛到。


「然后你怎么说?」


哈利看着地板。


「你大概会因为这样而恨我…不过我,当时大笑了。」


「感谢老天,」她松了一口气然后也开始大笑。他的眼睛看向她。


「你不觉得难过?」


「当然不会。我关心你多过任何兄弟的感情,我很确定,但我完全没有任何冲动要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复杂化到那样的程度。一个罗恩要处理已经够困难了。」


「所以我们又回到罗恩。」


她叹气,「是,罗恩。你认为我是不是对他不太公平?或许我欠他一个机会…」


「我认为你是从错误的方向在看这件事。」


「什么意思?」


「你认为你跟罗恩的关系应该要怎么样?你有想过除了牵手或一些其他的关系之后更遥远的景象吗?」


她摇摇头,「不算有。我想象那应该会是平静又平凡,他跟韦斯莱先生很像。他可能会抗议,然后表达他的不满,不过我知道他最后还是会照我想的做…可恶,我会像犀牛一样的冲撞他,然后又痛恨他这么听话。」


「像韦斯莱太太对韦斯莱先生那样吗?」哈利问。


「没错,很多时候她看起来更像是他的妈妈而不是他老婆。我知道他们爱着对方,但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去摇一摇韦斯莱先生,问他为什么不站起来向她表达自己的想法。」赫敏叹气,「我不想成为唠叨不停的人。」


「你需要一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


赫敏奇怪的看着他,然后点点头。


「罗恩看起来并不清楚自己要什么,直到那东西从他的手里溜走。尽管如此,我认为他想要的反应也只是一种反射动作。」


她看着德拉科熟睡的身体,然后立即明白了他们之间的反差。马尔福一直都知道自己要什么,然后一心去追求他要的东西。他永远都不会为了取悦别人而低头,他曾做过一次,对伏地魔,结果是激烈的反抗,甚至让他和他最糟的敌人合作。


她看着哈利,他的头发突然间变成黑色,又回复原来乱糟糟的样子,她眼睛惊讶的睁大。他笑了笑,然后用手搔一搔他的黑发。


「我感觉到了,他说过那大概会维持十二个小时,我觉得有点伤心呢。」


她摇摇头,「我不这样觉得,坦白说,那让人搞不清头绪。」她又转去看德拉科,他的头发闪现月光般的光泽,回复了他的金发模样,「他黑发的样子倒是没有减少任何帅气。」


「当然不会,」哈利不满的说,「那个蠢货就算是个大光头大概也是光鲜亮丽的样子。」


「很高兴你有意识到这一点,波特,」德拉科冷冷的说,「你们葛来分多的人有闭嘴的时候吗?有了你们两位在这里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真的很难睡着。」


赫敏立刻赶到他的床边,她的手指温柔的碰着他的肩膀,她看着他那半开的眼睛。他的唇边露出一个讨人厌的笑容,她笑了,她发现即使是这个都让她十分怀念。她纳闷他已经醒来多久了。


「你觉得怎么样?」她问。


「觉得像是被一个发狂的狼人攻击,然后在吵闹的谈天声里挥别一个美梦。我认得霍格沃茨医院厢房,以前被送来这里好几次,因为…为什么呢,我想是因为你吧,波特…不过你们两个在这里干嘛?」


「我们来看看你怎么样,」赫敏解释。


「而这件事不能等到天亮的理由是…?」


「庞芮夫人。」


「恩,我敢说没有一件事可以阻止你们偷偷摸摸的在奇怪的时间跑进跑出。」


「我们需要持续的练习,」哈利解释,「不能让我们潜逃的本事生疏了,在现在这种状况下,可以这样吗?」


马尔福的嘴角扯了一下,「我想大概是不行。」


「更何况,我有问题要问你。」


「来了,这就是你来拜访我的真正原因。」


「当然,你不会以为我会担心你的健康状况吧?」


「你最近抱我的次数太多了,我以为你的心里已经慢慢的爱上我了。」


「你们两个可以住口了吗?」赫敏严厉的说,打断了哈利的回击。


「好了,马尔福,你之前说,你能找到雷古勒斯被杀的地点,因为你”记得那个故事”。那个故事还有提到其他什么吗?」哈利问。


德拉科小心的坐起来,赫敏立刻拉起他的枕头支撑他。他银灰色的眼睛迷惘的看着她。


「谢谢,格兰杰。你会是个很好的看护。」


她瞪了他一眼,然后坐回哈利旁边,哈利有点看好戏的看着她。她难道真的对那令人恼怒的家伙有幻想吗?至少马尔福总是能用简单的几个字就把她带回邪恶的现实世界。


「你想知道什么?」德拉科问。


「是谁杀了雷古勒斯布莱克?」


「根据我母亲的说法,有三个食死徒被派去做这件事,马革斯包尔、亚当皮斯…还有西弗勒斯斯内普。只有斯内普有回来,雷古勒斯显然是杀了包尔和皮斯。」


哈利点头,「斯内普是唯一存活下来的目击者,这很有趣。」


「可不是吗?我想很可能他和雷古勒斯小聊了一下魂器的事才做了最后的一击。」


「这可以解释斯内普是怎么知道这事的,」哈利站起来,「我只是很好奇,我们该让你休息了。」


「波特?」


哈利转身。


「关于我父母的信…你有注意到霍格沃茨不安全的这部分吗?」德拉科问。赫敏的眼神移向哈利,德拉科让他看了那封信?哈利点头,德拉科闭上眼睛。「你要仔细想想,还有,问问虫尾跟焚锐灰背为什么会在禁忌森林,在那么靠近的地方。让格兰杰去做那些困难的,我敢说她在过去的二十分钟都还没去过图书馆,她会很想快点进去的。」


「是有必要好像我不在场一样的谈我的事吗?」


德拉科的笑容更大了。


哈利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出去。赫敏站起来靠向德拉科,她一直站在那里,直到他张开眼睛。


「当你想要的时候你真的可以非常讨人厌,」她轻轻的吻了他的嘴唇,「但是,我很高兴你在这里。」


她跟着哈利一起离开。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