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35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35: 储思盆、羊皮纸、宴会

哈利还没有累到打算上床睡觉,而赫敏在他们拜访过德拉科后看起来很激动。

「和马尔福在一起一点都不会无聊,对吧?」哈利适切的评论。

「他真的是该死的讨厌、让人气恼、还有根本不可能理解,」赫敏嗤之以鼻。哈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要是跟他在一起,她永远都不用烦恼这样的关系会太过平凡平静。

「想在麦格起床前去看看储思盆吗?」他问。赫敏点点头,不一会的时间他们已经站在那盆子前。哈利摇了摇玻璃瓶,将那缕银丝倒了进去。

***

很奇怪的,这段记忆的地点是在室外,湖的附近。赫敏走到哈利的旁边,邓不利多心不在焉的变出满手的谷子洒进湖里喂着鸭子。斯内普,当然了,站在他的后面。

「你为什么不把那该死的东西交给我?」斯内普不满的说,「你想自己一个人摧毁那东西未免太蠢了,我能在那诅咒废了你整条手臂前阻止这件事算你好运,有可能更糟。」

「你可以不要像老妈子一样一直对我唠叨吗?」邓不利多不耐烦的说,然后他举起他那只焦黑的手做了个鬼脸。哈利了解到这个记忆是最近的一个记忆──这一定就是邓不利多毁了那个戒指魂器后不久。「我从这次的失败学到经验了。」

「不,我不认为你有,」斯内普用他那惯用的轻蔑语气说道,「下一次你如果又想去找魂器,你最好是找个人跟你一起去。要是你不信任我,就带你那个小葛来分多英雄。你难道不该让他开始加入你的小秘密了吗?那个小子已经快成年了。」

「我想哈利一定会同意你的。」

「那会是第一步,不是吗?」斯内普的黑眼睛闪动着。

「你为什么那么恨那个男孩?」邓不利多疲倦的问,然后又伸出一只手制止了斯内普回答,「算了,我不希望进入另一个关于波特、纯血、或其他可预期的争执里,我认为你的意见已经开始有软化的迹象,在天狼星的事之后。」

斯内普翻了个白眼,「跟波特一点关系也没有。老实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偏爱那些葛来分多,他们除了争先恐后的把头伸进危险,完全不顾后果外一无可取。」斯内普的眼光落到邓不利多焦黑的手上,「跟你很像,我想。葛来分多的天性,你难道不是吗?」

邓不利多笑道,「欲加之罪。」

「是的,我想,做为一个校长,我期望你可以对其他学院的学生多一点公平,而不是只在乎自己的学院。」

「有几个学生在去年加入了”我的葛来分多们”,我相信其中包含了一些雷文克劳还有赫夫帕夫。」

「是的,没错,张秋被活下来的男孩迷的神魂颠倒,而卢娜罗古德让人很难肯定她是雷文克劳的样本。史莱哲林算什么?他们之中没有人有资格站在被选中的男孩身边是吗?波特的意见似乎是相当玷污了这一点。」

「那么,你会选择谁站在哈利波特身边对抗伏地魔呢?老实说,大部分的史莱哲林似乎比较偏向大声宣告服从伏地魔的统治,而不是站出来抵御它。」

「我尽了我的全力──」斯内普说。

「你尽了你的全力鼓励那些支持伏地魔的纯血鬼话!」邓不利多厉声说,斯内普的脸上燃起怒火。

「那不是鬼话!我最有资质的学生就是纯血──」

「还有大部分的弱智也是!如果纯粹的血统等同资质,那你要如何解释克拉和高尔?要是没有小马尔福的帮助,他们早就被踢出学校了!」

斯内普嗤之以鼻,「他们有资质,他们只是没有专心。」

邓不利多瞪着他,「你的无稽之谈,要如何解释赫敏格兰杰。」

现在换斯内普皱眉,「一个突变,畸形的巧合。」

赫敏握紧拳头打了斯内普的肚子一拳,她的拳头直接穿过记忆的影像,丝毫没有作用,不过哈利咯咯的笑了。

「突变,我就给你一个突变,你这个可怕、心眼狭小──」赫敏还想骂,但哈利制止了她,免得没听到剩余的记忆。她交握着手臂,一脸厌恶的瞪着斯内普。

邓不利多用他那完好的手抚过头发,看上去就像是哈利波特。

「够了!这样的对话过了十五年还是没有结论。」

斯内普邪恶的笑了笑,「是,就是你挑起来的。」

「我一直希望让你看清楚你犯的错误,」邓不利多哀伤的说。

「我也是,」斯内普更高傲的说。

那两个人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邓不利多转身回去喂鸭子。最后斯内普问,「你打算去找另一个魂器吗?」

「很有可能。」

「你同意下一次不会自己去吗?」斯内普柔和的问,邓不利多疑惑的看着他。

「你走吧,」他说。斯内普摇头。

「你先向我保证。」

「好吧,我保证下次的魂器追寻行动我会带至少一个人跟着我。」邓不利多像是要结束对话般的说。

「很好,那么,我或许知道哪里可以找到其中的一个。」

邓不利多停止喂食的动作,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斯内普身上。

「在海边有个山洞…」

***

记忆在这里结束,就好像知道哈利很清楚后来发生的事那样。他摇摇晃晃的走到窗户边然后坐下,每段记忆似乎都有自己的一段可怕连结,赫敏坐到他旁边握着他的手。

「斯内普促成了那个前往洞穴的计划,他也知道我会跟邓不利多一起去,这样一来,我就不会在这里阻止马尔福。我是唯一一个能猜到他想干什么的人…」

「除了我们以外,」赫敏轻声说,「我们都在这里,我们应该要能阻止他的。」

哈利摇摇头,「我不认为你们做的到,斯内普在帮助他。」他站了起来,「我们要去跟马尔福谈谈,找出斯内普到底知道些什么。」

「为什么?」赫敏茫然的说,然后拉他坐下,「这样除了满足你的好奇心以外会有什么不同?我们知道德拉科做了什么,我们也知道斯内普做了什么,知道这一切是怎么设计的不会改变任何事。」

「所有跟斯内普有关的事都是猜测,难道不是你告诉我是斯内普跟马尔福说赫夫帕夫的金杯在谜屋的吗?他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他要杀了邓不利多?如果他反对他,为什么他要重新回到伏地魔的阵营?」

「你真的认为马尔福有办法回答这些问题吗?」

哈利又开始拉着他的黑发,暴躁的叹了一口气。

「不。该死,连邓不利多也无法搞懂斯内普。」

赫敏点头,「我认为我们最好把时间花在思考马尔福家的警告上,霍格沃茨为什么不安全?还有灰背跟虫尾在森林里做什么?」

「我们怎么可能找出这些问题的答案?」

「我不确定,不过我认为我们应该从劫盗地图开始。」

***

哈利跪着把地图摊在床上,赫敏坐在床边,当她低头看的时候,头发落在那张羊皮纸上。

我发誓我绝对不怀好意,」哈利说,然后点了一下地图。线条在纸面浮现,「我们该找什么?」

「就先一层一层的做地毯式搜寻好了,从上到下,」赫敏说。罗恩坐了起来,因为他们的声音而气恼。

「发生什么事?」他睡意十足的问。

「我们在用地图确认有谁在霍格沃茨里,」哈利心不在焉的说。葛来分多塔是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地图上,他们三个在男生宿舍,金妮韦斯莱在女生宿舍。地图开始模糊,然后重新现形,那里是雷文克劳塔,在一个房间里,莱姆斯卢平和尼法朵拉唐克斯的名字几乎是重迭在一起,赫敏脸红了。

「我真的不需要看到这个,」哈利说道,然后偷偷窃笑。

另一个房间是杰克威廉和阿拉特穆敌,哈利很高兴的看见,两个名字既没有重迭也不靠近。黑丝霞钟斯穿过雷文克劳交谊厅,他们看到她从走廊中出现,她正在下楼。

在城堡里的快速扫瞄并没有发现什么怪事。德拉科马尔福仍然在医院厢房睡觉,庞芮夫人在一旁照顾他;米奈娃麦格在变形学教室;彼得佩迪鲁和焚锐灰背两个都好好的待在赫夫帕夫的地牢里。哈利叹气。

「这在我看来已经够安全了,」他说。

罗恩爬到地图的另一边,在赫敏的对面,他揉揉眼睛看着地图。

「再到深一点的地方,」赫敏建议,「看看密室。」

哈利扫瞄了一下地图,直到地图停在爱哭鬼麦朵的厕所,然后让地图往更深的地方走,发现位于学校下方的密室。里面的路盘根错节,像迷宫一样,然后互相连通。哈利抬头看向赫敏。

「弗雷和乔治怎么会没发现密室在这个地图里?」

罗恩嗤之以鼻的回答,「他们在乎吗?他们认为那些史莱哲林继承人的东西都是天大的笑话,你还记得他们一直说你是史莱哲林继承人的事吗?」

「直到金妮被抓之后。」

「没错,而他们太担心,根本没时间想地图的事。另外,老妈也不会让他们离开她的视线,至少不会有足够的时间用它。」

「可惜我们三年级才拿到这个地图,不过,为什么弗雷和乔治要把这个给我?我知道他们记得所有的通道,不过这个在偷跑的时候真的很有用,可以看到飞七的位置。」

「喔,他们要用的时候就会从你那边拿,」罗恩说,「你并没有藏起来吧,你通常都只是放在行李箱里,不是吗?」

「他们翻我的私人行李?」哈利忿忿不平的说。罗恩转了转眼睛。

「你还记得你在说的是谁吗?就算只是要拿一片吹宝超级泡泡糖,他们也会翻进魔法部的。感谢他们每次都还记得还回来。」

赫敏笑了,「老天,哈利,你一直都表现的像是只有我们被允许偷跑出去。双胞胎偷跑的次数大概是我们的十倍以上。」

哈利耸耸肩,「我想也是。我在密室没看到任何东西,一个人都没有。」他挫败的叹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这样也好。我很担心伏地魔或食死徒潜进学校还躲在这里。我们都束手无策。」

「也许我们可以设一些警报咒语,以防万一。」

赫敏耸肩,「我宁可不要下去那里,根据你的描述,那里似乎很可怕。」

「是很可怕,也许你可以把你聪明的大脑放进去,想点解决办法。」

「也许你应该去睡个觉,你开始变得暴躁了。」

「我没有暴躁!」哈利暴躁的说。

赫敏瞄了罗恩一眼,他笑了起来。

「一点也不,老兄,」罗恩没诚意的说。哈利皱皱眉,然后利落的收起地图。

「恶作剧完毕。」他把羊皮纸卷起来,重新放回行李箱里。

「好了,我要去吃早餐,你们两个要一起吗?」赫敏问。

***

德拉科在下午晚一点的时候离开了床。他在每次有访客来的时候都假装在睡觉,格兰杰和波特大约中午时来过一次,接下来是卢平,然后是麦格,不过没有一个人试着把他叫醒。他等到庞芮夫人走出去,他才爬下床站起来。

一股晕眩感袭击过来,不过他克制住了。他已经睡的够多,而且也对躺在床上当病人感到厌烦。不论他是像一块海绵一样躺着还是站起来,血液都会自己补充完毕的。

他的衣服不见了,庞芮夫人在这一点上倒是很聪明,她痛恨她的病人在她准备释放他们以前偷跑出去。德拉科看了一下床上的毯子然后做了一个鬼脸,羊毛,他叹气,他可没打算包着霍格沃茨那不舒服的羊毛毯在外面走来走去。他几乎想要全裸的漫步走回史莱哲林地牢,要将那些东西变形会是个难题。

裸体乱走的想法让他想到赫敏,他想到这里很快的拿起那枚硬币。

格兰杰,他传。

你在召唤我吗?

我需要一些衣服。

是吗?要做什么?

我知道你比较希望我不要穿衣服,不过裸体走动恐怕会冒犯这建筑物里许多羞怯的女性。

你是把我归类为不羞怯的女性吗?

你是唯一一个进我房间袭击我的人。

袭击?想到她愤怒的提高音量重复这个字的样子,他笑了起来。

优雅的试图诱惑?他修正。

你的自负似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我等等就到。

他重新回床上躺好,把手放在头上,然后开始等待。

赫敏抵达的速度快的让人惊讶。

「你用跑的吗?」他问。她把一件折好的衣服放在床脚。

「没有。」

德拉科把毯子踢到一旁,在这过程中他一直看着赫敏的脸。她看到他只穿着一条四角裤吓的一脸苍白,他压抑着笑出来的冲动,然后伸手去拿衣服。在这当中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不要做出过大的动作。

「你根本不应该起来,」她说,「庞芮夫人在哪?」

「她去温室拿东西,我打算在她回来前离开。」德拉科穿上白色长袖休闲衫,然后套上深灰色的长裤,非常的合身。他注意到格兰杰的嘴上露出了笑容,他怀疑的看着她。

「这些你是从哪里找来的?」他问。她笑的更开了。

「我跟哈利借的,看起来你们的尺寸完全一样。」

「我可不这么认为[1],」德拉科狡猾的说,赫敏听懂他的意思后咳了一声。他偷偷窃笑,然后高兴的发现他的鞋子放在床尾,他穿上波特的袜子,然后穿起自己的鞋,当他坐起身的时候,又感到一股头昏眼花。赫敏很快的赶到床边帮他。

他不耐烦的把她挥开,她恼怒的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你就是要下床?你看起来连站都站不稳。」

「因为我是个冥顽不灵的混蛋,记得吗?」他说到,硬是勉强站起来。「波特检查过那个小金匣了吗?」

「我们一起看过了,雷古勒斯确实摧毁它了,感谢老天。」

德拉科点点头,绕过她朝门口走。

「马尔福──」她说。

他厌烦的转过身走向她,他把拳头握在旁边,避免伸手碰她。仅仅是站的离她这么近,大概就已经违反了他对韦斯莱的承诺。

「在森林的时候,」他说,「你叫我德拉科,记得吗?」

当时她的眼睛就像是巧克力色的游泳池。

「我记得,」她小声的说,「德拉科…」

那声音流进他的体内就像是一个爱/抚,他闭上眼睛,然后诅咒韦斯莱下九层地狱。就好像是在呼应他的想法,门被打开,罗恩走进房间。从他激动的脚步声判断,德拉科也知道是他来了。德拉科张开眼睛看着赫敏的手,本来向他伸过来的手又缩了回去。

「我想我可以在这里找到你,」韦斯莱冷冷的说。德拉科转身看向他,罗恩瞪着他的眼里闪着警告,马尔福耸耸肩,罗恩继续,「纳威来了,还有卢娜,跟苏珊波恩。」

「为什么?」赫敏问。

「觉得他们在这里比较安全,我猜。纳威的奶奶还在圣蒙果,不过纳威不能待在那里,他们也不让他回家,太危险了。卢娜的爸爸不希望她一个人,然后苏珊…这个嘛…」

没人说任何话,他们都知道爱蜜莉波恩被残忍的谋杀了,整个家族的人都被伏地魔消灭,只留下不幸的苏珊一个人。

赫敏很快的离开,然后德拉科也慢条斯理的跟着出去。当他走到罗恩旁边时,韦斯莱的手抓住他的袖子。

「我以为你同意过要离她远一点,」罗恩低声抱怨。

「我是,」德拉科轻声说,他愉悦的看着罗恩火爆的目光,「你大概要跟她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她好像不是很了解你定的规则。」

韦斯莱很激动,德拉科控制着不要露出愉快的表情,不过他很清楚,罗恩根本没胆要求赫敏离他远一点。她多半不会理会他的。

他很快扯开韦斯莱抓在他袖子上的手,德拉科漫步走到门口。他的右腿仍然痛到不行,那大概会痛上几天,直到那个被穿刺的记忆消退。

***

所有人看来都集中在大厅,几乎所有凤凰社的成员都到齐了,那里的气氛就像是在办什么庆典。

赫敏兴高采烈的在跟纳威聊天,德拉科进来的时候,纳威一脸讶异。卢娜站在隆巴顿的旁边,她一看到德拉科就跳过去抱着德拉科的脖子。

她在他的脸上印上一个唇印,差点把他呛死。

「我一直都没有适当的谢谢你救了我,」她说。德拉科试着挣脱她挂在他脖子上的手,但没有成功。

「有想到我就算感谢了,」他说,不知怎么的,他有点担心卢娜所谓的适当的感谢是什么意思。

「不,不能这样,我必须为你做件事。」

可怕的主意,「好吧,你好好想一想,然后放开我,慢慢想无所谓。」

卢娜叹了一口气然后放开他,她退后一步,接着打量的看着他。她的头歪到一边,而那对萝卜耳环也开始摆荡。

「你看起来白的吓人,你被吸血鬼攻击了吗?我可以帮你做个大蒜项链把他们吓跑。」

「你高兴就好,」马尔福心不在焉的回答。他的注意力又被纳威隆巴顿抓走,那个葛来分多男孩看起来不同了。他现在比德拉科高了两个手掌的高度,脸上的表情比较严肃,那个之前常见的焦虑已经不见了。

纳威往前走,然后把手伸向德拉科。

「他们跟我说了你的事,你救了我的命,」纳威认真的说。

「还有我!」卢娜大声的说,然后拍起手。

马尔福不情愿的同意让纳威跟他握手,不过纳威却站的更近给了他一个拥抱。他抱着德拉科的手紧一下,马尔福做出不舒服的表情。去死吧感情过于丰富的葛来分多。

「谢谢你,」纳威真诚的说。

「你没有打算要亲我吧,有吗?」德拉科挖苦的说,纳威好像被烧到一样放开他,又退后了几步。

「不,当然没有!」

「感谢老天,波特这么做就已经很糟了。」

「什──?」纳威张大嘴看着他。

「开玩笑的,」德拉科说完翻了个白眼,隆巴顿真的是个蠢才。马尔福很快离开他站到波特旁边,他正在跟一个德拉科几乎认不出来的女生讲话。

苏珊波恩,原本是个身材矮胖、有一张圆脸、绑着一条浅棕色辫子、满脸雀斑、闪动的棕色眼珠、还有一个标准笑容的女孩。雀斑是那女孩现在唯一剩下的标记,苏珊现在像竹竿一样瘦,头发剪了,她的眼睛看着马尔福时非常严厉冷酷,流露出一股纯粹的轻蔑。她的嘴抿成一条线。

「我以为你是个食死徒,」她不满的说。

「不算是,」德拉科单调的说。

「你难道不用对邓不利多的死负上直接的责任吗?」她尖锐的继续。

德拉科恼怒的看着哈利,然后摆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我猜我要。很棒的宴会,我想我现在该去吊死我自己了。」

德拉科转身离开大厅,他想着,是什么促使他加入这个该死的聚会的。那里有太多人,而且多数的人都对德拉科马尔福有很强的个人意见,他并不是个英雄也不是杂碎,坦白说,他根本他妈的不想成为他们想的任何一种人。

「马尔福,等等!」

德拉科低声咒骂然后继续往前走,她又要给他出难题了,是不是?

「你要去哪里?」赫敏抓住马尔福问。他停下脚步,但没有看她。

「回去找你的朋友,格兰杰,」他厌烦的说。

「你也一起。」

「算了吧,我不是那里的一份子。」

「你当然是!」

他猛然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她。

「该死,你什么时候才要停止把我变成一个我不是的人?」他愤怒的吼道,「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我自己自私的理由!你的聪明才智应该能看出这一点,只要你停止让你那过于丰富的想象力继续控制你的思考就知道了!」

赫敏瞇着眼睛看着他突然的爆怒。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质问。

「你知道我的意思,你在试着把我变成一个幻想中的英雄,我不是哈利波特的影子,而且永远都不会是!回去找你的葛来分多,格兰杰,不要理我。」

他大步走开。走到一半,他扯掉挂在脖子上的那枚金加隆丢在地上,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史莱哲林地牢。

 

[1] 原文是 I doubt that (我很懷疑),其中 that 特別用斜體標示,我猜那個that應該是德拉科表示他的”某方面”跟哈利的尺寸不一樣。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