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36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36: 创始人


赫敏捡起地上的硬币气馁的看着德拉科离开,她不解那股突发的爆怒是什么造成的,德拉科最近的行为变得很怪。她叹了一口气,手指摸着那硬币,脑子里在想着他刚刚说的话。她真的是在把德拉科看成哈利波特的影子吗?她皱起眉,为什么他就是该死的这么复杂?他今天完全就是个让人生气又全身是刺的刺猬,即使是在医院厢房时,他也一直在避免跟她接触,直到她开始烦躁的叫他马尔福。


我不是那里的一份子。


他的话触动了神经,德拉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吗?她听见脚步声接近,哈利站到她身后。


「马尔福还好吗?」他问。


她严肃的看着他,然后摇摇头,「我不这么认为,他气急败坏的冲进史莱哲林交谊厅了。」


「你要去找他谈谈吗?」


「他看起来不像是希望我在附近,我希望他能告诉我困扰着他的真正原因。」


「苏珊波恩刚刚才指控他是个食死徒,还有谋杀了邓不利多,」哈利说。她想了一下,然后认为那不是引起德拉科的痛苦的原因。


「他一直在听这些,穆敌到现在还是想把他变成圣诞布丁,他之前从不在意任何侮辱,除了你的。」


「不,我认为事实上他喜欢我侮辱他,那给了他反击的好借口。」


赫敏叹气,「我认为他开始露出他的本质,这让他压力很大。我们都拥有彼此,而他觉得他是一个人。他一直都被当作恼人的恶霸对待,而现在我们把他当作同伴,他只是不确定该怎么回应。」


「所以他在抗拒脱离原来的马尔福形象?」


「对,我认为他希望放下他的武装,但又害怕会受伤。」


哈利讶异的看着她,「女生怎么会这样思考事情?我认为他只是觉得很烦,因为他不能用更恶劣的侮辱反击,无法让他有优越感。」


「这是一般男生的想法,」赫敏说着转了转眼睛,「更何况,如果他想侮辱某个人,他并不真的需要克制自己。那一直都是罗恩。」


「没错,那一直都是罗恩,」哈利回答,但他声音里的某个气息让她锐利的瞪向他。


「什么?」


哈利耸耸肩然后说,「没事,」但他的绿眼睛飘移开了视线。她把手插在腰上。


「哈利詹姆波特,如果你知道些什么,你最好是现在就说出来。」


他看起来明显的知道些什么。


「听着,我什么都不知道,这只是根据马尔福在猪头酒吧说过的一些话所做的猜测。」


「什么猜测?」


「马尔福说他欠了罗恩一个人情,因为罗恩在斯内普家把他从卡罗兄妹手里救出来。」


「德拉科欠罗恩一个人情?」


哈利点头,不过赫敏没办法把这件事跟哈利的猜测联想在一起。


「那罗恩要求了什么?」


哈利脸红了,「我不知道,马尔福没说。就像我告诉你的,这只是个想法。」


赫敏没有在听,她知道要得到哈利直接的答案要打探好几次。有什么是马尔福有而罗恩会想要的?这个嘛,钱,很明显,但就算是在酷刑之下她也无法想象罗恩会要求要那个,他的自尊心很强。还有什么?德拉科的扫帚?


她皱眉,不,那一定是某个能让德拉科变得像困在角落的狐狸一样强烈反抗的东西。有没有可能那不是某个德拉科有,但却是某件他可以做的事?罗恩会要德拉科做什么?对自己下索命咒,理所当然,但在那样的场合…她看向哈利,他只是期望的等在那,拼图突然找到了最后一块。


「他没有,」她像是了解一切的说。哈利理解的看着她,但什么也没说。她瞇起眼睛瞪着他,然后平静的继续,「告诉我,罗恩没有警告马尔福离我远一点。」


哈利耸耸肩,犹豫的点点头,「这不会让我讶异。」


赫敏突然感受到一股怒气,她很惊讶她的头发居然没有因为这股怒气而发出爆裂声。


「我、要、杀、了、他,」她说着然后转过身。


哈利抓住她的手拉住她,「不要做任何鲁莽的事!」


「鲁莽?罗恩他以为自己是谁?我不是他的所有物!」


「罗恩害怕会失去你,」哈利毫无说服力的补充。


「他从来就没有拥有过我可以让他失去,哈利!」


「我知道,但我不认为罗恩也这么想。」他停了一下然后继续,「不管怎样,你对马尔福到底有什么想法?」


赫敏防备着这个问题,她还没准备好弄清楚自己对德拉科的感觉,尤其是在哈利波特面前。「我不知道,现在的一切都很模糊,更何况,我认为更重要的问题是马尔福对我们有什么感觉。」


「我们?」哈利一脸不解。


「没错!他选择走向我们,看看他做过的这些事!我们从来都不相信他会帮助我们,但要是没有马尔福,我们现在大概都是身心俱疲。我父母很可能死了、纳威和卢娜会被抓,也可能死了、我们找不到也无法摧毁金杯、我们不会有四个食死徒关在地牢!坦白说,马尔福在这一个礼拜为我们做的,比过去那该死的一年我们和总部成员们做的都还要多。」


哈利的表情很阴沈。


「这个,马尔福似乎并不了解这一点。」


「也许有人该跟他说明这些,」她轻快的建议。哈利期望的看着她。


「不,不是我。他现在显然是立下了某个庄重的誓约,要他拒绝接受我待在旁边。你去跟他谈,我要去找我们的朋友罗恩小聊一下。」


「你不会伤害他吧?」


「很难说,」她说,声音里有一层冷酷。


哈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不过还是顺从的走向史莱哲林地牢。赫敏在他后面喊。


「除非他换了密码,密码是苹果。」


「苹果?」


「你知道的──花园、树木、大蛇…苹果。他会跟你解释。」


哈利困惑的摇摇头然后消失了,赫敏咬紧下巴然后去找罗恩韦斯莱。


***


德拉科躺在史莱哲林公共交谊厅的沙发上,觉得心情糟到极点。他不应该对赫敏发脾气,他灰暗的心情根本不是她的错。要是有任何人会坚定的站在他那边,那个人就会是格兰杰。他小小的怀疑,她大概是那个计划要去森林里救他的人,但他还是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找到他的。


他叹气,心里很后悔丢了那枚金加隆,是什么让他像个被宠坏的小孩一样丢掉它的?他或许应该去找她然后跟她道歉,虽然他痛恨道歉,而罗恩天杀的韦斯莱很可能会因为这样对他碎碎念。他妈的混蛋,他应该就让卡罗兄妹虐待他,长痛不如短痛。


德拉科听见脚步声接近,然后发现他应该要换密码,他真的不期待赫敏追着他跑。但他惊讶的发现,那个人是哈利波特,他走到了沙发的另一头。


「嗨,马尔福,」波特轻松的说,感觉就像史莱哲林公共交谊厅是全天候为被选中的人开放的一样。


「这倒是给我上了一课,给葛来分多密码的代价,」德拉科冷冷的说,「她把这登上报纸了吗?」


「放轻松点,她会告诉我只是因为她认为你不希望她在你旁边。」


「很敏锐,就像一直以来的那样,」德拉科说。他好奇的看着哈利,想着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是格兰杰送他下来好来场激励对话的吗?要是如此,波特看来似乎不是很敬业,这倒是一点也不让人惊讶。哈利漫无目的的走来走去,看着史莱哲林的装饰。


「这里也太暗了吧,」波特评论道,「你怎么受得了?」


「史莱哲林喜欢黑暗。」


「我也是,但还是要节制点。」


德拉科指着墙壁,「平常那里会有个咒语做出的窗户,从那能看到外面真正的状态。这里就跟葛来分多塔一样亮,不过考虑到我是现在唯一一个住在这的人,他们大概是省下了这些无聊的事。」


哈利发出不予置评的声音,然后在烛台上点燃几支蜡烛。


「有感觉到任何副作用吗,关于灰背的攻击?」哈利百般聊赖的问。


「不,什么都没有。」


「比尔韦斯莱说他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同,除了他现在比较喜欢吃生肉。」


「我一直都是吃三分熟的牛排,所以我大概不会发现这点。你难道不能让我安静的留在这里吗?」


「恐怕不能如你所愿。」


「你难道不应该在楼上和你的朋友们在一起?」


「他们可以等,这件事不行。」


德拉科不确定他是不是想知道”这件事”是指什么,他把手交叉放在脑后,表现出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哈利坐到附近的椅子上,叹气,然后用手搔搔头。


第一次,德拉科自然的开始算起来。


哈利说,「记得一年级的时候吗,还没分类以前?你想跟我作朋友,因为我很有名。」


德拉科皱眉,并不是很想记起这段不愉快的记忆,「那是在我发现你是什么样的蠢货之前。」


「那是在你羞辱罗恩韦斯莱而惹恼我以前。你知道,我常常在想,要是我没有遇到罗恩,对学院也没有先行想法的话会怎么样。你知道分类帽想把我分进史莱哲林吗?」


德拉科笑了一下,然后有些惊讶的摇摇头。


「你?一个典型的葛来分多?那会是个天大的笑话。」


「真的,那差一点就发生了。要是事情真是那样,你认为我最有可能跟谁变成朋友?」


「蒙塔古?」德拉科故意说,哈利忽略这个。


「想想这个。当伏地魔进攻的时候,一个无可避免的命运选上了我,我不认为我会因为在不同的学院就选择逃避。我相信我还是会去阻止奎若、汤姆瑞斗、还有所有我曾致力完成的事。」


反抗自己,德拉科对哈利的推测很讶异。


「你真的认为你如果是一个史莱哲林还会有一样的冒险是吗?」


哈利点头,「很有可能,我认为邓不利多设计了这些关卡测试我的能力。当然了,我会需要帮助,尤其是魔法石前的那些关卡。你就像赫敏一样聪明,你会知道怎么解决魔鬼网的攻击,还有斯内普的魔药逻辑──而且你是唯一一个我看过能用巫师棋打败罗恩的人。」


德拉科坐了起来,他的脚踩在地上,跟哈利想的反应不同,「你认为我会帮助你对抗伏地魔?」


「还会有谁?你知道,我一直都不相信那些纯血的白痴话,就算我被分进史莱哲林。同样的,我也不认为你一直相信那些,即使你曾经相信过。」


德拉科没说话,他摇摇头然后看着哈利,「所以,你认为我们可能会成为好兄弟?」他停了一会,试着用嘲讽的声音继续,「你跟我?」


「我认为这是必然的状况,」哈利安静的说,他的绿眼珠很真诚,德拉科把脸埋在手里。该死!为什么波特和他的朋友要坚持把一个人没有的感情拧出来?德拉科压抑住因哈利的话带来的多愁善感,他抬起头轻蔑的看着波特,但他看上去没有以往的有威力。


「我不是你的朋友,波特。」


哈利露出真挚的笑容。


「说得跟真的一样。当你警告赫敏她的父母有危险时,就已经选择了这个立场。最好的部分是你为了自己这么做,就像赫敏指出来的,你最近所做的一切比任何人都要来的多,就像是代价偿还。」


德拉科站了起来,因为波特的谄媚而激动。他瞪着哈利,试着把他以前光是听到他的名字就不屑的感觉找回来,波特脸上嘲讽的笑容有点帮助,但这还不够。德拉科不断的想起哈利在圣蒙果的样子,他的脸上是真切的紧张,还有他把他交给医院护士。去他妈的,德拉科一点都不想成为另一个波特忠诚的追随者!


「你疯了,你知道吗?」他尖锐的说。


哈利耸耸肩,「是,没错,这很明显都是赫敏的错。她看起来喜欢你,当然,这好像不需要我提醒。」


「你跟那个红发的凶暴女孩如何,」德拉科很快的换了话题。


「不要把金妮扯进来,我们现在讲的是你跟赫敏。」


「并没有什么我跟赫敏。」


「你希望有吗?」


「你真的想听我回答这个问题吗?」


「不,不怎么想。」哈利大笑,然后站起来,「走吧,没有理由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沈思,我们现在开始有点怀念你那令人恼怒的存在了。」


「我没有在沈思,」德拉科试着拒绝哈利。


「那是在自怨自艾里打滚吗?」


「我希望你能自己找乐子去。」


哈利笑了一下,然后走到墙边看那张大型的萨拉札史莱哲林画像,那画像向下瞪着波特,眼神是纯粹的愤怒。


「你觉得他是不是在他的坟里翻滚?」哈利问。德拉科很久没有正眼看过那一幅画了,史莱哲林穿着深灰色上衣,腰间系着黑色织布腰带。巨大的黑斗蓬在肩膀附近系着绿色装饰,银色的巨蛇钉针固定在上面。史莱哲林的小金匣就挂在他胸前,他一只手上握着木头令牌,另一只手上是魔杖。他手上的图章戒指在他移动的时候闪了一下,就像是对他们的注视感到厌烦,他从画里消失了。


哈利耸耸肩,然后转身看向德拉科。那些学院创始人从来不在自己的画像里说话,这是一个常识,不过没人知道原因。德拉科开口说话,他的眼睛看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


「该死!跟我来,波特,我刚刚想到一件事!」


没有停顿,德拉科跑出史莱哲林公共交谊厅。


德拉科一次跨两步台阶,「我们要去哪?」哈利问。


「雷文克劳塔,」德拉科回答。


***


塔楼非常远,当他们抵达后,两个人都因为运动过度而气喘吁吁。半路上袭来的一股晕眩差点让德拉科昏倒,他让自己停下来,然后用更轻松的步伐走上去。他对波特什么都没说感到既放松又恼怒,当他们越来越接近他们的目的地时,哈利说到他从来没去过雷文克劳塔,这让德拉科觉得很诡异,他想着哈利到底在霍格沃茨逛过几次。


「从没来过?你没来这里找过你的前女友,秋?」


哈利脸红,「她从来都不真的算是我的女朋友。」


「你没被分进史莱哲林太不幸了,我可以帮你进去女生宿舍,你肯定是需要一点帮助。」


「去你的,马尔福,」哈利毫无说服力的说。德拉科暗暗发笑,波特应该要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张秋或金妮韦斯莱?波特大概和她们其中之一都仅有几次亲吻,德拉科愿意用他一半的财产打赌,活下来的男孩还是个处男。他决定把这个话题留到以后,等到他能把哈利气到口吐白沫的时候。


跟葛来分多塔差不多,一个画像入口通往雷文克劳交谊厅。画像里没有人瞪着他们,不过有只狮身人面兽趴在沙里,那怪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当德拉科能正常呼吸时他说,「我们要进去。」


那怪兽抬起头说,「一枚硬币装在瓶子里,瓶子被软木塞住,不把木塞移出的状态下将硬币移出,瓶子不能敲破。」


「猜谜?」哈利喘吁吁的问。


「当然,这是斯芬克斯[1]。你知道答案吗?」


「从塞住的瓶子里拿出硬币,而不能打开木塞或打破瓶子?」


「你回答的是问题,不是答案,」德拉科恼怒的说,「没有格兰杰你真的什么忙都帮不上,是吗?」哈利皱眉,然后德拉科回答那个怪兽,「很简单,把木塞塞进瓶子拿出硬币。


那只怪兽移到一旁。


「不是密码,而是猜谜?」哈利问。


「雷文克劳,他们喜欢炫耀他们的大脑。」


德拉科走进去,哈利跟上。


「你怎么知道,我是指那个谜语。」


「三年级的时候,我和一个雷文克劳女孩度过了快乐的晚上。」德拉科回答,「她的曲线很丰富,事实上她表演了很多不同的姿势──」


「不用回答了!」哈利很快的说。


「那是你的损失,」德拉科回答然后偷笑,「不幸的是,她隔年转到波八洞了,她父母显然是发现她的主修是男性人体学。」


雷文克劳公共交谊厅空无一人,大部分的总部成员应该都在大厅里,德拉科走到罗威娜雷文克劳的巨大画像前。


「跟我记得的一样,」他满意的说。哈利站在他身后,一脸困惑。罗威娜的衣着就跟史莱哲林差不多,只是她的颜色是蓝色跟黑色。德拉科指了指她的手腕,「你认为伏地魔要找四个学院创始人的东西,对吗?我注意到史莱哲林身上的小金匣跟那枚戒指,然后我想到这个手镯。」


罗威娜雷文克劳的手腕上挂着一个巨大的金手镯,上面镶嵌着闪亮的蓝宝石。她笑着往下看他们,然后抬起她的手,一个细小的黄金挂练在手镯上摇晃。


「我认为你说的没错,」哈利小声的说,「汤姆瑞斗或许也是用同样的方式找到赫夫帕夫的金杯,然后从波金与伯克氏那里拿走。」他叹气,「现在我们知道要找些什么了,不过不知道该去哪找。而这也无法告诉我们他拥有高锥客葛来分多的什么东西,邓不利多说他拥有两样葛来分多的东西都安全的在他的办公室──那把宝剑,还有分类帽。」


「或许我们该去看看。」


哈利点头,「至少到那里只需要走几步路,我不需要你半路昏倒在我身上。」


德拉科皱眉,「我很讶异你没有提议要搀扶我,你看起来像是很享受把你的手放在我身上。」


「你作梦,马尔福。」德拉科从来到这里以后,就没有看过波特现在脸上露出的这个表情。那个充满纯粹的恶心的样子,这让马尔福大笑起来。


也许这些什么友谊一类的东西也不是那么糟。

 



[1] Sphinx 斯芬克斯 希臘神話的神,帶翼獅身女怪,傳說常叫過路行人猜謎,猜不出者即遭噬食。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