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37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37: 无法抗拒


赫敏回到大厅,试着控制她一触即发的怒气。没必要在大家的面前大吼大叫。


罗恩在跟卢娜讲话,苏珊波恩和纳威看起来像是在激烈的争辩,他们俩就在赫敏前往去找罗恩的路上,所以在她经过时听见了他们的声音。


「…你是真的在维护他吗?」苏珊嘶声说,「一日身为食死徒,一辈子他都是食死徒!」


「我知道的就是德拉科马尔福救了我一命,」纳威坚持。


「你确定是这样吗?还是只是他们这样告诉你的?」


纳威控制着怒气。


「你在指控我的朋友故意说谎吗?是这个意思?」


赫敏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他们。她瞇着眼看着苏珊,苏珊的脸红了,但仍然闪着挑战的怒火。


「也许他对他们用了夺魂咒。」


赫敏发出丝毫没有笑意的笑声,她想给苏珊一巴掌。她替纳威做了回答,「真的吗?要真是如此,那他弄断自己一条腿,还差点失血过多而死真的是非常聪明。我敢说他这么做都是为了让哈利去救他,把他带去圣蒙果,为了他的某个邪恶的计划。然后他还计划被抓进森林,好让焚锐灰背划破他的胸口,接着再把狼人抓起来,而这我想大概都是在他策划的剧本之内!」


赫敏的声音升高几乎是用吼的,苏珊和纳威两个人都盯着她,好像她突然长出了两颗头。她觉得眼泪要从她的眼里冲出来,她立刻转身离开。难怪德拉科不想待在这里!


「她有什么毛病?」她听见苏珊在她身后问,「我以为她比任何人都还要痛恨马尔福。」


她没有听见纳威的回答,她驱策自己往前走。她甚至记不起痛恨德拉科的感觉,那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现在,她只想抱着他,保护他远离那些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牺牲的人。


「罗恩?」她甜美的问,她强迫自己用正常的音调说话,而不要咬牙切齿,「我能跟你聊一下吗?单独?」


罗恩笑起来,丝毫没有注意到赫敏正克制着自己不去抓住他的红发把他拖出房间的冲动。她一直把目光放在卢娜身上,所以他没有注意到她眼里闪烁的爆怒。卢娜注意到了,她惊讶的对赫敏眨眨眼。


「我一定要问问爸爸该如何击退爬嗑梦,我们这里看样子有很多,我会马上给我爸爸送个信,」卢娜心不在焉的说。


赫敏尽力摆出笑容,就像以往一样,她完全不知道卢娜在说什么,反正她也不在乎。


「好主意。来吧,罗恩,」赫敏说,然后她走在前面,当她经过苏珊和纳威时,他们都安静而好奇的看着她。她领着罗恩走出门,盘算着要找个没人会听到他大声求救的地方。她对这样的想法恶劣的笑了笑,不过立刻把这个意图放到一边。她一定要控制自己,罗恩快步的跟着她的步伐。


「我们要去哪?」他困惑的问。


「好了,就在这里,」她决定,她走进一年级等待分类时的小房间。自那天之后,赫敏就再也没进来过了。那里到处都是灰尘,显然直到下一批一年级新生抵达以前这地方都不会有人打扫。


她走到房间中央,试着整理她的思绪。门关上的时候罗恩停了一下,这挑起了她的紧张情绪。很聪明的,他一句话都没说,尤其是当她转身给了他一个严厉的眼神时。


「告诉我,亲爱的罗恩,」她温和的说,「德拉科马尔福欠你一个人情,这件事是真的吗?」


罗恩的眼神立刻看向地面,他的脸红了起来,遮掩住他的雀斑。


「哪…你从哪听来的?」他结结巴巴的说。她可以看出他的脑袋里在想着逃避的方法。


「风吹来就听见了。这是真的吗?」她质问。


「这个嘛…我想,应该算是。」


「你想,应该算是。那么你,或许有,向德拉科要求了什么吗?做为那”应该算是”的人情的回报?」


「你在说什么?」他质问。她瞪着他,典型的罗恩,防御和否认。她往前走到他面前,她需要稍微抬头才能直视他的眼睛,但她并没有退缩。


「你有,还是没有,警告德拉科马尔福离我远一点?」她问。她每说一个字就用她的食指戳着罗恩的胸口,在那问句结束时,他退缩了。


接下来是很长的沉默,然后罗恩大骂,「是马尔福告诉你的吗?他该死的是在说谎!」


赫敏抓着罗恩的衬衫把他拉近。


「没有,罗恩,马尔福什么也没说,只是他的行为该死的太诡异,而我开始问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当哈利提到你对马尔福要求回报人情,一切事情就清楚了。现在,在我用金妮的精怪蝙蝠咒对付你让你永生难忘以前,你或许该告诉我实话!」


他的蓝眼睛张大,试着让自己挣脱她的掌握。她用她空着的手举起魔杖,他惊恐的看着那只魔杖。


「不!」他大叫,「你不会这样对我!」


「喔,我不会吗?」她咬着牙说。


「好了,你是对的!我要马尔福从你身边滚开!但这是为了要保护你,你看不出来吗?」


她放开了他,把他推开。罗恩踉跄了一下,但还是在跌倒前站稳。


「保护我?」她吼道,「你到底要保护我什么?我快满十八岁了,罗恩!几个月以前我就已经成年了,你并不是在保护我远离任何东西!你只是该死的很自私而且你心知肚明!」


罗恩瞪着她,「不对,我是在保护你伤害自己!你现在像是认为那个马尔福是个喔超棒的家伙!在他那样对待你之后,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感觉?还有他是怎么对我们的?他根本从内心就烂透了,而且永远都会是这样!」


她摇摇头,「你错了,你指控我瞎了眼,但你才是那个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的人。你看看他都做了什么,然后告诉我你依然相信他是个食死徒!」


「我之前就被骗过,而我没有打算再掉进陷阱一次!」罗恩咆哮,「彼得佩迪鲁假装是我的宠物装了十二年,所以,不!我不会去相信那个德拉科马尔福会在他妈该死的六天就成为我们的好朋友!」


「你是在告诉我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他邪恶计划的一部份吗?」


罗恩低声抱怨然后摇摇头,「或许不是每一件事,我认为落在灰背手上是他没预料到的,但是没错,虫尾把他抓进森林完全有可能是计划好的。」


「即使德拉科当时看起来就像是哈利,事实难道不更像是虫尾以为他独自抓到了哈利波特?你自己想想,罗恩,不要再替你的憎恨找理由。」


「我不需要找理由!」罗恩厉声说,「我痛恨他不需要任何理由。但你是不是没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实,他试图警告你关于你父母的事,但对陋居却没有任何行动?」


赫敏无法解释这件事,所以她也没打算解释。也许马尔福确实能通知他们,但却选择不这么做。她只有德拉科的片面之词,说他知道的时候已经太迟。她叹气。


「我不知道,罗恩,如果你下定决心要恨他,那就恨他,但从现在开始,不要再把我扯进你的阴谋论里。」


「阴谋论?现在,我变成一个试图让你远离伤害的坏家伙了?」


「我又怎么会被伤害,罗恩?」她平静的问。罗恩沉着脸,对着空无一物的地面踢了一脚。


「我不知道,」他喃喃道,「只是你花了天知道的大把时间跟马尔福待在一起,到底怎么回事,你难道…爱上了那个混蛋或什么的吗?」


「那么我想我会让我幼小的心灵破碎,是吗?」她往前走,把手放在罗恩的肩上,「这是我的风险,罗恩,你不能操控别人的感受。」


罗恩的蓝眼睛闪着痛苦和挫败。


「你永远都不会爱我了是吗?」他哀伤的问。


「我爱你,」她强调,她的手紧紧握着他的肩膀,「很爱,只是不是浪漫激情的那种。」


「我不该跟拉文德布朗约会,」他阴郁的说,「我这么做只是想让你吃醋。」


她笑了起来,「是阿,你看起来似乎很享受你那永无止尽的亲热戏码,你赢了。」


他脸红了,「我想吻的并不是她,是你。」


「我知道,」她叹气,「时间会改变一切,不是吗?」


罗恩突然把手放在她的腰间,弯下腰吻上她。他将他所有的情感都放在这个吻里,双手紧紧抱住她。她并没有抗拒,但她除了好奇何时才会结束外没有任何感觉。他放开她,后悔的叹了一口气。


「没感觉,是吗?」当她后退时他问道。


「我很抱歉,」她老实的说。


「我输给了马尔福惊人的吸引力,该死他最好直接下地狱。」


「你会解除他承诺的愚蠢誓言吗?」


「是,随便你想跟他亲热还是怎么样,」他恶狠狠的说。他转身离开,当他的手握上门把时,她叫住他。


「罗恩?」


他停下,「恩?」


「谢谢。」


他什么也没说,门在他身后轻轻的关了起来。


***


在麦格办公室的搜索并没有发现什么先前没见过的东西,哈利甚至拿起葛来分多的宝剑测试的挥了几下。他对着德拉科挥舞那把剑,佯装出攻击的样子。


德拉科用空手夺白刃的架势,手掌夹住剑锋再一个回转,把剑从哈利手上夺过来。哈利看起来有一点不高兴,德拉科不理他把剑刺向天空。他握着剑柄好奇的看着。


「典型的葛来分多虚张声势,俗气的设计,」德拉科评论。他拿着剑尖将剑柄递给波特,「不过这不是魂器,」哈利皱眉,把宝剑放回盒子里。


「这个嘛,邓不利多认为伏地魔的蛇有可能是个魂器,」他说,德拉科嗤之以鼻。


「用活物做魂器愚蠢至极,要是真是这样,那个蛇脸恐怕没有我以为的聪明。不过安全起见,我认为我们该把那条蛇斩成几段。」他耸肩,「我痛恨那该死的爬虫类。」


「我们要先找到牠,」哈利说。


「给黑魔王一点时间,迟早他都会找上门。」


「我宁可不要坐在这里等到那一天。」


「不管怎样,我们要先找出雷文克劳的手镯。」


「或许赫敏有个点子,」哈利说。


「你能给她传个护法讯息吗?不过到底要怎么用那个东西?」


「我或许该教教你,这样你在森林就可以用那个通知我们。我可不想再靠一次水晶现影,赫敏找到你的梳子算你好运,不然我们根本找不到你。」


「她拿了我的梳子?」


「那现在在翡冷翠的房间,我想我们急忙跑去救你就把它忘在那了。」


「该死,现在,那梳子八成被那只人马给玷污了!」


「我不认为翡冷翠会去用你的梳子,」哈利冷冷的说。


「要是他用了,你就要给我买支新的,波特。」


「我会买三支给你,只要你不要再跟我提那把蠢梳子。」


「好吧,我们可以回到那个咒语上了吗?」德拉科问,他在心里默默的记了笔记,他要要回他的梳子,还要跟赫敏格兰杰聊聊偷拿别人的私人物品的问题。他爱极了那把梳子。


波特告诉他如何使用那咒语,还有将讯息嵌入咒语的方法。哈利实际用了一遍,一只银色的雄鹿包围住德拉科,传送了一个简单的讯息。


德拉科点头,「很聪明。」


「邓不利多发明的。现在,换你试试。」


「不,谢了,我已经知道原理了。有需要的话我会用的。」


哈利一脸困惑。


「为什么不练习看看?」


「太累了,」德拉科满不在乎的说。那不是真正的理由,不过他确实觉得精疲力尽,尽管他已经睡了很多。「我想我该回房。」


哈利看起来很疑惑,不过德拉科完全没打算让波特看见他的护法长什么样子。他宁愿让狼人撕裂胸腔也不要召唤护法,他对那段记忆扮了个鬼脸。


「明天我们再研究怎么样,波特?」


「马尔福,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待在葛来分多塔,所有人都会在那里。卢娜不能待在雷文克劳塔,因为那里有总部的人;而赫夫帕夫地牢显然是充满了食死徒,所以…」


德拉科因这个想法停下脚步,他惊恐的看着哈利。


「老天,不要!我会待在我舒服、安静、空旷的地牢,要是你不介意的话。不过…还是感谢你的邀请。」


德拉科走下楼朝他的房间走去。


***


当他在史莱哲林交谊厅跟赫敏格兰杰撞个正着时他很吃惊,她从他的房间走出来,而他正好要走进去,他们互相讶异的瞪着对方。


「你决定要转到史莱哲林了是吗?」他问。


「事实上,我只是给你带些衣服,我把它们放在你的床上,」她说。


「什么衣服?我以为我已经差不多要穿完了,难道我突然间又多了一些吗?」德拉科绕过她,看到他的床上放了一些用纸包起来的包裹。


「对,我知道你不能拿到自己的衣服,而既然你跟哈利尺寸差不多…恩,我从对角巷订了一些。它们刚送到。」


德拉科意外的看着她,然后开始拆开其中一个包装。许多不同颜色的丝质衬衫跑了出来,浅绿色、灰色、黑色、还有奶油黄。他满腹疑问的拿起那件。


「黄色?」


「我觉得那配你的头发会很好看,」她低声说。他扬起一边的眉毛,想象着赫敏想着他穿不同颜色的样子的画面。一个顽皮的笑容爬上他的嘴角,赫敏的视线在房间的四处乱转,就是不看向德拉科。


「我没办法付你钱,还不行,」他说。


「我知道,事实上,是哈利付的钱。」


他丢下那件衬衫,然后给了她一个责备的眼神,「哈利波特,真感人,我痛恨欠葛来分多人情。」


「我就是一个葛来分多!」她抗议。


「是没错,但是你不一样。」


「现在我成为一个不一样的葛来分多了?你是那个一直说我是个典型葛来分多的人,到底是哪一个?」


「那看来你每一刻都在改变,」他决定打迷糊眼。


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该走了,我来这里只是要带那些给你,不是为了要被你扭曲的逻辑搞疯的。」


「我的逻辑很正常。」


她甩了甩手,「我拒绝跟你争辩,晚安。」


「格兰杰…等一下。」


赫敏停下脚步,耐心的转过身,期待的看着他。他很快的往前走,故意站的离她非常近,他知道她不喜欢他这样。她犹豫的抬起头。


「谢谢你的衣服,」他喃喃。


她脸红起来然后看向一边,「不客气。」她停顿了一下,「你知道,我还有另一个属于你的东西。」


她从口袋里拿出那枚金加隆,她抓着那条用她的头发编成的绳子。那枚金加隆在空中慢慢的旋转,边转边反射出闪烁的光线,「你想拿回去吗?」


「想。」


她拿出魔杖,伸出手将那枚硬币绕过他的脖子,当她靠向他时,他几乎忘了呼吸。她的手腕擦过他的喉咙,她用一只手抓住绳子断裂的两端,挥动她的魔杖,轻轻念着复原的咒语。她的手指像羽毛般抚过他的皮肤,然后她放开了绳子。


「你知道,我刚刚决定了一件事,」他沙哑的说。


「是什么?」


「和韦斯莱一起下地狱。」


他的双手抱住她,而他的唇向她吻去。她发出一声安心的叹息,然后他感觉到她的手伸进他的头发里。老天,她吻起来的感觉简直太美妙了。他一边吻着她,一边试着让自己冷静,抗拒着把她拉进房里推倒在床上的欲望,他的手爱/抚着她的背,而他感觉到她的身体发出轻微的颤抖。


她的手在他的头发里,压着他的脖子让他能更深入,她热烈的回应他的吻,浊热的呼吸跟他的混合在一起。老天,她想要他,就像他也想要她一样!他的太阳穴因为激烈的脉搏而跳个不停。


他打破了他们的激吻,突然虚弱的倒在她身上。她叫了一声然后扶住他,他终于找到他的平衡。


「德拉科!你这个呆子,你最后一次吃东西是什么时候的事?」


听到她喊他的名字他感到一股暖流,尽管紧接在后的是责骂,「我不记得,庞芮女人最后一次喂我的时候吧,我想。」


「该死,你需要吃东西才能恢复体力。你应该也要喝一些魔药,现在,躺下来。」


「我宁愿回到刚刚的状态。」


她脸红了,「我也想,但我们真的不需要让血液离开你的大脑让你昏过去,不是吗?」


「马尔福不会昏倒,」他抱怨,但他还是坐到床边,他觉得他的视线开始出现黑暗的阴影。既然她提到了食物,现在他开始觉得饿了。


「把衣服脱了[1],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他因为她的用字而扬眉,然后笑起来,「我不认为我能自己脱衣服,我觉得超虚弱。」


她怀疑的看着他,他试着让自己看起来虚弱无助。


「我连一分钟都不相信你,」她说,不过她还是将手伸向他的衣服。她拉了拉衣服,然后把布料抓在他的腰间,赫敏拉起他的白色休闲衣,把他的头弄出来,然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德拉科笑了,她的眼睛看向他的身体,然后又回到他的头发,他的头发在他的头上闪着光就像天使的光环。她看着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慌张。


「不要停下来,你做得很好。」


「我做不到,」她小声说。


他笑道,「我知道,看着我的身体会让你失去控制,勾起你想要袭击我的欲望,对吗?」


「我很快就带你的食物回来,」她嘶哑的说,然后很快的跑出去。


***


德拉科脱下他的长裤轻松的躺在枕头上,他顺了顺他的头发,希望他记得要回他的梳子。他把毛毯拉到胸前,然后再往下拉到距离肚脐下方约一个手掌左右的位置,还好他的小腹像木板一样平坦。他把手放在脑后,随性的吹着口哨,等着赫敏回来。


当她回来看见他时,差点把餐盘打翻。


「你没有睡衣吗?」她问。


「马尔福不穿睡衣睡觉。」


「马尔福一定都是在冬天死的。」她粗鲁的把餐盘放到他的腿上,「全部吃下去,庞芮夫人还留了这些给你,她把它们留在厨房,要你跟晚餐一起吃。」她指着碗旁边的两瓶玻璃瓶。


「要是没有一杯La Romanee-Conti的话,我拒绝吃这些东西,它们喝起来真的很糟。」


「没有什么?」她茫然的问。


一只家庭小精灵突然砰的一声跑出来,手里拿着一杯红酒。它深深鞠了个躬,然后把酒杯递给德拉科。家庭小精灵消失了。


「有时候它们真的是很有用的生物,」他评论道,然后喝了一口。赫敏翻了个白眼。


「不要跟我说你那些低劣的对待家庭小精灵的方式,」她严肃的说,然后开始折起他的新衣服。她打开他的行李箱,开始整理里面的东西;德拉科不停塞着食物,他发现自己饿极了,赫敏帮他拿了很多切片牛肉跟水煮蔬菜。


「这是什么?」她问,她拿着一本黑色小书,从行李箱那里走过来。德拉科讶异的看着那本书,自从他来到这里以后,就完全忘了那个东西。


「斯内普给我的,他说那些是他发明的咒语,他没时间自己教我。」


赫敏坐到高尔的床边,开始翻着那本书。


德拉科发出警告,「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坐在那里,要是你知道高尔在那张床上做了些什么…」


她很快的站起身然后坐到德拉科的膝盖旁。在那一刻,她被那本魔咒书吸引,德拉科一边看着她,一边吃完他的晚餐,喝下魔药,又喝干他的最后一口红酒。他现在很饱、因为酒精而觉得温暖、非常心满意足。


「这些咒语都非常高级,大多数都很可怕,」她评论道。他向前靠近,然后抽走她手上的书,他把书放到床头的小茶几上。


「晚一点再看,把盘子移走,女孩,然后继续刚刚的吻。」


她对他皱眉,但还是把餐盘移开放到高尔的床上。


「没有吻了,你需要休息。」


「你不在这里陪我吗?只要一下?」他轻柔的问。他看着她脸上迟疑犹豫的表情,她咬了咬下唇。他补充,「我保证不会碰你,我真的非常累。」


「你保证?」她怀疑的问。


「当然。」


「我讨厌你把那些疯狂的想法都讲的好像很合理的样子。」


「这很合理,我就像小猫一样虚弱。现在,过来这里。」他把毛毯拉起来。令人意外的,她脱了她的鞋子躺到他的旁边。她把头枕在他的胸前,一只手摸向那个灰背留下的疤痕。德拉科揽着她的肩膀,满足的叹了一口气。她轻轻摸着那条红色的痕迹。


「会痛吗?」


「一点也不,凤凰,有用的鸟。」


他吻着她的头发,闻着她身上的苹果香,想着一个晚上打破两个承诺会有什么后果。最后,他真的累得无法做出任何打破承诺的事,他只能感受着赫敏在怀里的感觉,落进深沈的睡眠里。


 


[1] 原文用的是get undressed简单说就是脱了你的衣服,但Hermione的意思应该只是要Draco换衣服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