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38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38: 婚礼计划


赫敏愉快的感受自己被包围在德拉科的怀里,慢慢的从睡梦中醒来。她考虑着离开这个怀抱约五秒,但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移动半步。她的头枕着德拉科的左手臂,她的头发几乎被他压住;他的下巴放在她的头顶,而他的右手漫不经心的落在她的胸口;他的右脚靠着她的臀部,有效的让她包围在香喷喷的温暖怀中。这个房间真的非常冷,她突然了解到这一点。


她的右手在他们之间,手掌靠着自己的腰,而她手的边缘碰到了德拉科光裸的大腿;她的另一只手亲密的扶着他的前臂。


在前一晚早一些的时候,她差点就要离开了──她在不吵醒他的情况下爬下了床,不过她停下来多看了他一眼,而这成为了她无法挽回的一件事。他铂金色的头发在烛火下闪闪发亮,他的五官是那么美丽而纯洁…她给哈利传送了一个快速的护法讯息,然后把自己的衣服变成睡衣──端庄、温暖、合宜的睡衣──接着回到床上跟德拉科睡在一起。


现在,她可以听见德拉科平稳的呼吸,感觉到他胸前平静的起伏触碰着她的肩膀。她想着现在是几点──地牢底的黑暗让这种简单的时间判断都变得异常困难。她挣开德拉科的手臂,抬起手腕看着她的表面,上面显示着六点四十二分。


这细小的动作已经足以叫醒他了,他呼吸的节奏有了些微的改变,然后他的肌肉突然紧张了一下,多半是因为惊讶。


「你没有离开,」他喃喃道。


「显然是没有,你希望我离开吗?」


他笑了,「肯定不希望。」


「你感觉怎么样?」


「你来告诉我。」


她笑道,「你感觉很舒服温暖。」


「我感觉好极了,你要我证明给你看吗?」


不等她做任何回应,德拉科往后移动了一点,然后翻了个身,最后他的半个身体压在她身上。他的头在她上方移动,她心跳加快看着他的灰眼睛。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不经世事的蠢女孩,跑到猛龙的住处乱晃。当他的嘴向她靠近时,她发现自己并不在意。


在几个激情的热吻之后,他问道,「你认为跟我一起待在这里是聪明的作法吗?」赫敏几乎无法呼吸。


「不,」她承认,「这大概和聪明完全相反。」


他发出一个不予置评的声音做为同意,然后开始证明她的话还有质疑的空间。


一小时后,赫敏的身体在冰冷和火热的感觉之间交替,兴奋的欲望包围着她,让她的身体几乎要感到痛苦,而德拉科所做的就只是吻她而已。她从来没想过,光是靠唇、舌、齿就能做出这么多不同的变化,但德拉科显然是个中高手。他的双手一直放在她的腰间──她讶异着他的自我控制,但也痛恨他这样玩弄自己。赫敏的自制力已经消失,她的双手在他的发梢、后背、和肩膀之间移动。


就在她认为她再也无法承受,在她接近请求他的边缘──求什么,她并不确定──他做了一个快速的呼吸,然后吻向她的脖子。她的解脱只是短暂的一瞬间。


当他的手滑向她的睡衣,解开她的第一颗钮扣时,她并没有制止他。她不想制止他,他的唇顺着他的手一路下滑,钮扣一颗一颗的被解开,直到抵达她的肚脐。他的舌尖舔着那凹洞,她叫出一声,本能的弓起身靠向他,一股全新的欲望像潮水般涌上来。


出人意料之外,他抬起头,他的眼睛看起来就像深邃的池水。


「所以,」他若无其事的问,「我们今天该做什么?」


这个不协调的问题无法穿过赫敏迷离的意识。


「我认为,我们可以去找另一个魂器,或是待在这里,我可以花几个小时让你进入无法言喻的半疯狂状态。」


赫敏觉得她的心在那一瞬间几乎要停止跳动,她挣扎着找回她的声音。


「几个小时?」这是她那嘶哑的声音所能发出的唯一的话。


她看着他那不可思议、充满才华的嘴唇浮现出一个笑容。


「当然,你应该要知道,我不是那种只会取悦自己、转过身、点着雪茄,随便应付你的家伙…我带给你的,是更大的满足,让你到达极乐的高/潮…超越…超越…再超越…」在每一句重复下,他的舌尖一直舔噬着她的腹部,她全身都在颤抖,对他说的话毫不怀疑。他笑着。


「我…」她无法表达出一个清楚的思考,她知道她应该选择一个实际的路线,阻止他走向…花几个小时让她进入无法言喻的半疯狂状态。虽然在那一刻,她甚至无法想出为什么不的合理理由。


他的脸颊躺在她白晰的腹部上,而她的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她突然感到某种并非欲望的感受涌上来,那是某个更强烈,也更让人害怕的感觉。她觉得吞咽困难,拒绝去搞清楚那究竟是什么。德拉科叹了一口气。


当他再次抬起头时,赫敏摒住了呼吸。他的舌尖再次触碰着她的肌肤,向上滑到她的胸前,爱/抚着她的胸骨,顺着她身体的线条走上锁骨,然后是她的脖子。他轻咬着她的耳阔,他的呼吸很浊热,让她又一次感受到无法控制的颤抖。


「你还没准备好面对这件事,对吗?」他问。他的声音没有嘲讽、指责、或失望──仅仅是道出一个事实。


「我想是,」她克制她的颤抖说。


「好吧,格兰杰,我就让你跟你的贞洁逃脱这一次。」这些话带有一点娱乐的痕迹。


他离开她的身体,躺到自己的枕头上。他的一只手还放在她的腹部,指尖在肋骨上轻轻的爱/抚着。她开始扣上衣服的钮扣,很高兴他没有看见她脸颊上的深红。她试着说服自己她解脱了。


「就像我之前问的,既然你粉碎了我的第一选择──我们今天该做什么?」


她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他的第一选择。


「关于寻找魂器,我确实有想到一个地方,不过我不认为我们该告诉哈利,」她尽量用最正常的音调说。


德拉科用戏剧性的震惊口吻吸了一口气。


「你?对被选中的人保密?你难道不会让你的葛来分多长袍感到有点冒犯吗?」


她清脆的拍了一下他赤裸的胸口。


「我有很好的理由。不过,我一直在想──」


「你什么时候没有在想?」


她不管他。


「我一直在想你的父母。」


德拉科在她身上的手停止了动作。


「他们怎么了?」


「你认为他们有多安全?你跟他们做了一次非常近的联系。要是虫尾跟灰背逃跑,告诉伏地魔你还活着的话会怎么样?你认为他们会发生什么事?」


「我试着不要去想这件事,」他承认,「但我不知道他们在哪,这倒是提醒了我──在森林里的时候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透过水晶现影看到的,这个嘛,其实是翡冷翠帮的忙。」


德拉科的表情扭曲,「那该死的人马?」


她皱眉,「是,那该死的人马。要不是翡冷翠,你就会成为狼人的晚餐了。」


「不,焚锐对我有别的计划,」德拉科漫不经心的说。


「你又看人马哪里不高兴了?他们是很聪明的活物。」


「康瓦耳郡绿仙也是,但那无法改变他们的恶心。」


「人马并不恶心!」


德拉科嗤之以鼻,「半人半马?你自己想想!这违反自然天性。」


赫敏恼怒的坐起来爬下他的床,她几乎要感谢他们能够回到一个舒服的状态,意见不合的争执。


「你的偏执似乎没有界线,」她不屑的说,然后把身上的衣服变成牛仔裤和休闲衫。她坐下来穿鞋,德拉科没有移动,她就算不回头也知道他正在用他那专属的讨厌笑容看着她。


她拿起魔杖点燃了几根蜡烛,然后走到穿衣镜前拿出他的梳子。她用那把梳子梳着她纠结的头发。


「还回我的梳子真是非常感谢,」他说。


「我不希望你发现它不见后伤心的痛哭流涕。」


她的眼睛在镜子里和他的相会,然后她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而大笑。她小心的把卡在那把银梳上的头发拉起来,在她将梳子放回桌子上以前把那些头发都变不见。


「我要去吃点早餐,你要来吗?」她问。


「我晚点去。」


她耸耸肩然后走出去。


「嘿,格兰杰?」


她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他。


「你的衣服──那是什么意思?」


赫敏向他眨眨眼,她没有多做思考就把自己的衣服换成她最喜欢的那件,上面写着ADIDAS。她几乎要直接告诉他真实的答案了──那是一家专门做鞋子的麻瓜公司。相反的,她笑了起来。


「这是一个缩写,它的意思是,我整天都想做爱[1]。」


她走了出去,德拉科的疯狂大笑跟着她。她笑了起来,他是个让人恼怒的家伙,但该死的十分有吸引力。她开始觉得守着贞洁不太有意义。几个小时,老天。



[1] ADIDAS = All Day I Dream About Sex 赫敏開黃腔啦~

***


德拉科看着赫敏离开,呆滞的笑容一直挂在他的嘴边,他仍旧不太能够消化看见她躺在自己床上时的震惊。她比他想的还要更大胆,当他想到她温暖的身体毫不抗拒的躺在他身下时,他的笑容消失了。她是在挑战他控制力的极限,他并不是很确定自己为什么会停手。毕竟,是赫敏自己决定要留下来的,她大概八成不会怪他──在那之后。


他了解到他并不想冒险,赫敏格兰杰永远都不会是任何人能随手取来丢弃的玩具,德拉科还不确定他想要做下这个决定:承诺、婚姻、之类的一切。他耸耸肩。


他移动双腿站了起来,愉快的发现到晕眩的浪潮已经离开了。庞芮夫人的魔药似乎起了效用,德拉科翻找着他的新衣服,他把好几件衣服摊在床上,赞赏的发现格兰杰确实了解他关心的衣着品味。就连黄色的那件她都做对了──那件穿在他身上估计会很不错。


德拉科还没打算要抛弃他的阴沈形象,所以他选择了炭灰色的丝质衬衫还有黑色长裤,他又加了一件黑色羊毛背心,就因为他高兴。他用水沾湿他的头发,然后仔细的把每根头发都梳理到正确位置,试着不要去想赫敏是怎么把它放进纠结的头发里乱梳一气。


该死,他八成还要去找韦斯莱,做一些什么补偿措施之类的。他不只是打破了他的承诺,他根本就是把承诺一脚踹到墙边,亲眼看着它碎裂。德拉科笑了笑,这个嘛,这都是值得的。


他走进大厅,无视所有聚集在一起的人,然后坐到他平常的位置。许多各式各样的丰富食物在他眼前出现,他边吃边观察着这个房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那些人全都聚集在师长的餐桌。芙蓉戴乐古是注意力的焦点,她正拿着装饰着花边蕾丝和有圆形饰片的白色礼服,德拉科注意到那些人大多数都是女性──芙蓉、茉莉韦斯莱、赫敏、那个哈利喜欢的红发凶暴女孩、还有卢娜罗古德。他猜苏珊波恩或许是在练习她的愤怒表情。


唯一出现的男性是罗恩和比尔韦斯莱,比尔在边缘悄悄的移动,看起来像是想开溜。比尔看见了德拉科,然后──在马尔福意料之外──很快地朝他的方向走来。德拉科边喝着茶边猜疑的看着他,想着他是不是要来进行另一个韦斯莱的激烈说教。


比尔坐到他的旁边,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婚礼计划,」他说着然后叹了一口气,「要是一个男人有脑的话,他只要坐到后面、微笑、然后说”这听起来太棒了,亲爱的。”不要管那到底是在讨论什么主题。」


德拉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决定他宁可回去被焚锐抓走,也好过站在圣堂前,心甘情愿的附上他永恒的逍遥时光和在脚踝挂上铁链。在那一刻,赫敏对上了他的目光对他笑了一下,这让德拉科突然冒出一股冷汗。他把他的餐盘推向一旁。


「我们要在这里举行婚礼,」比尔继续说,「我们原本计划在陋居举办,不过…那里不久前不再是个选择了。麦格说很多人在夏天的时候在这举行婚礼,显然是个受欢迎的场所。芙蓉还无法决定要在庭院、森林附近、湖边、或是天知道还有多少地点举行。她不是很高兴我说就算我们在史莱哲林的地牢举行我也不在乎,这就是我决定快快撤离的原因。」


德拉科没说话,想着韦斯莱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他注意到罗恩站在女人堆的旁边,显然也想离开,不过完全不乐意做比尔做的选择──来找德拉科。马尔福把眼神又转回比尔身上,他很显然是韦斯莱的家族成员中最帅气的一个,即使他一边的脸上有着好几道撕裂的疤痕也不例外。他的头发在背后扎了个马尾,他的蓝眼睛从侧边对上了德拉科。


「如果你吃完了,要不要跟我散个步?」


德拉科耸耸肩然后点头,比尔站起身,马尔福跟在后面,当他们走进赫夫帕夫地牢时,他的眉毛抬了起来。走廊很暗,但不像史莱哲林地牢那样复杂,喇叭状的灯一路上领着他们前进。走了一段时间以后,他们站在一个地牢前。墙上到处都充满亮着蓝色荧光的魔法痕迹,德拉科看着焚锐灰背站起身走过来,他的眼睛透过牢笼看着他们。


「访客,是吧?怎么,为什么是小马尔福和韦斯莱。」灰背的眼睛瞇起来,他认出了比尔。德拉科突然觉得他跟这个高大的韦斯莱有一种亲属关系,他意识到他和比尔或许是唯一两个,被焚锐攻击后没有死或被变成狼人的人,「来让我吃的?」


比尔没说话,但他的眼神十分冰冷,他转过身,接着继续走进走廊。德拉科又看着焚锐一段时间,这样的束缚看起来似乎不能对狼人造成太大的影响,灰背的利齿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


「只要再过几天,德拉科。再过几天,这些栏杆就锁不住我了。到时候,我会去找你还有你新的小朋友们。你美味的身体会是我的,马尔福,全都是我的。」一只手冲出铁栏抓向德拉科,他对这举动一点都不讶异。尖利的指甲就在德拉科胸口前的几英尺挥舞,他瞪着那只狼人。


「我不这么认为,」他说,然后跟上比尔,他就站在再过去的四间囚犯室外。比尔走了进去,德拉科好奇的往里面看,房间内放着一张桌子,德拉科的铁笼就在桌子上面,虫尾依然在里面爬来爬去,比尔弯下腰看着笼子里吱吱乱叫的老鼠。


「锁做的很不错,」比尔评论道。德拉科想起这个韦斯莱在古灵阁上班,看样子对锁很有研究。


「我很高兴没有人把他放出来。」


比尔摇摇头,「他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在假扮老鼠,时间长的我都不记得了,他可以保持这个样子。有些人认为他能带我们找到伏地魔。」


「不,即使他们让他出来,把他从笼子移到鼠洞,我敢说黑魔王都已经在他身上做足预防措施了,在他能吐出任何秘密以前,他很可能会先成为胡言乱语的鼠饼肉馅。」


「你看,他在磨那个栏杆。」


德拉科弯下腰,他看见有些铁屑落在桌上,虫尾在用他的机械爪试着切断笼子。德拉科笑了。


「魔术手切割铁栏杆?一定很痛,是吧,佩迪鲁?」


那只老鼠跑向前,露出他的牙齿。德拉科摇着一只手指引诱牠,距离刚好在虫尾的抓取范围之外。


「冷静,冷静,」德拉科告诫道。他重新站直然后看向比尔,「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我不知道,罗恩老是在说你,好像你是魔鬼的化身。我猜要不是他疯狂的嫉妒你,就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你了。」


德拉科被呛的说不出话,他需要咳好几次才有办法恢复正常呼吸。


「什么?」


比尔大笑,「这个嘛,有些事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别担心,我认为这只是单纯的嫉妒,我们可以从其他的事情来看看征兆。」


「我们最好是他妈的一起期望真是如此!」


韦斯莱又一次大笑,「你在我看来还不错,马尔福。想来参加婚礼吗?」


「什么时候?」


比尔的大笑这次卡进了喉咙。


「该死,我不记得了。」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