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Bonus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Bonus Chapter[1] : 珀西


卢修斯已经受够这肮脏的环境,他想回家,驱离那些很可能自他们搬出来后就住进他血液里的寄生虫、洗个滚烫的热水澡、穿上他的丝质浴袍、喝上一杯科涅克白兰地、和他的妻子做爱、然后钻进他那手工织成的埃及羊毛床垫跟羽绒被里舒服的睡上一觉。


相反的,他现在却是坐在一个肮脏洞穴地板摆着的简易床垫上,旁边是纳西莎,她美丽的金发在后方扎成了马尾,而她的脸颊上有一道污泥的痕迹。她看起来累极了,但还是对他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


「我讨厌露营,」她说,卢修斯用拇指轻柔的擦去她脸上的污痕。卢修斯笑了起来,他们曾经带德拉科露营过一次,在他六岁的时候,而他痛恨露营的程度就跟他的母亲差不多。他不停的抱怨着泥巴、昆虫、鸟、天气、食物、还有那永无止尽的无聊,直到卢修斯带着他们幻影移行到巴黎度过剩下的周末才能让他闭上嘴。


「希望这不用持续太久,」他说。纳西莎移动到他的背后按摩他的肩膀,卢修斯和其他幸运的食死徒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搬移着大批的石块,试着在几十年来就存在的土地上挖出地道,他们已经这样做几天了。


一旦地道打通,那地道就会通往霍格沃茨密室的下方,伏地魔计划从那里进行他的攻击。


「他今天他妈的气疯了,」卢修斯说。


「我知道,斯内普跟我说了。」


「他有跟你说原因吗?」


纳西莎的嘴唇靠着他的脖子,她的手往下滑,爱抚着他的胸口,她从背后抱着他。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又想到他那个回家的美梦。他和纳西莎现在必须跟拉尔还有麦奈使用同一个洞穴,他们已经有好几个礼拜都没有私人时间了。


即使是在马尔福庄园,那条他妈的该死的蛇也常常无预警的出现。


「显然,焚锐灰背和虫尾双双消失了,」她小声说道。


卢修斯抓着她的双手亲吻着她的指节,一边消化着这个消息。他笑道,「不可思议,那两个家伙,就像艾朵和艾米克?那真是重伤。」


「斯内普认为虫尾可能是叛徒。」


「那个懦夫?邓不利多死了以后他就更不可能违背黑魔王了,他对背叛可能的结果怕的要死。不,他是被抓走了。」


「你认为是德拉科做的吗?」她小声的对他耳语,音量是那么小,连他都几乎要听不见。他们有个没有说出口的协议,不要谈论他们的儿子,那太危险了。假装认为德拉科已经死了会安全的多。


「有可能。」


卢修斯闭上眼睛,他感受到一股挫败。要是他是一个人,那他就会抛弃伏地魔的邪恶计划,幻影移行到加勒比海。那个蛇脸混账为了确保卢修斯的忠诚,在纳西莎的手腕设了反幻影移行魔咒,要是试着移除那咒语,就会惊动伏地魔。


纳西莎唯一能逃离黑魔王的方法就是用走的,卢修斯也只能猜想,除了那该死的手腕咒语,还有什么更讨人厌的魔咒。不管怎样,纳西莎现在和他在一起。


「你应该把我留在这里,去帮助我们的那一点曙光,」她小声说,那是她用来称呼德拉科的亲昵用语。他转过身把她拉到腿上,他吻着她那完美的唇,他的手在她身上滑动,感受到他压抑的激情,她紧紧抱着他。


「你知道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他在她的嘴上说着,「而他也是。」


她把他抱的更紧,一只手伸进他的头发,她的手已经几乎解开了他的皮带。他把脸埋进她的脖子,沈醉在她身上的气味里。


「马的,去开个房间!」麦奈粗鲁的大笑,他刚刚闯进洞穴坐在另一个简易铺垫上。「喔,我忘了,你们没办法自己开房间!」他痛快的大笑,「没关系,我在这看着就是了。」


「闪边凉快去,」卢修斯粗暴的说。


麦奈轻蔑嘲讽的看着他,懒洋洋的躺在他的毯子上。拉尔走了进来,倒在自己的毯子里。


「这真该死,」他发起牢骚,「挖洞这种事该交给山怪,不然那些精灵也可以。他难道不能弄来几只该死的精灵做这些事吗?」


「精灵族没有包含在里面,」麦奈加入,「他们说这是巫师的战争,他们不在乎谁胜利。」


「战争,」拉尔嗤之以鼻,「我们已经好几天没做些有意义的事了,只有那些该死的狼人能找点乐子。」


「他们现在也做不到了,」卢修斯说,「灰背消失了。」另外两个食死徒都瞪着他,拉尔吹起口哨。


「八成是被某个愤怒的家长送上了一个阿哇呾喀呾啦。」


卢修斯希望是真的,他看过焚锐看着德拉科的样子,那只狼人是个他妈变态的混蛋。要是他们最后存活下来,卢修斯计划要解决焚锐,不管赢的是哪一边,狼人都要被歼灭。卢修斯个人很乐意看到这件事发生。


斯内普走进洞穴,他用他平时那看着污泥般的眼神看着他们,他的眼睛在看到纳西莎的时候变得稍微柔和,卢修斯抑制住一股轻蔑的笑。那可怜、油腻的杂种一直以来都渴望得到他的妻子,纳西莎对他很抱歉,但也真心的喜欢这个小矮子,所以卢修斯鼓励着他们的关系,这让卢修斯显得既宽大又信任他。除此之外,这也让斯内普能够给马尔福家传送有用的消息──以前是霍格沃茨或凤凰社的信息,现在则是关于伏地魔的小圈圈。


「黑魔王要见你,」斯内普对卢修斯说。


「现在?」卢修斯吼道。今天已经挖掘了一整天的地道,卢修斯只想和他美丽的妻子躺在那硬的要死的床垫上,然后睡觉。


「不,时间看你方便,」斯内普讥讽的回应,「当然是现在。」


卢修斯叹了一口气,他把纳西莎安置在那临时的床垫上,她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笑容来掩饰她的不安。他安慰的回握了她的手一下,然后站起来。他走到斯内普的旁边。


「你会和纳西莎待在一起吧?」他小声的问,「我不信任那两个野人。」


斯内普看了看拉尔和麦奈,然后点点头,那个前魔药学教授走到纳西莎的旁边坐了下来。


卢修斯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看到他们的两只手,一只洁白另一只黝黑,并排靠在一起。在非常短的一瞬间,卢修斯想着要是他没回来,纳西莎是不是会在斯内普的怀里寻求安慰。


他把这个想法从脑袋里甩开,见黑魔王以前最好不要有任何黑暗的想法。


***


黑魔王住的洞穴位置路线非常复杂,卢修斯差点要转错两个弯道。他急忙的赶去那个大型洞口,永无止尽的黑暗让房间显得更加广大,那里面唯一的灯光就是房间地板中央的火焰。


黑魔王从马尔福庄园起居室带来了卢修斯最喜欢的那张座椅,那椅子现在就放在火堆旁边的肮脏地上,弹跳的火花在椅垫上形成随机的污点,卢修斯咬着牙表示着不满。


伏地魔并没有立刻出现,但卢修斯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他不带任何感情的站在火堆前等待,没多久,那条叫娜吉妮的蛇嘶嘶的爬行过来,卷上了椅脚。黑魔王接着出现,坐上座椅,他用他苍白的手握着人骨一般白的魔杖,然后用他那爬虫类一样的脸看着卢修斯。


「我们的计划进行的如何,我的老朋友,」伏地魔问,在最后的那一句上稍微加重了语气。卢修斯知道这卑鄙的爬虫类早就从斯内普那里得到了细节,但他不动声色。


「我不清楚,主人,」卢修斯说,「一切似乎都很顺利,但我不清楚我们的目标还要多久才能达成。」


「喔,不会太久了,」伏地魔嘶嘶的说,「一点也不。」


卢修斯等在那里,他很确定这个爬虫混蛋绝不会只是叫他来讨论挖掘地道的问题。


「虫尾不见了。」


卢修斯没有装出惊讶的样子。


「变节,还是死了?」他问。


「他最好是死了,」伏地魔说着用手摸着他的魔杖,那个样子看起来不知怎么的非常恶心。「要是他知道怎样对他比较好的话。」


卢修斯一点也不在乎虫尾,他根本只想一脚踩在那个鼠辈的脸上,那他妈该死的废物就是把这个恶心可怕的东西带回这世界的帮凶。


「我派他去给焚锐灰背传达我的命令,他们两个都没有任何回音,而我的命令也没有被执行,」伏地魔继续。卢修斯一句话也没说,他知道重点很快就会出现了,「不过,这只是个小问题。他们都是先行的棋子,我的计划还没有正式上路,我会派你去执行这个任务,不过我还没完全确认你的忠诚啊,卢修斯。」


「您当然有我的忠诚,主人,」卢修斯用极其肯定的口吻说。伏地魔用他那干枯的手挥去了他的话。


「是的,当然,只要我持续锁住你美丽的妻子而不去解放她就能一直拥有你的忠诚。告诉我,你的儿子还活着吗?」


这个问题毫无预警的冒出,卢修斯能感受到在黑魔王锐利的瞪视下,他心里的探针也尖锐的刺了过来。


「我相信如此,主人,」他诚实的回答,「但那只是我身为父亲的愿望。」


「他在哪里?」伏地魔质问。


「我不知道,」卢修斯说,这是他第一次对这事实感到庆幸。伏地魔的探针搜寻着他的思想。


「希望如此,为了你好,德拉科最好不要背叛我。」


「他知道他的母亲在你的…照顾下,他永远不会这么做。」在心里,卢修斯纳闷德拉科究竟想干嘛,还有虫尾消失的事跟他有没有关系。他希望他的儿子可以小心一点。


「我们拭目以待,」伏地魔含糊的说,「我叫贝拉替我去找些东西,我相信她就要回来了。」


过了一会儿,贝拉雷斯壮带着一个访客进了洞穴。她的手粗暴的抓着珀西韦斯莱的脖子,她把他拉进房间。令人讶异的是,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尽管他的眼里满是痛苦的泪水,脸上也罩上了一抹恐惧。


「一个专注于工作的小鼬鼠,」贝拉把珀西扔到黑魔王的座椅前柔声说道。珀西跪到地上,但他很快的站起来。


「鼬鼠一家人都从地面上消失了,除了在对角巷开店的狡诈双胞胎,那间店几乎是水泄不通。不过这个家伙──总是在魔法部一个人工作到很晚,多么专心致志啊。」


她一边说,一边走到珀西旁边抓住他的下巴。他瞪着她,试着从她手上挣脱,但她收紧了手,而她的指甲陷进他的肉里。


「可恶的小纯血叛徒!」贝拉嘶嘶的说,「哈利波特在哪?」她举起魔杖指向珀西的脸颊,用力的抵着他的颊骨慢慢的转着。


珀西突然用双手挥过去,贝拉一时失去平衡差点跌倒。她的指甲在韦斯莱的下巴留下一条血痕。


「你胆敢?」她尖声叫道,然后举起她的魔杖对着他。一道绿光射出来包围住珀西,酷刑咒的威力让他发出惨叫,他在地上打滚。伏地魔兴趣缺缺的从旁看着这一幕。


这样的折磨持续了一段时间,贝拉发出病态的疯狂尖笑。卢修斯觉得反胃,这个残酷的虐待狂竟然和他高贵有教养的妻子是血亲关系。


伏地魔最后终于抬起手。


「够了,贝拉,他需要回复说话的能力。」


卢修斯不认为伏地魔有实时阻止这件事,珀西现在就像婴儿一样躺在地上,凄惨的抽噎哀鸣,「不要…不要…」


贝拉蹲在他旁边,强迫他看着她。


「哈利波特在哪里?」她又问了一遍。韦斯莱被酷刑折磨的身体发出了一股冷颤,但他闭上眼睛,他流着血的下巴紧紧的咬着做为反抗,葛来分多的最后手段。贝拉愤怒的站起身,又一次举起魔杖,但伏地魔的声音制止了她。


「放轻松,贝拉,方法还有很多。」


黑魔王知道酷刑折磨不会起作用,即使那是个虚弱的韦斯莱。他让贝拉折磨那个男孩只是一点娱乐,她不甘愿的放下魔杖。


「卢修斯,叫斯内普过来,要他带着吐真剂。」


卢修斯顺从的离开洞穴去找斯内普,不一会,他和纳西莎就跟着斯内普一起回到伏地魔的房间。


当斯内普往韦斯莱的嘴里灌吐真剂时,卢修斯和贝拉抓着他。他们等了一段时间,等到魔药开始发挥作用,伏地魔问,「现在,告诉我哈利波特在哪?」


「在霍格沃茨,」珀西含糊的说。


「霍格沃茨!」伏地魔小声说道。


「你确定?」贝拉问。


珀西的头像脖子坏掉的娃娃点了一下,然后懒洋洋的挂在那里。


「我亲眼看见他在那里,」珀西说。


「你认识德拉科马尔福吗?」伏地魔突然问道,卢修斯觉得他的血液瞬间冰冷起来。


「认识。」


「你有见过他吗?」


「是,」珀西回答,然后诡异的笑了笑,「他有一头黑发。」


卢修斯几乎要放心的松口气。


「他很显然不认识德拉科,」卢修斯对黑魔王说。


伏地魔皱眉,「显然如此。我那些失踪的食死徒在哪里?焚锐灰背又在什么地方?」


「被凤凰社的人囚禁起来了,」珀西说,「焚锐被锁在霍格沃茨。」


「虫尾呢?还有卡罗兄妹?」


「都一样,被关在一起。」


伏地魔的手指合在一起。


「好极了,斯内普,把韦斯莱关进地牢,温柔点──他对我们说不定还有用。」

 



[1] 这章Bonus的发布时间是在全文完结之后,不过作者表示这段的时间点是接续第38章,为了剧情上的衔接,现在发会比较适合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