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40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40: 德拉科的粉丝俱乐部


德拉科觉得很困窘,「就算是用黑魔王的标准来看,这也太低级了。」


「上次我们来的时候我就这样想过,」赫敏说,「这里的土地看起来在最近有被翻动过。而我不希望哈利知道,原因也很明显。」


「我们要怎么把那东西从这里弄出来?」


罗恩看着他们两个人,他面无血色。


「你们在说什么?」纳威不解的问。


赫敏严肃的看着他,「我们认为,伏地魔在莉莉波特的墓里放了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某个我们需要拿到并毁掉的东西。」


纳威吓呆了,「但是,这…这简直是变态!」


赫敏点头,「很有他的风格。玷污一个带着他最糟糕的敌人来到这世上的女人的坟,这想必让伏地魔感到欣喜万分。尤其是你想想看,这对哈利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你有把握吗?」德拉科问。赫敏施了一个魔咒做为回答,一个网状的荧光突然包围了墓碑,接着钻入地底。德拉科冒出冷汗。


「那是什么?」罗恩问。


「某种保护网,」赫敏把手放到那些线上,什么也没发生。「这不会因为表面的触碰而被触发,但我敢说,要是我们试着移动土地,我们就会被食死徒包围。或是,被伏地魔本人。」


「要是我们从其他角度靠近呢?」德拉科建议,「像我们在谜屋做的那样。」


赫敏看了看四周,「你是说,绕过防护网,从旁边靠近坟墓?」


他点头。


「防护网看起来像是包围着整个墓碑,而且这样要挖太久了,我宁可直接解除咒语。」


「你做的到吗?」罗恩问。


「我认为可以,这跟我们在…在那个杯子上做的类似,先抑制它然后再解除。」


「我们不能现在做这件事。」


「当然不是现在,除了没有时间以外,也没有人准备好任何东西。我们还要再回来。」


「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不过我们不能让哈利或凤凰社的成员知道。纳威可以代替哈利的位置,既然卢娜痛恨幻影移行,她可以留在学校看着哈利。今晚太赶──我们需要搜集需要的东西,而我要找一找关于这个防护网的资料。」


「你知道里面还会有其他陷阱吧,」德拉科说。她点点头。


「我们需要为任何可能的事作准备。」


「好吧,」德拉科说,「那我们先专注在跟斯内普的会面,我不确定我希望让他知道我跟哈利波特保持良好的关系。就像你说的,我们不清楚他的意图,而他痛恨活下来的男孩看来是显而易见。」


「我们四个人会在附近,看不到的地方,如果你需要我们就传个讯息。」赫敏摸着她胸前的硬币,德拉科摇摇头。


「如果这是个陷阱,食死徒也会集中在那里。可惜我们没想到要用复方汤剂──你们可以全都伪装成麻瓜。」


「也许可以,只要能避开粗略的检查就足够了。有多少食死徒能一眼就认出我们的?除了卢修斯马尔福,他们所有人大概都没多看过我们任何一个人。」


罗恩短笑了一声,「是啊,只有在他们不停射着魔咒试着想杀我们的时候看过几眼。」


「完全正确。现在,你是怎么改变哈利的发色的?这会是个好的开始。」


德拉科在接下来的四十分钟里玩着变发的游戏,而他向自己承认,我的老天这真是太好玩了。他们在赫敏的头上试了好几种不同的发色,最后决定用亮眼的金色。在她努力把自己的头发梳直时,德拉科走向卢娜。他必须要变出一面镜子给她,她赞赏的看着自己的咖啡色头发上挑染着粉红跟淡紫色。


「你确定麻瓜会这样弄他们的头发?」德拉科怀疑的问赫敏。


「不会有人多看她一眼,」赫敏向他保证。纳威的头发也得到差不多的待遇,赫敏作弄的弄了一个菩提绿装饰物在他的头上。她将他的衣服变成钉着银色卯钉的黑皮裤。隆巴顿觉得很不舒服,但已经完全认不出来了。卢娜笑着看他。


「你们两个看起来像一对,」赫敏说。她给卢娜换上一件黑色薄纱短裙,还有一双网袜、一件火辣的粉红色坦克背心配上一件黑皮长夹克。卢娜赞赏的看着自己在镜子里的每一个角度。


接下来轮到罗恩了,他和德拉科互相盯着对方看。


「可惜我们不能除掉韦斯莱的雀斑,我们可以把他变成一个光头,但他很显然的还是个韦斯莱。」


「也许我们可以除掉它们,」赫敏若有所思的说。


罗恩看起来一脸担忧,「你想怎么做?」他紧张的问。


「别担心,只是化个妆。」


她变出一个小圆盒,然后开始在韦斯莱的脸上上粉底──这件事并不容易,因为他一直像一个八岁小孩一样的扭来扭去。德拉科讶异的看着他们两人之间的争执,韦斯莱怎么可能让赫敏产生浪漫的感觉?她对他的态度说是女朋友不如说像是他老妈。


「这个也太臭了吧!」罗恩抗议。


「我不在乎这是杀虫剂还是什么,它有用。你最好是坐好。」


「这要弄多久?你已经在我鼻子上弄了六次了。」


「是吗,你有非常多的雀斑在这!」


「要是我皱一下鼻子,我的整张脸就要掉了。」


「那就不要皱你的鼻子,白痴。」


「不要叫我白痴。喔老天!你弄到我的嘴里了!这味道糟透了!」


「要是你闭上嘴,那东西就不会跑进你嘴巴,现在,不要再动了!」


「你们女孩子为什么要用这种烂东西?这简直太可怕了。」


赫敏恼怒的叹了一口气,不过总算是完成了她的手工作品,她朝着德拉科那里笑了笑。


「不错,」他承认,然后对韦斯莱点了点他的魔杖。力道稍微有点太大了,或许,韦斯莱瞪了他一眼,他的头发变成了沥青黑,「因为某个原因,他看起来还是像一只鼬鼠。」


赫敏变出一些发胶,把罗恩的头发都梳到后方,接着她把他的衣服变成了一套麻瓜西装加上领带。她对这身服装笑了起来。


「这样好多了,你看起来像是丧葬仪式的礼仪师,或是卖二手车的推销员。」


德拉科和罗恩不解的面面相觑,不过没有人问任何话,至少罗恩看起来不再像是会被认出来了。赫敏也是,她的头发梳直,现在长度超过了她的腰,她的头发是非常迷人的金色,而她让自己换上了浅绿色的短洋装,上头装饰着粉红色的小花,白色的凉鞋在她脚上,她又做了一件白色夹克来放她的魔杖。在德拉科母亲的花园派对里,这身装扮一点也不会有任何突兀的地方,除了她的裙子短的可以杀死人以外。


「你呢,马尔福?」罗恩问。德拉科摇摇头。


「何必麻烦?我可不希望斯内普盯着人群找我。要是这是个陷阱,我直接当饵就行。」


「我们要怎么在大白天幻影移行到巨石阵?突然出现在空地肯定会引起麻瓜的惊慌,还会被魔法部追踪。」


「那些蠢东西位在平坦的荒芜地真是一点帮助也没有。」


「那附近还是有些树的,你记得吗?或许要走上一段路,意料之中,但我们还有时间。」


德拉科叹气,「这也没办法。韦斯莱,你去过那里吗?」


罗恩点头,「恩,我认为我也记得那些树。我可以到那里。」


「隆巴顿呢?」


「很久以前去的,我连石头的样子都想不太起来。」


「我可以带你,赫敏可以带着那个多话的,要出发了吗?」


***


他们各自出现在不同的地方。德拉科和纳威可以看见韦斯莱,他在几公分外的地方试着从树丛里挣脱开。德拉科没看见赫敏,但他听见了卢娜的声音就在附近。他们跟着声音的方向看见两个女孩踩在泥泞里,卢娜的鞋子陷进泥里,她正开心的踩着泥巴。


「这感觉太棒了!」她叫道,兴奋的朝德拉科挥手。「你应该来试试!你知道,泥土有愈疗的特性。」


赫敏脸上的表情跟卢娜完全相反,她的嘴抿成了一道白线。


「这些泥浆的唯一特性就是绵羊的排泄物!」赫敏咆哮。她立刻离开那团泥水,暴躁的用她的魔杖清理着她的双腿跟鞋子。


「如果你的打滚已经结束,卢娜,我们可以继续前进了吗?」她厉声道。卢娜不甘不愿的回到干硬的地上,赫敏漂浮起卢娜落在泥水里的靴子,然后做了清理。她也清理了卢娜的脚,而那雷文克劳女孩坐在地上开始穿鞋,完全不介意灰尘脏污沾上裙子。


罗恩也加入了他们。


「我们大概不应该一起出现,」赫敏建议,「德拉科,你先走,不过,要小心。我们会在你之后跟上,就跟在你后面。罗恩跟我是下一个,纳威,你跟卢娜在我们出发几分钟后再跟上我们。」


德拉科走上街,才走了几分钟,一台小型车就停到了他旁边。四个麻瓜女孩挤在一台小车里,她们之中的一个探出车窗。


「嘿,帅哥!要不要搭便车?」另外三个女孩高声呼叫然后笑得花枝乱颤。德拉科笑了一下,不一会,他坐进了后座,夹在两个惹火的女孩中间。开车的女孩不停的从后照镜看他,而副驾驶座的女孩则是直接转过头。


「所以,你要去巨石阵是吗?」她问。他点点头。


他左边的女孩有着一头怪里怪气的红发,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内衣,外面罩着红色的网子,那看上去露出来的东西比遮起来的还要多。她的眼睛画满黑色眼线,而她的嘴唇则是亮红色,她靠在他的身上,然后在他耳边柔声说道。


「你一个人在做什么,小甜心?」


他右手边的女孩有一头金发,穿着跟左边那个差不多,只不过是亮紫色跟橘色。


「我们在度假,」她说,「女孩的聚会。」


「一点没错!」副驾驶座的褐发女孩说道,然后叫了一下。


「你叫什么名字?」开车的女孩问道。


「戴弗林怀亨,」德拉科很快的回答。


「好名字,我喜欢,」那个红发的说,然后捏了他的膝盖一下。德拉科决定某一天他要跟他父亲来个促膝长谈,他对麻瓜的误解太多了,要是他早知道麻瓜女孩是这样,每一次假日他都会抛弃巫师世界跑来这里。


在四个女孩的包围下,德拉科很快就到达了巨石阵的石群地标。他走到石阵中间,小心的察看斯内普的踪迹,不过那时还太早了。在后座的那两个女孩仍然挂在他的手上。


红发的女孩失望的看着四周。


「就是这样,然后呢?几块石头?」


「几块石头!这是历史!你的品味跟骄傲在哪?我们的祖先拉着这些庞然大物,然后将它们立在这里!」


「做什么?」


「没人知道。」


红发女孩甩了甩卷发,「我们能走了吗?我们可以带戴弗林一起去索尔兹伯里[1]开派对。」


「你觉得如何,戴弗林?」那个开车的女孩问。


「不好意思,女孩们,我跟一个男人约在这里。」


红发的女孩放开了他,「一个男人?不要告诉我们你是个同性恋!」


「说你不是!」金发女孩大叫,「这样会伤了所有女孩的心的!」


「你不去是为了保持绅士风度吧,是不是,戴弗?」褐发的女孩问。


「不,」德拉科向她们保证,「我当然不是同性恋了。」


那四个女孩兴奋的围在他旁边,就在这特别的一刻,赫敏走到她们的中间。德拉科不知怎么的有些讶异那四个麻瓜女孩居然没有在她的狠瞪下化成一股青烟。她大步走向德拉科。


「哈啰,亲爱的,」他抢在她开口前先说,「我来得有点早了。」


「显然是这样,」她咬着牙说,「这些小朋友是你的谁呢?」


那四个女孩开始后退,红发的女孩很愤慨。


「戴弗林,你撒谎!她看起来完全是…个女人,以男人来说。」


「你最好是看紧这个小伙子,宝贝,」金发女孩警告赫敏,「他很花心。」


「我注意到了,」赫敏冷冷的说。


「来得快去得快,」开车的女孩讽刺的说,「走吧,女孩们,很高兴认识你,戴弗林,你这个狡诈的小滑头。」


她们绕过赫敏,边笑边走回路上。德拉科笑得一脸天真。


「她们让我搭便车。」


「我赌也是。」


「她们看起来喜欢我。」


「毫无疑问。」


「你应该和我一起站在这吗?」


「我确定我只不过是你那些显而易见,痴痴傻笑的爱慕者之一罢了。」


「她们已经走了。」


「试着不要再吸引其他的,我会在附近,和罗恩一起,看着你。」他看着她非常不高兴的走开,然后他把注意力转回那些石头,假装着迷的样子。不时的,他对着自己暗暗发笑。




[1] Salisbury索尔兹伯里,津巴布韦的首都。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