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41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41: 重大消息


在等待斯内普的时候,德拉科开始觉得很无聊。那个麻瓜女孩说的没错──不管是不是巨石阵,它们都是石头,它们大概只能有趣个十二分钟。


斯内普从一群石头中走过来,德拉科猜想他应该是在附近某个地方现影来的,他很讶异的看到斯内普穿着麻瓜的衣服。他穿着和德拉科的长裤很相像的黑长裤,还有一件黑色高领长袖上衣。这身服装在这样的一个夏日显然是太温暖了,不过斯内普似乎一点都不会觉得不舒服。


斯内普在走向德拉科时,眼睛不时的在人群里看来看去,像是在警戒着什么。他看见纳威和卢娜的时候并没有看出任何迹象,赫敏和罗恩则在视线范围以外。


「你看起来很好,德拉科,」斯内普说,脸上有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


「我过得还可以,」德拉科回答,「比被关在马尔福庄园我自己的房间里时好多了,从任何方面来讲都是。」他跟着斯内普的脚步,同时警戒着周围。警戒着食死徒,或其他的潜在危险。


「你母亲要我给你送个讯息。」


「她怎么样?」德拉科急切地发问。斯内普做了个讨人厌的表情。


「就和你知道得一样好。」


「父亲呢?」


「一样,」斯内普猛的一转头,「这里的麻瓜太多了,跟我来。」


斯内普转过身,德拉科很快地看了赫敏一眼,她躲在一个石头的阴影里,他耸耸肩然后跟上斯内普。当他们一踏上一块没有旁人的地方时,斯内普转身抓住德拉科,接着他们就消失了。


***


当他们出现在新的目的地时,德拉科踉跄了一下。在一会儿的迷失方向后,他发现他们是在一个防波堤上,他对斯内普皱眉。


「在这样把我拉过来以前,你或许可以警告我一下,」他厉声说,斯内普耸耸肩。


「你现在应该要知道你可以信任我,德拉科。这个地方可以避开窥视的眼睛还有那些麻瓜。」


一个声音朝他们传来,他们看见一个男人走下防波堤向他们前进,他拿着一只鱼杆和放着饵的盒子。


「你刚刚说什么?」德拉科和蔼可亲的说。


那个男人走过来,德拉科看到他是个有点年纪的矮胖男人,身上穿着棉衣。


「嘿,小子!你们是哪来的?这地方今天是我一个人的,你们是来钓鱼的吗?」当他接近的时候,他注意到他们都没有带任何渔具,他的眉毛压了下来,「你们不是该死的环境稽查员吧,是吗?」


当那男人在差不多三尺远左右的时候,斯内普拿出他的魔杖发出一个绿光击倒了那男人。他小心地看着四周,确定那男人是独自一人。周边看起来没有其他人出没的迹象。


「该死的麻瓜,」斯内普恶狠狠地说,「他们繁殖的速度就跟兔子一样快,不管上哪都会遇到他们。可惜伏地魔说要消灭他们是个谎话,」他笑得很尖锐,「或许不全然是个谎话,只是他的计划是消灭我们这些人。那个该死的混血杂种。」


德拉科有点吓到,他从没听斯内普说过这种纯血的恶言,他决定不要在这个时候提到斯内普自己的混血出身比较好。他试着不要去注意那个倒下的麻瓜,斯内普漫步走下防波堤。


「黑魔王一直密切的注意你父母,尤其是在四个食死徒离奇的消失之后。你对这些事毫不知情,我猜?」


斯内普的黑眼睛闪着欢乐,德拉科很明白斯内普做为一个破心者的能力,但他并没有感觉到斯内普有这么做。


「哪四个?」德拉科问的很随性。


「这不重要,我不能待太久。我麻痹了高尔和艾福瑞,而我必须在时间内回去重组他们的记忆。我来是为了给你一些警告,虽然我能说的不多,你知道他在我们身上都下了不可说的魔咒。」


「我父母在哪?」


「这个,理所当然是个不能说的秘密。不管怎样,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他打算攻击魔法部。」


「什么时候?为什么这件事不在不可说的范围里?」


「就在几天之后。黑魔王懒得让我们闭嘴,因为有太多的食死徒被包含在这个剧本里,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次的攻击行动只是个幌子,黑魔王根本不在意会不会成功。」


「是什么东西的幌子?」


他胸口的金加隆突然开始发热,德拉科想着,不去碰那枚硬币能不能传送讯息。不过话说回来,那枚硬币正是在他的皮肤上…


我很好,他给赫敏传了个讯息,我很快就回去


「回答太直接的问题很困难,德拉科,」斯内普说。马尔福回溯了一下他的想法,一个对魔法部的攻击行动…是个幌子,「相反的,或许你该问问自己,黑魔王到底想要什么。」


这些话让德拉科想起他和他父亲的谈话,伏地魔要摧毁魔法部,还有霍格沃茨。


「要是这有帮助的话,黑魔王知道哈利波特的下落,」斯内普说。


德拉科的喉咙突然卡进了一股气,但他没有让惊讶的表情出现在脸上,「所有人都知道哈利波特在哪,在伦敦。」


「不再是了,他潜逃到了某个地方,一个我无法,在这一刻,自由提及的地方。」


德拉科觉得吞咽困难,突然间了解到伏地魔的目标是哪里。


「他要怎么去那里?」


斯内普毫无笑意的大笑,「我知道你会想出来的,你一直都很敏锐,你让我想起我自己,当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除了你的理想主义是我从未有过的,这一点,你就跟我那愚蠢的──」斯内普突然闭上了嘴。


「像谁?」


「不要介意。关于你的问题,黑魔王绝不会从大门口走进去,也不是通过消失柜。你已经用过我告诉你的那个小秘密了吗?」


德拉科点头,「我在谜屋找到那东西了,那东西已经被销毁。」


第一次,斯内普看着他的眼神有了某种惊讶。


「你确定?」


「确定,那是赫夫帕夫的金杯。」


「你怎么摧毁那东西的?」斯内普的声音充满着尖锐的兴奋。


「我敢肯定你没有时间听我的解说,」德拉科适切的说。同时也表达了德拉科并没有告诉他的打算。


斯内普叹气,「没错,我应该让你父母知道你很好,你母亲要我跟你说去找法国的亲戚。当然,是为了安全起见。」


「我想,你当然不会告诉她我完全没有打算这么做。我不认为你对其他魂器的下落有概念,对吗?」


斯内普摇头,「不,但黑魔王肯定拥有某个葛来分多的东西,还有雷文克劳的也是。邓不利多和我一直无法找出在哪。」斯内普不屑的说,「有时候我还真怀念那个老混蛋,他有他的作用。」


「你为什么要杀他?」德拉科突然发问。斯内普的脸上完全没有笑容。


「这是另一个我们没时间说的故事,只能说,这是必要的。我希望你过得很好,德拉科,我会用我的生命保护你母亲的安全。」


他开始走开,但德拉科制止了他,「斯内普教授?」他问道,尽管这问题已经没什么意义,「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斯内普走向防波堤后放着的一个黑色包裹,他打开包裹,换上他的食死徒服装,「总有一天,一切都会清楚,德拉科。我已经放弃或背叛了所有我心爱的事情,这是其中一个理由。但,你的母亲一直都会是我最爱的…」斯内普停了下来,露出一个痛苦的表情,「她对我一直都很仁慈,即使她并不知道──永远都不会知道──事实的真相。」


「什么真相?」德拉科问,希望他不要听见爱上他母亲的宣言。这一直都是猜的到的事情,但直接大声的听见又是…


斯内普大笑,那声音听起来令人疑惑的充满真正的快乐。德拉科不确定他以前是不是听过斯内普发出这么真挚的笑声,这个前魔药学老师在塔楼事件之后就变了很多。斯内普披上他的披风,在脖子上打了结,他对德拉科笑了笑。


「德拉科啊,德拉科,现在这里有太多的谎言,时间会揭开一切,我该选择揭露我所有的罪孽吗。」


斯内普拉起斗蓬的帽子,盖住他的头。


「我希望你能成功。还有,若你决定回马尔福庄园,小心起居室和地下室。那里是魔法部最有可能搜索的地方,所以我们离开前在那里设了很多陷阱。房子里的其他地方应该都很安全,除了对魔法部跟凤凰社的人以外。」


斯内普举起一只手道别,然后就消影了。德拉科看了看四周,他走到那个倒下的麻瓜旁,蹲下来摸了那男人的脖子,那个钓鱼的人已经死了。德拉科很快地站起来,厌恶的抖着。他并不确定他希望斯内普跟他在同一边,他刚刚说了什么?他放弃或背叛了所有他心爱的东西,为什么德拉科和他的家庭会比那些珍物都要重要?要是德拉科站在斯内普的立场想想──不论那是什么立场──他都不认为他会这样轻易的结束那个麻瓜的生命。


德拉科回到巨石阵。


***


德拉科回到了那个他跟斯内普一起消失的地方,幸运的是,唯一一个看见他现影的人是赫敏,她显然是担心的在这里等他。


她跑过去抱着他,脸颊贴在他的脸上。


「感谢老天!我一直很担心这是个陷阱,我怕我们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敢说你们其中的某些人比较高兴看到这样的结果。」


「只有罗恩,」赫敏承认,「你去了哪里?」


「一个没有人的防波堤,」德拉科说,他知道他绝对没有胆子告诉赫敏那个死掉的麻瓜的事,「他替母亲给我送来消息,她希望我可以躲到法国去。」


「就这样吗?」


「不,伏地魔计划要攻击魔法部,他知道哈利波特在霍格沃茨,他也计划要攻击那里。」


赫敏脸色苍白,这让她看起来像有着金发的苍白流浪儿。


「这些都是他告诉你的?」


「不是直接说的,他不能跟我提霍格沃茨的事,不过他给了我足够的讯息让我能搞清楚。要是”不可说”的咒语禁止他说出这件事的话,这表示他们就在靠近学校的某个地方。或许是在禁忌森林?这可以解释虫尾和灰背为什么会约在那里见面。」


「想到他在这么近的地方就觉得可怕,他怎么知道哈利在那里的?」


德拉科皱眉。


「我没有想到要问。」


「你确定他们知道他在霍格沃茨吗?也许他们认为他在凤凰社的总部?斯内普知道那地方在哪里,只是他无法说出来。」


德拉科想了一下这个可能性,「他只有说哈利在一个他无法说出来的地方,是我推测他的意思是指霍格沃茨。」德拉科摇摇头,「不过他说,黑魔王不会从大门进来,也不会透过消失柜,他为什么要说这些?」


罗恩走了过来,看起来一脸阴沈。


「终于从你那秘密的聚会地回来了,是吧?」他怒冲冲的对德拉科说。


「没错,鼬鼠。我们最好是快点回霍格沃茨,这样我的邪恶计划才能快点开始进行。」


「不要再这样了,你们两个,」赫敏忿忿的说。她对纳威跟卢娜做了一个手势,他们一直等到麻瓜的旅游团离开后才幻影移行离开。赫敏带着卢娜,其他三个人则是自己回去。


***


德拉科在前门等待的时候感到有点不安,不过这一次,不会有虫尾躲在树丛里了。


「要是每次回来都需要这样等待许可,实在没必要潜逃着出去,」德拉科抱怨。


「也许我们可以不用,」赫敏说道,然后用魔杖点了一下大锁。一会儿以后,大锁铁链被拉了开来。她笑着看他,笑容里有一股洋洋得意的优越。


「上次唐克斯开门的时候我很仔细的观察过了,」她骄傲的说。他们很快的进门,然后将门再度上锁。


「我们或许应该把斯内普的警告告诉总部成员,」赫敏说。


「当然,希望他们会开始去找黑魔王…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


他们在半路停下来,把外表变回正常的样子。韦斯莱对可以把粉底从脸上抹下感到感激涕零。


「你应该好好考虑把那些东西留在脸上,」德拉科建议。


「闭上你的嘴,马尔福,」罗恩气急败坏的说。德拉科敲了他的头一下,把他的头发变回橘红色。


「噢!你一定要弄的这么痛吗?」


「没错,鼬鼠,就是要这么痛,我是说真的。」


罗恩皱着眉走进建筑物里。卢娜和纳威看着赫敏,她叹了一口气。


「德拉科和我会去找卢平跟哈利,我们晚一点再来讨论取回…取回手镯的事。我们不能让哈利产生怀疑,我讨厌对他隐瞒这件事,不过以这个状况来看,我认为这样最好。」


「我会去禁书区看看有没有什么书,」卢娜提议,拉了拉头发。她坚持要留下那粉红跟紫色的挑染,尽管她让德拉科把其他的部分变回原来的发色。


「我去帮你,」纳威决定,「我觉得自己好像很没用。」


「要是你们两个能找到解开那咒语的方法,你们距离没用还远的很,」赫敏说。纳威点点头,然后他们走进建筑里。


***


大厅又一次人满为患,而且令人讶异的吵杂。


「我们做了什么?」德拉科问。


「我不认为这次的事跟我们有关,」赫敏担忧的说。人群集中在茉莉韦斯莱的身边,她坐在一张椅子上情绪崩溃的吸着鼻子。哈利看到了他们两个,很快的走上前。


「发生什么事了?」赫敏问。


「卢夫昆爵刚刚来这里,他们从昨天晚上就没有看见珀西韦斯莱了。他一直在魔法部做一些事情,在那之后就没有人再看到他。他们向他的史莱哲林女友确认过,但她说她有两天没看见他了。」


赫敏看着德拉科,脸上的表情简直要吐血。


「老天,伏地魔抓了他。」


「不要做这种猜测!」哈利嘘声道,「韦斯莱太太已经很激动了,她一直在责怪自己没有做更多的努力调解那个装模作样的家伙。更何况,我们也不确定──」


「事实上,我认为我们知道,」赫敏小声的说,「斯内普跟德拉科说伏地魔知道你在哪里,他暗示你在这里──在霍格沃茨,珀西知道你在这里。」


「他也知道我在这里,」德拉科安静的说。


赫敏抓着他的手。


「他们不会想到你跟我们一起合作,我不认为珀西会自动提供这个情报。」


「为什么他不会?他鄙夷我就跟其他的韦斯莱一样…这个嘛,显然是除了一个以外,不过这是另一回事。他可能不是自愿提供哈利的情报,但他们有可能用酷刑咒折磨他,或是使用吐真剂,甚至是两个一起,要知道他可是黑魔王。」


「这样一来,我们有更多的理由要找到伏地魔了,我们要去救出德拉科的父母还有珀西。」


「如果还有东西可以救出来的话,」德拉科阴沈的说。


「不要有这种想法,」她说着,又一次握紧了他的手,「要是你的父母很危险,斯内普会告诉你的对吧?」


德拉科叹气然后点点头。


「没错,要是母亲有任何危险的话,他说他会用自己的生命保护她,不过我并不是百分之百相信他的话,即使是这句。要是她的生命阻碍了他的主要目标,他会跟牺牲其他人一样的牺牲掉她。」


「我们要希望他的目的跟我们是一致的,至少在这段时间。」


「你们三个在这里讲什么悄悄话?」卢平问道,他和唐克斯一起走了过来。唐克斯好奇的看着他们,她正在拉着她的绿头发。


「嗨啊,表弟,」她说着,然后笑着看德拉科。


「为什么你老是这样叫我?」他尖锐的发问,「你是哪位?」


唐克斯笑了笑,「唉呀,你不记得我了?我一点也不讶异,真的。在我因为吓你而把你弄哭,永远被禁止进入你家的时候你才四岁。无论如何,你爸爸也痛恨我妈,纳西莎在那之后就被禁止拜访我们家。而她原本就是一年只会来一次,在妈生日的时候。」


这些记忆突然向德拉科袭来。


「美黛阿姨的女儿,」他惊呼。”唐克斯”是来自麻瓜家庭的肮脏文字,在美黛使古老的布莱克家族蒙羞后,这个姓氏就很少被提到了。


「记忆力很好呢,表弟,」唐克斯说。


「我完全不记得你。」


她大笑,「或许你是把这段记忆封锁了,在你叫我混血杂种之后我就对你不是很好。」


德拉科脸红了,卢平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唐克斯。


「我都忘了你们两个是亲戚。」


「布莱克家和马尔福家也在试着忘记这件事。」


「抱歉,」德拉科说。


「别担心这个,我只是很高兴你还是来这边了。」她看了他的手一眼,仍然跟赫敏的手握在一起,不过德拉科没有想要放开的意思。


「我们有重大的消息,」赫敏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最好是私下谈。」


他们离开韦斯莱一家,然后走到最近的一个私人空间──斯内普的办公室。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