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42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42: 精灵议会


一进入阴暗的办公室,他们各自点了一盏灯扫除阴郁的黑暗。除了斯内普原来的那张椅子外,桌子前只放了两张木制硬座椅。卢平叹了一口气坐到斯内普的椅子上然后说,「我有个感觉我似乎需要坐着听这件事。」


唐克斯走到书桌旁的一角,看着斯内普留下来的各种古怪物品。赫敏讶异的看着斯内普留下来的大量瓶罐,当他离开霍格沃茨的时候只带了他的魔杖,她很好奇这里面有没有什么会让他怀念感伤,或是,斯内普是不是有怀念感伤这样的情绪存在。


她坐上其中一张木椅,德拉科站在附近,有一半陷在阴影中,感觉上像是对在人前感到有点不舒服。哈利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没有延迟太长的时间,赫敏直接切入正题,解释他们去了哪里──遗漏高锥客洞的部分。卢平的嘴唇在听到他们又一次一声不响的跑出学校时抿成了愤怒的线条,她觉得很内疚,尤其是想到他们还计划再出去一次,就在不久之后。


德拉科很乐意说出他和斯内普的对话内容,还有他们猜想的斯内普的动机,但这些都没有充分的解释。


「也许伏地魔杀了某个他在意的人,」唐克斯提出假设。


「我觉得很难想象他会在乎任何人,在乎到足以让他潜伏十几年就为了报仇,」卢平说。


「他在乎德拉科。」


「他看起来似乎是在意他,」哈利怒冲冲的说,「他是斯内普,没有什么是能从表面上看出来的。」


他走来走去的样子开始让赫敏感到厌烦,「哈利,拜托你坐下可以吗?」她问。他停止了踱步,但并没有坐下。


「这个嘛,第一件事是给魔法部传个警告,他们应该会置之不理,事实上我们也只有朦胧的情报,不过至少可以让我们自己在魔法部的同伴有个警示。很可惜现在我们在魔法部的人不多了。」


「杰克跟我可以一组,金利跟亚瑟也是。」


「尽量让多一点的傲罗严加防范,只要这消息传出去,他们就会更加注意;其他的人搜寻森林,看看有没有伏地魔的踪迹;我会去通知海格。」


「还有呱啦,」哈利插口道。卢平清了清喉咙。


「还有呱啦。」


「穆敌一直想做些行动,我想我们应该从我们找到德拉科的那里开始──或许我们可以搞清楚为什么他会被带到那里。」


接着是一个很长的寂静。


「你们三个没有人抢着要负责任何一样工作,这为什么反而让我有点心神不宁?」卢平问。


赫敏脸红了。


「我很累,」德拉科冷冷的说。


「你会让我帮忙吗?」哈利讽刺的问。


「八成不会,不过我认为这表示你们都有其他计划。我要找人设计一张警报网,避免你们之中的任何人太过接近外墙。」


「那我们就会想出如何解除那东西,」德拉科回答。


卢平站了起来,「没错,你们八成会这么做。」


他和唐克斯离开了。


德拉科看着书柜里的书。


「看起来跟斯内普家里的差不多,」他评论道,「不管怎样,比较没那么死气沉沉就是了。至少他不会希望某一本低级的书册落到学生手中。」


「你难道没看过吗?」哈利问。


「你是说可以让我拿来当武器对付你的吗?还真没看过。」德拉科笑着说。哈利暴躁的摇头,拉了拉头发。


「你们认为这里会不会有什么有用的东西?」赫敏问。


「像是什么?」


「像是某张上面写着”我已经找过魂器的地方”的清单,」德拉科说道。哈利对他发射了一个小型疼痛咒语,马尔福叫了一声,揉了揉他的手臂,「小心点,波特。」


「要是他有那种东西,你觉得他不会告诉你吗?」


「没必要,他还是个混蛋,我认为他想要摧毁那些魂器的目的,同时还伴随着给我制造难题。」


「他或许只是嫉妒你闪瞎人眼的姣好容貌,」哈利随口评论,然后做了个恶心的表情。


「波特想要掩饰他爱上我的事实,」德拉科阴谋论一般的对赫敏说,「你应该要看看当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抓着我的样子。」


第二个疼痛咒紧接着射过来,马尔福说,「去你的!」他也朝哈利射了一个,然后开始笑,哈利闪到一边。


「你们两个可以不要再像个小孩一样吗?」赫敏严肃的骂到,「我敢说总部的人来过这里几十遍,想找出为什么斯内普要杀掉邓不利多的线索。」


「你认为他会把这件事写下来吗?」德拉科巧妙的问。赫敏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他。


「你不会希望我也给你一个疼痛咒,」她警告道。


「也许我希望,」他挑逗的说,她气恼的叹了一口气。


德拉科突然变得很严肃,「伏地魔有没有可能已经潜进学校了呢?要是他找到了某个防御区的盲点?」


「我们已经确认过了,」哈利心不在焉的说。


「你们查过了整个学校?」


「我们算是有点作弊,」赫敏承认,她知道德拉科并不知道劫盗地图的事,「我们大概要再看一次,哈利,安全起见。」


「好吧,不过,我们应该先找韦斯莱太太说点话,」哈利用魔杖指着马尔福,「你别说。」


「别说什么?」


「那些你打算说的讨人厌和讥讽的言论。」


德拉科把手放在胸口,「你伤到我了,波特。」


「走吧,」赫敏说,「我不知道我还能忍多久。」


***


当他们走进大厅,弗雷和乔治就迎上前。


「赫敏,正是我们要找的人,」乔治说。


「罗恩说你用了什么水晶现影的方法找到了马尔福,」弗雷接着说。


「我们要用那方法找珀西。」


「他真的是个蠢才。」


「但他还是我们的哥哥。」


「你们有什么属于他的东西吗?」赫敏问。


「当然。」


「我认为我们有所有人的东西,」弗雷加了一句。


「你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会需要它。」


「连我的也有?」她愤怒的问。


「这个嘛,除了你以外,」乔治说。


「我们从来没有拿过你的东西,赫敏。」


「肯定没有。」


她怀疑的看着他们,不过要对他们发怒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是在他们最让人恼怒的一刻。


「关于水晶现影?」弗雷提醒了一下。赫敏点点头,带着他们走下楼找翡冷翠。哈利和德拉科跟在后面。


那匹人马看样子很高兴见到他们──他一个人在城堡里似乎非常无聊──除了德拉科以外,他一个人站在后面,看起来就像是翡冷翠有什么传染病似的。那只银碗还在人马那里,而水也很快就拿到了。当他们要放要找的人的物品时,赫敏惊讶的抽了一口气。


「你们拿走了他的级长徽章?」她严厉的说。


「他笨的把它放在开放的地方,」弗雷反驳。


「我们只是替他安全保管。」


「挂在一张洁白的墙上、在一个脆弱的架子里、在一块完全干净的玻璃下…」


「那东西很可能发生任何事!」


「和平,孩子们,」翡冷翠要求他们冷静。


弗雷和乔治停下闲聊,他们专心的看着碗里的水结成冰,上面渐渐浮现清晰的影像。


「他还活着!」乔治大叫。珀西躺在地上,看起来像是死了,不过他的手在挥动着像是想避开什么。一块熔蜡就躺在附近的地上,他的衣服又破又脏,眼神也很涣散。一块脏污在其中一边的脸颊上,而他的下巴上似乎有一条干掉的血痕。


「看起来不太好,」弗雷评论道。


「他是在什么地方?」


「看起来像是洞穴。」


「这个嘛,这让搜索范围缩小到一百万个左右。」


「赫敏?你有任何看法吗?」


翡冷翠把画面尽量拉远,但他们只看到珀西四周的黑暗岩石。她摇摇头。


「这有可能是任何地方。」


他们全都挫败的坐了一段时间,然后翡冷翠让画面消失了。弗雷和乔治上前找翡冷翠讨论制作随身水晶镜的问题,赫敏走到德拉科旁边。


「你认为我们该看看你父母在哪吗?」


他的灰眼珠落到很遥远的地方一段时间。


「那我就需要回家一趟,我没有任何属于他们的东西。」


「要是我们这么快就又跑掉,卢平会杀了我们。」


「反正我也不认为你的人马喜欢我。」


「我认为刚好相反,」她冷冷的说。


「这个,他是个──」


她把手放到他的唇上制止他,「住口!」


他抓着她的手,用舌头舔着她的指尖,她颤抖了一下。当哈利走过来的时候,他放开了她。


「我们去看地图,」他说,「我应该要再去确认储思盆的记忆,确认我没有遗漏什么。我们要找到那些魂器。」


***


他们走上三楼,然后一个啪嚓声止住了他们,多比出现在哈利面前。那只家庭小精灵睁大眼睛看着德拉科一段时间,然后开始愤怒的瞪着他。赫敏突然意识到自从拯救纳威隆巴顿的行动后,她就一直没见到多比了。


「多比需要跟哈利波特讲事情,单独,」它很大声的喃喃,意有所指的看了马尔福一眼。


「呃…」哈利说。


「我们在奖杯室等你,」赫敏指了指附近的一扇门说。她抓起德拉科的手走向那扇门,他们一进房间,墙上的烛台就点起了火,照亮墙面上的玻璃展示柜。


「你只是想把我带来这里亲热,是吧?」德拉科满心期待的问。


赫敏的心跳因为这个想法而加快了一下,她笑了笑,然后用眼睛的余光看着他,不过当她看到走道后那些醒目的玻璃盒,她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去。他们走向前仔细的观察。


「三巫斗法大赛的奖杯,」她喃喃道。


奖杯下方的名牌刻有纪念西追迪哥里的字样。


「这仍然是个门钥匙吗?」德拉科问。


「不,邓不利多将它修好了,」她叹气,「我讨厌看到这个东西,有太多可怕的记忆,我们去别的地方。」


连结的门通往装备展示区,里面充满各式盔甲、武器、盾牌、还有其他的战争装备。她从来都没有来过这个房间。


「要是食死徒入侵学校,提醒我来这里。魔法很好,不过质地良好的钢铁会是很好的后援。」德拉科赞赏的看着一把长剑,上头有着精细的刻花雕饰。


赫敏看着一个箱子,里面放着一个外表很可怕的星星,那上面到处都覆满了尖利的钢钉。


「我无法想象用这个东西攻击任何人,」她说。德拉科走到她旁边。


「我可不知道,我认为这东西要是戴在蛇脸的头上,看起来会好看多了。」


她笑了起来,「一针见血[1]。」她又一次发笑,拍了拍那个玻璃箱,「听懂吗?那个针?」


德拉科发出一个闷哼,然后抓住她。


「很可惜,我认为我应该要让你闭嘴。」


他转过她的脸,然后开始吻她。他把她压在玻璃箱上,那让她愉快了几分钟,直到她发现自己沈浸在全然的幸福里。她打破了那个吻,逃离他的手臂。


「你要去哪?」他问,而她正快速的把一个玻璃箱放到他们之间。


「你那样让我没办法思考,」她喘着气说。


「你不需要一直思考,你知道的。」


她小心的看着他透过玻璃看她的目光,好几个空的剑鞘靠在一起搭成一个锥形塔,它们每一个都美丽极了──皮件或木制的鞘身,周边是用金丝、银缕或瓷器做成的装饰。


「我想知道里面的剑都去哪了,」德拉科做着评论,然后悠哉的绕着那个玻璃箱。赫敏跟着他一起移动,让箱子隔开他们的距离,她不相信他是真的对这些剑鞘有兴趣。


「八成是在战争中损坏了,」她回答。


「这块标牌上写的是什么?」他认真的问。她弯过身看着上面的文字,德拉科立刻困住她。她发现这是他的陷阱,想逃跑已经太迟,他抓着她然后用手环抱着她的腰。


「现在你逃不掉了,」他对她耳语,又一次的吻着她。她很快就让步了,她把手伸进他的头发里,那感觉永远都不会让她厌倦。一会之后,她承认他说得没错,她不需要思考不停。



[1] 这是一个双关,赫敏认为德拉科提出了good point (观点),而那个东西如果戴在蛇脸头上那么那些针就也是个好针 (point)

***


哈利和多比走进无人的符咒学教室,那让哈利想到他要给赫敏还有德拉科看看弗雷和乔治发明的咒语。


「你去哪了,多比?」哈利问,心里同时产生了些许的罪恶感,他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想到这个家庭小精灵了。


「这就是我要跟哈利波特说的,」多比严肃的说,「多比抓到了怪角,在他离开那个肮脏邪恶的马尔福巫师之后。怪角一直逃跑,不过多比最后还是抓到了它。多比带怪角去了精灵议会。」


哈利对它眨眨眼。


「去了哪里?」


「精灵议会。它们不是家庭小精灵,事实上,是它们让我们选择听命于一个巫师或巫师家庭。是的,我们被它们的法律束缚着。」


多比异常的严肃,哈利试着理解那些和多比跟其他低阶家庭小精灵不同的精灵族的概念。


「怪角违反律法了吗?精灵的律法?」


多比点点头。


「它违背了天狼星布莱克的命令,打破与布莱克家的契约,服从贝拉雷斯壮的命令更胜于您,一个真正的主子。尽管如此,关于您的合理继承性还是有一点疑问,哈利波特。精灵们正在调查这件事。」


「什么?你是说我可能不是格里莫广场的合法继承者?」


哈利重重的坐在弗立维教授的椅子上,即使他再怎么痛恨那间房子,那里也是他唯一和天狼星有所连结的地方。


「并不是根据巫师的法律!」多比向他担保,「这只是精灵的法律,怪角或许会因为这样而免于罪行,现在,它们还是关着它。精灵的律法在关系到家庭小精灵时执行得很缓慢,它们不在乎我们。」


多比听起来既哀伤又怨毒,哈利松了一口气。


「这无所谓!怪角只会帮倒忙,这样一来,至少它不会站在敌人那边。」


多比点点头,「很好,没错,哈利波特。」那个家庭小精灵的音调并没有改变。


「还有什么事?」哈利不安的问。


「多比不想去精灵议会,多比为了哈利波特做了──揭发怪角叛变的罪行。」


「然后?」哈利顺从的问,他知道多比无论何时做了什么要帮助哈利波特,都会带来一些更大的灾祸。


「多比也一样背叛了它的主人,在多比在马尔福家时,多比背叛了他们帮助哈利波特。」


哈利目瞪口呆的看着它,「但是,你每次都惩戒过自己了!你几乎要用我的床脚打烂自己的头!」


多比讽刺的笑了一声,「精灵的惩罚不是小小的疼痛,议会已经开始调查我的罪行了。只是我现在还很自由所以能回到哈利波特身边,等到它们做出结论,我就一定要回去。」


「要是他们发现你的罪行呢?会发生什么事?」


「我的法力会被剥夺,或是被判一整个世纪的奴役。」多比耸耸肩,「森林精灵是可怕的主人,它们会让我觉得在马尔福家的日子就像是在度假。」


哈利无法想象,「你什么时候会知道?」


多比耸肩,「还有很多时间,就像我说的,精灵的判决很缓慢,我只是要哈利波特知道这件事。」


「这,要是有什么我能做的…尽管告诉我。」


多比露出笑容,「谢谢您,哈利波特!」它的眼睛溢出泪水,哈利立刻用一个问题把眼泪赶走。


「我们认为伏地魔一党可能聚集在森林,或霍格沃茨附近的某个地方。你想替总部的人做一些侦察吗?」


多比点头,「是,当然,哈利波特。」


「那么,去找卢平,我确定他会有什么地方能让你查的。」


多比消失了。


哈利叹了一口气,精灵议会,又是一个他不需要的诡异混乱。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