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43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43: 食死徒


赫敏几乎无法听见哈利在奖杯室里的呼喊声。德拉科坐在大理石地板上,靠着那个装着剑鞘的展示盒,赫敏坐在他的膝上,完全陷入迷蒙的极乐天堂。


当哈利走进装备展示厅,他的声音变得大了起来。赫敏用力挣脱德拉科的怀抱,努力站起来的双腿有些颤抖。


「这儿!」她明亮的叫道。她抓着德拉科的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很讶异的发现他看起来就跟自己一样因那个激吻而茫然。


哈利边走近边对他们眨眨眼,赫敏对着德拉科衣衫不整的外表呵呵笑。


「我打扰了什么吗?」哈利干巴巴的问。


赫敏摇摇头,不过德拉科说,「没错,你可以让你自己消失吗,波特?」


「别介意,」赫敏说,「我们只是在…看这些展示。多比说了什么?」


哈利皱眉。


「马尔福,你有听过精灵议会吗?」


德拉科暂停了梳理他头发的手,虽然赫敏觉得那些头发垂落在他眼前的样子让他看来更好看。


「精灵的什么?」他问。


「这也是我想的,不过这个现在不重要。我们要去找地图,记得吗?」


「什么地图?」德拉科气急败坏的说。


「你很快就会看到了,走吧,我们越快检查完那东西,你们两个就能快一点回去亲热。」


赫敏的脸红了起来,但德拉科大笑。


「这是你这个礼拜说的最明智的一句话,波特。」


在他们就要跨上四楼时,一声惊叫止住了他们。他们停下脚步,透过栏杆看向金妮韦斯莱,她正冲上楼梯,看起来激动异常。


赫敏有种不好的预感,想着他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跟珀西有关的坏消息。


「哈利,快来!」当金妮靠的够近的时候她大叫道,「苏珊波恩刚才杀了卡罗兄妹!」


「她什么?」


哈利一次跨两步台阶冲下楼,赫敏和德拉科跟在后面。


「她也想杀灰背,但他躲过了好几个索命咒,差点没命。穆敌不得不弄昏他再把他移走。」


***


大厅里一片死寂。


「怎么发生的?」赫敏问弗雷和乔治,他们两个就站在附近。


「我们回到这里说珀西还活着,」弗雷说。


「老妈知道珀西被关在某个地方时又开始大哭,」乔治补充。


「很可能被刑求了。」


「苏珊站起来走出去。」


「海格从外面进来,然后听见咆哮声。」


「苏珊在大声尖叫,说他们是谋杀犯。」


「海格阻止她的时候,卡罗兄妹已经死了,而灰背也好不到哪去。要是再多几分钟,她也会把他杀了。」


「海格没有晚点出现太可惜了,」德拉科冷冷的说。没有人做出反驳。


「虫尾呢?」赫敏问。


「苏珊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她没理他。」


「另一桩憾事,」德拉科说,「我们应该在他的笼子上贴标签。」


「苏珊在哪?」纳威问。他和卢娜走进来,听见了故事的结尾。


「待在医院厢房冷静,」金妮说。


「他们会把她送去魔法部,当然啰,」弗雷说。


「麦格去通知他们了。」


「我去陪她,」纳威安静的说,「在我祖母发生那些事之后,我可以了解她的感受。」


「我跟你一起去,」卢娜说。


比尔韦斯莱从他父母身旁走过来。


「既然你们全都在这里,」他说,「我要宣布一件事,我们已经决定婚礼的日期订在八月十五日,典礼会举行在室外,在湖边,你们所有人,当然了,全都被邀请了。」


芙蓉突然爆出眼泪,然后冲出大厅。比尔从后面追出去,德拉科一脸困惑。


「怎么?她现在又不想结婚了吗?」他问。赫敏翻了个白眼,男人有时候真的很蠢。


「这应该要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一件事,而你看看现在怎么了。珀西被绑架、到处都是食死徒、魔法部岌岌可危、伏地魔一点消息也没有…而比尔蠢到在这些紧要关头宣布他们结婚的日子,她当然会难过。」


「或许他们该延后婚礼的日期,」哈利建议道。


「那么,这就是认输了,不是吗?」赫敏强而有力的说,金妮点点头。


「我最好去跟罗恩说这件事,」哈利说道。他和金妮走向其他的韦斯莱,双胞胎跟他们一起。


赫敏严肃的看着德拉科。


「我们今晚就要去,」她安静的说。他的灰眼睛变得锐利起来,她继续,「我感觉我们已经没时间了。」


***


德拉科溜出巨大的前门,突然想到自己之前好几次偷偷摸摸的跑出相同的大门,那些日子现在看起来无忧无虑又简单。


他很快走下走道绕着城堡,发现罗恩韦斯莱跟纳威隆巴顿在等他。


「格兰杰在哪?」


罗恩发出了一个厌恶的声音,即使外面很暗,德拉科也能想象的到他现在正在翻着白眼。


「她又去图书馆确认某个东西,要是她能找出携带整个图书馆的方式,她就会这么做。」


德拉科看了天空一眼,云层在黄昏过后就开始集中,天上一颗星星也看不见。隆巴顿打了个哈欠。


赫敏终于来了。「抱歉,」她说,「走吧。」


他们骑上扫帚──在一个不成文的同意下,赫敏和德拉科一起,而他希望他有带着自己的扫帚。他的扫帚在马尔福庄园里,即使是韦斯莱的扫帚都比德拉科骑着的学校扫帚要好的多了。幸运的是,骑程的距离很短,当他们一离开学校围墙,他们立刻消影离开。


高锥客洞的墓园在晚上看起来毛骨悚然,看起来更像是站在一片乱葬冈里。雨开始断断续续的下起来。


「适合掘墓的好日子,」德拉科欢快的说。韦斯莱狠毒的瞪他一眼。


赫敏背着一个装所有需要的物品的包包,在雨中无法使用盐巴,不过她也带了沙子,她把沙子大量的洒在莉莉波特的墓穴周围,画了一个五角星。蜡烛是个困难的挑战,雨在他们要点燃蜡烛以前变得更大。在他们花了一点时间后,赫敏强制召唤了附近的几个花瓶,她把花瓶变成蜡烛的屏蔽。


赫敏在之前已经教过纳威他的祈祷文,他紧张的做着他的部分,不过没有结巴。罗恩和德拉科也做了他们的部分,保护的圆形成,赫敏拿出魔杖,开始念动咒语解除魔咒。


在等待的时候他们全身都湿透了,德拉科穿着斗蓬,但斗蓬的帽子无法抵挡雨水,雨不停打在他的脸上,他擦掉鼻子上的水滴。


赫敏的部分终于结束,她很快又念动另一个咒语,然后双手安心的垂下。


「我认为这成功了,」她说,「已经没有警戒线了。」


德拉科没有提出质疑。


「好了,开始挖吧。」


「等等!我希望尽量不要弄乱这里,」赫敏说,「不只是因为我们该这么做,另一方面,在任何可能我都不希望伏地魔知道这件事。」


他们四个人用魔杖的尖端开始挖土,并小心的把挖起来的土都丢到旁边的一块空地上。在这之后,移动土壤的工作变成了纯粹会让人累垮的劳动──松软的土壤很快的变成了坚硬的泥岩。


最后,灵柩的顶端被挖了出来。他们还来不及松口气,空气中的啪嚓声把他们都吓得僵在原地。


三个戴着面具的食死徒出现在他们眼前,一个短暂的寂静之后,所有人都开始动作。


德拉科跳到一边,射出一道强风把其中一个食死徒打到后方;赫敏惊叫一声,她被某个魔咒打中。德拉科心急的看向她,不过还好她仍然站在原地。


他听见韦斯莱的声音,回头的时候看到罗恩闪过一道绿光。韦斯莱朝着攻击他的人射出一道橘色光束,那个人滑进泥里,惊险的避开了那魔咒。


纳威一只脚跪着,用他的魔杖疯狂扫射着一个跑来跑去的食死徒,就像是美国枪战的演员。


赫敏开始笑起来,挥舞着手臂在原地绕着圈。德拉科暗骂了一声,迷糊咒,他用魔杖指着她打算取消她身上的咒语,但那个食死徒的魔咒又一次射了过来,德拉科感觉到那个魔咒从他的斗蓬帽延飞过,他立刻警戒起来,希望他的头发不要被认出来。他随意对那个男人发射几个魔咒,希望能靠近赫敏。


纳威的敌手突然转身朝隆巴顿发射了一个魔咒,那魔咒正中目标,纳威像石头一样的倒下。


德拉科射出另一道魔咒,然后他又发出他专属的强风射向那个男人,那男人出乎意料的稳住了自己,并没有跌倒。


「马尔福!」那个食死徒叫道。德拉科冒出汗,他原本猜想这些食死徒是一般的卒卒,像是克拉、高尔、或是麦奈之类的。现在,他开始不确定了,要是黑魔王派了比较厉害的人,像是拉尔或莫赛博怎么办?就像是在证实这个猜测,罗恩吃痛的倒下,德拉科朝罗恩的攻击者发射了一个全身锁咒,但他自己紧接着就被一股疼痛感包围。


德拉科单膝跪了下来,试着抵抗这看不见的酷刑。纳威的攻击者对德拉科发出了酷刑咒──另一个人开心的大笑,马尔福感觉到一股恐惧混合着疼痛袭击着他。


「你还活着,德拉科,」莫赛博的声音在大吼,「你为了这个而抛下我们吗?为了一个女孩?」


痛苦让德拉科跪在地上,他的一只手紧紧的抓着泥土,就像痉挛似的想要抑制疼痛带来的尖叫。他的牙咬的很紧,努力不要让自己咬断舌头。


「要是她死了你会回到我们的阵营吗?」莫赛博轻松的继续,「让我们看看,到底会不会呢?」


罗恩在他身后的大声嚎叫让德拉科知道,韦斯莱还活着,但手上没有魔杖。


莫赛博举起魔杖对准赫敏,德拉科的魔杖仍然握在手里。他用尽全力抵挡着身上的酷刑咒,他举起了魔杖。那看起来就像是在糖浆里移动一样──很慢,太慢了。一道绿色的光从莫赛博的魔杖射出来。


「阿哇呾喀呾啦!」德拉科大吼,嘴里吐出红色薄雾,莫赛博就像棵树一样的倒下来,德拉科突然间解脱了。他只在土里下陷了一秒,然后立刻赶到赫敏倒下的身躯旁。


「你杀了莫赛博?」另一个食死徒不可置信的大吼,「马尔福?」


德拉科击昏了那个混蛋──巴坦或安东尼,他想,然后他用他沾满雨水的手臂抱起赫敏。


「老天,不可以让她死掉,」他恳求着,几乎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轻轻的将她翻了个身,用他满是泥巴的手摸着她颈部的脉搏。他不可置信的发现,她咖啡色的眼睛模糊的对他眨了眨眼。


「我跌倒了,」她用戏剧化的气音说道,然后咯咯笑着。


德拉科把她的头抱在胸前,然后感觉到他的眼睛有着温热的刺激。


「恩~你好温暖,而且好好闻,」赫敏满足的说。她的声音蒙在他的衬衫里,「我认识你吗?」


德拉科温柔的笑了笑,然后用魔杖指着她,取消了迷糊咒,她困惑的眼神立刻变得清晰起来。


「发生什么事?」她问。


「我不知道,」德拉科承认,「我以为你死了。」


「她跌倒了,」罗恩在他身后说道,「就在他用了──那惊险的闪过了她。」


德拉科转过头看着韦斯莱,罗恩躺在泥地里,看起来像是在用手撑起自己。


「你还好吗,韦斯莱?」


「我的脚无法移动,还有魔杖不见了。」


德拉科解除了罗恩身上的锁腿咒,赫敏召唤着他的魔杖,那魔杖从地上飞进她的手里。


「纳威在哪?」她叫道,罗恩站了起来拿回他的魔杖。德拉科扶着她,让她重新站稳。


「他躺在那里,」他说着指了指一边。「要是攻击他的食死徒是杜鲁哈,隆巴顿很可能没办法再起来。」罗恩很快的赶去察看纳威的状况,德拉科则是走到攻击罗恩的那个人那里,那人仍然在德拉科的全身锁咒的控制之下。马尔福一脚踢开他的面具。


「你好啊,盖瑞,」他对高尔说,「很高兴再一次见到你。」


那个食死徒的眼睛讶异的看着他,不过德拉科又走去拿掉提特莫赛博的面具,他死亡的大眼瞪着天空的雨,什么也看不见。


「纳威没事!」罗恩叫道,「他中的是昏击咒,应该是!」


赫敏走到德拉科旁边,她看着莫赛博倒抽了一口气。


「我的天!是你──?」


德拉科点头,然后毫无笑意的大笑,「看样子我确实是个杀人凶手。」


「我不敢相信,」她小声的说,德拉科咬紧下颚。他的行为是一时冲动,但他对于使用不赦咒完全没有一丝犹豫。要是波特就永远不会这么做,他会用昏击咒或缴械咒,或是一些不会有永久伤害的咒语。现在,赫敏知道德拉科能做出什么了,就算他是为了她而这么做的,她大概仍然会感到心惊胆战。他几乎可以感觉到她恐惧的离开他身边。


德拉科转过身,很快的走向最后一个食死徒,他不想看到她责难的眼神。他一把扯下那人的面具,德拉科认出了杜鲁哈,他不省人事的躺在那里。他变出绳子把他绑了起来,然后同样的也绑住了高尔,他用漂浮咒把他们移到附近的墓石旁,确定他们无法看到接下来的事。


纳威坐了起来,看来对于被打醒有点不满。赫敏碰了一下马尔福的手臂。


「德拉科──」她要开口,但他制止了她。


「在他派出增援以前快解决这件事。」


「他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罗恩问,「我以为我们解除了警报。」


赫敏又施了一个咒语,然后另一张警报网显露了出来。


「我怎么会这么蠢?」她叫道,「双重警报,就在棺木上,我应该要猜到的!」


「这不重要了,」德拉科简短的说,「那已经被触发了,所以我们不用再担心这个。」他精简的下了指令,赫敏站在墓穴的基底,准备好应付可能的事,其他人发动开启的咒语。棺木的盖子翻到一边,他们都点亮了魔杖。


莉莉波特的尸体并不比其他在地底躺了十几年的尸体还要美丽,她的头发是模糊的红色,在骷髅般的头骨上看起来太过有生气。


赫敏转过身吸了一口气,而另外两个人看起来一脸恶心。德拉科不理他们,他往前靠近那个棺木,加强了他魔杖的亮光。莉莉左手腕上的某个东西把光折射回来──那是雷文克劳的手镯。


「所以…谁自愿进去拿出那个东西?」德拉科漠不关心的说。韦斯莱和隆巴顿都退后了一步,脸上的表情很惊恐。德拉科叹气,「我想也是。」


该死的葛来分多胆小鬼们。


「等一下,那很可能是陷阱!」赫敏说,「我们不能直接把手镯漂浮起来吗?」


她试了几次,尽管那手镯和腕骨看来尺寸完全不合,但手镯也无法被召唤咒取下。德拉科咒骂了一声,不管赫敏反对的叫声,他跳进那个墓穴。


德拉科已经有心理准备面对任何事,但当莉莉波特坐起身,用她那只剩白骨的手抓住他的脚时他还是吓了一跳。


赫敏发出一声尖叫,她看到莉莉的尸体坐了起来,下颚大张。葛来分多们开始疯狂的大叫,不停的朝尸体发射各种咒语。德拉科也开始叫起来,希望能在吵闹声中被听见。


「住手!」他大吼,「尸鬼是不会被影响的,马的!它们已经死了!」


那些魔咒不是被尸体弹回去就是被吸收进去,好几发飞弹的魔咒都差点打中德拉科,要是哪个白痴把他击昏,他就死定了。


停下来!」他厉声怒喝。莉莉的脸靠向德拉科的大腿,她抓着他坐起身,那在他的膝上带来一股疼痛,他感觉到他腿上的血液快速流失。他举起左手,用力的扳开她喀喀作响的牙齿,当他的手指陷进腐烂的血肉时,他退缩了一下。


他向她靠近的肉体似乎刺激了她,她把目标转向德拉科的手臂咬了下去,她的力量大的惊人,德拉科觉得他的肌腱都要被咬断了。


「德拉科!」赫敏尖叫,「我们该怎么做?」


「什么都不要做!」他咬着牙大声说。他拿着魔杖指着尸鬼然后开始念唱着咒语。束缚咒对死人或其他差不多的东西都是有用的,只是施展这个咒语他妈的要花很长的时间。


莉莉的另一只手抬了起来,一下伸向他的腰带,她的长指甲陷进他腰部的肉里。德拉科吃痛的抽搐了一下,但他的咒语没有停下来。那个尸鬼突然把他抬起,他猛然后退,在她咬到他的腹部以前避开了她的牙齿。德拉科的咒语开始变得短促,最后,一个紫色的乌云罩住了她的身体。


尸鬼发出恸哭──可怕、又无法言喻的声音,让德拉科汗毛直竖──听起来像是她凄厉的哀嚎着想逃跑。在空中撕咬的下颚一下比一下粗野暴躁,接着,一切都平静下来。身上的汗加上外面的雨,让德拉科全身都湿透了。他喘着气。


「放开我,」他下令。那个尸鬼顺从的放开他,他感觉到血液又重新流回了他的左腿,他试探性的甩了甩腿。莉莉的身体立刻离开他,空洞的眼窝看起来邪恶的瞪着他。


「现在,把手镯给我,」他厉声说道。她的手伸向带着手镯的腕骨,轻易的把手镯从手上拿了下来。那手镯几乎是吊在她那毫无骨肉的手上。


「很好,」他说,「这太容易了,给我什么来放这东西。」


赫敏拿了一个皮制袋子,里面还放着些沙。


德拉科把皮袋打开放在手镯下方。


「丢进去,」他说。那蓝宝石手镯掉进袋子里,德拉科拿起袋子跨出墓穴。如果那上面还有什么其他诅咒,他们可以回霍格沃茨再处理。


「现在,像个死人一样好好的躺着,」他说,尸鬼顺从的照做,要是她突然不受控制,至少是回到她原来的状态。德拉科让自己飘出墓穴外,立刻关上了棺木的盖子。


「我们应该就让她像那样的留在那里面吗?」赫敏焦虑的问,他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哀伤。


「那不是莉莉波特,那只是她的表皮,因为黑魔法而看起来像活着。在我们挖开泥土前就一直躺在那里。」


「我们不能让她解脱吗?」


「我们没有时间。黑魔王无时无刻都想知道他的仆人们的动向,他们应该是来确认警报然后回报。我们要快点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要是你喜欢,我们可以之后再回来。」他的声音并不温和,相反的有些尖锐。


赫敏冷静的点点头,然后抬起下巴。


「先把它埋起来,」她说。然后他们开始把泥土放回墓穴,当这些低劣的工作都完成后,他们把草地重新盖回去。德拉科看了看四周,整块区域都乱成一片──那看起来就像…这个嘛,那看起来就像这里发生了一场大战。


「要掩盖这些太麻烦了,」他说。


「那些我们无能为力,」赫敏说,她开始收拾着地上的蜡烛,她把它们都丢进包包里,和手镯一起背在肩上。她花了一点时间把从邻近墓碑上拿来的花瓶恢复原状并放回原位,德拉科还没意识到一件事。「我们该怎么处理…?」她指了指莫赛博。


「我们要把他带走,其他人也是。没有理由昭告天下我们做了什么,要是他去确认魂器,他就会知道我们拿到它了,而整个秘密也都会爆出来。我不打算给他留下任何目击者,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


罗恩负责带盖瑞高尔,而赫敏抓着安东尼杜鲁哈,德拉科拉着莫赛博的尸体,四个共犯和三个丧失行动力的食死徒出现在霍格沃茨的外墙边,全身都是大雨洗不掉的泥土。


尽管有扫帚,回城堡的路也是漫长又寂静。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