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44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44: 德拉科的震惊


他们尽可能安静的打开大门,看到哈利和金妮在前厅等着他们。


「好了,该死的你们跑哪去了?」哈利愤怒的说。


「收集食死徒,」德拉科平和的说,「看起来大家的情绪都很低落。」


赫敏熟练的漂浮着杜鲁哈跟高尔进赫夫帕夫的地牢,因为马尔福在他们身上下的昏击咒,他们没有一个人在束缚下挣扎。赫敏很担心德拉科目前的心理状态──他看起来似乎要回到了他以前的冷酷模样。


他们把食死徒关到空着的房间,灰背安静的看着他们经过。


「我们给你带了几个新玩伴,焚锐,」德拉科和善的说。


「你会因为反抗黑魔王而付出代价,马尔福,」灰背邪恶的说。


德拉科嗤之以鼻,「你说话的样子像是个忠诚的食死徒,」他说,他的声音里满是嘲讽。


「我确实很忠诚!」焚锐咆哮。


「你的忠诚只是为了你自己扭曲的欲望,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


「那么很幸运,我的目标跟黑魔王是一致的,不是吗?」


「幸运。真可惜你现在被关在这里,而不是在外面过着你愉快的生活,是吧?」


「不会太久了,马尔福,不会太久。」焚锐的牙齿露出一个可怕的笑容。


赫敏因为这样而停下了脚步,她注意到德拉科也做了相同的动作。那只狼人听起来自信满满,她决定明天一早要去跟卢平提这件事。


他们离开地牢,赫敏摸了摸自己的脸,她脸上的泥土已经开始干了。


「你要开始说说你们到底去了哪里吗?」哈利不耐烦的问,赫敏看着其他的人笑了笑。


「泥浆摔跤?」她说。罗恩的样子看起来最糟,他的整条手臂一直到手肘都是土色,而他的衣服也几乎覆满泥土;德拉科全身都穿着黑色,但他的双腿也覆满着泥土,他的其中一条手臂跟斗蓬也一样,他的头发上满是污泥,这简直要让他抓狂,他一直神经质的抓着那些泥巴;赫敏的头发都纠结在一起,她觉得自己好像戴着一顶假发。


「格兰杰可以解释这些,」德拉科简短的说,「我要去洗澡,然后上床睡觉,明天见。」


说完这些,他走向楼梯,然后消失了。


「好主意,」纳威说着拍掉手上的干土。他跟上马尔福,看起来像是要去级长的浴室。赫敏叹了一口气,然后不甘愿的走回室外,哈利跟着她,罗恩和金妮尾随在后。


「我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具尸体,」她说。莫赛博的尸体躺在楼梯的底端,「我想我应该要叫醒麦格。」


哈利吸了一口气,「他──?」


「死了,马尔福杀了他,」罗恩突然说道。他从头发上拉下一些泥土,「他边反抗酷刑咒边做到的。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事,他仍然有可能慢一步,要是赫敏没有跌倒的话,莫赛博就会先杀了她。我不想去想马尔福可能会怎么做。」


「什么意思?」赫敏问。


「这太不可思议了,」罗恩说,「我不敢相信这个,但是马尔福…他完全没有犹豫,只是想去救你。要是莫赛博杀了你,我认为马尔福会毫不犹豫的把他们全部都杀掉。你应该看看当他以为你死了的时候的表情。」


赫敏突然很想哭,她想起德拉科在墓穴旁说的话,看样子我确实是个杀人凶手。她要去找他…和他说说话。


「所以,你们就只是跑出去,和几个食死徒打斗?」哈利紧绷的问,仍然在逼问着更多讯息。


「不,我们是去拿这个,」赫敏说,然后她打开皮袋让哈利看那个手镯,并记得不要去碰它。


「雷文克劳的手镯!」哈利惊呼,「在哪里找到的?」


「我宁可不要说。现在的问题在于伏地魔可能会猜出我们拿到它了,由于食死徒的出现,我们无法适当的掩盖这件事。」


「这个手镯到底有什么重要?」金妮说,哈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就告诉她,哈利,」赫敏厉声说,「我们的大秘密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更何况,在我们解决这个之后,应该就只剩下一个了。」


她拉起袋子,把袋子背在肩上。


「好吧,」哈利说,「金妮,我们去散个步,我或许早在很久以前就应该要告诉你了…」


他们往湖边的方向走,赫敏疲惫的叹了一口气。


「我去找麦格,」罗恩提议,「我不会跟她说魂器的事──那应该由哈利来说。我的天,我也不能告诉她我们去了哪里…她会气疯的。」


「就告诉她我们早上会解释,也许到时候我们能想出一个合理的故事。」


罗恩点头,「你最好是去找马尔福。」


她讶异的对他眨眨眼,罗恩耸耸肩。


「他没有痛打这个垃圾一顿已经很克制自己了,」他用脚踢了一下莫赛博的尸体,「比尔和查理跟我说过莫赛博的事,他是杀我叔叔的帮凶,再晚一点,他就会大笑着杀了我们全部。坦白说,马尔福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赫敏抱着罗恩,在他的脸颊上用力的亲了一下。然后她退后一步,吐了一口泥水在地上。


「为什么我总是得到你这样的反应?」罗恩冷冷的说,她大笑出来。


「不是因为你──是你脸上的泥土。」


罗恩漫不经心的擦了擦脸,她笑了。


「谢谢,罗恩。」


「不要这么说。」


***


赫敏转身进城堡。第一件事肯定是先洗个澡,她看了手表一眼,现在的时间差不多是凌晨一点。她走回房间,把那个皮袋子放在床垫下方,他们明天才能处理那个手镯。


半小时后,她全身干净清爽,穿着舒适的棉制睡衣,披着睡袍,她走向史莱哲林交谊厅。


德拉科已经睡了,他四肢大张的躺在床上,好像是把自己丢上去的一样。感谢老天他穿着一条黑色四角裤,因为他连毯子都没盖。她听着他的呼吸,欣赏着他的身体在毯子上伸展着,她大概应该让他睡,但她觉得这件事不能等到明天。她坐到他的床边,伸出手摸着他的头发,他的头发依然保有沐浴完的潮湿。


他的灰眼睛突然张开,他的魔杖也同样迅速的出现在手中。然后他咕哝了一声,眼里的紧张感消失了。


「格兰杰,你是来折磨我的吗?」


「不,我是来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他对她眨了眨眼,像是要让自己清醒。


「我没有救你──是你那不可思议的葛来分多好运。」


她否认的摇摇头,「你认为莫赛博不会立刻再试一次吗?」


德拉科翻了个身,用一边的手肘撑起头,古怪的看着她。


「我不需要杀了他,被选上的人就不会杀了他,」他苛薄的说。


「你可以不要一直拿自己跟哈利比吗?」她生气的说。


「为什么?因为我永远都达不到标准是吗?」他尖锐的反问。


她挫折的把脸埋进手里,为什么她总是那个想停止和他争执的人。


「听着,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没有因为你杀了他而看轻你。」


「为什么不?」


为什么不?他希望听到理由吗?她要怎么解释她的感觉?她要怎么承认,她很高兴像莫赛博那样的人永远都无法再伤害任何人?她要怎么描述她纯然的开心,因为德拉科重视她到能毫不犹豫的杀人?她要怎么告诉他,当她从迷糊咒里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他怀里,感受着他急切的焦虑时是多么不可思议?她怎么可能辩解,事实是她会原谅他做的任何事?


「因为我…我…」她突然发现自己舌头打结,双手焦急的交握在一起,「我该走了,我很抱歉吵醒你。」


她站起身,但他的手伸出去抓着她的手腕。


「来这里,」他叹了一口气,「我从来没看你无话可说过,除了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呢?」


「因为你让我紧张,」她坦白。他的拇指拉着她坐下时抚摸着她的手腕,确认了她的话。


「我现在累得没办法让你感觉到紧张,」他说,然后把头放回枕头上,「等到早上我就会没事了,好吗?」


他握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他身边躺着。她缩在他身旁,吐出一口放弃抵抗的疲累呼吸,用手抱着他的腰。她把脸贴在他的胸口,感觉到他的脸贴着她的头发。他的呼吸很深沈。


「为什么你闻起来总是像颗苹果?」他喃喃道。


她轻轻的笑起来,「为什么你一直都让我像置身天堂?」她低声说,是那么小声,她不认为他有听见她,不过他抱着她的手收紧了一下。赫敏满足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进入睡眠。


***


一个小声的噪音叫醒了德拉科,他的手伸向他的枕头下方,安静的抽出他的魔杖。那声音又一次传了过来──一个假的咳嗽声。


「马尔福?你醒了吗?」


德拉科在心里咒骂,是波特,他想着,是什么让那烦人的男孩下来这里,在这个…不管现在是什么该死的时间。


「现在醒了,」德拉科低声说。


「赫敏在这里吗?」波特问。


她当然肯定是在这里,包围着德拉科就像是舒服的毛毯。


「她在睡觉,」马尔福说。


「我刚才在睡觉,」她睡眼惺忪的纠正。她的嘴唇在她讲话的时候碰着德拉科的胸口,这让德拉科的末稍神经感觉到一股兴奋的刺激。


「我要跟你谈谈,赫敏,」哈利很快的说,「我会…呃…在外面等着。」


他的脚步声渐渐离开。


「提醒我记得换那个该死的密码,」德拉科在赫敏抬起手看表的时候说道。


「好主意,」她说,「现在才早上八点──他有睡觉吗?」


赫敏从德拉科身边滚开,朦胧的点起她的魔杖。她困惑的看了看四周。


「喔,我没穿鞋子。」她站起来,光着脚走出去。德拉科想着要回去继续睡,但他好奇的坐起身点亮台灯。他抓了几件衣服穿起来,走到公共交谊厅。波特把那里弄的该死的光亮无比,德拉科因为亮光瞇起了眼。


他因为眼前的景象而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哈利波特和赫敏格兰杰亲密的拥抱在一起,波特的手抱着赫敏的腰,她的手也抱着哈利──其中一只手摸着哈利的头发…在那一刻,德拉科很久都没有对哈利波特感受到的恨意突然冲上来。德拉科感受到一股纯然的愤怒,他举起了他的魔杖,想着波特的头上如果长出一对鹿角看起来或许会好看得多。他张开嘴,他想告诉波特,把他那该死的手从她身上拿开──


赫敏的目光对上了德拉科,她的眼神充满同情跟自责,这让马尔福停了下来。


「罗恩跟哈利说了我们昨晚去了哪里,」她轻轻的说。德拉科感到他的愤怒像破掉的泡泡一般消失无踪,那股愤怒被一个新的事实取代。他靠在门边,像个白痴一样的看着他们,他想着,该死的他是什么时候允许自己爱上了赫敏格兰杰。


波特在说话,但德拉科几乎听不见,他摇摇晃晃的往前走,跌在一张有着舒服靠垫的座椅上。


「我会为了这个杀了他,赫敏。我之前就想杀他了,为了我的父母,为了西追,为了天狼星──但这个?」波特的声音拉高,他开始来回踱步。


德拉科需要喝一杯。


「他杀了他们难道还不够吗?」哈利咆哮,「他有需要把我的母亲变成…变成…?」波特把脸埋进手里吸了一口气,赫敏立刻跑上前再次拥抱他。她温柔的低声安慰他,马尔福漠然的看着,他开始回想。


那或许是在他起床发现自己在她的家里,走下楼看见她紧张的煮了足以提供十人份的早餐的时候。这么久以前吗?他困惑的对着这个记忆发笑。


「我要那个魂器被毁掉,」波特咬牙切齿。他离开赫敏身边,用手擦了擦眼睛,「我要那个东西现在就消失。」


赫敏严肃的点点头。


「我去拿,」她轻轻的说。哈利拍了拍自己的头,然后离开。赫敏担忧的看着他离开,她看向德拉科,然后她张大眼睛。她很快走过去,把她冰凉的手放上他的前额。


「你还好吗?」她问,「你看起来苍白极了──你喝了你的药了吗?」


德拉科颤抖的握住她的手,他吻着她的指节。


「我很好,」他喃喃道,尽管他的感觉糟透了。她叹了一口气,像是了解那困扰着他的是一些小事。


「我最好是在哈利决定冲进女生宿舍找那个东西以前把手镯拿给他。」


德拉科粗鲁的把她拉到腿上开始吻她,享受着她融化在他怀里的感觉。一开始他吻的很温柔,接着突然变得很激烈,像是在说服自己,他对她有的感觉仅仅是激情的冲动,没有别的了。她用双手抓着他的脸,强迫自己离开他的身边。


「我是说真的──我必须去拿魂器。我之前有看过他这样──他完全没有耐心。我会在我们毁掉金杯的房间跟你见面…要是,你想这么做的话。」


「我想这么做,」他说,然后又一次的吻上她。赫敏在他的嘴里笑出来,然后推开他。


「晚一点,」她跟他保证。她跳离他的大腿,在他能抓住她以前跑掉。她绕过史莱哲林的沙发,要走出去。


「赫敏?」他压抑的叫道。她叫了一声然后停下来,好像撞到墙一样。他看着她重新调整自己的表情,然后他笑了起来。


「没事了,」他轻快的说。


她的眼睛瞇了起来,充满困惑和不确定,然后她摇摇头走了出去。德拉科重新躺回座椅,他把手放到头的后面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到底该怎么做,生活还能回到正常的状态吗?他不能真的爱上赫敏格兰杰,这是不可能的。


他想象着他父亲知道这消息的表情。老天,卢修斯绝对会禁止他们的这段关系…然后德拉科将会告诉他自己的父亲那都是废话。


德拉科的手抓着他的头发。


该死,他开始变得像个葛来分多了!


***


赫敏惊讶的离开史莱哲林公共交谊厅,感到前所未有的困惑。她自己的名字不停的撞击着她的脑袋,是什么让德拉科开口叫她的名字?他从来没这样叫过她…一次都没有。他总是叫她”格兰杰”,一直都是。想起这个事实,她觉得又温暖又冰冷,然后咒骂着自己只为了这个简单的字就让他影响她这么深。该死的德拉科马尔福!她有可能搞清楚他吗?


哈利不耐烦的在葛来分多公共交谊厅等着她,他一言不发的看着,直到她从房间里拿出了一个装着魂器的皮袋。


「所以…你和马尔福…?」


赫敏的脸红了,她突然了解到那件事甚至都还没发生,而哈利可能发现他们一起,在德拉科的床上。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她有些胆怯的问。


「金妮跟我说你一直没有回房间…我可以算是猜的。」


「我们只是睡觉而已,」她防御的说道。


「好,」哈利适当的说,她瞪着他。


「金妮在哪?」


「吃早餐,她对我一直朝罗恩大叫感到厌烦了。」


「罗恩又在哪?」


「八成在魔法石的房间里,他去找需要的东西了,盐巴、蜡烛、还有那些。」


「你不该对罗恩发脾气,不告诉你这件事是我的主意,这有很好的理由,我必须这么说。」


哈利皱眉,「你不认为我应该知道我自己的母亲现在成为了尸鬼吗?」


「不,我不这么认为。这一切都只会让你难过。」


「是啊,没错,我以前会觉得难过,但我已经学会如何处理这件事了。你打算要去换衣服,还是你要穿着睡衣和我们一起摧毁魂器?」


她差点为了激怒他而要穿着睡衣走下塔楼,但就在小小的僵持后,她回到房间换上衣服。


***


摧毁手镯魂器的过程就像金杯一样,只不过这次多了纳威、金妮、和卢娜这些观众。德拉科不停打着哈欠,这让整个仪式看起来随便了许多。赫敏光是看着他就觉得累,他们,无论如何,还是小心没有出错的完成了这件事。


当他们走出保护圈时,哈利心满意足的搓着手,把那个镶有蓝宝石的发黑手镯放在原来的地方。


「太好了,另一个魂器被了结了,」德拉科说,「我要回去睡觉。」


他们跟着马尔福一起回到三楼,差点被疯狂的韦斯莱双胞胎撞倒。


「找到你们了!」乔治大叫。


「我们找遍了所有地方!」


「发生什么事?」赫敏问。


「爸爸收到一个关于珀西的消息,他们想用他跟焚锐灰背交换!」


「什么?伏地魔怎么知道灰背在我们这里?」哈利问。


「这个嘛,魔法部知道,而那个人看样子有个顾问团在那。」


「不管怎样,我们没有打算还回焚锐,我们有个计划。」


双胞胎开始下楼,他们边走边谈着计划,当他们说完后,赫敏赞同的认为这或许真的能成功。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