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45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45: 救援和潜逃


大厅又陷入一阵骚动,德拉科开始认为,骚动其实是跟着韦斯莱一家在走的。


他坐下来,咬了一口黄金苹果,人群开始吵了起来。人质交换的地点在伦敦的特拉法加广场,所有的韦斯莱都想去,意料之中。


那个红发的凶暴女孩立刻就被排除在名单之外,她开始大声尖叫抗议,气得直跺脚。德拉科决定要送波特一对耳塞当生日礼物,要是他们都能活到那时候的话。


赫敏坐到德拉科旁边,伸手拿了一串葡萄,他们的屁股靠在一起,而他们肩膀的一部分也重迭在一起。他试着回想,她之前有坐得离他这么近过吗?那让他感到一丝紧张。


德拉科开始心神不宁,此时罗恩也加入了争执的行列。韦斯莱太太显然是禁止亲爱的罗恩甜心加入救援行动,尽管他已经成年了。而当波特宣布他要加入的时候,嘶吼声也变得更加不受控制。卢夫昆爵通过飞路网现身,他开始宣读命令,大人们全体一致通过,活下来的男孩成为留在霍格沃茨的男孩。昆爵支持茉莉的看法,宣告罗恩也要留在这里,八成是为了激怒波特,德拉科猜想。魔法部看样子不是很喜欢哈利,三个忿忿不平的葛来分多坐到了德拉科和赫敏旁边。


「别以为我会忘记你,马尔福,」昆爵警告德拉科,「一旦我回来以后,我们就会立刻对提特莫赛博和阿不思邓不利多的死做全面调查。」


「西弗勒斯斯内普杀了邓不利多!」赫敏生气的大叫,她就像是生气的母狮一样维护着德拉科,「而莫赛博几乎杀了我们所有人!德拉科是自卫!」


「我们会调查清楚,」昆爵简短的说,「带那个狼人过来。」


卢平拉着焚锐走了进来,他看起来脸色苍白。那只狼人看起来随性而放松,房间里很快就变得空无一人,他们都分组前往魔法部去了。他们要从魔法部幻影移行到伦敦。


「为什么你不去,赫敏?」罗恩问。这个地方现在几乎没什么人,只剩一些霍格沃茨的职员,像是麦格和庞芮夫人。德拉科猜想海格应该在某个地方走动,或许飞七也是,当然了,还有人马。


「我认为大部分的总部成员加上半数的魔法部职员已经足以救援珀西了,」她说,「更何况,我们还有一个小玩意需要找。」


罗恩低声抱怨,「又要去图书馆?」


「你猜对了。」


「我们要去找每一本该死的书,只要它们有提到一点点高锥客葛来分多的话,」哈利忿忿的说,「我们要找到最后一个魂器。」


他们离开时纳威加入了他们,所以他们在他拿了一迭食物后拉着他一起前往图书馆,卢娜也加入了他们。德拉科本来计划要回去睡觉,不过在吃过早餐后他觉得清醒多了。


***


德拉科坐到长桌的一边,赫敏在他对面。如果她在纳闷他为什么不坐到她旁边的话,她也并没有开口问。事实是,当她靠在他身上时(就像卢娜现在做的),他就没办法清楚思考。而现在,那个雷文克劳女孩亲昵的靠在德拉科旁边就像只开心的小猫,她黏在他的左手上,另一只手随意的翻着一本书,她的头亲密的枕着他的肩膀。


「你们觉得黑魔王为什么会想要用韦斯莱跟灰背交换?」德拉科突然发问。好几对百般聊赖的眼睛都集中到他身上,「这难道不奇怪吗?」


「他一定是有什么计划要让焚锐执行,」哈利说。


「我敢说确实如此。但问题是,食死徒对他来说都只是消耗品,坦白说,我认为他宁可直接杀了韦斯莱,也不会想做什么麻烦的人质交换,这样太多余了。」


罗恩站起身,开始像哈利平常一样来回踱步。由于没有人有更多的想法能够讨论,他们的注意力又回到手上的书。哈利和金妮走到窗台边,比起看书,他们花了更多时间在看对方的眼睛。照这样的进度,要找到有用的信息大概要花上六个礼拜。


卢娜抬起头,在德拉科的下巴上亲了一下。他看见赫敏露出了嘲讽的冷笑,并对他扬起了一边的眉毛。


「呃…卢娜?」


「什么事,德拉科?」


「你知道那个,格兰杰和我是…应该可以算是…在一起吧?」他强迫自己说出来。赫敏两边的眉毛都因为这个声明而扬起来,德拉科皱眉,她不需要看起来这么惊讶。


「喔,是的,」卢娜说,「你们两个显然是热烈的爱着对方。」


赫敏的脸颊因为这个评论冒出饶富兴味的粉红,而德拉科脸色苍白。


「那,你为什么还要亲我?」德拉科坚持的问下去。他抬起手,用拇指擦去脸上的唇印。


「因为你很好闻,而且你现在一直都对我很好,不像以前很可怕。现在你很体贴,而且我很喜欢亲吻。」


「或许你该试试亲吻一下其他人,」德拉科建议。卢娜坐起身,转过头看向四周。纳威就坐在附近,当她的目光锁定他时,他的脸立刻变得火红。


「也许我真的该这么做,」她同意。她滑过长椅,在纳威能跑掉以前,她突袭了纳威。她给了他一个热情的吻,隆巴顿的眼睛张的像盘子一样大,在她放手以后他还是僵在原地。卢娜啧舌。


「你像块木板一样硬,纳威,你应该学着放松。」


赫敏开始偷笑,尽管她试着掩饰,但德拉科还是听见她了,他对她笑了一下。至少卢娜不觉得无聊了,那个雷文克劳女孩站起身,走了两步之后,她前进的方向显然是对准了罗恩,他惊吓的往后退。


「等等,卢娜,我确定关于亲吻的事情只是马尔福在开玩笑,」他很快的说。


「不要害羞,我看过好几次你跟拉文德布朗接吻的样子。」


罗恩退到一张桌上,卢娜扑了上去,他反抗的大叫淹没在她的吻里。其他人眼睁睁的看着卢娜拒绝放开韦斯莱,她的手绕着他的脖子,就像一条蛇困着牠的猎物。


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后,韦斯莱开始放松,他的手开始滑向卢娜的腰间,德拉科困惑的看向赫敏,而她的双手都压在嘴上避免大笑出声。韦斯莱和罗古德看样子完全忘记他们其他人了。


「至少,她不会再过来亲我了,」德拉科小声的说。他们试着忽视在一旁亲热的情侣,把注意力集中在书上,但德拉科一直瞄着赫敏脸颊上的美丽红晕,他需要不停的反抗把她拉到书柜边吻她的欲望。


麦格突然出现在门边,卢娜发出一声讶异的叫声放开罗恩,韦斯莱看起来一脸茫然。


「你们全部跟我来,」麦格严厉的说,「不要问问题,快一点。」


赫敏担忧的看了德拉科一眼,但她站了起来跟着校长走出去。


***


他们全都上楼进了麦格的办公室,当办公室的门安全的在他们身后关上,她说,「焚锐灰背和其他的食死徒逃跑了。」


「你说焚锐逃跑了是什么意思?」哈利厉声问,「从总部手中逃跑的?那珀西怎么办?」


麦格摇头,「灰背没有跟总部的人在一起,他一直都在楼下的地牢。跟他们一起离开的是尼法朵拉唐克斯,她装成灰背的样子。」


赫敏惊呼一声,德拉科很困惑。难怪卢平看起来就像他要吐了一样。


「所以,你说焚锐逃跑了是…」赫敏提醒。


「没错,从赫夫帕夫地牢,海格去那边确认,结果牢房的门都被打开了。」


「虫尾呢?」德拉科问。


「也不见了。」


「是谁让他们离开的?」哈利大吼,「他们不可能自己离开!」


「这个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麦格谨慎的说,「你们全都待在这里,我和其他人会搜索校园。」当她的眼光移到哈利身上时变得锐利无比,「我是说真的,波特。」


哈利老实的点点头,就连德拉科都差点相信他真的会好好的待在这。只要波特想,他真的能变得一脸无害。


校长走出办公室,她前脚一离开,波特的样子就变了。


「我要去拿劫盗地图,我不敢相信我居然忘了确认!」他说。


「我跟你一起去,」金妮说。


「不行!这太危险了!我──」


「不要跟我说那些垃圾,哈利!」那个凶暴女孩尖叫,「现在,我们可以站在这里吵一整天,或是我们可以直接去拿那个该死的东西!」


波特气恼的拉着头发,一、二、三、四,德拉科哀伤的摇摇头,要是他继续跟这个金妮韦斯莱在一起,哈利在二十岁以前头就会秃了。


「随便你!你们都待在这里,我们很快就回来。」


***


赫敏在看储思盆的记忆;德拉科躺在椅子上;纳威站在佛客使的旁边,然后开始摸着那只凤凰,德拉科想着那个鸟的树枝什么时候才会被移走;卢娜巧妙的把罗恩带到窗台边,然后他们继续先前的亲热戏码。邓不利多的画像是空的,那个死掉的校长大概是跑去其他画像里喝茶了。他的目光落到分类帽上头,破烂、丑陋的东西,但至少它够聪明,能在德拉科把那脏兮兮的东西带到头上以前就将他分进了史莱哲林…


「格兰杰?」德拉科正困惑的看着高锥客葛来分多的宝剑,她的咖啡色眼睛看向他。他指了指那把剑,「剑鞘在哪?」


赫敏看着那光秃秃的剑,然后她吸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她转身跑向楼梯,德拉科讶异的看着她消失不见。


「别再来了,」罗恩小声说,就像被她飞奔的样子吓到,卢娜也停止他们的热情拥吻。


「我应该追上去吗?」德拉科问。


「反正她也不会告诉你什么,我不认为灰背会出现在图书馆,那里应该是她要去的地方。最好在这里等哈利,这样我们就能知道她的位置。」


***


赫敏并没有前往图书馆,她走向四楼,同时警戒着教授们跟潜逃的食死徒。进入装备展示厅后,她停了一下,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她跟德拉科之前就是在剑鞘展示柜的前面热烈的拥抱在一起。她脸红了起来,她想到她当时弯下身去看那块简介,而德拉科抓住她…她叹了一口气,摇摇头甩开这个记忆。马尔福就算不在她的身边,也能让她脸红。


她跪下来看着那块介绍。


名剑剑鞘展示区,基浮奥勒顿的宝剑,佛狄澳,在巨人乎特克杀了奥勒顿后,宝剑被扭成巨结赫敏跳过这段,葛来墨皮克斯水怪她的眼睛搜寻着她需要的单字,高锥客葛来分多剑身收藏于校长办公室,其剑鞘集美丽于一身,以红宝石与


赫敏用一个咒语击破了玻璃展示箱,伸手拿出那个镶嵌着红宝石的剑鞘。这么轻易就拿到让她摇了摇头,高锥客葛来分多只留下了两样物品,帽子还有宝剑,他们完全忽略了剑鞘。这是最后一个魂器,汤姆瑞斗要进入这个满是尘埃的装备展示厅简直就是太容易了。


她的手摸过坚硬的皮面和边缘的黄金,这真的非常美丽,可惜很快它就会成为一团金属团块、烧毁的烂皮和珠宝。她很快离开了那里。


***


哈利冲进房间,后面跟着金妮,他抓着一卷羊皮纸和一块布。


「斯内普在这里!」波特大叫,他声音里的音调像是在说都是德拉科的错。


「你在说什么?」德拉科冷静的问,波特把那张羊皮纸摊开放在麦格的桌上。


「你们看!」


那是一张学校的地图,上面有很多细小的名字在移动,德拉科讶异的看着那些移动的小名字。


「你这是哪来的?你这个混蛋,难怪你们总是可以轻易的跑出去。隐形斗蓬还有这玩意?该死,这完全不公平。」德拉科的眼睛瞇了起来,他回想起波特有几百次能用这张地图…现在他想通了,波特完全浪费了这个有用的东西,他可以用它对德拉科做一些极不好的事,闯进史莱哲林公共交谊厅,或是…


「先不要管那些,你看!」波特的手指着地图。西弗勒斯斯内普就在上面,跟着他的是彼得佩迪鲁、焚锐灰背、还有盖瑞高尔。


「斯内普放他们出来的?」德拉科很困惑,「但是,他应该是帮我们的。」


「看样子他又一次转换阵营了,」哈利怒冲冲的说,「有任何人对这感到惊讶的吗?」


德拉科很惊讶,但波特太过激动,而无法做出理性对话。


「他们这是在哪?」马尔福对这张地图有点难以适应,他转着他的头看着。


「他们在往密室走,在爱哭鬼麦朵的厕所。」


「为什么他们要去密室?」罗恩问。


「我不知道,但我们要去阻止他们,赫敏在哪?」


「我们要问你,」罗恩说,「看看地图。」


他们快速的看了图书馆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不过他们很快就看到赫敏从装备展示厅出来,正朝着楼梯的方向。德拉科安心的吐出一口呼吸,他注意到没有任何一个名字在她附近。


「罗恩、马尔福,跟我来,我们要跟上斯内普。金妮、卢娜、纳威,留在这里等赫敏,告诉她我们去了哪里。」


「什么?」金妮大叫,「不要!我们要跟你一起去!」


金妮,你能不能就一次不要跟我吵?」哈利咆哮。她的双手环抱在胸前瞪着他,德拉科想着波特应该为了他的生命着想──还有为了他的头发──攻击这只小怪兽就是了。


「我们会在这里等赫敏,」金妮咬着牙说,「然后我们会跟上你。」


「随便,」哈利不爽的说,「我们走!」


哈利跑下楼梯,韦斯莱和马尔福跟在后面。通往密室的路和赫敏回来的路位于相反的方向,德拉科希望她能安全回到麦格的办公室,然后,他想起了挂在他脖子上的硬币。


在跑步的时候使用它有点困难,他握着那枚硬币,给赫敏传送了一个讯息。


你还好吗?

很好,我拿到了剑鞘,我认为那是个魂器。


德拉科吸了一口气,罗恩好奇的看了他一眼,但波特仍然用会扭断脖子的速度在冲下楼。葛来分多──总是急急忙忙的跑去送死,越是靠近危险,他们就越开心。


斯内普把食死徒放出来,我们正要去找他们。

什么?他们在哪?我跟你们一起去!


德拉科对这些和金妮韦斯莱差不多的话眨了眨眼,格兰杰永远都不可能会变成像那红发的凶暴女孩一样尖叫嘶吼的泼妇吧,她会吗?他笑着甩开这样的想法,他可以用一个吻来让她闭上嘴,要是真的发生这样的事的话。


不,你或许应该先毁了那个剑鞘,金妮、卢娜、还有隆巴顿都在麦格的办公室,他们可以帮上忙。


接下来是短暂的停顿,哈利带着他们跳下葛来分多最爱的自杀楼梯。德拉科停了一下,看着她传来的回应。


小心点。


德拉科露出得意的笑容。完全没有大吵大闹,她真的是个完美小姐。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