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46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46: 贝拉雷斯壮


赫敏一踏进麦格的办公室,金妮立刻开口。


「我们要快一点!」金妮大叫着抓着她的手,「哈利和──」


「我知道他们去哪了,」赫敏冷静的说,挣开了金妮的手,「在追上去之前,我们要先做一件事。」


金妮不解的看着她,「但是…是斯内普!」


「德拉科不会让哈利一头冲进战争里,更何况,我们还不知道斯内普究竟站在哪一边。」


「我们知道灰背站在哪一边!」金妮大叫,几乎要飙出泪,「老实说,你对马尔福的信心根本就是──」


赫敏看到桌上的劫盗地图,然后很快的跑去察看。她看到哈利、德拉科、和罗恩已经接近爱哭鬼麦朵的洗手间,赫敏开始搜索其他地方,她看着他们之前销毁魂器的房间,他们要再去那里一次,因为里面还留着他们需要的东西。


「喔,不好,」赫敏喃喃道。贝拉雷斯壮走在通往三楼的楼梯上,其他三个人也集中到地图上方,纳威脸色发白。


「看起来她只有一个人,」赫敏说。


「很好,」金妮断然说道。


***


爱哭鬼麦朵在这一刻并没有哭哭啼啼,一个巨大的洞口显示着前一个人才刚使用过,那是密室的入口,不用怀疑。至少那不是马桶的一部份,德拉科想着,他试着想一些比较正面的想法。史莱哲林在想什么啊?


「喔,我的天啊!」麦朵看到他们时大叫道,「我的厕所今天真是忙碌!好多人进进出出的。」


「有谁在这里进出过,麦朵?」德拉科问。她透明的身体穿过房间站在德拉科旁边,身体的一部份溶在他的手臂上。


「喔,是你!」她轻柔的说,「昨天晚上你洗完澡后我就没看见你了。」


德拉科的脸红了一点,麦朵看样子从没错过德拉科在霍格沃茨的任何一次沐浴。


「你知道他们是谁吗,麦朵?」他抢在任何可能与他的沐浴习惯有关的评论出现前发问。


「喔,是的。恶心的飞七先生在这里进进出出一整天,他真的很无礼!还有那个之前救了你一命的油头教授,就是在,」她伸出一只指控的手指指向哈利,「要杀你的时候!」她啜泣一声,然后羞怯的看着德拉科,「虽然我有一点希望,要是你死了就可以在这里陪我。」


她咯咯笑着,德拉科想着花上他一辈子的时间和麦朵待在厕所里,简直就像在地狱里像煎饼慢慢的被翻烤到死一样。


「飞七?」波特粗鲁的说,「他在那下面干嘛?」


麦朵没理他,显然她还在为了哈利差点杀掉马尔福的那个神锋无影意外而不高兴。


「有其他人跟他一起吗?」德拉科问。


「那个肮脏的教授。飞七早上一个人跑下去,上来的时候就是那个教授跟着他一起。」


「斯内普,」德拉科补充。


「就是他,」麦朵咯咯笑,「斯内普走出来,然后带了其他四个人回来。」


「杜鲁哈、高尔、灰背、还有虫尾。」


「你说是就是,他们我一个也不认得。」


「我很好奇飞七去哪了,」罗恩说。


「焚锐八成把他吃了,」德拉科回答,哈利做了个恶心的脸。


「我也不希望飞七发生这种事,你认为他是被夺魂咒控制了吗?」


「谁在乎?」德拉科说,「我们难道不下去了吗?」他开始觉得波特和韦斯莱有点迟疑。哈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说的没错,我们走。」


罗恩耸耸肩,「我讨厌下去那里。」


哈利走到密室的开口,然后看着那条巨大的水管。


「我很纳闷他们是怎么打开的,除了我跟伏地魔之外,还有谁能讲爬说语?」这是个让人发冷的问题,他们没有人说出答案。


「下面见,」哈利说,然后跳进水管。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德拉科看着哈利消失在那条恶心的入口时说。罗恩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他对他敬个礼然后跟着波特一起下去。在韦斯莱也消失后,德拉科叹了一口气走向前,这绝对会是德拉科一生中最讨厌的事之一──滑进一条潮湿,覆满黏液的水管,在重力下不断加速,直到他落在罗恩韦斯莱的头上。马尔福微微晃了一下,然后重新站稳,他会被黏滑的脏污包围,这比之前的泥土还要糟上一百倍。


德拉科立刻在自己身上下了一个清洁咒,他痛恨用这个咒语,因为那该死的痛的不得了,但这样也比全身搞的一身脏要好的多。


「我的老天,马尔福,你难道要一直保持着从杂志里走出来的样子吗?」当德拉科优雅的和他干净的头发滑下来时,波特不屑的说道。他皱着眉看着波特,他的头发全都往上飞,有些黏黏的东西就落在上面。德拉科一脸恶心的在他身上用了个清洁咒。


「噢!」波特大叫出声,马尔福开心的笑起来。至少,那个被选中的人现在变得干净了,即使他并不感激。德拉科若有所思的看向罗恩,他飞快往后退,躲在一块岩石后方。


「我宁可脏一点!」他大叫。


马尔福大笑,波特说,「不要多说话,马尔福,走就是了。」然后他停了下来,他拿起手上的布将它交给德拉科,「穿上这个。」


「你的隐形斗蓬?为什么是我穿?」


「我们不能全都穿着这个,就算只有两个人我们也都太高了。那些等着我们的人只会预期到罗恩跟我出现,但是你?还是尽可能保持这个秘密。」


这条黑暗的水管道路似乎无穷无尽,一个缠绕着蛇的门在他们眼前打开,一团奇怪的绿色荧光引导着他们向前走,哈利的脚步很慢,直到他强迫自己往前进。


「这里就是你和巨蛇对战的地方,是吧?」德拉科小声的说。波特点点头,马尔福想着波特比他认为的还要更勇敢。这个地方让人不寒而栗,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而言,这里肯定是让人吓破胆,尤其是知道死亡的巨怪就等在前方。


他们进入密室,哈利举起魔杖,他使用了路摸思试图照亮可能躲在房间里的任何东西。


「偷偷溜进去不会比较好吗?」罗恩短促的说。


「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哈利决断的说,那光线照出了三个人:彼得佩迪鲁、焚锐灰背、还有西弗勒斯斯内普。


***


贝拉雷斯壮站在装着剑鞘的展示箱前,她的拳头握的很紧。


「在找这个吗?」赫敏甜甜的说。贝拉转过身,赫敏的左手把玩似的拿着那个剑鞘。


「速速前,剑鞘!」贝拉毫无预警的叫道。那个皮袋飞出赫敏的手中,但皮制的绑带牢牢的绑在她的手腕上,剑鞘盘旋在空中,使劲的要飞到贝拉那里。


赫敏啧了一声,「喔,不,这没有这么简单,」她说着,然后对雷斯壮发射一个全身锁咒,她很快闪到一边。金妮和卢娜加入了战斗,好几发光束朝贝拉射过去。一个巨大的盾牌从墙上落在贝拉前方,那些魔咒都被弹开,她毫发无伤。赫敏把那张盾牌变形成携带随身镜,贝拉把镜子丢到一边,镜子立刻碎裂在地上。


「七年来的坏运气,贝拉!」赫敏叫道。


「黑魔王会抚摸着你们死亡的尸体!」贝拉厉声怒吼,朝金妮射了一道绿色光束,她跳上楼梯避开了那一击。赫敏回敬一道魔咒,但贝拉躲到房间内的另一个展示装备后,那魔咒击中她的头发。卢娜躲在长戢展示柜后方,随机朝贝拉发射魔咒,纳威不知道跑哪去了。


「哈利会阻止你亲爱的黑魔王!」金妮愤怒的大吼,她开始往上爬。贝拉大笑,她伸出头对赫敏发射一道咒语,她把咒语反弹回去,那咒语在展示厅里发出空洞的铿锵声。


「哈利波特?」贝拉吐了一口口水,「那个白痴小孩?他的日子快结束了,他无法活着度过他的生日。」


这个言论激怒了金妮,她疯狂的朝贝拉发射一道又一道的魔咒,房间内到处都是被展示装备反弹纷飞的咒语,卢娜加入她的行列,朝贝拉发射着没人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魔咒。赫敏希望不要有人冲到前面去攻击她,但她在雷斯壮短暂的俯下身时冒险前进,想跑到贝拉的后方。雷斯壮发现了她,她立刻朝赫敏射了一个魔咒,她拉起剑鞘阻挡,那道绿色的魔咒包围着剑鞘,赫敏感到一股强烈的冲击力,贝拉发出警觉的尖叫,她们两人都松了一口气,索命咒对魂器不起作用。


「不要弄坏了黑魔王的小玩具,贝拉!」赫敏嘲笑道,然后立刻朝贝拉发出一道攻击,射偏了──就差一点。可恶,她速度太快了。金妮和卢娜并没有减缓她们射出的魔咒,贝拉躲到一边只露出脸上的一小部分。赫敏担心雷斯壮可能会做些疯狂的事,任何能激励自己的事──任何事,就是这个,一个蓝光从贝拉身后射过来,接着她就被包在一个巨大的透明泡泡里。


那个黑发的疯狂女巫射出魔咒,那魔咒在泡泡里反弹,最后击中她自己。她因为愤怒而尖叫着──或是因为疼痛──他们没有人能听见她的声音。


「她没用阿哇呾喀呾啦算她好运,」纳威说。赫敏惊讶的对他笑了笑,他显然是跑下大厅,从另一边的门进入了奖杯室。


「聪明!这也是隔音的!」金妮说,然后笑了笑。


「我从来没看过这样的魔咒,」赫敏说,「你在哪学到的,纳威?」


「弗雷和乔治,」金妮替他回答。贝拉在里面试探的发射其他咒语,但都是一样的结果。她现在在里面发狂的跳上跳下,用她的魔杖和拳头垂打着泡泡壁。「她或许会想停下来,要是她继续这样,空气很快就会用完了。」


赫敏吸了一口气,「你是说,那里面是密闭的?」


「没错,要是我们不放她出来,她就会死,」金妮冷淡的说。纳威的表情很坚定,赫敏想到贝拉就是将他的双亲折磨到发疯的人之一。要是他想让贝拉留在里面,她也无法真的责怪他。纳威叹了一口气。


「我们最好把她放出来,」他说。


「要怎么在她不杀了我们的情况下这么做?」金妮忿忿的质问。


「我们可以把她飘上天花板,然后再解除咒语,」卢娜建议。他们全都抬头看着那个大约有六尺高的天花板。


「那大概也会杀了她,」赫敏评论道。


「真是不幸,」金妮冷冷的说。赫敏叹了一口气,时间一直在流逝,而他们还需要毁灭魂器。他们很快做了个计划,卢娜把贝拉的泡泡飘上空中,那个食死徒靠在泡泡边缘发出警告,对他们发出无声的怒吼。整个行动协调的非常好,赫敏必须承认。纳威取消泡泡魔咒,金妮使用全身锁咒确保贝拉直直的掉下,赫敏则是减缓那食死徒坠落的速度。当赫敏从贝拉无法动作的手中取走魔杖,她的眼睛瞪着他们满是全然的愤怒。


「下次运气比较好,」卢娜欢快的说。


「没有下一次了,」金妮咬牙切齿。她和纳威变出了非常多的绳子,他们牢牢的绑着贝拉,那让她看起来就像是土色的木乃伊。赫敏很快的施了个护法讯息,把事情的经过全都告诉麦格。很显然,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听从指令待在她的办公室里。


「我们最好快点毁掉这个东西,」她说。


***


「有你们的加入真不错,波特,韦斯莱,」焚锐露出可怕的笑容。


斯内普摇摇头,「没有其他援手?我发现你就像以往一样鲁莽,波特。我从来就不期望你有学习能力,不过有时候你仍然是让我失望。」


「去你的,我真的很不想让你失望,是不是?」波特不屑的说。斯内普露出相同的表情,他的眼睛闪闪发亮。虫尾和灰背开始向前走,德拉科,隐形的状态,他侧着身溜到柱子后方。杜鲁哈和高尔不在这里让他觉得很担心,他们跑哪去了?另一个地道?还是躲在其他柱子后面?


「哈利波特,是吧?」灰背嗥叫,「你新鲜的肉体会是我美味的点心。」


「退下,焚锐,」斯内普尖刻的说,「这以后还有很多时间,波特在我们离开后还可以跟很多其他玩伴做个小小的娱乐。」


斯内普在周围施了个魔咒,那些食死徒们融入了黑烟里。德拉科很快跑向前,他猜想那是他们的目的地──但那是去哪里?他听见咳嗽声然后跟着那个声音前进,他跑进那团烟雾,他希望他有带着他的手提灯──那在黑色的烟雾里十分有用。他一直抓着他的斗蓬帽延遮住他的脸,过滤掉眼前的烟雾。


德拉科跑得有点太快了,差点撞上某个人。「是你吗,虫尾?」焚锐厉声抱怨,「看好你的路,你这个愚蠢的白痴!」德拉科小心的后退,他怕那狼人会认出他的味道,还好,这阵烟雾似乎是掩盖了这一点。


「你在说什么?」彼得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你们两个可以闭上嘴到里面来吗?」斯内普嘶声道,「波特不会在那里待太久,我确定黑魔王会想准备好迎接他的大驾光临。」


德拉科的心在听见这个证实的时候沈了下去──伏地魔在这里。他尽可能安静的跟着脚步声跑,然后他听见清晰的石头碰撞声,是一个入口。食死徒走向一道黑墙,那走道像是位于萨拉札史莱哲林的雕像下。黑色的迷雾开始散开。


罗恩韦斯莱在嘶吼,马尔福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听见波特也在叫着。德拉科离开烟雾,他把衣服压在嘴上咳着。当他又能看见时,他震惊的站在原地。好几个摄魂怪从柱子边飘过来,韦斯莱站在波特后面,他疯狂大叫,像个白痴一样挥着魔杖。一只银色的雄鹿从波特的魔杖里射出来,赶跑了几只摄魂怪,它们飘在空中试着逃跑。一只大胆的摄魂怪从背后靠近韦斯莱,罗恩惊恐的转过身。


「疾疾护法现身!疾疾护法现身!」罗恩尖叫。银色的烟雾从他的魔杖前端射出来,然后又消失。波特转过身,又发出一个护法解决摄魂怪,但哈利之前解决的那几只不再逃跑──它们很快飞上天花板,朝下俯冲。德拉科开始冒汗,这根本没用,他把隐形斗蓬甩到肩上跑向前。德拉科的护法从他的魔杖射出来,赶走了包围着波特的摄魂怪。德拉科靠在哈利旁边──哈利的绿眼睛狂乱的张大。


「太多只了!」哈利叫道。韦斯莱终于成功使出护法,像老鼠的狗从魔杖尖端跑出来冲向摄魂怪。其他几只开始重新整队。


「把他们打散──不要让它们聚在一起!」德拉科大吼,又一次射出他的护法,「还有,不要让它们靠近我!」


他让自己冷静,然后举起魔杖使出束缚咒,在这么多摄魂怪的包围下这样做很困难。幸运的是,罗恩的成功似乎让他冷静下来,罗恩开始可以持续做出护法。他跟波特两个人联合起来组成防护,德拉科的声音升高成大吼,摄魂怪开始盘旋上升,一团黑色的云集中在天花板,像是试着要逃跑。马尔福努力将他们束缚在控制之下。


最后一切都结束了,德拉科阻止波特正要发射的下一个护法。


「等等,」他喘着气,喉咙刺痛,那些逃跑的摄魂怪全都集结在一起,但它们没有打算冲下来。他们威吓般的飘在上面──就像一朵邪恶的乌云。


「你做了什么?」波特惊讶的喘着气。


「一个束缚咒,」德拉科疲累的说,「这就是魔法部──还有黑魔王──控制他们的方法。要一次抓住这么多很困难,该死的斯内普是黑魔法的高手,我敢说这对他来说只是小孩子的游戏,咒他下地狱。」


韦斯莱突然爆出虚弱的笑声,波特好奇的看着他。


「很棒的护法,马尔福。」


德拉科皱眉,「我宁可不要讨论这个。」


波特对他笑起来,「一只独角兽?有谁想的到?」


「闭嘴,波特。」


「我是说,那是纯洁的象征,这很让人惊奇。」


「我们还要不要追上斯内普?」德拉科厉声说。这个至少把波特带回了现实,尽管韦斯莱还是笑得像个呆子。


「他们去哪了?」哈利问。


德拉科指了指前方,「我们要先找到门。」


波特看了挂在天花板上的摄魂怪一眼,然后很快的走向史莱哲林雕像。


「一只独角兽,」德拉科听见韦斯莱的细语。德拉科想要抓他的头发,现在,他知道为什么波特总是这样做了。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