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47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47: 第二个密室


赫敏尽可能的迅速完成保护圈,她又一次站在朝东的方位;纳威取代哈利的位置;卢娜则是在南方;而金妮取代德拉科的位置站在西方。赫敏突然非常想他,但她想着,金妮韦斯莱很适合作他的代理人,他们的性格很相像,即使是现在,金妮不耐烦的踱着脚的样子也很像。赫敏微笑了,她知道德拉科对这样的说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她举起魔杖,然后开始。


***


他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找到入口。因为韦斯莱,在所有人面前,在上面绊了一跤。毫不夸张,他踩到德拉科身上穿的斗蓬,然后将手压在墙上好平衡自己。


「去你的,韦斯莱,你可以不要这么笨手笨脚的吗?」德拉科抱怨。


「那个斗蓬是隐形的,马尔福,你这该死的──」罗恩想大骂,但他的话被一声巨响打断。那个巨响从史莱哲林的脚边传来,那地面慢慢打开,哈利立刻把缝拉的更大。一个黑暗狭窄的走道显现出来。


波特往前走了一步,但德拉科拉住他的肩膀。哈利的绿眼睛闪闪发亮。


「这是我的战斗,马尔福,我要走第一个。」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就像往常一样,那里一看就有很多不对的地方,波特,但我目前没有打算阻止你自投罗网。」


哈利对他扬起眉,德拉科笑了起来。


「我认为应该先把黑魔王的朋友还给他才公平,你不认为吗?」


说完这个,他挥了他的魔杖下达指令。那群聚在一起的摄魂怪乌云打散了队伍俯冲下来,它们跟着一团疾风一起飞进地道,那风非常冰冷,它们身上的破布飘扬。韦斯莱在那团黑雾经过身旁的时候大叫着退到一边。


哈利叹了一口气,然后笑起来,「马尔福,我讨厌承认这点,不过有时候我真的很高兴你这么邪恶。」


德拉科大笑。


「很高兴你终于开始感激我了,波特。走吧──摄魂怪不会占用他们太长的时间。」


哈利就像是典型的葛来分多走进走道,韦斯莱跟在后面。德拉科确认自己完全隐藏在斗蓬下之后才跟上去。


那走道只有几尺的长度,另一头是另一间密室,那间密室是圆形的。他们三个停了一下看着眼前的混乱,好几个食死徒不停的大叫,使着不同的魔咒在攻击摄魂怪。德拉科愉悦的欣赏着眼前的景象。


在他们的前方,拉尔召唤了一个护法──鳄鱼?──甩开了一只摄魂怪;在他后面,克拉在大吼大叫,着急的对另一只下咒;在他旁边,高尔召唤了另一只护法──一只狒狒,这有什么让人惊讶的吗?──但那只护法很虚弱,无法对付摄魂怪太久的时间。


德拉科的眼睛扫瞄着房间的其他部分,克拉旁边的地板上躺着唐克斯──看起来怪异又可怕。她的发色是像老鼠一样的土色,她被绑在地上,没有反抗摄魂怪的能力。德拉科向前靠近。


在她后面,焚锐灰背看起来像是在施展束缚咒。


房间的中央,一个五芒星的图案刻在地面上,中间坐着伏地魔,德拉科认出那张椅子是从马尔福庄园拿出来的。黑魔王看起来百般聊赖;椅子的旁边,虫尾畏缩的把手抱在头上;椅子的另一边,多比在一个小型铁笼里;斯内普站在佩迪鲁的后方,前魔药学老师轻松的施展一个奇怪的紫色魔咒,让摄魂怪立刻在眼前蒸发。德拉科希望自己懂的魔咒有斯内普的一半。


斯内普的后面,德拉科的父亲站在墙边,他做着自己的防护网;最后一个出现在眼前的食死徒是道夫雷斯壮。德拉科纳闷其他的食死徒去哪了,杜鲁哈在哪?还有纳西莎呢?


现在没有时间细想,德拉科很快穿过克拉和高尔,他跪到唐克斯旁边。


「嗨啊,表姐,」他在她的耳边小声说。一个快速的咒语,他松开了她身上的绳子,她吸了一口气,「抱歉,我没有魔杖能给你。」


「无所谓,」她小声说,「我已经觉得好多了。」


灰背突然转过身,他眼睛张大,鼻子朝空气闻个不停。


「马尔福!」狼人说。德拉科尽量安静的退后,他在心里暗骂着该死的狼人的灵敏。灰背向前走,伸手抓了一把。德拉科从狼人身边闪开时,他瞥见了哈利。波特这家伙在干嘛?


***


哈利看了一眼眼前的景象,然后撤退到后方。


「我们要离开这里──等赫敏跟其他人过来,」哈利安静的说,「他们人数太多了,我们会被他们拆成好几段。」


罗恩不用再听第二遍,他走回后方走道。


「马尔福?」哈利低声叫,没有回音,「马尔福?该死──德拉科?」


哈利几乎要开始拉扯头发,那个史莱哲林他妈的消失到哪去了?哈利转身要走,然后发现他动弹不得。


「哈利波特,过来加入我们的小小派对吧,」伏地魔说。哈利微弱的意志力反抗着这个强制的声音,他的脚不受控制的带着他走进房里。他的意识尖叫着反抗,但他的身体不听指挥。


「我计划要在上面给你办个庆祝会,」伏地魔继续,「但就像往常一样,你的葛来分多冲动打乱了我的计划。」伏地魔摇摇头。他仍然随性的躺在椅子上,他的魔杖指着哈利。虫尾在一旁动来动去,看起来一脸惊恐。哈利模糊的发现摄魂怪渐渐开始被控制下来。


「你是我心里的一根刺,波特,」伏地魔又说。哈利开始流汗,他试着举起他的魔杖,动作非常缓慢。


「虫尾,征收波特的魔杖,免得他伤了自己。」


佩迪鲁惊慌的跑向前,从哈利的手里抢走魔杖,损失了魔杖几乎让他感到一股疼痛。


「现在,波特先生,你或许该跪在我面前。你看到了,我是这里的新主子,我已经得到了魔法部,很快的我就会拥有霍格沃茨。」


「不,」哈利奋力的说。伏地魔皱起眉,他坐了起来。


「你无法拒绝,波特先生,跪下。」


哈利的脚弯了起来,但他看起来正在向他的意识斗争。不,他的心里大叫。哈利晃了一下,但仍然站在原地。


「跪下!」伏地魔咆哮,他站起身,手里的魔杖向剑一样的挥舞着。哈利感觉到他的膝盖撞击着石头地面,他挣扎着反抗,试着重新站起来。伏地魔坐回座椅,他已经又一次成功展现了他的权威,但他原先的轻松态度已经消失。


「我很好奇,波特,你是怎么控制住摄魂怪的,不管从哪里看,你都不是个优秀的学生。」他的蛇眼飘向斯内普看了一眼。


「我知道他怎么办到的,」焚锐咆哮,「德拉科马尔福,他在这里──我可以闻到他的气味。」那只狼人开始在房间里绕圈。


快出去,马尔福,哈利在心里祈祷。灰背突然向前,他伸出手抓向空气。那是很诡异的一幕,隐形斗蓬落下,德拉科显现出来,他立刻对焚锐发射一发魔咒,灰背飞到后方。当那只狼人落地,他没有爬起来。


马尔福没有停下来,他向伏地魔发出索命咒,他连档都没有档──拉尔替他做了。那个食死徒使出防护咒,德拉科的魔咒在墙上打出一个大洞。


「去去,武器走!」伏地魔厉声说,德拉科的魔杖飞出他的手掌,飞进伏地魔手里。德拉科抬起下巴,大胆的甩着他铂金色的头发。


「卢修斯,我恐怕你的儿子有点顽皮。」


「是的,」卢修斯说。哈利对他声音里的单调的语气感到讶异,卢修斯难道连他自己唯一的儿子都不在意吗?


「你不认为你该给他一点惩罚吗?这是身为一个父亲的工作,毕竟,调教孩子是父亲的责任,不是吗?」


哈利觉得恶心极了,伏地魔的语气有着浓厚的欢愉,还加上一点兴奋,就好像这些都是一个有趣的游戏。一条巨蛇从椅子下方滑行出来,牠原本一直蜷缩在那里。牠嘶嘶的吐着舌头。


「您说的完全正确,主人,」卢修斯说。他往前站了一步,举起他的魔杖。父亲和儿子互相看着对方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们真的太像了,一样的苍白,一样的傲慢。


「阿哇呾喀呾啦!」卢修斯厉声说,一道绿色光束朝德拉科射出,他当场倒地,一动不动。


哈利觉得自己要开始大叫,在那一瞬间,他认为自己可以挣脱他身上的魔咒大叫出来,但房里响起了另一个痛苦万分的吶喊。纳西莎从密室的另一端走出来,刚好看见她的丈夫谋杀了他们唯一的孩子。


她发狂的冲向卢修斯,一拳一拳打在他的胸口,转移了他所有的注意力。当她冲向他时,她的长发就像银色的云。


「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她开始哀鸣。哈利的心痛的纠结在一起,他的眼睛扫过德拉科不再移动的身体,他无法想象他再也听不到那个阴险的声音,或那完美的五官露出的扭曲幽默,他觉得支离破碎…


纳西莎倒在卢修斯的怀里,老马尔福把脸埋进她的头发,紧紧的抱着她。哈利对卢修斯马尔福燃起一个怒气,他觉得他就快要爆发了,他握紧拳头,然后他发现他的手能自由活动了。他能够反抗夺魂咒吗?他之前曾反抗过一次…


「喔天啊,这是个很好的余兴节目,谢谢你,卢修斯。纳西莎,这样是最好的,你那叛逆的儿子和泥巴种以及他们生的杂种搞在一起。波特,你看起来有点难过。」伏地魔啧了几声,像是表达同情,「小马尔福是你的朋友吗?」


没错,你这个混蛋,哈利狂爆的想着,没错,他是。


「我想我该帮你脱离你的痛苦,是不是,波特?虫尾,杀了他。」


彼得的头惊讶的抬起来,他的脸上罩上了一个害怕的表情,他很犹豫。


「不要让我叫你第二遍,彼得。」


虫尾慢慢的走向前,他蹲在哈利的前面。他的五官扭曲在一起,那只金属手抬了起来。哈利的喉咙感觉到金属的冰凉触感,他坚定的看着虫尾泪汪汪的眼睛,恳求他。


「原谅我,哈利,」彼得用颤抖的声音小声说。他的手开始收紧,佩迪鲁颤抖的吸了一口气,「喔,老天,你看起来就跟詹姆一样,」眼泪从那男人眼里冒出来,而那男人就是背叛哈利的父母导致他们死亡的凶手,「原谅我,詹姆,原谅我。」那个金属手臂越来越紧,哈利觉得自己难以呼吸。他用尽全力移动他的手,用该死的慢动作把手移向脖子──简直太慢了。佩迪鲁啜泣一声,眼泪落在脸颊上,「詹姆,詹姆,我把你当我的哥哥,我很抱歉。」一片漆黑在哈利的眼前浮现,他绝望的想要呼吸,但空气完全进不来。他缺氧的大脑在朝他大叫,要他做点事──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我真的很抱歉,」虫尾哭喊,箝制住哈利的手突然松开了。


清凉、甜美、欢迎的空气充满哈利的肺,他大口的喘着气。他讶异的眨眼,要不是那股强制的蛮力,他就要倒在地上了。虫尾站起来,然后向后退。


「我…我做不到,主人,」彼得哀鸣着恳求,「波特救过我的命──他阻止天狼星和卢平杀了我,我欠他一条命。」


「可悲的家伙,」伏地魔说,那声音在地下室里回荡,他挥了他的魔杖,虫尾的手突然抬起来掐着自己的脖子。彼得惊恐的尖叫,但那声音被卡在喉咙里。彼得的另一只手颤抖的抓着金属手臂,试着把它扳开,但那条手仍然无情的收紧。那个化兽师试着在痛苦中变形,他的五官开始溶解,变得像只老鼠一样。哈利恐惧的看着,激动的情绪在他的喉咙里跳动。不完全的变形没有改变任何事,佩迪鲁倒在地上狂暴的打滚,半人半鼠,他的背部可怕的弓起,他的脚跟在地上敲打──然后他倒在地上。


伏地魔的笑声在一片寂静中回荡,即使是食死徒也对这冷酷无情的杀谬震惊。


「可怜的虫尾,他一直都不知道那只手是个故障的安全装置,我一直认为他总有一天会背叛我。」伏地魔突然对椅子的扶手搥了一拳,「我的身边尽是一些背叛者!谁是下一个?是你吗,拉尔?」那个有着一脸残酷表情的食死徒惊恐的摇摇头退开。


「不,主人!」


「克拉?杜鲁哈?」他把目光转向那个带着纳西莎马尔福进来的男人,安东尼杜鲁哈恐惧的举起手。


「我愿献上我的生命表示忠诚,主人!」


伏地魔的眼睛停在斯内普身上。


「西弗勒斯?」


斯内普冷酷的对上他的目光,什么也没说。这样的反应似乎让伏地魔冷静下来,他放松了一点,然后开始笑,「不…不会是你,不会是那个替我除掉恼人的邓不利多的你。」他靠上椅背,合起他的手指。那只扭曲的魔杖从他的手里突出,看起来就像一只白骨。「或许现在就是你替我解决波特的时候了。」


该行动了,哈利,哈利的脑子里有个清楚的声音,就是现在。


***


赫敏和其他人一起冲向麦朵的洗手间,她在中途遇上苏珊波恩把她吓了一跳。


「你们要去哪里?」苏珊问。


「你应该…离开医护室吗?」赫敏不确定的发问,苏珊瞪着她。


「大概不应该,因为我是危险的罪犯,我很讶异我居然没有跟食死徒关在一起。」


「他们逃跑了,」纳威安静的说,苏珊的眼睛发亮。


「逃跑了!这倒是解释了庞芮夫人急忙离开的原因。该死!他们应该让我把他们全都杀了!」


「你或许还是有机会,」金妮冷冷的说,「他们和斯内普一起跑到了密室,我们正要去找他们。」


苏珊的嘴上爬上一抹笑容,她举起了魔杖。


「我们干嘛还站在这里?」


赫敏飞快冲过她身边,急忙跑到密室入口。麦朵漂浮在洞口,瞪着他们。


「好几个月都没有人来了,而现在一天就跑出一大堆人,」她生气的说,「我猜你们也是要下去的?」


赫敏完全懒得回应,她只是很快赶到入口然后跳进去。这个洞口比罗恩形容的要可怕的多了,当她从洞口重重的滑下来,她吐出一口恶心的口水。


「恶,这真是恶心极了!」她大叫着甩着她的手,想甩掉那些黏滑又恶心东西。


「赫敏!」她抬起头看到罗恩向她跑来,「我们要快一点!他们抓到哈利了!伏地魔在这里!」


其他人一个接一个从水管里出现,他们围在罗恩旁边,他立刻转头朝他刚刚过来的地方跑,他们全都跟了上去。他们进入一个巨大的入口,赫敏记得哈利曾经描述过这里。她稍微停了一下,惊异于萨拉札史莱哲林居然能制造出这么大的造物而完全的保密。罗恩没有放慢速度,所以她也立刻加紧脚步追上去。


突然间,一个巨大的恐惧浪潮袭向赫敏,那让她叫了一声──是她脖子上的金加隆。她跌在地上,困难的用手撑起自己,而那痛苦也立时消失。


罗恩跪到她旁边,她恐惧的抓着他的手臂。


「是德拉科──有什么可怕的事发生了。」她强迫自己站稳脚步,然后飞奔跑进通往那个房间的走道。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