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48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48: 阿哇呾喀呾啦


德拉科除了痛苦什么也感觉不到,他这一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巨大的恐慌,他试着不要做出任何呼吸,因为每一下的吸气都会伤到他的肺。移动就更不用说了,他控制自己的思想超越疼痛,然后开始思考。他最后还是为他的行为付出了死亡的代价吗?在地狱里感受着业火?感觉很像。


那可爱的想法将他一点一滴拉回现实,发生什么事了?一切突然向他冲撞过来,几乎让他发疼,那是一股纯然的心痛。卢修斯杀了他!德拉科几乎无法承受这样的想法,他不用怀疑也很清楚他的父亲爱他──他会为他死。这个想法让他更清楚的开始思考,他开始意识到一股讨厌的嗡嗡声,那渐渐的变成话语──清楚的声音。


那是伏地魔?除非波特终于把黑魔王送进了地狱,他才会跟德拉科一起在这里…所以他没死。德拉科更专心的听着那个声音。伏地魔在大骂虫尾,那股疼痛渐渐消退,感谢老天。德拉科试着张开眼,但光线射进他的头骨,造成另一种全新的疼痛,他立刻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决定他可以暂时躺在这里思考一下。


为什么阿哇呾喀呾啦没有杀了他?


这个想法完全占据了他的脑袋,而那痛苦又一次消退,他开始回想所有他知道的关于不赦咒的一切。他的父亲…他的父亲说过什么?他们曾谈过一次这件事,在很久以前…


***


「索命咒只有在下咒的人有意愿时才会有作用,」卢修斯说。


「什么意思?」德拉科问。他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图书室里看着关于不赦咒的书籍。李奥诺特在一次魁地奇的游戏里差点把德拉科打下扫帚,这惹恼了德拉科。他认为他要学会酷刑咒,好避免这样的事再一次发生。当卢修斯回家后,德拉科问他有没有用过索命咒。他的父亲若有所思的想着这个问题,他重重的坐在他最喜欢的椅子上,然后看着火炉,他开始回忆。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父母有一次丢下我去旅行,他们把我送到舅舅在苏格兰的农场过暑假。我的舅舅──那家伙是个混蛋,而他居然在我抵达的那天给了我一只小狗,那让我很讶异。一开始我很惊慌──我跟一只宠物在一起要干什么?但那该死的小东西一整天都跟在我身边,牠全身都软绵绵的,还有对不对称的耳朵…」


卢修斯做了个怪表情。德拉科对这个故事感到讶异,他没办法想象他的父亲跟任何一种宠物在一起的样子,即使是他小时候。


「我开始喜欢上那只该死的狗,尽管我很清楚,我的父母不可能让我把牠留在家里,我猜想牠或许会留在农场,我可以随时回来看牠。」他刺耳的笑了起来,「我应该搞清楚这一点。在我要离开的那天,我舅舅告诉我,他们没有打算留下那只狗,如果我不杀了牠,牠就只能饿死。我父亲也同意,这是个测试,你懂吧。」


卢修斯面无表情,但他的声音透露出一种不平常的音调。


「所以,我对我的狗下了索命咒。」


德拉科等着,他感觉到这并不是这个故事的结局。


「事情的结果是…牠没死。」卢修斯摇摇头,「我舅舅只是认为我的咒语使得不对,当然了,他亲自修正了我的”错误”。但我直到现在还常常想起这件事,我知道我的咒语是正确的,我只是不想杀了那条狗,所以咒语失效了。你懂吗,德拉科,你必须真的想杀了那东西,你要真的希望它发生,不然就不会有用。」


***


不会有用


卢修斯早就知道了。老天,德拉科希望他的父亲知道这个咒语没有杀了他,要不是这样──要是德拉科误解自己的家庭,他就要改名换姓搬去跟波特一起住了。喔,老天,波特。德拉科纳闷哈利是不是还活着,他又一次挣扎着睁开眼睛。


虫尾在抽抽噎噎的哭泣然后…什么?想掐死哈利?德拉科又闭上眼,思考着他的选择。他需要拿回他的魔杖、站起来、拯救波特。这一切的前提是,他希望他还能够移动,德拉科试着移动手指,他咬紧了牙关,那小小的动作把疼痛感送进他的体内。索命咒没有杀了他,但那肯定也没有对他有任何好的影响。


速速前,魔杖,他想着。什么也没发生。他试着把疼痛赶到一边,然后集中注意力。他做过几百次了,就算在睡眠中他也做的到,动起来!


虫尾突然放开了哈利,然后后退,他几乎要摔到德拉科身上,他拒绝杀了波特。这让人惊讶的转变让德拉科停止动作──或许虫尾会变得有用一点反抗黑魔王?或是至少对付焚锐或拉尔?但这一点点的希望立刻死去,虫尾很快就死在自己的手下,他就倒在德拉科的脚边。德拉科叹了一口气,继续专心的召唤他的魔杖──黑魔王不会一直心烦意乱下去。伏地魔开始咆哮大骂。


德拉科的努力在伏地魔接下来的动作下都白费了,他坐在他的椅子上,手上拿着两支魔杖:哈利跟德拉科的魔杖。黑魔王拿着其中一只在哈利面前晃。


「想试试这个吗,波特?看来你还不太懂得怎么使用无魔杖魔法,是吗?一定是麻瓜的血造成的污染。」


德拉科用他那几乎是闭着的眼睛看着伏地魔把魔杖放进他的罩袍内,他闭上眼,无声的咒骂着。现在该怎么办?


一个闷声的喧闹让德拉科再次睁开眼,伏地魔很快做了手势下达指令,大部分的食死徒都快速跑进走道往第一个密室跑去,一定是增援的人来了。斯内普留在房间里,德拉科的父母也是。


「你的保护者显然是闯进来了,波特。有一点迟啊。」他对着另一个方向下指令,德拉科感觉到摄魂怪跟着食死徒一起飞了出去。他听见焚锐站起来的声音。


「马尔福那个小杂种在哪?」那狼人嗥叫,「我要杀了他!」


「卢修斯替你做了,跟其他人一起到外面去,」伏地魔命令。


灰背抱怨着,但好在没有靠近就离开了。他很有可能看穿德拉科已经清醒的事,焚锐踱着重重的步伐出去,「他妈的太浪费了,我要解决波特的那些小朋友,我想我可以从那个泥巴种的女孩开始…」


德拉科克制着不要让那个想法渗进他的内心。


「尼法朵拉去哪了?」


德拉科在心里笑了起来,那些白痴忘记看好唐克斯,她八成是假装成某个食死徒跑出去了。希望她能尽快想办法把总部的人带过来。


「没用的蠢货!」伏地魔咆哮,「把他们全杀了!」


***


赫敏差点就要打开了门,但脚步声给了她警告。她很快躲到一根柱子后方,刚好闪过食死徒发出的魔咒。伏地魔的仆人出现在房间里,一群摄魂怪也冲出来加入他们,赫敏发出她的护法击退了一只。


「更多的愚蠢孩子!」一个冷酷的食死徒叫道,「他们想要阻止我们?凤凰社的人到哪去了?」他笑得更大声,「喔,是啊,他们在拯救魔法部。」


一个食死徒跑向赫敏,她又一次举起魔杖,但那人的脸突然变成唐克斯,赫敏及时转开她的魔杖。


「唐克斯!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唐克斯和赫敏一起躲进柱子后方,然后朝后面追上来的人射了一道魔咒。那个食死徒跳进反方向的柱子后,摄魂怪从上方俯冲下来就像只邪恶的鸟。苏珊波恩用一个魔咒把其中一个摄魂怪击的粉碎,那看起来就像一道闪光,然后她立刻对食死徒发射相同的魔咒。他们趴在地上滚来滚去的躲着。


「我假装成焚锐──就像计划的一样,他们拿我跟珀西交换。我原本要查出伏地魔的总部所在地,但当我到了这里,真正的焚锐已经跑出来了…就像你知道的那样。」


那只狼人在同一个时间跑了出来,灰背冲出水管,唐克斯和赫敏立刻躲到视线范围外。


唐克斯严肃的看着她,「是德拉科解开了我…哈利还在里面,他被夺魂咒控制。赫敏,卢修斯马尔福杀了德拉科。」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唐克斯,德拉科不能死,这是不可能的,她不允许这件事发生。她的手反射性的握着胸前的硬币,然后惊恐的放下手。


「还有谁在里面?」她嘶哑的问。


「卢修斯和纳西莎马尔福、斯内普、还有伏地魔。」


焚锐走到房间的中央,闪过卢娜和苏珊波恩的魔咒。赫敏站了起来。


「我要去帮忙哈利,你尽快找出总部的人的位置,把他们带来这里。」


赫敏没有等待任何回应,她直接冲进走道。当她冲进走道,某个东西落在打开的门上,她往下看了一眼,惊讶的发现那是贝拉雷斯壮的魔杖,从她背后的口袋掉出来的。该死,她应该把那个拿给唐克斯。


***


德拉科试着让自己的大脑脱离外面的战斗,虫尾,他就躺在附近──伏地魔没有拿走他的魔杖,他有吗?德拉科小心的移动他的手,快到了…在他可以施展召唤咒以前,他感觉到某个东西压在他的腿上。那东西沿着他的大腿滑过他的裤裆──喔,马的,是那条蛇!牠的舌头拍打着德拉科的脸,然后牠嘶嘶的叫起来。德拉科的衬衫突然像被钳住一般,那条蛇的重量忽然远离,牠把德拉科举起。刺骨的疼痛随着这些动作蔓延全身,德拉科拼命想保持意识清醒,他感到一股黑色的乌云侵入他的视线。


「那男孩还活着!」伏地魔咆哮。德拉科觉得自己被拖到房间的另一边,「这是什么意思,卢修斯?」他开张眼睛看到伏地魔可怕的红眼睛瞪着他的父亲,那条蛇很快的缠上德拉科的父母──给他们一个死亡的拥抱。卢修斯坚定的看着黑魔王的眼睛。


「他是我儿子,我爱他。」


这些话像是惹恼了伏地魔,德拉科在他手里就像是破娃娃。


「我晚一点再来处理你,卢修斯,」他嘶声道,「德拉科,你的父亲没有给你任何优惠,现在,他可以亲眼看着你死在酷刑里。」


德拉科控制自己站稳,他努力支撑着自己的体重,然而他的双腿还是因为这一切而颤抖。黑魔王抓着他衬衫的手没有放松。


「西弗勒斯,把那魔药拿给我──我打算用在艾福瑞身上的那个。」


斯内普前进一步,他从长袍里拿出一瓶浅紫色的液体,德拉科的眼睛和他对看了一下,但斯内普黑色的眼珠没有任何表情。伏地魔的另一只手抓住德拉科的下巴,强制他看着他的红色蛇眼,那画面印在德拉科的脑海里。


「我的主人,伏地魔,」卢修斯低声说,他挣扎着缠绕在身上的蛇,「请你…」


「安静点,卢修斯,不然纳西莎会是第一个。」


德拉科的母亲低声啜泣,不停的请求伏地魔,但他完全没理会。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孩子?」他厉声问道,「在你死掉以前,告诉我原因。」


德拉科的嘴唇露出一抹微笑,要是他必须死,至少要死的像个马尔福。


「因为你他妈的是个老疯子。」


伏地魔的魔杖用力的抵在德拉科的下巴上,他的嘴巴大张,笑的很讽刺。


「我可以像打碎一颗蛋一样的把你打破,而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他小声的说,「喔,你的父母会试着这么做,不用怀疑,但他们仍然无计可施,而卢修斯最好是放聪明一点不要再尝试忤逆我。你背叛我跑去加入波特和他的族类,你认为你的那些新朋友会来救你吗?你以为他们会尝试这件事?」


德拉科不理他,速速前,魔杖,他想着。伏地魔的长袍开始扭动,德拉科的指尖可以感受到木头的尖端──但长袍成为了阻碍,魔杖仍然待在黑魔王的口袋里。该死的小隔间──他必须慢慢把那东西先飘起来才能拿到。他没有任何机会,德拉科感觉到另一个痛苦从脚上传来,他踉跄的倒在波特前面。德拉科又一次站稳脚步,然后他的眼睛对上了哈利,那对绿眼珠里燃烧的愤怒让德拉科的呼吸卡在喉咙里。伏地魔是个白痴才没有立刻杀死哈利──要是波特从夺魂咒里解脱,他会立刻像个葛来分多火山一样爆发。


「你以为波特和他的闺中密友会注意到你消失到哪了吗?他们看起来很爱为人牺牲──但你认为他们之中有任何人会为你而死吗,德拉科?怎么样,波特?葛来分多的英雄?你要代替他的位置吗?你愿不愿意为德拉科马尔福而死?」


哈利张开嘴,德拉科有一点怀疑他的回答会是什么,但一个清楚的声音突然在房里响起。


「他不会,但是我会。」


德拉科的眼睛移开哈利,他看向走道入口。赫敏格兰杰站着的样子像个复仇者,她的魔杖紧握在手里,她脸上的表情写满挑战。德拉科从来没看过这么美丽的景象,但在这同时,他对她在这里的事实感到惊恐。


「喔,那个泥巴种天才。把你的魔杖丢掉,女孩,除非你想看到马尔福在死以前先被凌虐。」德拉科可以感觉到伏地魔声音里的欢愉,他对于能折磨哈利的朋友感到很兴奋。


杀了他,赫敏,德拉科在心里期望着,不要管我,杀了那个混蛋。


赫敏丢下了她的魔杖,那魔杖撞击着地面在地上滚动着。伏地魔轻蔑的笑了。


「聪明的女孩,但我们不想要引诱波特,是不是?」黑魔王征收了她的魔杖,那原本落在靠近哈利的地上。「过来这里。」


赫敏的魔杖跟其他魔杖一起成为伏地魔的收藏品,她冷静的往前走。黑魔王松开了德拉科的衬衫,他抓着德拉科的脖子往前推,让他和赫敏面对面。她咖啡色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德拉科,她想微笑,但却无法做到。


「告诉我,泥巴种。为什么你愿意为马尔福而死?」伏地魔好奇的问,「从任何方面来看,他痛恨你这样的人。」


「我爱他,」她简单的说。德拉科闭上眼睛,抗拒着向他袭来的情感浪潮。她怎么能?伏地魔不屑的大笑。


「这似乎是今天的败坏风气。这是命中注定,西弗勒斯,把魔药给她。」


赫敏的目光转向斯内普,他递给她一瓶紫色魔药瓶,她接过来,疑惑看着那个魔药。


「哆拉氛尼药剂,」斯内普说。


「很特别的邪恶毒药,这会花上很多时间来折磨它的受害者,它造成的痛苦更是异常。你确定你不要让马尔福喝下它吗?你还是可以救救你自己,我确定你并不想死。」


赫敏打开药瓶做为回应,把瓶盖丢到一边。她把魔药拿在右手,准备喝下去。


「我可以先说声再见吗?」她问。不等任何回应,她往前站一步,她的唇温柔的贴上德拉科的唇。在此同时,他感觉到她的左手碰到了他的腰,某个坚硬的东西滑进他的袖子──老天,那是一只魔杖!他热烈的吻着她,无言的求她逃走。他的脑袋里飞快的想着──为什么她不把魔杖留给自己?为什么不用?


「都解决了,」当他们的吻结束时她小声说,而她的行为也突然清楚了起来。魂器都被解决了,但她无法使用索命咒对付伏地魔──她就是做不到,但她知道德拉科可以。


「我爱你,」他小声说。她眼里的惊讶和温暖减轻了德拉科的痛苦,但伏地魔的下一句话将这一切都击碎。


「喝下去,女孩。」


德拉科在赫敏退后时伸手去拿袖子里的魔杖,赫敏举起药瓶。她把将魔药倒进嘴里,她的眼睛一直看着伏地魔,抓着他的注意力。德拉科抽出魔杖,他希望赫敏会把那毒药吐出来,但伏地魔突然用魔杖指着她的脸颊,念出了一个命令。


「吞下去。」赫敏中了夺魂咒,她顺从的喝了下去,德拉科用魔杖抵住伏地魔的胸口大喊,「阿哇呾喀呾啦。」


黑魔王大叫。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