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49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49: 斯内普的真面目


德拉科有种陷落的感觉,当一个人被索命咒击中的时候,他不会尖叫,而是直接倒下死亡!除非施咒者是你自己的父亲,而他根本就不是真的想杀你,但无论如何,伏地魔并不合作。他摇摇晃晃的后退,而他的尖叫变成了可怕的大笑。德拉科又试了一次,记得真心的想──老天,他真的希望那个地狱来的混蛋去死!──但这一次伏地魔打开了那个攻击。黑魔王朝德拉科发动攻击,他立刻跳到一边──离赫敏远一点的地方,他看到她跑向哈利,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


「斯内普!」德拉科大吼,「他妈的你到底有什么毛病?它们都被销毁了!你懂不懂?我们找到了全部!」


德拉科又朝伏地魔发射另一道魔咒,他转了一圈,但没有倒下,黑魔王对着德拉科咆哮。


「蠢才!你以为我会冒下失去这个身体的风险吗?要我失去这个花了十五年才得到的身体?」黑魔王又开始大笑,「这表示我的保护咒是有用的,而邓不利多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德拉科跳到椅子的后方,躲避另一个飞来的绿色光束,那道魔咒打烂了家具的一大片。他突然感到一股短暂的苦恼──卢修斯一定气极了。斯内普仍然站在附近,脸上挂着饶富兴味的笑容,一动也不动。德拉科又一次握紧了魔杖,当他认出那把魔杖时吓了一跳。赫敏怎么会拿到贝拉的魔杖?


「斯内普!去你的,做点什么!」他激动的请求道,同时发出一道防御魔咒弹开了另一道攻击。


「娜吉妮!把马尔福一家给杀了!」伏地魔下令,然后突然想到那是条蛇不是人类,立刻改用爬说语嘶嘶的吼着。德拉科立刻朝那条蛇发射一道魔咒──这个行动在伏地魔预料之中。德拉科料到会有下一波攻击,他跳到多比的笼子后面。那只家庭小精灵惊恐的大叫,它趴在笼子的地板上,魔咒的强风把铁笼打的铿锵作响。德拉科透过笼子看到那条蛇缠绕着他的父母,越来越紧。


「混蛋!」德拉科咆哮道,他跳出来又一次攻击伏地魔,但那魔咒没有发挥效果──他妈的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去去,武器走!」伏地魔尖锐的叫道,德拉科感觉到贝拉的魔杖飞向远方。该死!现在他完全是手无寸铁了。在千钧一发的一刻,德拉科做了最后一件黑魔王预料之中的事──他冲向他。伏地魔被德拉科撞倒在地上,马尔福的膝盖狠狠的压着伏地魔的腹部,他的左手抓着黑魔王的手腕,右手在长袍里摸索。


「速速前,魔杖!」德拉科嘶吼。这次成功了,三支魔杖从伏地魔的长袍飞进德拉科的手里。伏地魔用非人的蛮力把德拉科甩到另一边,德拉科在地板上滑行,同时发出一道防御魔咒弹开朝他射来的死亡攻击。那道魔咒完全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因为那防御魔咒是德拉科同时使用三把魔杖创造出来的。马尔福愉快的眨眨眼,他从来没见过像这样的事。


伏地魔站起身,脸上已经毫无开心的表情,他血红的眼睛充满狂暴的愤怒。


「西弗勒斯,立刻杀了这个傲慢的家伙!」他怒吼,「把他们全都杀了!」


「不,我不想这么做,」斯内普安静的说,他举起魔杖朝伏地魔射出一道诡怪的黑色魔咒,那把伏地魔打退了好几尺,重击在石墙上。如果德拉科认为伏地魔刚刚很生气,那也完全无法和现在浮现在他那张蛇脸上的表情相提并论。他非常爆怒,这个房间里居然又有一个食死徒转头背叛他。伏地魔朝斯内普发射一道又一道的魔咒,他轻松的闪开或消除那些咒语。


德拉科找到缓冲的时机,他立刻冲到他父母身边。当他经过哈利和赫敏时,他很快的看了一眼,格兰杰看起来很苍白,而且似乎在颤抖。


「格兰杰,接住!」他大叫,她伸出手抓住德拉科丢过来的两支魔杖。当德拉科靠近他的父母时,他一脸惊讶。他的父亲用双手抓着那个爬虫类的头部,躲过了致命的毒牙,但那不是抓住德拉科注意力的东西,他讶异的是,那条蛇的身上突然出现了许多血痕。德拉科困惑的停了一下──纳西莎看起来已经不省人事,或是更糟。然后德拉科听见有人喊,「神锋无影!」


「鼬鼠?是你吗?」


「对,」罗恩的声音从某处传过来,他躲在波特的隐形斗蓬里。「哈利要我来帮助你的父母。」


德拉科纳闷,波特什么时候能做这些事了,但他没有在这件事上多想,他不停的发出魔咒,还不时注意斯内普和伏地魔之间的战斗。那个切割的咒语在那条蛇身上产生了作用,但仍然不够迅速。德拉科可以看见他父亲的掌握在蛇身的压力下渐渐开始虚弱无力。


一道红色和橘色的闪光进入德拉科的视线,他看着那只凤凰盘旋在他眼前。在牠的爪子上是分类帽,葛来分多宝剑的剑柄从帽子里突了出来。德拉科想都没想就从帽子里拔出宝剑向前冲。


「我真的要开始喜欢那只鸟了,」他说着,然后挥舞着那把剑,几乎就在他父亲双手之间,他砍下了那条蛇的头。卢修斯把头丢到一边,然后踉跄了一下。


「韦斯莱!帮我把这该死的身体弄开──它们还是缠得很紧!」


德拉科把剑丢到地上,用他的魔杖翘开他父母身上的死亡捆绑,韦斯莱的一部份在拉开蛇身的时候露了出来。最后,德拉科的父母终于被解放。


「母亲──她──?」


卢修斯将纳西莎温柔的抱在怀里,他摸了摸她的脖子。他的灰眼睛看向德拉科。


「她还活着。」


德拉科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他抓着他父亲的肩膀。


「把她带出去,」他说。


「你也一起,」卢修斯说,他看了看眼前奇怪的战斗。斯内普和伏地魔僵持不下,斯内普用的咒语──德拉科从未见过那样的黑魔法──在黑魔王身上产生的效果有限;同样的,斯内普也轻易的就躲开了伏地魔的攻击。


「不,我必须看着这件事结束,」德拉科说。而且,他绝不会丢下赫敏。「要是他能的话他就会杀了母亲,这会伤害到我们两个。你一定要安全的带她离开。」卢修斯叹了一口气,然后抱起他妻子瘫软的身躯。


「小心一点,」卢修斯说,「还有,看在老天的份上,不要做出任何…葛来分多的行为。」


德拉科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无法做出这个保证。他转过身,当他看到赫敏四肢瘫软的倒在波特的旁边时他的笑容消失了。她的头靠在哈利的肩膀上,他很快跑过去,跪在她的旁边,他看着她咖啡色的眼睛里的痛苦,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恐惧。她试着用笑容掩盖,但却更像是痛苦折磨之下的鬼脸。


「我不敢相信你喝了那个东西,」他责备的说,然后牵起她的手。


「我不敢相信你爱我,」她回答。德拉科脸红了一下,然后哀伤的笑了。他的眼睛看向波特,那绿色的眼睛闪过一道开心的神情。


「我们没有时间讨论这个,」德拉科说,「是你解开波特身上的夺魂咒吗?」


「不需要──他自己解开的。」


「你解开了夺魂咒然后坐在这里?感谢你的大力协助,波特,」德拉科骂道。


「我不希望他知道我已经解脱了──我没想到斯内普会加入进来。伏地魔是怎么阻挡那些魔咒的?」


「我不知道,他说了一些关于保护咒的东西,他大概有个护身符或什么的。」


「所以还有个他妈的什么护身符。」


「对一个切割自己的灵魂,还把灵魂装进不同物品里的人来说,我不认为搞出一个护身符有什么困难的。」


「好吧,那么,我们要怎么杀了他?」


「三个人一起攻击,或许这样可以让护身符超出负荷。」


「你说三个人是什么意思?」韦斯莱问。


「不要破坏我看不到你的乐趣,」德拉科说,然后又补充,「你和赫敏待在一起──用斗蓬遮着她,免得伏地魔又想用她来对付我们。」虽然她已经慢慢的走向死亡了,他痛苦的想着。「我们要从斯内普那里拿解毒剂。」


「如果有解毒剂的话,」她沉重的说。


「不要说这种话!」德拉科严厉的说。他在她的唇上印了个绝望的吻──老天,她的唇是那么冰冷──然后将她温柔的交给韦斯莱,他的脸在斗蓬下短暂的显现出来。


「准备好了,波特?」


「是,」哈利说着站了起来。他们两个站在一起,举起了他们的魔杖。


***


哈利很高兴他的魔杖又回到了他手中,他也很高兴马尔福站在他的旁边,虽然他绝对不会承认这件事。他们大步向前,同时发出魔咒,伏地魔在三方的猛烈攻击下大叫──斯内普在他们攻击的同时也射出一道黑紫色的魔咒,黑魔王开始站不稳。


伏地魔发出了恳求的声音,「西弗勒斯,为什么?你一直都是我最忠实的仆人!」他的话语中暗藏了几发恶毒的咒语,它们向斯内普射去。他轻点魔杖就弹开了那些魔咒。


「忠实的仆人?」斯内普咆哮,「对你?我在过去的十八年以来就从没对你忠实过!我活着唯一的目的,就是看着你进入永恒的毁灭!」


伏地魔咆哮,又接连射出好几道魔咒。他完全无视哈利和德拉科的攻击,反正那在他看来也没什么作用。


「但你杀了邓不利多!」


「你想知道原因吗,混血怪胎?」斯内普吼道,「你这恶心、流着污秽脏血的家伙!」


「你自己的父亲就是麻瓜!」伏地魔愤怒的指控。斯内普大笑出来,他的声音听起来是全然的欢快。哈利停止了动作,德拉科也是。


「愚蠢!你以自己的力量自豪──你自吹自擂自己的破心术,但是你却从来没有想过!」


「想过什么?」伏地魔怒吼。


「你从来没有想过我不是西弗勒斯斯内普。」说完这句话,前魔药学老师将魔杖放在自己的头上,他的皮肤开始溶解,鹰勾鼻消失了,油腻的头发变成充满光泽的黑发,他的五官变得更加分明英挺。房间内顿时充满着惊讶的寂静,哈利难以置信的前进一步。


「天狼星?」


那明亮的蓝眼睛移到他身上,然后露出一丝嘲讽──完全是斯内普式的熟悉眼神,但同时又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同──那刚毅的唇线露出笑容。


「不是我离散的那亲爱的哥哥,波特,我的名字是雷古勒斯。」


哈利的头脑一下子无法接受这样的转变,显然伏地魔也是一样,他无法理解的瞠目结舌。


「雷古勒斯布莱克?但是…怎么会?」


「怎么会?是啊,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不是吗?」雷古勒斯随意的举起魔杖,朝黑魔王发出充满威力的一击。那一下打碎了他脚下的地面,往后飞了几尺。伏地魔咆哮的蹒跚站起来,哈利看向马尔福,他困惑的耸肩。


「现在似乎没我们的事,」德拉科说。这话像是抓住了伏地魔的注意力,一道绿光射向马尔福,哈利立刻射出一道防御咒语把那魔咒弹开。马尔福把注意力转回黑魔王,他发出一道魔咒,和斯内普──不,是雷古勒斯的──下一道魔咒合在一起。


他们三个人绕着伏地魔移动位置,他看起来就像是被困在角落的野兽。他的保护魔咒已经变得虚弱,有好几道魔咒在他身上起了作用。


「你已经被杀了!」伏地魔大吼,「你怎么可能在这里?」


「你以为你是唯一一个知道魂器的人吗?」雷古勒斯嘲笑道。他对伏地魔可怕的扭曲脸庞大笑着,「喔,没错,我知道你的那些小玩具。但是不,我的解释比这些简单多了。在你派出你的食死徒来杀我时,我就杀了他们来代替。包尔、皮斯、还有西弗勒斯斯内普。我让斯内普喝下复方汤剂假装成我,然后我杀了他,他死在我的咒语下──他的身体就像是我的样子。我喝下复方汤剂成为斯内普,然后向你回报这个大胜利。」


雷古勒斯立刻射出一道魔咒,那看起来和弗雷跟乔治发明的泡泡魔咒很像,但布莱克显然是在泡泡里面加了毒气瓦斯。伏地魔挣扎着从里面出来,没过多久那泡泡就炸裂开。


「当然了,在我告诉你那个预言之后,你就愚蠢的决定要去攻击波特。我听到那个预言时正在邓不利多身边工作,在你的命令之下,我必须这么说。」这似乎让雷古勒斯感到开心,他开心的大笑──那声音让哈利想起天狼星,他感到一阵悲伤。「你可以说是自取灭亡。」


伏地魔连发四道魔咒射向雷古勒斯,一发打偏了,两发被轻易的弹开,但第四发打中雷古勒斯半边的身体,他痛苦的单脚跪地。哈利和德拉科很快的朝伏地魔发动攻击,让雷古勒斯有时间重新护卫。


「我从来没看过你喝复方汤剂!」哈利叫道。当小巴提柯罗奇假冒成阿拉特穆敌的时候,他一直从他的酒瓶里喝着复方汤剂。雷古勒斯滚到一边,跳起来躲开紧接着来的攻击。哈利认为伏地魔肯定变得虚弱了,他用神锋无影对黑魔王发动攻击。


「伏地魔消失后,我就对邓不利多坦承一切,那也决定了我要继续假装西弗勒斯斯内普,好躲过阿兹卡班的牢狱之灾。很讽刺,我亲爱的哥哥为了他没犯的罪而关进那个地方。」


「你怎么能让天狼星进去阿兹卡班?」哈利咆哮。


「我当时并不知道他是无辜的,坦白说,我也并不在意。在过去,他对我来说就是个混蛋!」雷古勒斯迈步向前,魔咒一发接一发的射向伏地魔,距离渐渐缩短,伏地魔一边退后一边发出阻挡的咒语。雷古勒斯继续用轻松的语调说话,尽管他的呼吸已经开始变得不稳定,「邓不利多和我预期你会回来的更快一点,伏地魔王。好心的老阿不思替我下了永恒的变形咒,所以我不需要一直使用复方汤剂。」


伏地魔发射的一道强风让雷古勒斯停下脚步,他跳开一步避开了咒语。


「你杀了邓不利多!」哈利怒吼。


「那是唯一能重新获得汤姆瑞斗的恩典的方法,」雷古勒斯说,「更何况,那个老糊涂早就死了,摧毁那个戒指就几乎杀了他,他喝下洞穴里的魔药一切就已经结束,根本没有任何救他的办法,而他也很清楚。」


「不要叫我汤姆瑞斗!」伏地魔突然爆怒冲向雷古勒斯,他对这预期以外的动作毫无防备。黑魔王把他压制在地上,伏地魔的魔杖缠上布莱克的长袍,魔杖上的红色荧光擦过雷古勒斯,他的头向后仰,痛苦的大吼。


德拉科的魔咒一击又一击的打向伏地魔,他最后终于大声咆哮的放开雷古勒斯,转向马尔福。雷古勒斯躺在地上,哈利甩开他的恐惧,加入德拉科的行列。马尔福惊恐的样子哈利从来没见过,他疑惑了一下,直到他想起──喔,老天,赫敏!要是雷古勒斯死了,他们要怎么找到解毒剂?


「我们要立刻结束这件事!」德拉科大叫,他在房间里奔跑,同时不停的集中炮火攻击。


「要怎么做?」哈利大声问,伏地魔转身对付他时他跳到另一边,「我们的魔咒没有效果!」


「放弃吧,波特!」伏地魔说完后大笑起来,「雷古勒斯是黑魔法的高手,而你连简单的不赦咒都使不出来!」


「我可以!」德拉科吼着,他对黑魔王连击了三发,「而你已经开始虚弱了!」这是真的,伏地魔的呼吸紊乱,他看起来十分痛苦。哈利想或许有些咒语已经开始起作用了。


「还不足以撂倒我,」伏地魔简单的说,又一次发动攻击。一道绿光射向德拉科,马尔福大叫一声然后倒地。


不!」哈利嘶吼着。新的力量充满全身,他又一次攻击伏地魔,那对红眼燃烧着爆怒,他站到哈利面前,他开始后退,差点要被那张被砸烂的椅子绊倒。他绕过那张椅子,一道咒语就在他身旁擦身而过,然后他继续后退。伏地魔一直走到椅子的前方。


「只剩你和我了,波特,」伏地魔咬牙切齿的说,「就像计划好的一样。」他举起魔杖,哈利知道这会是最后一击。哈利看着那个爬虫类一样的眼睛,知道现在离死亡只有一个咒语的距离。要就快一点,他祈祷。一个声音打断了哈利绝望的想法。


「波特,接住!」


他看到葛来分多的宝剑从德拉科的手中向他飞来,剑柄对着他。哈利不假思索的接过宝剑,转身,直接冲向伏地魔。剑身刺向黑魔王,他整个人陷进椅子里,而哈利的攻击力道大的让宝剑直接穿透伏地魔的身体,插上椅背。哈利的脸距离伏地魔只有几吋,他大张的红眼满是爬虫类的讶异。


「我跟你说过我们毁了你所有的魂器吗?」哈利冷酷的说。


「不…这是不可能的,」伏地魔嘶嘶的说。在他说话的同时,血液从他的嘴里流出来,哈利露出像马尔福一样的冷笑。


「好好享受地狱之行吧,汤姆。」


伏地魔大声怒吼,而他的身体突然开始软化。哈利逼自己离开,他退后。那个身体,用魔法拼凑起来的身体,开始分裂溶解,逐渐缩小的身躯消失在黑色长袍中,只留下几块破布还有闪闪发亮的宝剑。


哈利放松的跪下来。


***


德拉科没有等伏地魔死,在他把宝剑丢给波特后,他就立刻跑向雷古勒斯布莱克。他的手伸向那个黑色的长袍,感谢老天,那对天蓝色的眼睛睁开了。


「德拉科,」雷古勒斯说,然后他咳了一声,「我亲爱的侄儿。」


德拉科瞪着他看了一会,突然了解到,斯内普为什么总是对他特别好──还有为什么他总是跟马尔福家的人在一起。雷古勒斯一直都是她母亲最喜欢的表弟…他抛弃了他的家族,伪装成这个令人生厌的混血教师。德拉科甩掉这个想法。


「解毒剂!」他恳求,「把解毒剂给我。」


「德拉科,她是个泥巴种,让她死。」


德拉科的手握成拳头,他惊恐的把布莱克的半身抬起。雷古勒斯用他十八年的生命维护他的纯血思想,他是不是会牺牲赫敏,好保有德拉科的纯血血统呢?德拉科在他的一生当中都没有恳求过任何事,他现在就这么做了。


「拜托,求求你,雷古勒斯。」


布莱克又咳了一声,血液从他的嘴里流出来。


「这是为了你好,侄子。」


德拉科几乎要发狂的把布莱克的头压进地面。


「让我自己担心我的问题,去你的!」他厉声道,「现在,告訴我解药在哪里?」


雷古勒斯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在我的办公室,门的左边,柜子──第二个架子,有三个瓶子,绿色标签的那个。侄子,你绝对没办法及时赶到的。」


德拉科站起身飞快走向走道,他知道雷古勒斯说的没错,那毒药已经在赫敏的身体里很长一段时间了。当德拉科走到入口,他撞倒了金妮韦斯莱,她刚好走进来。她从地上瞪向他,他看着她的红发,突然有个想法冒出来。


「佛客使!」德拉科突然叫道,他环视着房间。那只鸟显然就在附近,牠很快飞到德拉科的肩上,马尔福松了一口气,「去拿解药,在斯内普的办公室!」他解释了地点,然后那只凤凰就飞走了。德拉科焦虑的握着拳头,绕过红发的凶暴女孩连看都没看一眼,他直接走向赫敏──她仍然有一半盖在哈利的斗蓬下。德拉科重重的坐到赫敏身边,他把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罗恩移到一旁。她的身体痛苦的扭曲在一起,她全身都是汗。


哈利波特担忧的站在一边,金妮伸出手抱着他。


「撑着点,格兰杰,你这个死脑筋又顽固的葛来分多,」德拉科对她低语,他抓着她的手,她紧紧的回握,指节发白。快一点,小鸟,他想着。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