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樂高人

【翻译】Draco: Phoenix Rising – 50

原文连结 作者: Cheryl Dyson

Chapter 50: 真正的葛来分多


哈利看着德拉科,他对这个史莱哲林的改变感到讶异。不到一个月以前,哈利会为了看马尔福受苦而放弃任何事,现在,他真的非常痛苦了。他紧紧的抱着金妮,他知道他应该问她关于食死徒的事,但现在没有什么事比赫敏微弱的呼吸还要更重要。


他背后的一个噪音让他回过头,多比的笼子已经弯曲变形,但没有被打破。哈利放开金妮,走去打开笼子,多比跑出来,忧伤的看着哈利。


「多比找到了黑魔王,哈利波特,」那个家庭小精灵说。哈利试着微笑,多比继续说,「怪角自由了。」


哈利点头,「因为天狼星死后,雷古勒斯才是格里莫广场的真正主人。」


「是的,哈利波特。」


哈利的眼睛看向雷古勒斯,他仍然躺在伏地魔攻击他的地方,一动也不动。哈利走过去,跪在他身边。有段时间他以为雷古勒斯死了,但他的蓝眼睛──跟天狼星非常像──张开瞪着他。血泡随着他的每一下呼吸在他的嘴唇上浮现。


「我们要给你一点帮助,」哈利担忧的说。


「不,波特,」雷古勒斯厉声说,他做了一个怪脸,「所以,你最后还是赢了。」


「要感谢你,」哈利承认,虽然他不认为自己是真心的。他对斯内普的记忆是满满的憎恨,这么多年来的愤怒,很难因为这个躺在他身边的男人而抚平。


雷古勒斯闭上眼睛。


「你对我糟透了,」哈利小声的说。


「我恨你,波特,」雷古勒斯露出笑容承认,「我恨你的父亲,我恨莱姆斯卢平,我恨我的哥哥…直到他离开。我希望…」他开始咳嗽,然后他用他苍白的手腕擦着嘴唇,在英俊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我们小时候一起玩得很开心,我希望我们长大后也能这样下去。我很想念他,而他选择了詹姆波特。」


哈利感受到一个巨大的鸿沟造成的伤痛,就像他每次想到天狼星时的那样。那是一种与日俱增的愤恨。


「你让他在阿兹卡班里腐烂,」哈利嘶声道。


「不要在我身上施加罪孽,波特,」雷古勒斯厉声说,像斯内普一样,「我知道我做了什么。」


哈利的眼睛瞇起来,「你在你们俩都离开霍格沃茨后杀了斯内普。那,在锁心术的训练时,我从储思盆里看到的是──你…斯内普?那时还在学校。」


雷古勒斯爆出一个喷血的大笑。


「那是一个真实的记忆,来自亲爱的西弗勒斯,」他承认,「我有一天晚上从他的脑袋里拉出来的,当时我们打了一架。我留了很多斯内普的旧回忆,为了帮助我扮演他的角色。幸运的是,这个恶心的蠢货从来就不受欢迎,也没有人了解他,我的真实身份从未被人质疑。」


一连串的咳嗽穿透他全身,哈利立刻站起来。


「我去找人帮忙。」


「治好我,让我可以因为杀了邓不利多而进阿兹卡班?」雷古勒斯问,然后露出阴森的笑容。


「不…我确定──」


一个叫声吸引了哈利的注意──佛客使回来了。


那只凤凰停在德拉科的肩上,并丢了一个药瓶在他手里。那是一只瘦长、不透光的咖啡色药瓶,上面贴着绿色标签。标签上的字迹看起来是很久以前写上的,已经模糊不清。


赫敏已经陷入精神错乱的状态,她的身体因为痛苦而抽筋颤抖,而她一直不断念着德拉科的名字。他小心翼翼的打开瓶盖,然后看了雷古勒斯布莱克一眼,哈利蹲在那个前食死徒旁边。


当那魔药就在赫敏的唇边时,德拉科停了一下。雷古勒斯鄙视她的出身──这个魔药很有可能是另一个加速她死亡的毒药。赫敏发出痛苦的低鸣,德拉科了解到,如果能让她快点脱离这样的痛苦折磨,就算是让她死也算是一种仁慈。


他把魔药倒进她的嘴里。


当哈利要走开时,雷古勒斯抓住了他。


「波特──或许,你可以帮我一个忙。」


哈利焦虑的看了看集中在赫敏那边的人群一眼,然后又一次在布莱克身边蹲下。


「在我的斗蓬里──有个红塞子的魔药,那可以减轻痛苦,在左边的口袋。」


哈利很快的搜索着雷古勒斯的口袋──这个男人真的有非常多的魔药。他最后终于找到一个塞有红色塞子的魔药,那是很丑陋的黑色魔药,上面没有标签。


哈利怀疑的拿着那药瓶,希望自己在魔药学上有多用一点心。雷古勒斯伸出手拿走魔药,但他没有打开药瓶的力气,哈利拿过那魔药,打开了红色的瓶塞。


雷古勒斯用颤抖的手接过药瓶,他把所有的魔药都倒进嘴里,他讽刺的对哈利笑道。


「我会替你跟天狼星打声招呼,波特,」他说。哈利难以置信的看着布莱克的手毫无生命力的落在地上,那药瓶落在石头地面滚到了一边。


「王八蛋,」哈利小声的说,他的手伸向雷古勒斯的喉咙,没有感觉到脉搏的跳动。过了一段时间,他坐到地上,他的心里有一股奇怪的绝望。雷古勒斯布莱克死了──这次是真的。西弗勒斯斯内普也跟着他一起。


哈利站起身走向他的朋友们。


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赫敏的呼吸开始恢复平稳,德拉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好现象,他紧紧握着赫敏的手,就像是要把自己的生命转移给她。


他的眼睛看到了韦斯莱,罗恩就跪在一旁,他的蓝眼睛也看向德拉科。这是第一次,他对鼬鼠产生了一点同伴的情谊,他哀伤的笑了一下。


「她会没事的,」罗恩肯定的小声说。


又有更多人走进来,德拉科看了走道一眼──纳威、卢娜、苏珊波恩、唐克斯、莱姆斯卢平、还有杰克威廉。当他们靠近时,哈利也加入了他们。


「雷古勒斯布莱克死了,」哈利说。德拉科感到一股刺痛…是什么?自责?雷古勒斯,或斯内普,在德拉科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尤其是最近。


「雷古勒斯布莱克已经死好几年了,」唐克斯困惑的说。


「并不是像大家以为的那样,」德拉科说。他注意到卢平的身上有很多处裂伤,尤其是其中一道从头顶划到太阳穴的伤痕,几乎要划过他的眼睛。血不停的从他脸上流下来,滴在他的长袍上。唐克斯一再的试着用布去擦拭,但莱姆斯把她挥到后方。


「伏地魔呢?」卢平问。


「被选中的男孩成功战胜了邪恶的恶魔,」德拉科戏剧性的说,然后对波特的瞪视发笑。他感觉到赫敏的手握了他一下,他低头看见她的眼睛睁开了。她温柔的对他笑着。


「你觉得怎么样?」他问。


「有好一点,我不再祈祷快点死了。」


「感谢老天,因为我一直在祈祷让你活下来,而这可是完全相反的两件事。」他的话说得很轻松,但他仍然在担心那魔药并不是解药,那很可能只是镇痛剂或镇定剂。


「食死徒怎么样了?」哈利问。


「苏珊波恩杀了大部分,」金妮说。德拉科决定下次看到她的时候少恨她一点。


「灰背差点杀了我,」卢平说,「但麦格救了我,在…」


「在灰背杀了她以前,」唐克斯安静的说。哈利吸了一声惊恐的呼吸,不过德拉科对这个消息没什么感觉,麦格在他的生命里扮演着极小的角色。赫敏的眼里充满泪水,而德拉科认为这会是一个能安抚她的好方法。他吻了她,并且高兴的发现她的嘴唇已经不再像冰块一样冷了。同时,他也对他的行为带给卢平的震惊感到有趣。


赫敏的手抬了起来,摸向他的头发。德拉科有点太过享受这个吻,他必须强迫自己停下来。


「我又不能呼吸了,」赫敏小声说。


德拉科警觉的看着她,但她笑了起来。


「这次是你害的。」


「伏地魔说他掌握了魔法部,」哈利说,「有什么消息吗?」


卢平哼了一声,挥开唐克斯压在他头上的布。


「伏地魔的话说得有点太早了,要是他再等久一点,等到满月──那就会非常严重。但结果是,他们的组织很脆弱,可以说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由艾福瑞领军,带领一群灰背底下的狼人,他们完全不听指挥,只是疯狂的冲进魔法部。有个表情冷酷的食死徒──」


「拉尔,」德拉科补充。


「──在晚些的时候抵达,试着将他们控制下来,但已经太迟了。大批的傲罗还有魔法部里比较有能力的职员把他们一网打尽。」


「接着弗雷和乔治出现,事情一下就解决了,」杰克说,「那两个真的很聪明。」


「虽然他们现在在卢夫昆爵手上有点麻烦…」卢平说。


杰克偷笑,「你应该看看他们在魔法执行部门干了什么事。」


卢平叹了一口气,又一次挥开唐克斯。


「要是你不乖乖让我替你止血,我就会把你打到不省人事然后再这么做!」她大吼。有一段时间,德拉科想着那只狼人可能真的会跟他的表姐开打,但唐克斯笑了起来,甜蜜的说,「拜托嘛。」卢平就像是被搏格打中的便宜大釜一样软化了。


「珀西怎么样了?」罗恩突然问道。卢娜跑到前面,赖在韦斯莱的手臂上,就像她常常对德拉科做的那样。罗恩看起来没有介意的样子。


「他很好,人质交换就跟计划的一样。他现在在圣蒙果跟你的父母在一起,有点情绪不稳跟颤抖,不过他会好起来的。」


「我想我可以站起来,」赫敏说。德拉科扶她起来,当那只凤凰又一次站到他肩上时他的脸皱了一下。他想着要怎么把那只鸟弄走,但当赫敏倒在他身上时他就忘了这件事。德拉科抓着她,他用手环抱她的腰,她的手抓着他的肩膀。他看着她咖啡色的大眼睛,然后发现她顽皮的笑了笑。


「我是故意的,」她承认。


「你变成了一个不会害羞的轻挑女子了,格兰杰!」他对着她耳语。


「我差点就要死了,」她说,「我发现在死之前我还有一些事想做。它们多半都跟你有关…没有穿衣服的你。」


德拉科全身僵硬,震惊的倒吸一口气。


「我们可以走了吗?」波特冷冷的问,那问句在德拉科脑子里回荡。当赫敏看向哈利,他笑着给了她一个拥抱──那拥抱也包含了德拉科,因为他看样子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马尔福忍受着波特的手在他的肩膀上,只有一段时间。


「波特就是无法把他的手从我身上拿开,格兰杰,或许你应该跟他谈谈。」


「要是你放开她,我就不用碰到你,」波特说。


「我不想剥夺你的小小乐趣。」


哈利给了他一个生气的眼神,「马尔福──」


「喔,好啦,」德拉科说,然后放开了赫敏。哈利立刻给了她一个开心的拥抱,韦斯莱也很快的加入进去。奇怪的是,德拉科看着那三个人抱在一起并不感到嫉妒,他已经不再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了。


卢平蹲在虫尾的旁边,他轻轻的把那只金属手移开虫尾的喉咙,然后用另一只手盖上他的眼睛。


「或许我们对他太严苛了,」他后悔的说,「我们是不是忽略了他?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没资格站在天狼星和詹姆的旁边…这对彼得来说一定是更糟。」


「不要责怪自己,莱姆斯,」唐克斯说,她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彼得要为他自己的选择负责,他必须了解这些后果。」


卢平叹了一口气然后站起来,「这一切都太不值得了。」


德拉科同意这个说法,虽然他对虫尾做的任何事都没有自责的感觉。那个小杂种做了这么多破坏,就为了他的…什么?权力?任何一个伏地魔赋予他的权力都只是幻觉。


「我们走吧,」卢平说。


哈利捡起葛来分多的宝剑,当一块黑布从马尔福家毁坏的座椅上落下来时,他做了一个鬼脸;德拉科在心里记着,他要再找另一张新的椅子给他的父亲;罗恩捡起隐形斗蓬,然后披在肩膀上;杰克威廉漂浮起雷古勒斯布莱克的尸体;而卢平也对虫尾做了一样的事。


当他们离开密室走向走道时,波特看着德拉科肩上的凤凰。


「看样子你多了只宠物,」哈利说。


「我认为我才是牠的宠物,」他挖苦的说。


哈利眨眨眼然后说,「你知道吗,我们可以让佛客使治疗赫敏──牠的眼泪…」


德拉科瞪着他。


「你现在才想到该死的真是太聪明了,波特。」


哈利笑了笑。


「你知道,马尔福,邓不利多跟我说过一个有趣的事。」他戏剧性的在这里断句,德拉科让自己冷漠的等待这该死的片段信息,「他说,只有真正的葛来分多才能从分类帽里拔出高锥客的宝剑。」


德拉科停下脚步,一脸惊恐,赫敏愉快的笑起来。


「或许你该换个学院,」她说。


德拉科跟罗恩同时开口。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赫敏没有在开玩笑,「只是因为这从来没有发生过,不表示不能这么做。」


韦斯莱低声抱怨,他用手拍着自己的头;那个红发的凶暴女看起来也一样惊恐无比,这让德拉科停下来认真的思考这个点子。任何韦斯莱讨厌的事…


「红色在我身上真的很丑,」他喃喃道,但能和赫敏一起在城堡的同一个地方的吸引力,再加上德拉科早就知道要怎么打破男生不能进女生宿舍的咒语…


他突然看向赫敏邪恶的沈思起来,然后她被惊讶呛到。


「有什么不可以的?」他说完后大笑。要是真是如此,那肯定会在葛来分多和史莱哲林间引发大骚动。赫敏抱着他给了他一个让人迷醉的吻,在那一刻,他已经准备好脱下他的绿色长袍换上可怕的红色──这只是个比喻。


「老天,我永远都无法得到安宁了!」韦斯莱抱怨。


评论(3)

热度(25)